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出租屋的故事 爱情故事短篇小说

Chapter 4. 加了喜欢的孽缘。(2) 趴在邻居家的桌上偷偷哭了起来……这行为是不是会被简易晴抓走去做研究啊?虽然知道很奇怪,但是现在我就是想要哭一下……。
为什么齐冠廷可以这样子不说喜欢我、也没有逼我要喜欢他……就这样子陪在我身边,很理所当然地佔据了我心底的那个位置?
常常要我做这又做那的!又常常跟我斗嘴斗得我心情很不好深圳出租屋的故事 爱情故事短篇小说 情感 第1张……
可是,齐冠廷其实一直以来,都默默对我好来着。
想着想,眼泪也很莫名地掉了下来。
我很不客气地趴在齐冠廷这被书堆满的书桌上开始偷偷掉起眼泪来。
手指,不自觉地摸着这玻璃垫下,那些数不清的齐冠廷。
想到他跟仙女七分手以后就没有再新增仙女的数量……这真的让我有那么些害怕是因为他已经放弃我了,所以自然也不用再来个仙女八来刺激我……
会不会,他已经不喜欢我了?
乾,看个照片能够这么感性的,这世界上会不会只剩下我啊?
虽然坐在人家房间里乱偷哭,有点像是神经病一样。
可是,我就真的忍不住啊!要是可以的话,我也会想要选择把自己锁在我自己的房间里面哭啊!
一直以来,我在心底偷偷骂齐冠廷的时候,齐冠廷这个讨厌鬼却不知道在我背后偷偷帮我做了多少事。
对他来说,保护我,一直是他觉得应该要做的事吧?
虽然这让我觉得自己被管得很没有自由,但不可否认的,他管的事,都是为我好的事……。
呜,为什么我喜欢我的男生会这么像我爸啦……
虽然是有点崩溃齐冠廷那种令人讨厌的喜欢方式,我还是有一点点因为这令人讨厌的喜欢方式,感到心底有那么一点点甜甜的感觉。
啊,会不会被简易晴说中了?我、有、病?
想到这里,脑袋乱七八糟的!
已经开始有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想什么了……我只知道,自己好像真的让齐冠廷失望了很多、很多次。
我们从出生到现在,一起相处了这么久。但是,这却是我第一次想知道,齐冠廷的想法。
想知道,他对于喜欢我这件事,有没有一直都很坚持?有没有想要放弃?还是……已经放弃了?
或许,根本就只是我一个人,一厢情愿地守着兄弟这样的关係吧?
因为我老是把这两个字挂在嘴边,所以齐冠廷那笨蛋,才必须跟着我一起当着兄弟吧?
那现在,我该怎么跟齐冠廷说,我喜欢他呢?
我发现这真的是一件非常困难的工程。根、本、做、不、到!
从以前到现在,几乎都是齐冠廷来我家坐在我书桌前!像现在这样坐在他书桌前的机会挺少的。
原因很单纯,就只是因为他们家没人在。
而如果我来问齐爸功课的话,也是去齐爸的书房,不会来齐冠廷的房间。
齐冠廷的房间,不要看这可怕的书桌,其实还算是乾净整齐。
不过我想,这其中的原因应该是主要是因为他都来糟蹋我的房间。
我伸手努力拿起卫生纸,没气质地擤了擤鼻涕。摸摸脸颊,脸上的眼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脸上的泪痕也乾了。
我果然没什么浪漫情怀。就连哭也没办法哭得让人,呃,心疼?还是该怎么形容?梨花带泪?
No Mind。
我只知道我眼睛现在涩涩的…… =_=
就在我把手撑在书桌上,闭上眼睛休息的时候,我身后的门,开了……
乾,闯空门被抓到了。
我呆呆坐在齐冠廷的书桌前,不敢回头也不敢动,好紧张……。
「廖小姐妳要来我家睡我房间坐我书桌我是不介意!但是请麻烦带一下手机好吗!知不知道找不到人会让人担心啊!」齐冠廷才刚打开门就急忙地一口气把话说完。
要不是我耳朵还不错,我想只会听到一串雾雾的话语吧?
「喔。」我还是不敢转头。因为怕被齐冠廷看出什么。他心机这么重,一定会发现什么的啊!
