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血液呈什么性 嗯太深了啊边走边动

第六章-7 亏他号称是少女梦寐以求当红乐团的指标人物。
汪敏赫没想到自己这么不了解女人,他长这么大竟然从没发现女装楼层有这么多学问啊?
有森林系女孩看起来舒服自然的专柜、芭比名媛风看起还很粉嫩华丽的专柜、日系OL风格看起来很精明干练的专柜、也有夜店风狂野、萤光彩度的专柜。
「莉露,想买什么就买吧。」他像施恩般轻轻摆手,满不在乎的说。眼前这些衣服都漂亮的怦然心动啊,应该没有女生能抗拒吧?
姚心瑀将帽T抽绳拉的老紧,也跟着戴上大眼镜,唯恐在百货公司露出一丁点破绽,「不用啦,我回家一趟,把衣服带过来就好啦。」
「难得出门逛街,我叫你买就买,别那么小家子气。」汪敏赫不接受她回决。
拜託,多少粉丝光在演唱会上接到他丢的萤光棒都开心到几乎疯了,难得他善心大发想送礼给首席粉丝,这小妮子竟然不知好歹?
也不想想自己平常穿的是什么衣服,光靠T恤、牛仔裤就想大明星走在一起,这成何体统啊!
「那好吧,那我就买件牛仔裤好了,平常穿的那件前两天摔跤有点破了。」姚心瑀鼓起香腮,答应的勉为其难。
##$%^&&&……
「买什么牛仔裤啦。」
「不买牛仔裤要买什么?真的需要的又不准人家买,那乾脆你喜欢什么就买什么吧。」搞不懂老闆执拗的姚心瑀被惹毛了,她双手环胸,快速略过专柜连看也不看一眼。
「是不是最近我对你太好,所以你皮痒了?」虽然脸上挂着伪装大眼镜还是不难看出汪敏赫紧拢眉心,那帅气的眼里好似还跳窜着点点火星,「竟然敢顶嘴!」
「我、我哪敢啊,老闆别误会喔!」姚心瑀识相的瞅了一眼。
啧啧,虽然明白老闆喜怒无常又任性幼稚,但难得两人相融洽,千万别随便触怒他啊,否则倒楣的还是自己。
「是吗?」脑子飞快转着,他瞇起细长眼睛,好像有点什么恶搞趣味快速闪灭,快的教人来不及捕捉,「所以你意思是,不管我买什么你都会穿吧?」
「是啊!」不知大祸已至的姚心瑀,天真答应。
紧接着,汪敏赫双手环胸穿梭在一个个专柜之中,终于在一个充满梦幻童话的公主专柜前露出窃笑,诡异的停下脚步。
粉嫩甜美的粉红色、数不清楚的蕾丝、缎带和蝴蝶结。
天啊,好可怕,该不会是想买这种衣服给她吧?
「喔老闆,我突然想到除了牛仔裤还想买什么了,要买T恤、睡衣,走啦走啦,时间不多耶。」微弱的声音颤抖着,姚心瑀故作镇定想逃,身后衣领却被大掌一把抓住。
「那些东西等下再买吧,我正好看见很适合你的衣服耶,进来吧。」邪恶大魔王歪着嘴角露出一颗小虎牙,满度子坏水的模样,有点让人胆寒啊。
「哪有适合,一点也不适合啊。」
「你刚刚不是信誓旦旦,我买什么你都穿?」
「刚刚是刚刚,我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卑鄙,全身穿成粉红色让我怎么出门见人啊!」小脸因为发窘,热气翻腾,显的红扑扑的。「哼,真想整人的话乾脆在我头上打上缎带算了!」
「喔,你提议很好喔,等下我顺便请柜姐帮你配个大蝴蝶结髮饰!」
「天啊,老闆你饶了我吧!我的手很痛耶,没办法换这种複杂的衣服啦!」
「别担心,我请柜姐小心的帮你换。」揪着另外一只健康的手臂,他硬把姚心瑀连拖带推抓进粉红梦幻专柜里。
「欢迎光临,先生帮女朋友买衣服吗?」梦幻柜姐笑容果然也很梦幻,「有没有喜欢什么款式,需要我帮忙介绍吗?」
「请帮我找找适合这家伙的洋装,花越多越好、蕾丝越多越好、还有,蝴蝶结也越多越好。」汪敏赫难得轻鬆逛街乐歪了,对柜姐称呼姚心瑀为”女朋友”充耳不闻,一点也不介意。
「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跟你顶嘴了。」姚心瑀推了推脸上大眼镜、头皮发麻,不敢想像自己穿上那套洋装的模样。
「现在讨饶有用吗?刚刚好像听见有人骂我卑鄙?」汪敏赫贴在她身边,从身后推了一把,报仇的意味浓厚。「喔,柜姐选好了!哇,好可爱的洋装啊,快去换吧!」
「你还算是TNW的人气指标吗?行事这么不光明磊落!卑鄙、幼稚、人格偏差,还爱记仇!」她唠叨碎唸兼腹诽,仍然无法挽回颓势。
这柜姐是新来的吧!
