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被插 乖把腿抬高点在进深点我的冷艳

Four、微加幸福。(4) 果然啊……魏劭亘这家伙良心根本就被狗啃了,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同情心之类的东西存在呢?她跟他到头来还是不适合情人,比较适合当敌人啊。
魏劭亘看她那副发愣的样子有些想笑,手臂传来的阵阵痠痛也因此舒缓开来,刚刚他是真的差点就要倒在路边了,要不是刚好有好心人载了他们一程,现在躺在程诗妤旁边的可能就是他了。
「在想什么啊,小猪?」
「小、小猪?」
「嗯。」
「你是在骂我是猪?」
魏劭亘环顾四周,「不然?这里就属妳最胖了,如果妳别长那么多肉,我也不会累得半死。」
「……」程诗妤瞪他,「我哪里胖?根本就是你太弱了吧!你说,我到底哪里胖、哪里胖了?你说啊!」
而且,他明明就长得比自己胖啊!她到底哪里很胖了?
魏劭亘悠悠地打了个呵欠,「呵,看妳很有精神嘛,那应该是没事了。」
他放下手中的手机指指在程诗妤左侧柜子上的纸袋,「刚刚去帮妳买的新衣服,等等出院的时候换上吧。」
「喔……喔。」程诗妤有点不习惯魏劭亘突然温润的语气,点点头。
她怔怔地看着纸袋,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居然会帮她、帮她买衣服,他不是那个她最讨厌的魏劭亘吗?怎么可能这种讨厌鬼会做出这种只有贴心的人才会做的事情?
暂停思考,看着魏劭亘一副要丢下她急着离开的样子,程诗妤匆匆地问,「你、你要去哪?」
「买点东西,妳躺一下我等会儿就回来。」
「喔,好。」她乖顺地颔首,当她把视线转回左侧的柜子时,她发现魏劭亘似乎忘了带手机,「欸,魏劭亘,你的——」
她的话止住,望着萤幕尚未熄灭的光亮,好奇地拿了起来,发现手机中正在浏览的网页内容竟然跟生理期有关,不禁微微一笑,「呵,结果其实还是有在担心我嘛。」
她满意地躺回病床上,原先还有些闷痛的不适悄然而散。
那天后来,程诗妤小憩了一会儿醒来,发现魏劭亘替她準备了热腾腾的红豆汤,喝完她换上了魏劭亘帮她买的衣服后,便在他的陪同下回家了。
「没想到妳居然穿得下S号的裤子。」魏劭亘一手拎着程诗妤的书包,一手插在口袋里悠哉地说。
「……就跟你说过我不胖了。」程诗妤皱眉。
「可是抱起来很重啊。」他抗议。
「所以就说是你的问题了,是你太逊了,才会连我这么瘦的美女都抱不起来。」
闻言,魏劭亘勾勾唇拿出手机晃呀晃,「妳觉得我该什么时候把照片放到校版好呢?」
「呵呵呵。」程诗妤很快会意,假笑了几声后转移话题,「结果,今天还是没看到你女儿。」
「没差,下次再带妳去。」他耸肩,指着前方,「妳家到了。」
「今天谢谢你。」
「我只是做一个『男朋友』应该做的事而已,要妳别一直把分手挂在嘴边。记得,分手这件事情呢,只有我可以说,懂吗?」魏劭亘歪嘴坏笑。
「……知、知道了啦。」听到这番话,程诗妤的肚子又一阵抽痛,「我要进去了,我觉得我肚子又开始痛了。」
「嗯,快进去吧,记得听医生的话,早点休息。」
「知道啦。」程诗妤拧眉,「真不习惯你像个老妈子一样捞叨,你还是乾脆像平常一样嘴巴坏一点好我才习惯。」
「什么?」魏劭亘假装听不见。
「算了……我进去了,掰。」
「嗯,掰啦,小猪。」
……程诗妤无奈地垂下头,她刚刚还是不该希望魏劭亘嘴巴坏一点好的。

「说!为什么翘课?」
教官的眼神很是严肃,一副像是要杀人的样子,即便是迟到大王的程诗妤都没见过教官这么生气的模样,看得她的子宫又一次疼了起来。
「对、对不起……」程诗妤被教官的威吓吓得怯弱地低头,瞥了一眼身旁的魏劭亘却像是老神在在无所谓的样子。
「教官,是我带她翘课的,你就罚我吧。」
「谁准你说话了,我先问她呢。」教官瞪了魏劭亘一眼,「喏,那你说为什么带程诗妤翘课?」
「没为什么。」
「没为什么?」
「嗯。」
「没为什么那你们干嘛翘课?」
他先是沉默静静地注视着教官,然后才又开口说:「那罚我吧,反正她是被我逼迫着一起翘课的,教官你就先放她回去吧,她身体不太舒服。」
看着他如此淡定的神情,程诗妤不禁倒抽一口气,他是哪里来的勇气敢对这么生气的教官用这种态度说话?
接着,程诗妤开始怀疑眼前这个人真的是魏劭亘吗?他刚刚似乎是想帮她脱困?
虽然说程诗妤确实也是被他逼迫着一起翘课的没错,但魏劭亘居然会突然对他这么好心?他……这个人也太难捉摸了吧?一下子对她很坏,一下子又蓦地对她很好,搞得她的心情都跟着七上八下,乱糟糟的。
尤其是昨天。
她后来越想越不对,帮她买衣服、查生理期要注意的事情、还帮她买红豆汤,他帮她做的这一切根本一点都不像是魏劭亘的作风啊。
难不成是因为魏劭亘真的对自己动心了吧?

