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走亲妹妹第一次

夺走亲妹妹第一次

“你砸了我的车!”某个男人声音在我头顶起来时候,我还蹲在地上哭。哭的痛彻心扉,哭的忘情投入压根没听见的话

“我说你砸了我的车。”那人提高音量,我终于有了反应抬头看向他。深蓝色大伞下,他面无表情只有一双深眸闪着令人胆寒的幽光。仿佛那万年不化的冰川。

“砸车?”我抬眼看看路边那一滩,突然张狂的笑了:“哈哈,是吗?玛莎拉蒂啊,有钱人啊。有钱怎么了?了不起吗?有钱就可以左拥右抱,享尽齐人之福?”

那男人刀锋似得眉扭了扭。用一种疯子眼神看着我。从他的眼神里,我知道我的形象一定狼狈到家了。水珠从我的头发上滴下来浑身沾着褐色的泥浆,再加上盛满苦大仇深表情的脸。落汤鸡已经不足形容眼前的我了。我根本就是一个水里被打捞上来的女疯子。

他又回头看看自己破了一个大窟窿的玛莎拉蒂,接着转过来。

小姐,你病的不轻!四院有位医生不错建议你去看看。”四院,那是本市精神病专科医院。在他看来,我最好归宿该在那里

说实话要是平时,我一定会认这个长相妖孽的男人此时出来冷笑很酷也很性感。可现在,我万念俱灰,一看他那高高在上的神情我就气不打一出来,顺道也把他跟苏城一样归到了混蛋一类

说完那句话他转身,淡漠的离开。竟没再提索赔的事情。我有些意外不过转念一想就明白了。他这是鄙视我,鄙视我根本赔不起他的玛莎拉蒂,所以根本连提都懒得提。

心里莫名的邪火越烧越望,看着他挺拔森冷的背影,我突然弯腰捡起了一个小石子想都没想的就对着他扔了过去

那石子擦着他的裤管掉下来,在他笔挺的西装裤画上一道深浅不一的泥巴印。

“你他妈的才去看四院!”我浑身发抖的嘶吼着。他连头都没回,想必是已经懒得搭理我这个疯子了。

迈开双腿,漫无目的沿着公路游荡着。暴雨中,我觉得自己就像一缕孤魂野鬼,上天无地,入地无门,天大地大竟无我的容身之处。脑中几个人不停的交错晃荡着,苏城,我妈,还有婆婆方云珍,最后妹妹林若颜。这些人全都瞪大了眼睛,拿着利刃黑白无常似的迫着我,仿佛只要我对林若颜说一句重话他们就会拿刀刺向我一样。

若颜,我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这是我的亲妹妹,我们感情一直很好的。从小,不论大小事我都会让着这个妹妹。退一万步来说如果这件发生在我和苏城结婚之前,我都会咬牙闭嘴往后退一步成全了她。可是现在,我和苏城已经结婚四年了,我为了当好一个贤妻已经辞职在家四年了,现在的我除了拥有苏城之外几乎什么没有。没有工作,没有阅历,我就像一个寄生虫寄生在苏城的身上。可就这样,我的寄主竟然被亲妹妹夺走了。

若颜,你这是打算要我的命吗?我痛苦想着。苏城的背叛,亲妹妹的欺骗,还有妈妈的无原则偏向。这一切的一切,几乎摧毁了我对生的渴望

我就这么走着,雨何时停的她不知道,为什么走到天鹅湖边我也不知道。

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湿软的沙地一直往前,雨后的湖水格外清澈碧绿美的童话故事里的宝镜,只是双脚碰触到湖水的时候却是格外刺骨的凉。

站在水里,浑身湿透的我打了个哆嗦。我下意识抱住了自己,怔怔的看着前面涟漪不断的湖水。我突然想起,我跟苏城的第一次亲吻就是在这里,那也是一个夏日傍晚,日已西沉只留下天边一圈金黄的光晕。那点光晕最后撒在了苏城的身上,那时候,那个身高近180的男人就像天神一样。他搂着我,深情的凝视着我,削薄性感的唇里溢出连绵不断的情话

我盯着前面的湖水,那里已经荡开了一个男人的影像。“苏城!”我呢喃一声温热的泪滑下来变的冰凉。我突然迈开麻木的双腿往那印着影像的湖水走过去。越走越深,湖水已经漫过了我的双膝我却浑然不觉

“耶?前面有个女人?她想自杀?”身后突然想起一声高喊,已走到深水的我浑浑噩噩间却根本没将这喊声放在心里。

“愣着干什么,快去捞上来。”几个光着上身,还带着各种刺青的男人一拥而上,朝水里冲过去。

“小姐,你这是干什么?有什么事这么想不开?”冲在最前头的男人从后面拦腰抱住我。

这样身贴身触碰惊起了我的理智。我猛然回头怒瞪着抱住她的男人:“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我救你啊?”男人张嘴满口的酒气。一龇牙,冲我就是一副不怀好意的笑。我往他身后一看,脑袋一轰,炸开一片金花今天是我的世界末日吗?撞见亲妹妹跟老公秘密,逼的我连死的心都有了,这还不算,跑到湖边还碰上一群混混。上天真的要把我逼上绝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