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血分数过高反映什么_足浴口爆吞精【20p】

Chapter3. 在贫瘠的心底悄悄萌芽(4) 「妳……真的要留下来吗?」李澄凯沉厚的嗓音在林蔓身后再度响起。林蔓旋过身,放下了轻抚在墙上的手,眸色平静地望着李澄凯。
「是。」她答得简洁。李澄凯皱起了浓眉,挣扎许久,才吐出这么句话:「受了伤,可别怪我没提醒妳。」
「唉呀,都已经七点了!你们两个怎么还没弄完?」老师走进教室,惊呼一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静谧。「现在已经有家长来了呢。」老师笑盈盈地,口气不怎么像责备。
老师走到外头,向两名家长说:「我去办公室拿资料,贵家长就先进教室,和本班的班长和副班长聊聊天吧!」
突有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李澄凯觉得心脏一紧。
果然。旋即,一男一女两抹身影,从老师身后逐渐地放大在眼前。
李澄凯眼眸微瞠,下意识地就是往后退,将林蔓的整个视线都挡住。
林蔓看见飞速往后退近自己的李澄凯,吃了一惊,不断地跟着他的步伐往后退。她一头雾水,看着李澄凯的背影,眨了眨美眸,不知所措。
「干嘛?」她问。
李澄凯看着眼前的吴宥琳和自家父亲走近。吴宥琳一脸从容的模样、和李匡的一脸冷淡,有些惹恼了李澄凯,李澄凯知道自己已经酿成大祸——林蔓注定会受到伤害。
为甚么自己的态度不再强硬点?李澄凯在那短短几秒之间,咒骂着自己。
林蔓得不到李澄凯的回答,也有些生气了,「李澄凯,你——」「蔓蔓。」吴宥琳一声亲暱打断了林蔓的怒语。
林蔓瞪大双眸,她深吸一口气,做好心理準备,轻推开眼前的李澄凯,好不容易敛下的眸,在视线扫到李匡的剎那再度张大。
瞳仁因惊愕和恐惧剧缩了几圈。
一幕幕不堪入目的画面,直冲脑门。交叠的男女、紧贴着的肌肤、凌乱的髮丝。林蔓不知道自己为何那短短几秒,能够记忆起这么多淫靡画面。
有些记忆,热铁烙肤。但那些记忆,却不一定都是好的……
越是想要抹去的,越是在脑海肆意闯蕩。每一次的冲撞,都像是刀子直戳心脏,一下、一下、又一下,伤痕累累也不会停下,那撕心裂肺的痛。
李澄凯下意识就是抓起林蔓的手。触碰到林蔓柔软的手掌那刻,他吃了一惊。好冰。李澄凯的手又紧了紧。
林蔓的眸始终空洞——就像李澄凯初见她时那般。被榨乾了灵魂,仅存躯壳,行尸走肉。
他想就此拉着她,夺门而出。林蔓却像受到桎梏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像是一具冰冷尸体,被人用甚么固定在了原地。
「妳就是林蔓吧?」李匡知道林蔓已认出自己,索性不多加掩饰。林蔓没有回答,精緻的小脸倏地苍白了。一滴汗水沁额,她却浑身发冷。
「蔓蔓,怎么不叫叔叔?」吴宥琳笑了笑,假装自己没看见女儿的异状。
「够了没!」一句怒吼震慑了现场所有人。李澄凯浓眉挑高,咬着牙,像是在压抑怒气,「你们……到底说够了没?」他的唇抿成一条线,瞥了眼脸色苍白的林蔓。
不知道为甚么,他……心里竟有几分疼。
李匡对于李澄凯的失控,有些吃惊。他从未见过自家儿子如此。但他并没有将惊讶表露于外。吴宥琳从震惊中恢复,用手指圈了圈自己的大波浪捲髮,她看着林蔓的样子,咬了咬下唇。
四个人之间,流转着诡异的气氛,空气降到了冰点,四周像是都要结冰似地。
「怎么都愣在这?」老师走进教室,灿烂的声音冲击着这僵持不下的局面,「我还记得您是林蔓的母亲。不过——」老师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迟疑,「请问这位是——?」
