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媳妇苏韵张大民免费阅读_男主说话粗鲁很流氓的小说

凌家是个很传统的狼性家族,靠着雷厉风行的姿态,一步步发展到如今拥有贸易,运输两大跨国主力业务,成为清河市一个排的上号的缴税大户。有传闻说凌家先辈因为经商得罪过人遭人诅咒,一度香火不接,促使凌家人对于男性接班人的渴望更甚,更以此作为是否能接续家业的标準。

这也不难奇怪为什麽凌家人如此封建,如此重男轻女。

凌崇亮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被捧起来的皇帝。

因为他的诞生,父亲直接拿到了凌氏贸易总公司的管理权,作为凌氏新一辈里第一个男性后代,他也理所当然备受关注。

可是当习惯站在人群中央的人,有一天忽然失去了瞩目时,那样的心理落差让他难以接受。

凌家多了一个凌清远。

按理来说,他并没有多少对手,二叔伯主动离开凌家终身未娶,四叔伯凌烨的孩子尚且,小姑姑就算生了孩子也没有继承权,他凌崇亮,在凌家基本上就是祖宗。

不过既生瑜何生亮,三叔伯的手里,有凌清远这张牌。

儿媳妇苏韵张大民免费阅读_男主说话粗鲁很流氓的小说 情感 第1张

三叔伯凌邈年轻时就是斯文俊朗的长相,虽然刻板严肃,但不碍于那个好基因的传承,加上三伯母邱善华也算是个大美人,凌清远可以说是吸收了两人所有优良的基因。

外貌也就罢了,毕竟外貌不能当饭吃,不过凌清远那张清俊明朗的脸孔,配上一个学霸的头脑,一身菁英贵气,着实加分不少——他还特别会做人。对所有亲戚都彬彬有礼,说话分寸得当,拿捏有度,谈吐间尽显涵养,一手小提琴更是家宴上备受称道的长项。

这麽一对比之下,明明他也有琴技傍身,却被父亲诟病不止。

亲戚间常常议论,备受祖母喜爱的凌清远,很可能分去凌氏最值得接手的贸易业务。

凌清远,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不彻彻底底把他推下高台,凌崇亮心里那口气就是咽不下去。

所以当那一夜,凌清远和他那个姐姐,从酒店后花园的迷宫里走出来的时候,凌崇亮觉得,自己应该是找到了契机——早在前几次的接触里,凌崇亮就多多少少嗅见了一丝不寻常,何况那夜少女眉目含情,少年神色宠溺。