「真是的!刚刚回家时发现门没锁已经够吓人了!进去看不到人妳知道有多让人紧张吗!手机还不带!」
「我又不是故意的。」自知理亏,我也不敢顶嘴。
「今天四老都不在,只有妳一个人在家,多当心点。」
「好啦!」我都已经是半个社会人士了耶!又不是长不大的小孩!齐冠廷这人真不知道是在碎碎唸什么?
不过,待他走近时,我听到那刻意压慢也慢不下来的急促呼吸声……
我才发现,他是真的,因为找不到我而着急了起来。
他一手就这样压上了我趴在桌上的头。我没有摇头把齐冠廷的手给摇开,乖乖维持这样的姿势。
齐冠廷……嗯,这样可以让他安心吧?
因为,我就在这里。
「对不起啦!我……」突然哑口,我要怎么说跑来他房间的原因?
「妳怎样?」
「我、我就只是好、好奇你桌垫下的照片是压什么的啊!」稍稍挣扎一下以后,我还是说了实话。只不过不小心越讲越小声。
我真的掰不出来,齐冠廷的房间有什么有趣的能让人探索啊!
「那妳看到是什么了?」齐冠廷的音调一点也听不出有什么紧张还是慌乱。
啧,怎么一点也不像言情小说里面写的啊?
现在我们不是属于那种暧昧不明、浪漫前夕的那种阶段吗?
怎么感觉反而是我在顶嘴、他在不屑啊?=_=
「就、就看到我跟你啊……」我扁嘴说出答案。
「有什么其他的吗?」
「没有。」
「那,妳为什么哭了?」齐冠廷原本站得好好的,突然弯下身靠近我,很近很近。他的大手,还是一样压着我的头没有放开。
啊啊,他是怎么发现的啦?我明明就已经停止哭泣一段时间了!
「傻瓜,桌上擤鼻涕的卫生纸没丢。」
我的视线停留在距离我一个手臂远的卫生纸……突然觉得身边有一个很了解、很了解自己的人,真的不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
我的心跳在感受到齐冠廷的靠近时,往上飙快了许多!

Chapter 4. 加了喜欢的孽缘。(3) 虽然这不是我们第一次靠得这么近了!但我却是第一次这么的紧张!
明白今天一定要把握机会说些“什么”才行!
我鼓起了勇气转过头去,看着单手手肘撑在椅背上倚靠着的齐冠廷。
看他就这样往下看着我……我却还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就在我看他、他看我,两人正在思考是该要两看相两厌,还是要两看相不厌的时候,等不到话的齐冠廷开口说话了——
「妳,都没有什么话想问我的吗?」
「我、我……」我发现自己现在词穷得很厉害。只能我啊我啊的……完全,没有办法说出其他话。
平常废话不是一堆的吗?怎么在这紧要关头,我却连废话也说不出口?
我跟齐冠廷还是这样保持对看的姿势,看了好久,却一点进展也没有。直到齐冠廷受不了等不到话又自己开了口——
「还记得我在花莲的时候,问过妳,我们是什么关係吗?」
我点点头。因为那时候,齐冠廷偷偷生气,所以我记的很清楚。
「妳的答案是什么?」
我的答案是什么?
我的答案……好兄弟……?
想到这三个字,我的脑袋又开始有当机的嫌疑了。
为什么又是好兄弟?齐冠廷这是在暗指我,别忘了自己说过的话吗?就算全世界每个人都跟我说他喜欢我,还是不等于他“真的”喜欢我吗?
对他来说,我就真的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就是了?