林蔓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李匡,坠入恐惧的无底深渊。李澄凯同样直直地望着父亲,内心再度升起不好的预感……
「我是李澄凯的父亲,李匡。」
李澄凯感觉手中紧握的那只小手,轻颤。
世界,在那一秒破裂成无数碎片。

Chapter3. 在贫瘠的心底悄悄萌芽(5) 林蔓的心是贫瘠之地。枯槁、毫无养分。一片土黄,因为乾槁而龟裂开来的土地,看似再也不会有植物愿意生长于此,却有了奇蹟。李澄凯,无疑是萌芽在林蔓心底的那株希望。
此刻,林蔓听见了,听见了那株奇蹟的希望之花,被人连根拔起,伴随着土地再度碎裂的声音,清脆、而清楚……原就乾裂的地,在那株希望连根拔起后,开了一个大洞。心的最底层,传来空虚、传来深层的疼,一点一点,侵蚀着林蔓的理智;一点一点,啃食着林蔓的意识。
「林蔓……」李澄凯感觉手中的那只手,正试着挣脱。林蔓咬着牙,不断地甩着手,想要甩开李澄凯的禁锢。想要甩开,和李澄凯一切的牵连。
「林蔓,我——」李澄凯想解释些甚么,却找不着任何字句。心里莫名地慌张,好像有人放了把火,在李澄凯的心里逐渐蔓延,随时会吞噬掉他整颗心。
射血分数过高反映什么_足浴口爆吞精【20p】 情感 第1张射血分数过高反映什么_足浴口爆吞精【20p】 情感 第1张 林蔓眼神不再空洞,却盈满了黑黯。
她对上李澄凯的眼,直直望入,像是强迫着李澄凯必须同样望着她。李澄凯想要撇开视线,不敢瞧见她眸底的情绪,却觉得被人紧紧勒住。他妥协,望了她一眼……
好像。林蔓此刻的眸底,盈满孤寂。那抹,他曾在李匡眼底、在自己眼底见过的孤寂。
李澄凯一愣,手的力道减弱了一点。林蔓也随即挣脱。
拔腿就跑。就像,在饭店时见到母亲外遇时,那样地跑。逃离这一切,逃离所有的痛苦……
会不会,在下一个转角,她又能遇到一个澄静的男孩,静静地安慰自己呢……那种像白开水般,淡淡地、轻轻地,围绕在自己身旁,洗涤自己的心灵。
李澄凯旋即跟着跑出去,却觉得双脚像是被绑上铅块,沉重地迈不出步伐,只能看着女孩在风中,逐渐淡出在眼前。
「林蔓——!」他喊。
『同学——』李澄凯的脑海里,跳出这么一个画面。
记忆中,林蔓不断在身后唤着自己。
那时候的林蔓,心情是不是和现在的自己一样呢?无措、慌张……那时候的林蔓,是不是就像现在的李澄凯,
拚命地呼喊着对方,拚命地想要追上对方……
拚命地想要揽回属于自己心底——贫瘠中唯一的绿意;拚命地想要攫住那灰暗世界里——仅存的一道曙光。
***
「这样,妳甘愿了吧?」李匡淡淡地说。
「不要说的好像一切都是我怂恿的。」吴宥琳瞥了一眼李匡。她的语气显然压抑着甚么,「这事,迟早会被戳破。」她说,「要是蔓蔓甚么都不知道,和你儿子在一起了,那才是场错误吧?」
同场的老师一头雾水,推了推厚重的眼镜,想要开口问,却又不知该怎么问。方才林蔓和李澄凯为何要突然这样没头没脑地跑出去?照理来说,身为一名老师,她应该要一起追出去关心的。但两方家长都在场,她们都没紧张了……大概不是太重要的事吧。老师是这么想的。
吴宥琳想起了老师的存在,飞快地回想方才的字眼,有些害怕方才她和李匡的对话会让老师听出什么样的端倪。幸好,她回想起来,似乎还好,不至于能让人猜到甚么。
于是也就勾起一抹浅笑:「老师,可以先向我和李先生稍微谈一下十二年国教吗?」老师见他们俩如此平静,又是向自己丢问题,也没想太多,摊开手中资料,开始讲解。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第一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20228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