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男主同时和女主h_星际未来一女多夫

第三章 猫与老鼠的游戏(3)- 还没有女人在他玩够之前就消失的。 Ardon的话让叶沙头皮一阵发麻,一股凉气顺着脊梁骨就冲上来,更加坚定她要半路下车的决定。
「我说放我下车!!」
好不容易到手的猎物怎麽能让她跑了呢,Ardon用眼角瞥到副驾驶的人试图开车门,顺手把车窗玻璃也按了上来。
叶沙对着一堆按钮各种狂按,自然是徒劳无功,转身气急败坏地开始抢驾驶员的专属物——方向盘。这下乐不可支的Ardon都没法淡定看热闹了。
「喂,放手。」
SLR贴着地皮开始做蚯蚓状路线移动。
「妳找死啊!」
女人的行为威胁到自己生命而终于爆发的Ardon伸出魔掌按在叶沙脸上,非常不怜香惜玉地把她推回副驾驶座位上抵住。
差两头的身高附带手臂长度的优势总算体现出来了,叶沙的手在空中胡乱摸了两下,发现和方向盘的距离不是努力就能达到的,无望放弃。
Ardon刚要松一口气,胳膊就被人抱住用力一扭,忍不住惨叫出声。
叶沙还是留了手劲的,刚才抢方向盘只是一时冲动,她也明白车子一失控,把跑车撞烂了司机的确是心疼,但自己的后果也好不到哪里去。
毕竟事故最后一刻,司机会条件反射地避开危险,而统计数字表明,副驾驶总是破坏最严重的地方。
「妳想死是麽?那咱们就试试!」
Ardon来劲了,一脚油门踩到底。总在市区里跑来跑去非常不爽的跑车引擎一声欢呼,SLR像导弹一样地射了出去。
叶沙只觉身体瞬间紧紧地贴上座位的靠背,路边的景色像快倒的电影一闪而过,迎面而来的各种形状各种颜色各种尺寸的车头和车屁股,路口闪烁的红绿灯,刺耳的汽车喇叭声,充斥感官。她下意识地瞇起了眼睛。
没有听见意料中的尖叫声,Ardon不太满意,一个左转甩尾,拐上滨海公路,总算听见副驾驶某人的脑袋撞在车窗玻璃上的巨响和闷闷的呻吟。
他拐上逆行超车,并回的时候故意拐猛了一点,期待着温香暖玉因为惯性投怀送抱。但温香早已抓紧把手,双脚踩着前方的气囊在副驾驶座位上缩成一团。
看到她那样恐惧无依,像个婴儿般无助的样子,Ardon心头莫名一软,踩在脚下的油门也跟着软了下来。
车速已经降到八十,但滨海公路弯道很多,副驾驶座位里的小身子依旧保持着蜷缩的姿势。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车的隔音很好,他的耳朵听不到外面的噪杂,也几乎听不见引擎的呼啸。他只觉得车里这并不算大的空间变得安安静静的,如果仔细分辨,说不定都能抓住她的呼吸声。
Ardon突然很喜欢这种感觉。他和她困在与世隔绝的一个空间里的感觉,很奇妙。
她是掌控在他手里的一只新鲜的猎物,一头牙尖爪利的小兽。她是他的,这让他很有满足感和成就感。
而她虽然暂时困在这里,但是无时无刻不想着逃跑。这让他无比兴奋。他喜欢挑战,而副驾驶上的女孩显然是个不会让他觉得困倦无聊的货色。
他倒想看看她究竟要怎么逃开自己身边,还没有哪个女人在他还没玩儿够之前就从他身边消失的。
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叶沙已经从开始的恐慌之中恢复了过来,有种劫后余生的脱力感。她知道Ardon已经减慢了车速,但依旧像抓着最后一根稻草一样抓着扶手。
她没有傻到怕Ardon疯了要开车跟她同归于尽,保护自己的脑袋不再被撞上车玻璃还更重要一些。
时速八十貌似算不上是飈车。但跑车贴着地皮迅速移动又时不时摇来晃去的还是挺吓人。
这不是荒凉平原上笔直宽敞的高速公路,滨海公路弯道很多,虽是傍晚,还是有不少来往的车辆。加上天色已经开始变暗,太阳一但被山挡住,天黑得很快。
路的左侧是潮水拍击飞溅白色泡沫的礁岩,右边是黑漆漆随风摇曳的树林。叶沙觉得自己像是坐进了开往阎王殿的最后一班车,前方即将面对什麽,她一无所知。
就那样上了他的车,做梦一样。脑子似乎被撞坏了,只是担心,意识里却没有具体担心的是什麽。也许是对自己可能要面对的事情想都不敢想。
外表无比坚韧的女人其实比谁都脆弱。她平时表现得越暴力,越说明她没有安全感,急着在自己周围建筑一道防护墻,贴着醒目的大字标签:内有恶犬,生人勿近。
她担心的是Ardon?还是担心她自己竟然对即将发生的事略有期待?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第三章 猫与老鼠的游戏(4)- 做那行的?怪不得技术高超,让人用过就忘不了。 车突然离开了主路,拐进一个靠近海边的停车场。
并不是看海的好季节,硕大的停车场也只有他们一辆车。Ardon熄了火,引擎骤然停止了咆哮,耳边安静得有点发空。
叶沙放下脚,舒展开身体。
车里面一阵静寂的尴尬。
当然,尴尬的只有叶沙。Ardon只是若有所思意味深长地从墨镜后面看着小女人,嘴角微微地翘着,不知道美个什麽劲儿的。
叶沙拉了拉车门,依旧锁着。
「就这麽想跑?」Ardon先打破了沈默,「我又不会吃了妳。」
这话说的,谁信啊。
叶沙的语气冷冷的:「天都黑了还带着个墨镜装什麽傻逼。」
Ardon嘴角依然保持着那个弧度,摘下了墨镜,顺手丢在仪表台上,仍是看着她。
