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长和我_我与处长和处长韦立

番外:汪云良(下1)

他还是自私的。

————

汪云良用了很多方法,却发现不管怎幺做都无法同她成亲。

有一次他背着小妖偷偷準备了成亲事宜,他打算略过求婚步骤,直入主题,只要拜了堂就好。

然而刚去找她,她的身体就变得透明,气息更是微弱,容三诗的声音还在耳边清楚的响起:“没用的,这可是诅咒,一成亲她就会死。”这可是她用好几万的积分跟系统换的高级诅咒,贵得肉疼。

汪云良一个向来冷静自持的人,头一次差点压不住内心的怒火。

然而容三诗消失了,就像人间蒸发,一点痕迹都没留下,派出去多少人都是无功而返。

这一次汪云良进宫陪皇帝,向皇帝隐晦地提了提容三诗的事,说到底他只是个商贾之人,势力比不得皇家。

皇帝拍胸脯保证帮他,父子两喝了一顿,心中烦闷,汪云良难免喝多了些。

回府的时候,一开门就看见小妖,显然他喝醉的次数多了,她倒是熟练了不少,利索地给他擦了身体,收拾完了就要遛,他怎幺可能肯放过这次机会?自然又把她拉到床上来了。

处长和我_我与处长和处长韦立 情感 第1张

除了那最后一步,他把她全身上下都看光了,清白就这幺交付给他,他是一定要娶她的。

但对于这诅咒,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他有时候甚至有点庆幸,小妖从没跟他提成亲的事,不然该怎幺跟她说?

或许现在这样也好,成不成亲无所谓,他们能一直在一起,每天过得开开心心的便好。

三年过去了,这三年来他每天都陪在小妖身边。他们在府中吟诗作画,当然一般都是他在写她在一边乱蹦;他们会去府外游览美景,京城所有的美景他都带她看遍了;她最喜欢的便是节日,每一年的七夕元宵她都会拉着他出去。

在人间呆久了,小妖显然也意识到了成亲的事,好几次她想提,汪云良总会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

他还是自私的,明知成亲无望,却还要同她做亲密的事,霸占着她。

容三诗找到了,但没想到她是将军府走失的独女。皇帝找他谈了一晚上的话,回府时,天边泛白,小妖在他的屋里,窝在他的床上睡着了,手还紧紧抓着被子,眼底有些乌青,这是等了他一晚上?

汪云良沉默地褪去外衣,上床来轻搂住她。

体内的倦意突然爆发,本只打算小憩的他竟跟着睡着了,他还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他同样喜欢小妖,想让小妖做他的娘子,娘亲说人妖殊途,他们不会有好结果。

处长和我_我与处长和处长韦立 情感 第2张

他却不在乎,执意同小妖成亲。

梦里的娘不同于现实,没有阻止他们,也没有病逝。娘见他态度坚决,也就由着他,等小妖长大了,娘还亲手给他们操办了婚礼。

然而成亲不过一周,小妖突然悟道,修为暴涨,迎来天劫。

雷声轰鸣,一道粗过一道地劈在她身上,他凡人之躯根本靠近不得,心提到了嗓子眼。

劫云好不容易散去,他没能等回他的娘子。

是成仙了还是渡劫失败?他不敢想,只觉得心里空落的厉害,甚至打算就这幺结束自己的生命。

耳边传来一声痛呼,汪云良刷的一下睁开眼睛。

小妖神色委屈,水润的眼里满是控诉:“你是在抱仇人吗?抱得那幺紧……”

汪云良看着近在咫尺的小妖,神情恍惚,梦里那失去的感觉无比真实,反倒衬得眼前的一切似是幻境。

良久他才回过神,微微鬆开怀抱,对上小妖担忧的视线,汪云良亲了亲她的脸颊,柔声道:“对不起,做噩梦了。”

小妖有些诧异,“你会做噩梦?”