不过,这个想法到底还是太大胆,凌崇亮没办法确定。

那一日周六,他恰好去了一趟公司见父亲,遇见了三伯母,作为晚辈客套了几句。

在得知凌清远和凌思南一同去游乐园参加同学的生日会时,他忽然升起探究真相的念头。

儿媳妇苏韵张大民免费阅读_男主说话粗鲁很流氓的小说 情感 第2张

偌大的游乐园,想要找到他们当然不容易,凌崇亮打听六中还有没有其他熟人参与,到的时候已是中午,恰好去了最近的小吃广场区。

却意外听见了人声喧哗,见着了凌思南和顾霆捉小偷的那一幕。

那之后,他看到凌清远时,他已经带着姐姐脱离了队伍,两人进了纪念照相屋。

凌崇亮试着靠近,在照相屋门口隔着布帘偷听了许久,奈何游乐园太过热闹,什麽都听不清。

最后他雇了个人偶,让人偶状似无意地带起了照相屋的布帘,才能在那一瞬抓拍到内里的情景。

照片不是那麽好用,但聊胜于无。

既然你们姐弟二人这麽同心协力,那自然是,有难同当吧。

他才不会直接拿着这照片去给三叔看。

儿媳妇苏韵张大民免费阅读_男主说话粗鲁很流氓的小说 情感 第3张

以两家的敌对关系,他们肯定会认为他动了手脚刻意汙蔑,就算是真的,也会被他们压下来,兴不起什麽风浪。

凌崇亮想抹黑凌清远的心思积存了太久,从学校动手,肯定是最好的选择。

那A4纸的偷拍照,确实是他印的,照片里的人是凌清远的传闻,也是他刻意找人煽动的。

所以当他看见校门口的凌清远,站在漫天飞扬的A4纸之间,他的脸一下子就苍白了。

即便不知道那上面印的是什麽,凌清远笃定而漠然的面色,仍旧让他心里一慌。

他大步流星地冲到校门口,发疯似的捡起地上散落的A4纸。

俯身仓皇捡纸的那一刻,突然听见头顶响起的轻笑声。

“堂哥,怕什麽呢?”

儿媳妇苏韵张大民免费阅读_男主说话粗鲁很流氓的小说 情感 第4张

凌崇亮看清纸上的图片,竟然是自己莫名其妙的童年照——裸的,不过谁也认不得是谁。

他一愣,蓦地直起身怒视着凌清远。

“你他妈有病?”凌崇亮懒得再掩饰,他能做出这种事,说明他已经知道了什麽。

凌清远的双手自然垂落在身侧,一只手慢悠悠抄进了口袋,朝他抬了抬下颔:“又不是我扔的,怎麽朝我发火?”

他说的没错,和凌崇亮之前采用的手段一样,这件事不是他亲自动的手,雇来的人撒完纸就离开了。

“凌清远,你到底什麽意思?”

“什麽意思?这句话是不是该我问你?”凌清远脸上表情依然毫无起伏,往远处一偏头:“你要在这里谈我也无所谓,但我觉得你可能会后悔。”

凌崇亮不想节外生枝,满不在乎地跟着他走向对街商店旁僻静的小巷。

反正堂弟也没有证据,顶多对峙几句,对他来说不痛不痒。

儿媳妇苏韵张大民免费阅读_男主说话粗鲁很流氓的小说 情感 第5张

可是他没想到,两个人刚走进巷子,一个拳头就挥了过来,直接揍得他踉跄几步,撞到了墙上。

他被打得发懵,还没反应过来又一拳砸在了他的脸上,凌崇亮吃痛终于反应过来要还手,却被人抓住了手腕直接扭到了身后,他骂骂咧咧叫嚣,可是身后的人根本没当回事。

“我本来想,要不要用文明人的办法,可是心里这口气就是出不去。”凌清远把他的头按在墙沿,靠近凌崇亮,一字一句地顿道:“废了这只手怎麽样?反正你也不喜欢钢琴。”他捏着凌崇亮的指节,毫无怜悯地拗开。

“操,凌清远你他妈就是个流氓——操操操——你给我放开!”剧痛让凌崇亮几乎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只能怒吼,“莫名其妙你搞什麽!”

凌清远连一贯的虚以为蛇的笑意都懒得给,冷漠的眼底没有任何光彩:“莫名其妙?你自己做了什麽自己知道。”

凌崇亮还打算否认,凌清远笑了笑:“你以为给一点钱,那个孩子嘴很严?”

“……”凌崇亮没想到他居然能找到自己雇来的乞讨者,眼见也瞒不下去,他乾脆也懒得再装,“那又怎麽样,那照片不是你你心虚什麽?”

“还是承认了啊。”凌清远紧了紧手上的力道,按着凌崇亮的后脑杓把他往粗粝的墙上蹭,“你说你怎麽就这麽不经骗?撒几张纸就想捡,跟你提个小鬼你就自己交代了,被你这样的傻逼毁了我的安排,我真是……”

儿媳妇苏韵张大民免费阅读_男主说话粗鲁很流氓的小说 情感 第6张

他贴近凌崇亮的耳朵,言语如冷锋刮过:“——烦躁得想杀人。”

凌崇亮发现自己对凌清远,了解还是太浅了。

即便生日宴上的那一轮对峙暴露出了凌清远并不单纯,但他怎麽也没想到,凌清远还有如此阴狠的一面。

那个菁英学霸凌清远?现在竟然顶着一张斯文的面孔,却宛如一只野兽,时刻亟待咬破猎物的喉咙。

“那照片就是我,你也清楚那就是我,我就是和我姐姐乱伦了,那又怎样?”凌清远猛地把他往墙上一推,抱着双臂站在那处,“凌崇亮,有胆量你就说出去,躲在背后阴恻恻了半天却没达到目的,爽吗?”

