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奥斯卡(6) 啊就是那里快嗯别停

一OO、我不能没有妳/你(15) 『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你还不知道吗?呵呵!』
『放了她,她与此事无关。』
『可她是你软肋。』
『在这个世界上我唯一的软肋已经死了,你再抓谁都没用。』他知道他故意要伤他最在乎的人来让他求饶,刻意这么说道。
『喔?是吗?』电话那头传来女人惨叫的声音,余楠听得出来那是沈星。
『你做什么?』余楠抑制住自己快要吼叫出声的喉咙,刻意压低声音说。
『既然她不是你的要害,我做什么你又何必在乎?』他笑得张狂。
后来他转头对着沈星说:「听见没有?他说妳不重要。」
『喔!对了!我刚刚听尊夫人说她肚子里有余家的孽种了,真是可喜可贺,天助我也啊!哈哈哈!你不要这女人,难道也不要她肚子里的孩子?』
『你到底想怎样?』
『听说你要追杀我?我当然不能坐以待毙,先发制人懂不懂?』
『你放了她,以前的事一笔勾销。』
『叫我怎么相信你呢?你可是恨我入骨。』对方嘻笑着说。
『我给你一笔钱让你逃到天涯海角,我若再找你,我不得好死。』
『怎么个不得好死法?』
『我一向说到做到,你应该相信我。』
『走之前我要三百万美金。把钱準备好,我会再联络你。嘻嘻。』话一说完电话立刻被挂断。
余楠赶紧冲进大厅,死死抓住朋友的领口,克制不了自己的盛怒,以严肃又狠绝的口吻要求他:「就算翻遍整个岛也要把林祥给我找出来!」
他立刻打了电话调人过来查,还动用当地的关係,以最迅速的时间掘地三尺,要找出林祥。
这个人丧心病狂,当初在他面前杀死他手无寸铁的柔弱母亲,他怕旧事重演,一切都来不及挽回,麦可发现他用颤抖的手在点菸,呼吸有些急促,他知道自己说再多安慰的话也无济于事,只是安静地坐在旁边,看着他。
余楠一边交代身边的人此事要秘密进行,千万不能被林祥发现他在找他,否则可能对沈星不利。
敌暗我明,又要悄悄地找,当然没那么快能找到,余楠彻夜未眠,手机随时在旁边充着电,突然一声铃响,他立刻接起电话,他知道这无号码的来电一定是他。
『我已经听说你在找我?为什么要这么急着找我呢?我说过会自己跟你联络。』
『……』余楠纳闷,他怎么会知道,难道这里有内鬼?
『为了惩罚你找我,明天早上我给你寄个东西过去,等着。』他冷冷说完,就挂掉电话。
余楠竟然突然感到害怕,他到底要寄什么给他?他不愿意往最坏的地方想。
抽了一整晚的菸,他的眼眶有深深的黑印,看起来一夜就消瘦憔悴不少,他下令停止任何寻找沈星的行动,他知道他这么做,林祥会知道。私底下再派他在A城的贴身保镳偷偷去找。

楔子 六月
威斯顿酒店宴会厅入口一早被闻风而至卡位的电视台、平面媒体记者和粉丝们挤的水洩不通。
临时举办的道歉记者会让所有人措手不及,场外有电视台临时调来的SNG转播车,正準备在新闻中随时插拨记者会快讯。
身为台湾的首席型男摇滚乐团,TNW向来是台湾之光,不但深具风格的魅力席捲亚洲、更是青少年间学习模仿的对象,此次却出人意料和狗仔记者发生流血冲突事件。
风暴会比照韩流天团团员酒驾事件还是日本天团团员醉后裸奔事件延烧,全国观众都很关注。
眼前受创的团体形象如何弥补,考验着唱片公司先艺娱乐和TNW的应变能力。
宴会厅褪去平日华丽的布置,舞台桌上的桌子只铺着白缎桌布和桌花,萧瑟的等着经纪人和TNW团员登台。
「百忙之中叨扰各位记者先进及支持TNW的粉丝们前来,相信各位在记者会前,都接过冲突事件的各种传言,今天的记者会,就是为了对事件作诚恳道歉,并且诚实的还原真相。那么,就请TNW团员亲自说明吧。」先艺的头牌经纪人小凤表情严肃,向台后方的工作人员示意。
