我和一个少妇的往事

我和一个少妇的往事

过了许久,水平静了,我和她也平静了,我们躺在浴缸里,水温已经下降了,她用脚拨开了热水阀门,水缓缓的流进浴缸,她站起来出去拿了烟,回来继续和我躺在浴缸里,我吻着她的额头对她说:“我们究竟能在一起多久?”她看了看我没有回答我,只是把脸靠在我的脸上,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水满了,她把水关了对我说:“你有女朋友时候就是我和你分开的时候!”

惊讶看着她对她说:“如果我有了女朋友分手了呢?”

“那我们也不可能了!”

“如果我一直都没有女朋友呢?”

“不可能!”

“如果可能的话呢?你会怎么做?”

“那我就当你一辈子情人而且我会你生孩子!”她看着我对我说,我一把把她搂到我的身上,水一下溢出很多,我对她说:“那我努力一辈子不找女朋友!”她爬在我的怀里哭了,边哭边对我说:“你别傻了,你就好好找个女朋友吧!”说完我们相互抱得更紧了!

我和秦逸在宾馆里呆到10点多才离开,把房间退掉后,我和她一前一后的离开了宾馆,在路上,她和我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低着头默默的走着,我在旁边总是想去安慰她一下,但是知道说点什么,怕说多了她哭起来引起别人注意走到一个路灯比较昏暗地方,我拉住了她的手,她的手背上有点湿,她紧紧的拉着我的手,我能感觉到她的手在轻微的抖,“啊,别哭了,刚才我和你说的是真的,我没撒谎!”她还是不做声,过了一会迎面来了一辆车,她迅速把手抽了出来,车过去以后,她抬起头,我借着不太亮的街灯我才看清楚,她已经是满脸的泪痕,我能感觉到她想到以后我们会分开时的那种心酸,我当时有了一种冲动我想告诉她让她离婚我要娶她,可是,话到嘴边说不出来,因为我们差距太大了,7岁的差距,不知道有多少麻烦在等着我们,而且她也不想和她的老公分开,虽然现在已经彻头彻尾背叛了她的老公,但是我能知道,她还是比较珍惜她老公带给她的幸福至少物质上的幸福。

到家的时候,我们分开走了,她绕到她去洗香熏方向的路上,而我也随着她到了那边,跟在她身后大约200米的位置,一直看到她进到她家的那栋楼里,我才拐回到自己家里。回到家里后,看到电话上有一串很陌生的电话,我知道那个号码有可能是蛋蛋美国打来的,我没有理会。我换睡衣躺在床上想着今天她和我在一起是说的那些话,我反复的在问着自己我是不是已经不能自拔了,是不是也已经爱上她了,而且就象那天想的那样,蛋蛋的影子在我的脑海里已经有点模糊了,我该怎么办呢?我的大脑很乱于是我起来,坐到电脑旁边,打开QQ,发现原来宿舍二哥也在上面几句寒暄后,才知道二哥现在在上海,他问我:“老七啊,最近日子过的怎么样啊?”

“马马虎虎,还算可以吧!”

“你的那个*呢?什么时候结婚啊?”

呵呵早就已经分开了,我们不合适!”

“早就和你说过,不能和她太长时间了!你就是不相信吧,这不,还是分开了!”

“我说二哥啊,你怎么还这么不会安慰人啊?你兄弟我现在都有点颓废了!”

“颓废??”二哥惊讶的问我,“是啊,我好象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女人!”

“女人?兄弟啊?当小白脸了啊?”

“CAO,别那么不正经,你看我像哪个人吗?”

“呵呵,说说吧,哥哥帮你解答一下!”

算了不说了,还是说说你吧,你现在怎么样啊?结婚了吗?”

“我还没结婚呢,不过也快了,应该明年五一前后吧!”

嫂子是做什么的?”

“她啊,在家休息!”

生病了?”

“不是,她没有班可上!”

为什么啊?你不会找了一个残疾人吧!”

“靠!你小子还这么口无遮拦啊!”

“二哥,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啊!你不是说要找个精明能干温柔贤惠的吗?怎么又找了一个懒散的女人啊?”

“你二哥我现在是寄人篱下啊!”

“不是吧你,一间房子就把自己给卖了啊?”

“瞎扯,她家里有的是钱,所以我成上门女婿!我们是她爸爸介绍认识的!”

“靠,不是吧你,那你现在是做什么呢?”

“我现在在他爸爸的公司里做总经理!”

真的假的啊?”

“呵呵,真的,骗你我是狗!”

“好了,我相信了,那我得恭喜你了啊!结婚告诉我一声啊,还有别忘了大哥,让他也回来啊,我都想他了!”

“行,放心肯定少不了你们!”

“那二哥我哪天这边混不下去了,我就投靠你吧!”

“好啊,我正好缺个行政助理,我看你不错!”

不骗我吧?”“你看你,不相信就算了!哥哥我现在也蛮拉风的嘞!”

“唉~~~~二哥,我好羡慕你啊!一机吧就戳到钱堆里了啊!”

“CAO,什么话啊!我们是纯洁爱情!”

“滚吧你,还纯洁的爱情!你要是纯洁,我就是圣男了!”

“你小子,还是这么贫嘴!”

“呵呵!”就这样,我和二哥,聊了很久,我们真的是有好长时间没有这么聊过了,在宿舍里,大哥沉默寡言,但是大哥也是最有出息考上托福去了国外其他几个哥哥现在是杳无音讯(在宿舍里,我和老三、老四、老五、老六的关系一般他们南方人看不起我们这些有钱乡下人),而我只和大哥、二哥关系非常好,等到毕业后,因为工作原因现在也很少联系了,快3点的时候,二哥对我说:“兄弟,我能聊了,哥哥明天上午还有会议呢,改天我们再聊好吗?你记我个电话吧!”我看到二哥要走,感到心里空虚,随后就给他回了一个:“二哥,我有点事情要跟你说!”

“啥事,说吧,缺钱缺物?”

“我缺点心眼!”

“吃点鸡心眼啊,吃啥补啥嘛!”

“CAO,我说正经的呢!”

“什么意思啊?我没看明白!”

“我现在和一个有夫之妇在一起呢!我可能有点无法自拔了!”

“我说兄弟啊,你好糊涂啊!你怎么能这么无知呢!这种事情多不好啊!”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