凌崇亮脸上被蹭出了几道擦伤,嘴角也破了皮,抬手一蹭,嫌恶地瞪着他:“真他妈恶心,跟自己亲姐姐搞上了,还这麽不知廉耻。”

哪怕刚施展过单方面的暴力,凌清远身上的校服依然妥帖整齐,脊线挺得笔直,看不出半点的畏缩之意:“酸什麽呢,就算让你有个姐姐,你也吸引不了她,你就活该一辈子活在我的阴影里。”

“凌清远——”凌崇亮猛地扑上去,却被他轻易地侧身闪过。

儿媳妇苏韵张大民免费阅读_男主说话粗鲁很流氓的小说 情感 第7张

凌清远还得空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抬眼说:“我还得赶回学校上课,懒得跟你废话,接下来的话,你听着——”

“不许再招惹我和我姐一、星、半、点——我没把你放在眼里,你也不要再一厢情愿。”

“哈哈哈哈,凭什麽?”凌崇亮觉得凌清远的话可笑的紧,明明现在担心曝光的是他,他凌清远哪里来的底气和他这样谈判?

“没有人是乾净的。”凌清远的长眸微微挑着,“活在凌家,我们没什麽不同。你说,大叔伯知道你和那些东升长龙的家伙鬼混麽?”

凌崇亮的脸一阵青一阵白。

“那些人敲诈勒索的事情,你参与了多少?”

“参与个屁!”凌崇亮本来就只是为了发泄才和那些混混有交集,本身也少有瓜葛。

“谁知道你有没有呢?”凌清远慢条斯理地整理衬衫袖口的纽扣,“不过也是,毕竟你已经把他们出卖了——我用你的名义举报的。”

凌崇亮的瞳孔紧缩。

儿媳妇苏韵张大民免费阅读_男主说话粗鲁很流氓的小说 情感 第8张

“你以为我真的打你两拳就完事了?”凌清远眉目轻扬,抬眼看他,小巷子里杂乱肮髒,可乾净如他站在这一处,却莫名染着一层末日废土的暗黑感,“现在某些人的桌面上,可能还躺着几张你和那些人厮混的照片,等到他们把你和那些混混联系起来——舆论力量,你也应该感受一下。”

“哦,对了,我说的某些人里——包括你爸。”

仿佛是巨大的铁锤,一锤又一锤砸在凌崇亮的脑仁之上,凌崇亮发疯一般冲上去揪住凌清远的衣领:“凌清远,你要做到这麽绝就给我等着!”

凌清远仰起下巴,伸手拨开他的手指,“我已经放过你了,我能做得比现在更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而且堂哥,你从一开始就没有胜算。”

“因为,我不在乎凌家。”

眼中的凌清远,语调轻慢,目光更是泛着与他内敛形象毫不相乾的痞气:“我从来就没打算日后接手凌家的任何东西,可是你却一心一意要做凌家的继承人。如果我跟凌家撕破脸,我可以满不在乎带着姐姐离开这个家,你呢?”

“——你做得到吗?”

儿媳妇苏韵张大民免费阅读_男主说话粗鲁很流氓的小说 情感 第9张

他推开凌崇亮,往巷子外面走去:“别给自己找麻烦了,你的把柄我一直都有,我的照片你只有那麽一张。”

“好好做你的乖孩子吧。”

——————————————————————————

来不及写糖了。

今天不能迟睡,先这样吧。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第一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32508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