工作人员拿着对讲机通话,不一会儿布幔被拨开,尽职的宣传们上前挡在蜂拥而上的记者群面前为TNW杀出血路,现场立刻发出一阵阵快门的卡擦声。
队长兼主唱锺炫、吉他手敏赫、BASS手启基和鼓手贝伦,各个身着正式黑西装、神色凝重的上台定位,首先由锺炫起身。
「各位记者朋友和歌迷们大家好,首先,我以队长身份代表团员对冲突事件道歉,身为公众人物的我们,给大众作了错误示範,让各位失望,再次诚心致歉。」锺炫沉着大气的领导着众人目光,团员们听到他话的段落,也跟着起身鞠躬。
记者间陆续提了几个问题,锺炫都照本、慎重的回答了。
「我想请教敏赫,杂誌照片拍到最清楚的就是你揪住记者衣领的画面,当日究竟为什么原因导致和记者冲突?」
收起平常面对粉丝漫不经心的酷帅模样,敏赫深吸一口气调整呼吸,也严肃的举起麦克风。
「当日我们和同行友人聚会结束从酒吧出来,遇到狗仔记者强行拍照,于是我在理论失败后和记者发生了抢夺相机的动作。」
「再请问锺炫,敏赫和狗仔发生冲突,是为了保护同行友人吗?可以透露友人身份吗?」
「抱歉,因为同行友人不是圈内人,为了保护隐私我们不便透露。但整起冲突事件确实是狗仔记者漠视我们出言阻止,仍强行拍照,双方都有责任,关于TNW个资保护主张和记者受伤的损害赔偿,我们将委由公司律师全权处理,恳请各位再给TNW一次机会。」
只见台下一名记者不知道是否本次事件的当事者杂誌社派来的,好像很不满意记者会的风平浪静似、迫不及待的拿过工作人员手中麦克风,尖锐的提问:
「全体团员打架兹事体大,请问队长如何对冲突事件负责呢?」
锺炫欲举起麦克风。
敏赫却轻轻按下那只手,给了全民奥斯卡(6) 啊就是那里快嗯别停 情感 第1张个只有团员间才能意会的眼神,然后又从容的举起麦克风。
「受挑衅后动手是引发事件的主因,对社会作出负面示範难辞其咎,我深感歉意,因此,我决定负起本次事件的全部责任—自请处分暂停TNW的团体活动,退出TNW国外进修和商演的半年行程。」
「怎么可以!冲突事件是因为狗仔太过分,不完全是敏赫王子的错吧,为什么要为了狗仔退出TNW活动呢?」
记者会现场一片譁然。
焦点全聚集在对汪敏赫的自请处分上,心急歌迷不断吶喊,引来一阵阵高分贝的声援鼓譟,几乎掀翻了会场屋顶。
怎么可以!
为什么先艺要给敏赫王子这么严厉的冷冻处分!
架是大家一起打的,为什么只处分敏赫王子一个,既不能参加出国进修、也无法参加海外商演,太夸张了吧?
呜呜,敏赫王子好可怜,他虽然有些率性,但绝对不可能主动动手啊,这全都是狗仔记者挑衅才惹来的灾祸!
「暂时停止团体活动到什么时候?」
「我们会不停去唱片公司官网留言,直到公司把敏赫王子解禁为止的,呜呜。」死忠的歌迷极度不捨,高分贝吶喊,有人甚至哭了,场面一度混乱。
此时敏赫再次直起麦克风,环视四周和歌迷用眼神交流,并以坚定的语气承诺:
「我会记取本次教训并视为人生的沉潜,暂时停止团体活动直到我对失误有更深刻的领悟为止,请各位歌迷朋友体谅并支持我深思后的决定,并期待能在未来让大家看到崭新出发的我!」
最后队长锺炫带领团员深深一鞠躬,当成短短10几分钟道歉记者会的结束。
歌迷们为了偶像抱屈不捨,也只能默默的接受了偶像的决定。
另一方面,精明的记者们关注的则是,过了记者会这一刻,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汪敏赫,声势会从TNW时期的颠峰向上攀升或向下沉沦?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第一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2910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