竟然不知她姚心瑀何许人也,还助纣为虐听从大魔王指示。
很好,你死定了,下次来百货别让我看见你!
「先生,我们换好啰!」柜姐浑然不觉背后被人插上三把关刀,打开更衣间的门后还得意的炫耀自己作品,「哇,你女朋友真的很可爱呢,好适合我们家粉红色的梦幻风格喔,这洋装简直是为她量身订做,完全就是童话故事里的公主啊!」
「哈哈哈,不知道她本人觉得适不适合耶?」汪敏赫怀着恶意嘲笑,不经意看了因为不习惯被打扮,紧咬着下唇的小人一眼。
虽然莉露面露窘迫的把戏,之前在婚纱公司换装那次已经玩过,不过现在情况不同以往,周围没人他可以更疯狂嘲弄,真是太有趣了!
「……那个,我,」被眼前两人眼光轮番夹击,姚心瑀窘迫的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讲不出,「我可以把洋装换下来了吗?」
邪恶大魔王怎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威胁小人的证据,他掏出一早就预备好的手机镜头,快速的喀嚓一声,「你穿这套衣服的样子还真像无嘴猫啊。」
「你真的太卑鄙了,竟然还偷拍照!」姚心瑀羞恼到快炸了,「警告你别给我上传FB喔!」
「看你表现啰。」大魔王一脸无关紧要。
柜姐见两人斗嘴的紧,难耐好奇的问:「什么是无嘴猫啊?」
「无嘴猫就是Hello kitty。」
唔,好怪,好奇异的感觉。
看着眼前红扑扑的小脸蛋,充满羞怯光泽,隐然在漫天飞舞中不经意被勾起了兴味,好像有什么在心里萌了芽,汪敏赫又一次感觉到小人给他施下不受控制的魔法,心里有种软绵绵的浮躁悸动。
「怎么样呢,先生喜欢吗?」柜姐出声打断两人间诡异对视。
「当然买啊。」汪敏赫从皮夹里掏出信用卡,古古怪怪的结了帐。
离开梦幻专柜总算能正常呼吸了,姚心瑀一路随性走着逛着,指着前方牛仔服饰的专柜,突然停了下来,小脸显的很兴奋。
「老闆,这里有你的人形看板耶,哇,跟真人比例一样耶,」姚心瑀欢乐的上前勾肩搭背,「我们就在这里买牛仔裤吧!」
「为什么不多看几家?」
「不用啦,如果你代言的厂商业绩好,明年续约的价码才高啊,这也可以间接帮你维持人气偶像的气势啊!」
「是喔,感谢首席粉丝爱护偶像的心意耶!」
「哪里哪里,这是首席粉丝应该做的。」来到一般装扮的专柜,姚心瑀显然自在许多,也主动拿起T恤笔划着。
「小姐真有眼光欸,您手上这款长版T恤,正是我们公司为了特别回馈歌迷而设计的女装呢,粉红色配上豹纹爱心很可爱吧,客人都说穿上它,好像被敏赫的温暖臂弯包围着,很幸福呢!」柜姐殷勤的招呼着。
敏赫温暖的臂弯?