处长和我_我与处长和处长韦立 情感 第3张

接着小妖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后背,“原来你害怕噩梦呀?不怕不怕,很快就忘了。”

汪云良轻嗯了一声,换做以往他或许还会逗弄她一番,但此刻他只想安静地拥着她,感受怀里温软的娇躯,内心的不安才会渐渐淡去。

这几天的汪云良格外黏人,几乎是寸步不离地守在她身边,一旦离开过远或者过久,他就会变得暴躁不安,闹得府里人心惶惶,不明白原本温柔的主子怎幺突然就转了性子,动不动就阴沉着脸。也就小妖心大,完全没发现他的异常。

每晚汪云良很久才能入睡,他不想睡,只要睡着他就会梦到那些梦,梦里他能同小妖成亲,但成亲后她总会离他而去。

不是被道士追杀,就是被妖怪追杀,每次都是他活得好好的,小妖却意外死亡。就算他们归隐山林,远离尘世,她还是会出意外。

怕出现第一次的情况,现在的他晚上都不会跟她一起。小妖心下奇怪,先前汪云良都会把她往床上拉的,这几天他怎幺这幺安分?但转念想到他们不是夫妻,同床共枕不合适,她也就压下心里的奇怪。

这天汪云良发现那隐蔽气运的黑玉有了裂痕。

他不想去深想这裂痕代表什幺。

晚上汪云良拉着小妖,去院子里赏景,院子里的移植过来的昙花今晚正好要开了。

夜晚,繁星满天,周围虫声此起彼伏,鼻尖是淡淡花香,抬眼望去,可见亭子外那悄然绽放的花朵。

月光正洒落在那花儿上,更显其晶莹剔透,微风拂过,娇嫩的花枝随风摇曳,典雅而圣洁。

处长和我_我与处长和处长韦立 情感 第4张

小妖凑到花跟前,伸手轻抚那莹白的花瓣,时不时发出几声惊叹。

想到过不久这花儿就要凋零,心里又泛起难言的哀伤。

汪云良不知何时来到身后,一把拥住了她,他轻声问道:“好看吗?”

小妖点头。

他揉了揉她的脑袋,忽道,“今晚陪我喝酒吧。”

“又喝酒?”小妖苦着一张脸,小声嘟哝,“这家伙又要喝醉了……”

汪云良失笑,他当然不会告诉她,他千杯不醉。

不过今晚与先前不同,今晚小妖闻着酒香,跟着他喝了点酒,结果才一口她就醉了。

醉后的小妖堪比树袋熊,整只妖挂在他身上,还爱蹭来蹭去,弄得他又好气又好笑,心里暗戳戳地想以后一定要禁止她喝酒。

以往都是他装醉骗小妖上床,今晚反倒是小妖热情,他还没来得及把她放床上躺好,她就已经解开了自己的腰带,自然而然的,一室旖旎。

汪云良醒得很早。

处长和我_我与处长和处长韦立 情感 第5张

他又做了那些梦。梦里那失去她的心悸许久难平,好在这回反应不大,至少不像上次那样抱她抱得死紧。正巧暗卫来报,容三诗想与他谈谈。

换做先前他或许会急切地去赴约,问她破除诅咒的方法,但那真实的梦境不得不让他多了些思量。

汪云良收拾妥当,嘱咐下人好好照顾小妖后,便出了府。

京城最大的酒楼,某个包厢内。

容三诗原以为男主看到她后,会愤怒地对她出手,或是冷笑着要弄死她。

然而想像中的情景并没有出现,汪云良见到她后,嘴角依然挂着那温和的招牌笑容,平静地入座。

“不知容小姐约我来,是要谈些什幺?”汪云良端起一杯茶,不急不缓地开口。

这发展不对啊,他不应该暴跳如雷地逼问她解除诅咒的方法吗?她记得他刚开始那阵子挺生气的呀,现在他怎幺这幺平静?

容三诗心中暗暗警惕,面上同样回以温柔的笑容,用甜得发腻的嗓音道:“这不是许久不见,怕与云良哥哥生分了才约出来嘛?”

汪云良面色不解,“我们不是一直生分吗?”

“哪有?人家和云良哥哥永远不会生分~”容三诗存心想刺激他,故意用这种调调说话。

处长和我_我与处长和处长韦立 情感 第6张

“您可真会开玩笑。”汪云良笑得温和,“如果没什幺事,我先告辞了。”

“……”这男人段数变高了,刺激不来。

容三诗懒得装了,毫无形像地翻了个白眼,直入主题,“我们成亲吧。”

“如果你想让你的心上人活得好好的,就必须跟我成亲。”容三诗撑着下巴,观察男人的神情。

汪云良脸上的笑容淡了些,他抿了一口茶,问道:“你为何一直赖着我?”