叶沙有点后悔让他把墨镜摘下来了。这种雷射枪之类的东西,还是有层防护罩比较安全。在Ardon那双不知道反射着哪里的光线而电力十足的眸子注视下,让叶沙生出一种自己好像什麽也没穿的错觉出来。
那实在是一双勾人魂要人命的眼睛。那一晚,就是这双眼睛,像是毒蜘蛛的刺,麻痹了她的身体和意志,那麽轻易便沦陷。
叶沙扭过头去,不愿与他对视。
这场遭遇战,她竟从一开始便有了颓势。
Ardon这种老手自然看的出,貌似随意地关心着:「刚才把妳摔疼了麽?」
叶沙默默地揉了揉腰。
「来,我看看。」
「你要干嘛?」
叶沙转过身,双手挡在身前做备战状态。可人家根本没动,只是抿嘴看着她。
看她像只小刺猬的样子,Ardon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搞得叶沙一阵脸红。
Ardon轻笑着解释:「还不是上次妳把我摔得那麽重……人都是有报复心的,所以刚才在路边看到妳,才想闹妳一下。妳应该可以理解吧。」
能理解不等于可以接受。
但他又追加了一句:「如果是刚才我的举动冒犯了妳,请妳原谅。」
Ardon的态度让叶沙有点不知如何是好。他如果直接扑上来那还就简单了。以她那几下子,收拾他应该没问题。但人家这麽主动地先退了一步,反而把她晾在中间进退不得。
叶沙扭头看着窗外啃指甲。
Ardon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我还以为妳今晚不会来。」
「你让他们传那句话给我,我能不来麽?」叶沙恨得牙痒痒。
「哪句话?」 Ardon装傻。
叶沙回头,看到Ardon一脸的茫然,心中不免奇怪。
「萧萧说,如果我不来,可能有些人会因此多一份困扰。」
Ardon沈默了片刻,似乎是在思考。
叶沙突然觉得心里开始没底。
「还说……还说,『有些事情,自己做过就要负责。』」
Ardon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微笑着摇摇头,「欧阳让萧萧带那种话,也是因他为了朋友报不平,不要怪他。这次欧阳说是无论如何要让妳出来吃饭,跟我当面道歉。他可能在气头上说了让妳不舒服的话,我在这里替他说声不好意思。我也不用妳负责,当时是我想逗逗萧萧,举止的确是轻佻了些,让妳误会,我可以理解,我不怪妳。」
把责任推给欧阳,顺便塑造自己宽宏大量的形象。手段实在是高。
原来一切是自己误会,叶沙一时没辙了。她是带着一肚子气来的,怎麽也要揍他一顿这场景才算演完了。结果发展出乎她意料之外,气散了,反而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叶沙长叹了一口气,放松一直紧绷的肩膀,含糊地道歉:「那天我也是有点冲动。」
Ardon耸了耸肩,双手一摊,表示没有压力。
叶沙突然想到,「对了,那件礼服……」
Ardon很大方表示不用她赔,「没有关係。」
叶沙打量着把他们封在一个空间里的座驾,「你挺有钱噢。做生意的?」
Ardon摇头,「我是Z大的学生。」
「哦?」叶沙有点意外,「那你家很有钱咯。」
Ardon抚摸着车的方向盘,「还凑合吧。不过,这辆车是我自己赚钱买的。」
「是吗?怎麽赚的啊?」叶沙好奇。
Ardon笑得意味深长,「陪人吃饭。」
从某种意义上讲,Ardon没有说谎。他就是陪投资方跟地产商吃了一顿饭。那应该算是他人生以来第一次自己出面『谈生意』。
要较起真来,根本也不算是他谈的。那些他从小叫叔叔伯伯看他长大的生意人,就算不给他面子也要给他爸面子。无论谁的面子,反正生意成了,好处也没少了他的。每次说起这车是自己买的,他都笑得颇为自豪。
可惜叶沙不知道这些内幕,她直接给想歪了。
「哦……」
做那行的?怪不得技术高超,让人用过就惦记着。还好还好,那天他没跟她要钱,算她赚到了。
不知为何,叶沙莫名冒出一种同盟感。同是在异国他乡奋斗读书的学生,能自己赚钱养活自己都是不容易。只是选择自给自足的方式不同而已,她是不会看不起他的。不过可惜了这麽一个帅哥,要靠女人赚钱,有点可悲。
Ardon自然读不懂叶沙脸上突然出现的怜悯表情是甚么意思,顺着自己的思路,聊着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我听欧阳说,妳是学画画的?」
叶沙纠正他:「应用艺术与设计。」
Ardon上下打量她,摇头:「不像。」
叶沙歪着头看他,「哪里不像?」
「我以为学艺术的女生都比较……温柔。」
「你是说我不温柔?」
Ardon失笑:「也许过肩摔也算行为艺术的一种。」
「妳这是笑话我。」叶沙也笑了,「我听萧萧说,你们Z大才流行行为艺术,新生入学还会裸奔。」
「妳是说兄弟会吧。」 Ardon掏出手机,「我有前一年新生入会的照片,要不要看?」
两个男主同时和女主h_星际未来一女多夫 情感 第1张叶沙兴奋起来,「好啊好啊。」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第一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0527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