姚心瑀想像着画面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好恐怖。
「这里还有情侣款的男装T恤喔,是天空蓝配上豹纹爱心呢,我们这几款牛仔裤和T恤反应都很好喔,我顺便拿男生的Size给先生看好吗?」
「他不用啦,请拿我的size就好。」想必宿舍里有成堆代言厂商送的衣服吧,老闆哪需要花钱自己买啊。
「没关係啦,就请柜姐男装女装各拿一套吧。」大黑框眼镜后面的眼睛看不出情绪,只见汪敏赫再度掏出信用卡,「也买的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
两人悠闲走着,原本汪敏赫心情颇为愉悦,却在看见前方几个专柜远的陌生人后瞬间敛了脸色,「莉露,快走。」
没多作解释,他反射性擒起藕臂,拉着她闪入专柜的商品货架里。
「怎么了?」姚心瑀娇小身躯完整被覆盖在汪敏赫身下。
相互凝视,沉默的气氛中流转着鼓涨的暧昧分子,来来回回不停激荡,她直觉想起柜姐刚刚说过汪敏赫温暖的臂弯,心里莫名荡起涟漪来。
「看见那个戴眼镜的胖男人吧,他是我们公司敌对的狗仔杂誌头头。」汪敏赫伸手抵在她的唇瓣前,看着前方一脸不屑。「他是挖粪的,专门喜欢无中生有,製造一些TNW的假新闻。」
姚心瑀偷偷探出小脑袋,想瞧清楚是谁让汪敏赫恨的牙痒痒的,却在看人的血液呈什么性 嗯太深了啊边走边动 情感 第1张清楚陌生人容貌后瞬间刷白了脸色。
是老白。
汪敏赫讨厌的人,是老白。

第六章-8 新专辑收歌作业如火如荼进行着,安雅、汪敏和和琛哥,三人齐聚录音室马拉松式筛选着纷涌而至的demo,但就算刻意戴上防闪光墨镜,琛哥还是无法忽视安雅讨好的依偎在汪敏赫身边,那满脸愉悦的表情。
「怎么样,我的眼光很準吧?最近日韩流行乐很多都採这种模式,简单、朗朗上口的副歌先上,抒情旋律配上好词重新编曲过也没这么芭乐了吧?」她俏皮笑着,就像讨糖吃的小女孩,想从爱人口中得到讚赏。
「我好像非感谢安雅製作的坚持己见不可啊?」汪敏赫调整着控制板,微微扬起嘴角,彷彿刺激了以前念书时你来我往的回忆。
「感谢的时候直接说感谢,喜欢的时候直接说喜欢,难过的时候直接说难过该有多好,你啊,就是这样没有办法坦率表达心情……」安雅拐弯抹角的试探着。
两人朝着共同目标努力,安雅不时对汪敏赫开怀大笑,就连身为命运命运共同体的琛哥都意识到自己的格格不入,有种被排挤的感觉。
眼看时钟指针默默过了十二点、午后一点,那有情饮水饱的两人还继续奋战,就算琛哥再怎么不服输,肚子还是不争气的咕噜起来,「敏赫,休息一下吧?」
汪敏赫抬头看了一眼墙壁,「都这么晚啦?琛哥想吃什么我去买吧?」
安雅一脸不解,「心瑀不过来吗?」
「对欸?」不提倒没注意,琛哥正期待见到那活力充沛的小家伙哩。
「这两天我交代她留在宿舍整理旧乐谱,不会过来了……」面对两人疑问,不知如何解释的汪敏赫不自觉说起谎。
「那我去买午餐吧,你们想吃什么呢?」安雅浑身散发恋爱中人事必躬亲的坚强光辉,刻意想在爱人面前表现。
「你做主吧。」琛哥敷衍说着,迫不及待将安雅从眼前驱离,再不这么做,他怕眼睛快被闪瞎了。
待安雅拎着钱包走远后,琛哥盯着徒弟颇有微词,「欸汪敏赫,你到底是在恋爱还是工作啊!安雅真的有办法判断适合的Demo吗,我看她一整早就顾着讨好你嘛!」
「大部分Demo不是都满好沟通的吗?只有其中二三首她宁愿重新编曲也坚持非入选不可啊,」汪敏赫帮忙缓颊,「还有,那些Demo不是当初琛哥你同意过的吗,现在怎么反悔了?」
「哎唷,你这小子竟然胳臂往外弯,」琛哥作势要捶他,「看你在她面前小心翼翼的,以为我没发现你刚刚说谎吗!」
「哪有。」
「怎样,怕情人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吗,连小助理去哪都不敢说。」琛哥一则好奇,一则也关心。
汪敏赫用眼神确认过男人和男人间”绝对保守秘密”的默契后,方才慢条斯理掀唇:「她前两天出车祸手有点骨折,我让她暂时住在宿舍休养啦!」
「什么!」琛哥脸色瞬间灰惨,反应剧烈彷如核爆,「你和她什么关係,怎么能让她住宿舍呢?」
在这个世界上连亲爹都靠不住的生物就是男人啊,无论白天再凛直不阿的人,一看见月光都有可能变身狼人,更何况眼前还是如花似玉的天真小姑娘?
「不然你让我怎么办,她是因为我才受伤的,都已经知道她家里没人照顾她,我怎么视而不见!」汪敏赫一脸奇怪的对上暴跳面容,「琛哥你反应干嘛这么大!」
$%^&**(……
这时凑巧安雅买回午餐,琛哥只好暂时忍住伸手掐死祸害的冲动,「总之记好你身份,别做出让大家都困扰的事情!」
哼哼,可恶的汪敏赫,你最好连一丁点遐想、邪念都不要有,如果你敢对姚心瑀出手、如果你敢脚踏两条船让她伤心,如果、如果……
天呀,人生在世活了四十几年,潇洒如他,怎么会突然患上患得患失的爸爸病啊?
「你俩刚刚聊什么啊,怎么表情都这么古怪?」安雅将食物一份份整理好放在桌上,「对了敏赫,晚上陪我去吃饭好吗,今天特别想去一个地方呢!」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第一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2938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