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男保姆 小东西好紧水都流出来了

第47章-龙裔 到了夏苗场地后的第二天,倾雪得知的原先与她们一路的妃嫔们都受了惊吓,所以直接回到皇宫,所幸妃嫔没有死伤。因此,夏苗这会儿只有倾雪、楚妍,以及朱雨汐三位姑娘家。
「妍儿,妳这次要不就歇着吧。」萧慕羽牵起楚妍的手道。
「不。」楚妍娇笑着说:「难得出来活动筋骨,臣妾可不想乾坐着。」
「朕依妳,但答应朕小心些,好吗?」萧慕羽认真又宠溺的说。
「知道了,都听皇上的。」
然而,楚妍话音刚落,神色便陡然一愣,紧接着乾呕了起来。
「妍儿!」萧慕羽紧张万分,立刻暴吼着:「太医,传太医!」
这边的动静很快的就引来了正在寒暄的倾雪等人,她飞快的与萧天城对视一眼,便赶了过去。
楚妍被带进了营帐内,夏苗也推迟了一天,整个气氛压抑至极。
「怎么样了?」萧慕羽紧锁着眉头问道。
那太医摸了把白晃晃的山羊鬍鬚,躬身道:「恭喜皇上,贺喜娘娘,贵妃娘娘这是有喜了!」
「什么?」萧慕羽一愣,接着开怀大笑:「哈哈哈!太好了,妍儿终于怀了朕的龙裔!太好了!」
大家都被皇上开心的心情所感染,纷纷跪下恭贺。
「传令下去,回宫后大摆三天酒席,普天同庆!」萧慕羽道。
「遵命,皇上。」太监公公也难以掩饰心中的雀跃。难得看到他家皇上如此开心,像个孩子似的,他也由衷的开心。
所有人都只是看着开心的皇上,却只有倾雪发现了楚妍的不对劲。
楚妍沉着一张脸坐在床上,那眼神里的阴鸷让人心惊,却也不甚明白。照理说怀了龙裔,她应该要很开心,可这表情就像是错愕、愤怒、怨叹。
「妍儿,妳就听朕的,好好休息,别累坏了咱们的皇儿。」萧慕羽温柔的牵起楚妍的手道。
楚妍勉强的勾起笑容,说道:「……好。」
直到出了营帐,倾雪还是很在意楚妍的不对劲,她不认为会有一个母亲不期待孩子的到来,何况身为后妃,孩子有多重要她相信没人不懂。可楚妍的神情处处显露她的不开心,这模样就像是……她不希望这孩子生下来。
对于这个猜想,倾雪表示意外,也从心里害怕,是怎么样的冷血无情,才会那么不待见肚里的孩子?
想前世,当她知晓自己怀了攸离的孩子,她高兴的哭了……
但是,孩子……对不起,是娘没保护好你,让你亲爹把你给杀了。
倾雪吸了吸鼻子,为前世那来不及看一眼的孩子哀悼,为那个无情无义的男人感到愤慨。
「哭什么鼻子?」萧天城突然出现在身后,还伸出双手环抱倾雪的腰身。
「谁哭了?还有请你放手,会被人瞧见的。」倾雪冷声说道。
「啧啧,瞧瞧妳这脾气,谁敢爱妳呢?」萧天城说着,又笑了笑道:「算了,本王喜欢就够了。」
闻言,倾雪翻了个白眼道:「你丫的怎么每次都这么肉麻?」
「有吗?」萧天城想了想后说:「可能有些天赋是无法抹灭的吧?」
「……」跟他理论是我欠缺思考,认真听他说话,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决定。
「娘子。」萧天城将头俯下,吻着倾雪的脖颈道:「本王也想要孩子。」
是可忍孰不可忍!
倾雪猛地挣脱他的禁锢,甩手就是一个巴掌拍在萧天城的脑门上,咬牙切齿的说:「要生自己生去!少来告诉我,我又不是月老庙还是观音菩萨,你说要我就给啊?」说完,逕自的拂袖而去。
萧天城愣愣的看着倾雪的背影,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想不到……娘子竟然如此风趣啊。」
月老庙?观音佛祖?呵呵,这小女人骂人也这么幽默,实在是厉害了。
「真不愧是我娘子。」
这要是被倾雪听到,想必又是一顿暴打。

第48章-摀着屁股的小慕羽 最后参加夏苗的女子只剩下倾雪,她身穿白色马术装,挑选了一匹较温顺的白马,便跟着大伙儿进绝品男保姆 小东西好紧水都流出来了 情感 第1张入森林。
「雪儿,过来。」
这一声叫唤让倾雪的眉宇不自觉的皱了起来,除了家人,好像也没谁这么叫她了。
她调转马头,对上了一身明黄色的萧慕羽。
「皇上找臣妾有何事?」倾雪问。
萧慕羽拍了拍身下黑马的头,刚毅的脸庞难得的温柔,说:「等会儿跟着朕,女人家的别独自乱闯,可别像妍儿一样,好似脱缰野马。」
「噗嗤!」倾雪笑了几声后,缓了缓语气说:「能把贵妃娘娘形容成脱缰野马的,也就皇上您了。」
「是吗?」萧慕羽挑挑他浓黑的剑眉,道:「还记得第一次带妍儿来也是夏苗之际,她一跃上马就不听朕的叫唤了,自顾自的驰骋在另一头的草原上,脸上是朕从未看见的笑容。」
「贵妃娘娘生于将门,必是很享受策马奔腾的感觉。」倾雪勾起抹笑道。她何尝不是?前世为了攸离,她杀遍天下,也习惯了战场。而这一世,她生于将门,被当成男儿身,更是与边关的弟兄们有了羁绊,骑在马上的她,或许是最真实的她也说不定。
「朕有愧于她,以及她的氏族。」萧慕羽感慨的说。
倾雪默了许久,才道:「皇上,既定的事实已无法改变,就算用余生偿还,依旧无法抚平那道伤。」就跟攸离一样,你们伤害了一个天真的女人,那股恨怎么可能轻易消逝?