我迟钝,我知道!就因为这样,所以我们两个已经没有其他的可能了?想到这里,我的眼泪又开始回到了眼眶。齐冠廷只是看着我,并没有开口安慰我。
他是真的已经不喜欢我了吧?放弃要喜欢我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也没有必要再继续讲什么。不然,到时候,我们两个,说不定连兄弟也没有了。
对啊!连亲情也没有了的话我们两个就只能是邻居了呢!那不如、不如就保持现状。嗯,就是这样,要懂得别人的暗示。
我揉了揉眼睛,把积在眼里的泪揉掉以后就伸了个懒腰,假装自己没事。
接着就站起身準备要回去。
但是……在我站起来转过去的那一瞬间,我就被齐冠廷给揽进了他的怀中。
很、用、力。
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这突如其来的转变时,我就听到齐冠廷的声音从我的头上传了下来,「妳……真的是笨蛋中的笨蛋。」
被齐冠廷这样紧紧抱着,还真的是我活了这么久的第一次。
我的心跳,不亚于刚刚我坐着,而他靠在椅背上的时候。
齐冠廷身上的味道,是我们家的洗衣精……很熟悉,也很安心的味道。
「牵着妳,当然不是因为把妳当兄弟啊!哥哥牵着妹妹我还看过,但是哥哥牵着弟弟的,我还真的颇少看到!」
「你、你自己也常常说……说我们是兄弟啊!」
「因为,我怕……」我就这样靠在齐冠廷的胸前,一边听着那洩漏他也跟我一样紧张的心跳声,一边听着他说的话,「万一妳不喜欢我的话,那该怎么办?所以我在心底决定,在发现妳喜欢我之前,我们两个就保持原样。其实不管是兄弟还是兄妹,对我来说都没差。不过最好是兄弟。因为,这样我揽着妳、欺着妳的时候,才能够光明正大些。」
「你,还蛮胆小的。」
「我早就说过我也是胆小鬼了。」齐冠廷很不以为意地就这样认了。
「还真是坦白啊!」我撇撇嘴,不过内心还是有好多、好多话想问,「如果今天我没有想通的话……那你,怎么办啊?」
「那就当好妳的齐大哥啊!虽然会很不甘愿,但如果看到跟我差不多优质,好啦,输我一点也可以,的男人出现在妳身边的话,我还是会笑着替妳开心的!陪着妳一起试婚纱、弄婚礼,在妳看不见的时候恶整那个人。嗯,说不定我还可以让妳在要结婚的时候,才发现,我很优……然后,开始有些后悔。」
听到齐冠廷故意开玩笑地这么说,我一点也笑不出来,也开心不起来。反而有一种,他随时都準备好被我抛弃的感觉。想到这里,莫名心一紧,有些难受。我的手也偷偷环上了齐冠廷的腰。
「才、才没有那种人……会出现!」
「邵以熙啊。」齐冠廷说得很理所当然。但是,呃,老师好姐妹?
这、这该怎么解释啊?他没有跟齐冠廷了断,是不是表示不想让齐冠廷知道他喜欢他啊?那我该怎么跟齐冠廷解释才好?
「那只是因为你说要我帮你联络七仙女,所以就一个气不顺,回嘴的啦。」
「嗯。」
「说到七仙女!为什么你会想要我去帮你找啊?」我抬头看着那个身高187的人,真讨厌他这么高。
「因为我要去当兵了啊!」齐冠廷拉出了一个微笑,「我知道妳会很想我。」
「你少自恋了啦!」
「否认无用。」他笃定地说着,「而我知道,你一定会从谢家涵开始找。」
「……」呃,被说中了……。
「所以,我跟谢家涵说,帮我陪着妳,一年。」
「……。我自己也有朋友啊!」
「Easy要出国了,而其他人都在为了国考努力……谁有时间陪妳?难道我从来没有教过妳,人到了一定的时间点,就会各奔东西的吗?」
「……」你真的没有教过。
「想来想去,大学朋友不行,那我就只好找找高中的朋友了。而我再想来想去,好像就只有谢家涵跟林欣颖比较符合我要的人选。」说到这,齐冠廷又露出那种奸计得逞的讨厌笑容,「又,刚好这两个人现在是超级好朋友。」
「你这城府深的老狐狸!」除了这个感想,我没有其他想说的话……
虽然很想白眼……但听到齐冠廷这样子为我着想,心底还是有暖暖的啦!
「妳啊,趁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好好想想未来到底想要做什么。」
未来啊……念了医学系不当医生的人,可能没几个吧?
「我又不是你,从小就知道了自己的目标、志向。」想到未来,还真的有点让人头痛。以前还是学生的时候总觉得未来是很朦胧的两个字。
「就是因为知道妳对什么也没有兴趣,我才百般使计,让妳一起念医学系啊!这样,至少以后妳还是可以窝在我身旁。」
听到齐冠廷这么说,我倒是没有一般女生会有的娇羞,觉得这人怎么这么贴心,居然可以为我着想这么多!
只有——
靠,齐冠廷这混蛋!根本打从一开始,就已经计画好要让我的人生跟他的人生脱不了关係了啊!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第一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2415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