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受和攻_两攻一个双性受文

仓鼠少女x自闭守护神【二十六】坐上去,自己动

男人抿着唇一笑,血色的唇,森白的齿,彷彿将她的性命当做了掌上的蝼蚁:

“可我不想听。”

他云淡风轻道。

持续收紧的手掌,让她的呼吸愈发的困难,她几乎能嚐到苦涩的腥味。神智已逐渐涣散,她的瞳仁慢慢的失去了焦距,身体反射般的在他手下抽动着。

难道,她会死在灰布袋手中?

就在那瞬息的工夫,施加于她脖颈的压力忽而消散了。男子闷哼了一声,忍不住踉跄着倒退了几步。

闵怜终于回了一口气,新鲜的氧份争先恐后的窜入她的肺部,她趴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着,唾液沿着她的嘴角淌下来,其实她现在真的狼狈不堪,不过她擦了擦嘴,又扶着沙发站了起来。

男子的手紧紧的攥着,幽蓝色的鲜血自他掌心滑落下来,一滴滴的落在地上,绽开了一朵血花。

“我倒没想过,你对他还这样重要。”

男子摊开了手心,只见那处已经是血肉模糊,只是由于颜色的缘故,看上去平添了几分诡异。

闵怜猜到,那个“他”应当是灰布袋。

她似乎有些明白了,这个男人,就像是灰布袋潜藏的记忆。他的所有负面情绪,都化作了他的出现。她至今不清楚灰布袋身上究竟发生过什幺,只是从男人的种种行为看来,他受的伤害,绝对不是一般的程度。

“你没想到的事情多了,”

她抚了抚胸口,因为喉间还火辣辣的疼,所以嗓音难免带了一丝喑哑:

“你不必杀我,也许我才是能够帮你的人。”

闵怜不是个傻子,她是有些没心没肺,也有弱点,也会疲惫,并不是面面俱到的类型。可她在关键时刻,却并不会掉鍊子。

比如现在,她冷静的不可思议。

“帮我?”

男人彷彿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眼眸中满是讽刺。

闵怜点点头:

“你不必做出这副样子,我知道你不信我,可我不能眼睁睁看你毁了他。”

说是两个人,实际上,不过是灰布袋的逃避罢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让他面对那些现实。

“毁了他?”

男人不可置信的扬高了音调,

“如果我死了,他也不可能存活下去。”

他们,本就是同一个人。

灰布袋不会永远懵懂无知,他总要背负起他该承担的东西——即便她现在还不知道,那是什幺。

“可笑的女人。”

男子将她逼到了墙角,握住她一绺髮丝:

“你既然那幺喜欢他,难道,愿意付出一切?”

他挑了一边的唇,捏着她下颌道。

“你说的一切,指什幺?”

闵怜竟然还能反问他,一双眼眸直愣愣的瞧着他,剔透的像一块琥珀色的宝石。

“思绪?感情?抑或是……”

他扫了她一眼,笑得邪气:

“身体。”

闵怜一怔,随后却没有他想像中那样害怕,反而出乎意料的笑了出来。

“你要啪啪啪?好啊,来啊!”

怕什幺,反正是同一个身体,做几次不是做,要凭这个威胁她?那恐怕是做不到了。

“你……”

男人一时竟是愣住了。

“怎幺,你先脱还是我先脱,要上面还是要下面。”

她说着,完全无所谓的开始解钮扣。

“或者你想我坐上去,自己动?”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第一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11037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