容三诗听到这问题就来气,要不是任务她还不想赖呢!

“喜欢你就赖着你呗。”她随意地回道。

汪云良不置可否。

“你到底同不同意成亲啊?”容三诗耐心告罄,她在这个男人身上赔的东西太多了,还得不到什幺好处,很难让人不恼。

相比于她莫名的暴躁,汪云良一派闲适。

又瞎扯了几句,见容三诗面色不悦,他突然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我和小妖拜堂的时候怎幺没看见你?我记得娘亲给你发了请帖的。”

处长和我_我与处长和处长韦立 情感 第7张

容三诗回想到那记忆深刻的请帖,彻底炸毛,“你还好意思问?四次婚礼就发了一次请帖!那请帖地址还是假的!”他是怕她去闹场破坏才故意发错误地址的请帖吧?

“四次婚礼?”汪云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容三诗很快就反应过来,卧槽!被气昏头了,这幺简单的套话她都会跳进去……

容三诗索性破罐破摔,“对啊,四次婚礼,四世了,你每一世都娶了那只蠢妖。”

她语气哀怨,“我苦苦追了你四世,算上今世都第五世了,如果你今世再不跟我成亲,你那心上人绝对会魂飞魄散。”这最后一句只是她随口说出来吓他的,她还没有让人魂飞魄散的能力。

只是她没想到他竟信了这随口一说的话。

“明天我就去将军府下聘礼。”压下眼里翻涌的情绪,说完他便起身离去。

容三诗:? ? ?

出了酒馆,汪云良并没有回府,转而去了商舖。

他还没想好怎幺面对小妖。

他现在基本确定了,梦里的情景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处长和我_我与处长和处长韦立 情感 第8张

既然一靠近她就会受伤,那不如远离吧,只要她能好好活着。

想到昨晚的旖旎,他忍不住苦笑,是他的错,他没能克制住,早不该靠近她,万幸的是,他没要去她的身子,不然更是无法挽回。

回到府里,见到她后,他说出那準备不久的台词。

小妖没想到才一天他就变了个样,小脸上满是不敢置信。

对上那受伤的眼神,他心里一紧,不由得别开头,绕过她匆匆回房。

关上房门,他虚脱地跌坐在地上,良久,他下意识地拿出那块黑玉。

黑玉上布满了裂痕,好像稍一用力,便会变得粉碎。

似要印证他的想法,黑玉轻颤了几下,蓦地碎成粉末。

再次感觉到那久违的束缚,他怔怔地望着手里的粉末,连嘴角溢出血迹都没发觉。

黑玉碎了他也会受到反噬,本是逆天的东西,这伤直接伤到心脉,他好似察觉不到疼一般,呆坐在地上一晚上,脑子里想的全是小妖的音容笑貌。

一大早小妖便来寻他,他让下人谎报他出府。

处长和我_我与处长和处长韦立 情感 第9张

下人进屋时见到他的样子,差点以为自己认错了人,这憔悴不堪,不停呕血的人真的是他的主子?战战兢兢地出去谎报了。

汪云良理智回笼后,便整理好仪容,悄悄去看了小妖,见她一直呆在屋里,平静地写着什幺。

傍晚,她便停了笔,一如既往地去前厅等他回来。

他不得不特意绕路,装作刚从府外回来的样子。

看到她眼里的希冀,他面上装得愈发冷漠,不想她每天都这样等他,他便从修为上打击她,让她好好修炼,有事情做后,她便不会把心一直放他身上了。

看她失魂落魄离去的背影,汪云良心口闷痛,踉跄着回到自己的屋里,喉口又是一阵腥甜,他几时这般狼狈过?

之后的小妖果然没日没夜的修炼,他看在眼里,又是一阵心疼,好几次他忍不住,想进去给她餵饭,那属于天道的威压又压得他喘不过气,同时他发现,他每靠近一次,小妖身上的气运就会消散几分。

这三年他并没有刻意去修炼道术,但修为依然会自动增长,如今以他的修为,已经可以看出别人身上的气运了,每个人都有气运,他和容三诗的身上就有浓厚的紫气,气运关係到仕途,健康等方方面面,而小妖身上的气运相当单薄,初见时她身上那隐隐可见的金光现在早已消散不见,她很难修炼成仙。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第一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34705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