Four、微加幸福。(5) 「想英雄救美是吧,好,教官成全你。」语毕教官对着程诗妤说:「程诗妤妳可以先回教室了。」
「可是……」程诗妤将视线盯着魏劭亘,但他却什么表情也没有一样双眼无神地看着前方。
「别看了,赶快回教室去。」
于是程诗妤只好乖乖地离开教官室,回到教室里。
而毫不意外地一回到教室,班上同学便立刻蜂拥而上,纷纷问了程诗妤昨天跟魏劭亘跑去了哪里,该不会是去约会吧之类的。
但她没有搭理他们任何一个,就连宋梓宁跟庄子晏也没有,只是默默地坐在座位上发呆,而他们一群人便也这样自讨没趣的一哄而散。
:「欸,你们昨天到底去哪啊?教官昨天整个大发飙耶,啊妳爸昨天没说什么?」
:「我姨妈来,去医院^_^」
:「……那妳干嘛不请假?」
:「你管我。」
:「那我总可以管妳上次骗我教官说要跟考虑跟我交往的事情了吧?」
:「都多久以前的事情了,能不能别这么小家子气啊,先生?」
:「你这样我怎么放心把我家小宁的手交给你呢?」
:「算了,不说了,就只知道威胁人。」庄子妟丢完这最后一句话便把手机扔进抽屉里上课。
见状,程诗妤便也把手机放回口袋,心神有些缥缈地听着台上老师讲课。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课,程诗妤便立刻一溜烟跑到了魏劭亘班上想问他刚刚教官都和他说了些什么,但却只见桌椅上空空如也,缺了主人的座位看起来有些孤零零的。
「妳来干嘛?」一个魏劭亘班上的女生语气有些冲的对着她问。
「没、没事,就只是想知道他从教官室回来了吗?」
「妳还好意思问啊?要不是妳我们劭亘哪还有需要受罚,你们两个昨天到底是跑去哪了?妳这样诱拐我们劭亘,还带他做出翘课这种事妳都不会良心不安吗?」
程诗妤感到有些冤枉,这个女的口中说的事情可都是魏劭亘做出来的,与她无关啊……可是她又不可能这样告诉她,肯定会被曲解成是程诗妤在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什么的。
「我、我还有事,先走了。」程诗妤有些结巴,回答完后便快速旋身想回到教室避免惹祸上身。
「妳想去哪?都没解释清楚就想跑?」
「她没必要跟妳解释吧?这位同学。」
程诗妤正想回答什么,但突然出现在身后的钟家煜替她把话都说完了,便拽着她离开。

倚靠着顶楼的围栏,钟家煜瞥向站在一旁有些惊魂未定的程诗妤,「刚刚干嘛一脸害怕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妳。」
「你也是要来问我昨天跟魏劭亘去了哪里的吗?」
钟家煜微微愣住后摇头,「不是。」他望着天际线语调轻柔地说:「妳……是不是心情不好?」
这是程诗妤今天听见的第一个不是关于她跟魏劭亘昨天去了哪里的问题,所以当听见这个问题的时候她还有些错愕,但很快就有些感激钟家煜的贴心。
果然,钟家煜这个人是个值得深交的好朋友呢,跟魏劭亘那种只会让她不开心,一颗心整天七上八下的家伙相比,钟家煜温柔体贴多了。
「这个嘛……」程诗妤抓抓头,「该怎么说呢,应该算是吧,就是觉得有点……嗯……」
「烦?」
「嗯!对!就是烦!」程诗妤猛点头,「因为走到哪大家都是想问我翘课的事情,所以觉得好烦。而且比起这个也还有件事情让我特别摸不着头绪……」
「哦,没想到也会有让我们成绩总是在全校前三名的校花摸不着头绪的事情啊?」
「当然有啊……」程诗妤撑着下巴回应,然后突地想到,「对了!我可以问你!」
钟家煜浅浅的笑眼睛瞇成一条好看的弧形,「嗯?妳要问什么?」
「如果一个男生,对一个女生一下很好一下很坏,到底是为什么?」
闻言,他收起笑抿抿唇,静默了几秒后眼神有些飘然地回,「妳说的这个人是魏劭亘吧?」
「呵呵,对、对啊……」程诗妤尴尬地玩弄着头髮,「你不要跟别人说喔!我是因为真的很不知道到底他为什么会这样,所以才会问你的!」
不知道该怎么说美女被插 乖把腿抬高点在进深点我的冷艳 情感 第1张,程诗妤总觉得钟家煜这个人应该是挺能保守秘密的。或许是因为他给人的感觉总是带点神秘及距离感吧?就会让人觉得就算把藏在心底的祕密告诉他,他也不会把这些事情告诉其他人。
接着,钟家煜看了看程诗妤,眼光倏地又回到刚刚的温和,「他喜欢妳。」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第一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7776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