突然,倾雪恍然大悟的睁大眼。
她知道了!楚妍之所以痛恨肚里的孩子,是因为那是她憎恨的男人留给她的!灭门之仇不共戴天,她不可能爱上萧慕羽!那孩子……她断然不会生下,那么……
「雪儿?」萧慕羽略加重了语气,终于唤回倾雪的注意。
「……抱歉,恍了神。」倾雪尴尬的笑道。
「累了?」萧慕羽关心的问。
「怎么可能?」倾雪笑。
「也是。」萧慕羽一夹马腹,冲了出去,还不忘大喊:「跟上!」
倾雪挑起好看的眉,也是冲了出去,还很不给面子的超越了萧慕羽。
萧慕羽一愣,眼神看向了斜前方,倾雪那自信的眼神,让他想起了幼年时的那个女孩。
那是一个……
云层透出几许阳光的……夏天。
***
他本非嫡长子,也不是太子,他萧慕羽只不过是一个不受重视的皇子。母妃虽贵为四妃之一,却因家族利害关係,受尽了屈辱,就算未打进冷宫,那待遇也没差多少了。
那时的他只能被皇兄们欺侮,然后半夜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泣,母妃当时心力交瘁,在床上养病的时间佔据了他所有的童年。
而在母妃用尽全力夺得后位之前,他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
那是他这辈子最怀念的一段往事。
午后的阳光温煦,彷彿能看见小猫慵懒的打着哈欠。玄北皇宫的宫墙边有棵榕树,茂密的嫩叶替树上五岁的男孩遮挡了不少阳光。
阳光透着叶片间的缝隙,零零碎碎的照射在青衣男孩的身上。稚嫩的脸蛋上,是不合年纪的惆怅,圆滚滚的眼睛哭得发肿,像核桃一样。
「总有一天……我要带母妃离开这里……」小慕羽吸了吸鼻子,断断续续的对自己说。
他搞不懂为什么大家都把这里视为最神圣的地方,他和母妃住在这里,一点都不开心。他没看过街道,没看过牦牛,宛若井底之蛙,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好的,只有一堆花花草草,又不能吃。
「唉……」
母妃都不理他,在床上一直睡觉,都没什么精神。他也知道母妃半夜会偷偷的低泣着,可他不明白,她再怎么哭,父皇也不会看他们一眼啊。
父皇妻妾成群,母妃说因为他是男人,可为什么男人一定要三妻四妾?今早来这里喝茶,中午去那里用膳,下午来此地划船,晚上去别处下榻,跟个旅人似的。
为什么要娶那么多女人?娶自己爱的人就好了嘛,父皇是花心大萝蔔!
「唔……」小慕羽摸了摸乾扁的肚子,嘟起嘴道:「结果三十六计我只用过空城计……」
抬头看了看墙外的世界,依稀能够听见市集上的叫卖声,那里实在是让人憧憬。
「嘿嘿,乾脆买个好吃的让母妃开心开心吧。」小慕羽笑开怀了。他彷彿能够看见母妃高兴的摸着他的头,不再哭泣的模样。
「好!」
他小心翼翼的顺着较为粗壮的树干爬去,小短腿儿努力的蹬着,希望能踩到宫墙上。
「差……差点儿啊……」小慕羽咬紧了牙关,努力的将脚放在宫墙上。
俗语说的好,皇天不负苦心人,他终于站上了宫墙。
「要是长个翅膀就好了。」小慕羽撇撇嘴,想着翅膀能带着他和母妃远离这里,想着翅膀能让他逃离现实的不堪。
人啊,做事不可三心二意,要一心一意,这可是他的经验谈。
「哎呀!」
脚下没踩稳,小慕羽直接顺着宫墙下坠,一屁股摔在地上。
「嘶……好疼啊……」小慕羽先是跪在地上,双手摀着摔疼的小屁股,接着慢慢的站了起来,使劲的揉着屁股,边揉还边喊疼。
「坏墙壁,连你都欺负我。」小慕羽瞪了眼宫墙,嘴里嘀咕着,边摀着屁股,一蹦一跳的离开。
———————————————————————————————————
#今天去学校注册,还做了体检,抽过血后,我现在右手痛得要命(;´༎ຶД༎ຶ`)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第一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6895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