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我肉缝吸我水 我是女生却沉迷GV

选择 4-8 回到教室上课,这堂课是化学,一堂令人枯燥又乏味的课程,放眼望去,大多数人已经选择放弃,直接趴倒在桌子上,还不忘用书本掩护。
而下课回来,我的桌上就多了一本粉红色笔记本,上面附带一张小纸条。
『笔记就拜託妳了!』
我将纸条放进抽屉,翻开全新的横行式笔记本,动作有些犹豫。
……算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熟悉的拿出铅笔盒里各种颜色原子笔,一一排列在桌上,以备不时之需。
很久没做笔记,还不知道能不能完整的归纳好。
接着,我拔出笔盖,缓而俐落地伏案写了起来。

放学。
「苡娴,那么我先走啰!」方芷羽知道我今天必须赶去打工,所以打算只身前往医院探望凌浩轩,而这时候的她总是难掩脸上的雀跃兴奋。
「嗯。」我看着她把今天上课的精华笔记收进书包里。
「真的很谢谢妳。」忽然,她走上前紧紧抱住我一下,接着像是偷吃糖的孩子跑掉。
我愣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浅浅一笑,眼里闪烁点点星光。
这时的方芷羽脚步匆忙,一边从书包拿出手机,一边往前奔跑,没想到背带一滑,手也没有抓好,书包掉落在地上,里面的杂物散落一地,考试卷、纸张更是随风飘舞。
「啊……」她发出懊恼的叹息,蹲下身在校门口开始收拾残局。
好巧不巧,一张图画纸飞扬到另外一个人脚边,随后五根温润如玉的洁白手指缓缓拾起它,方芷羽就这么呆愣愣的顺着那修长的手往上看,但见到来者的面容时,她的小脸瞬间吓傻。
「这是妳的?」夏书宇微挑眉梢,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女孩苍白的脸庞,「我长得没这么可怕吧?」
「对、对不起!」方芷羽立马收回神智,慌乱的把地上的东西全部抱在胸前,站起身子畏惧的望着他。
夏书宇忍不住苦笑,原本就想这么将手中的图画纸还给她,然后继续等待要和他一起去打工的我,然而一双好看的丹凤眼在接触到纸上的图案舔我肉缝吸我水 我是女生却沉迷GV 情感 第1张后,俊容神色微变。
「这是妳画的?」剑眉更是皱在一起。
方芷羽瞥见夏书宇手上的图案正是我画给他们家店里的logo,赶紧摇头:「不,是我朋友画的。」
「妳朋友叫什么名字?」夏书宇的嗓音微低半分。
「呃,我……」
「宋苡娴?」
「你怎么知道?」方芷羽惊讶地脱口而出,随后又迅速闭上嘴巴,却是来不及将那句话收回去。
「我为什么会知道……」夏书宇双眼有些无神的低喃,视线却是离不开手上的画作,「因为她在她画的作品右下角,都会再补画上一根棒棒糖。」
「棒棒糖?」方芷羽疑惑的靠近一看,「真的耶,我现在才发现。」那张图画纸的右下角,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落上有着一支棒棒糖。
「她帮妳画的?」夏书宇打量方芷羽的眼神更犀利了,好像要贯穿她整个人一样。
「呃,对……」后者缩缩脖子,不敢对上那锐利的目光,「那个,可以还我了吗……?」方芷羽不想再和这么危险的人聊天,一只小手摊开掌心在他面前,伸手跟他要画。
「嗯,抱歉。」夏书宇面无表情的将画还给方芷羽,接着目送她惊慌离去的背影。
「没想到,她还会再画画……」他低磁的呢喃消散在火红色的余晖里。
「你怎么又在这里?」一个冷酷的女声打断他深远的思想。
「噢,妳来了。」夏书宇转身见到我,眼神霎那间柔和下来,而我也没注意到他的转变。
「真稀奇,你的身边竟然没有苍蝇围绕。」我绕过他身旁走出校门,语气里藏着戏谑,指的当然是平常那些追逐花蜜的雌蝴蝶。
「妳在暗讽我是粪吗?」夏书宇哭笑不得的跟上我的脚步。
「我可没说。」我瞟他一眼,双唇不自觉上扬。
「对了,所以这礼拜日妳会来吧?」
我微怔,这才赫然想起他上次的邀约。
「我已经在餐厅订好位置了。」夏书宇见我神色犹豫,跟着微微紧张起来。
「订位?你是去订哪家五星级的餐厅吗?」我笑中带涩。
结果这位大少爷还是一样不知人间疾苦。
「才没有。」夏书宇无奈的叹口气,眼底闪过一抹不甘心,「我已经知道钱有多难赚了,不会随便开销。」
我愕然的仰望他被夕阳染红的脸庞,精緻的五官流露出一点淡淡的温暖,不禁教人失了神。
「我去订了是一家很有人气的小餐馆,因为很热门,我几乎是在上个礼拜就已经打电话过去了。」
「上个礼拜。」我低低惊呼,有些哭笑不得,「夏少爷,我可不记得你上个礼拜就已经邀请我,而且我还没答应吧?」
「我不管,妳想害我被餐馆的人责骂吗?」他很自然的用手肘顶我的肩膀,看起来很理所当然,但这个举动却让我僵住。
「是还蛮乐意的。」我轻语。
「什么?」
「没什么。」我乾笑两声,赶紧摇头。
夏书宇突然安静下来,一双迷人的丹凤眼倒映着火红色的余晖紧紧锁住我,而我也在那深远的眸子里见到自己的身影。
「妳好像不一样了。」他几乎是低喃。
我被他这句话弄得一愣一愣。
「妳第一次来到我们家的时候,一直都是安安静静的,很乖巧、很听话,像个……」夏书宇顿了顿,「傀儡娃娃。」

选择 4-9 我心头微涩,默不作声。
没想到夏书宇会在这种时候忽然忆起往事,况且那些过去对我们两个来说,都不是那么的愉快。
「我和妳相处这么多年,这是第二次见到妳活得这么轻鬆自由的模样。」他勾起一个很浅,却叫人沉醉的笑容。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我垂下眼帘,面无表情。
「没什么,只是有点在意这次又是谁让妳改变的。」夏书宇的眼神突然哀伤起来,「上次是晓凡,这次……」
当这个名字从夏书宇的口中说出来时,感觉好像有什么尖锐的利刃在剐我心头上的肉,一点一滴要把我体内所有鲜血榨乾。
「是妳帮忙画画的那个女生吗?」
我思考了好一会儿,脑海才浮现方芷羽灿烂的小脸,不禁惊讶的看着他。
「你怎么知道?」我惊呼。
「刚才等妳的时候,我遇见她了。」夏书宇并肩和我站在公车站牌,见老旧的巴士缓缓驶来,他伸出手示意公车停下。什么时候,一个连刷悠游卡都不会的少爷,也知道要怎么招呼公车了。
「你遇见她?」我危险的瞇起双眼,像只竖起全身毛髮的猫咪,警戒的打量他。
「别用那么可怕眼神看我。」夏书宇苦笑两声,迈步先踏上公车,而我跟在他后头刷卡上车,公车里的女生几乎是全部侧目过来,带着仰慕的目光,而前方的夏书宇也习以为常,毫不在乎。
「她的东西掉了,我帮她捡,意外看到妳的画。」他一脸无辜。
我微怔,讷讷的垂下脸庞。
是我误会了。
「不过妳到底跟她说我什么?」夏书宇挑起一边眉梢,「她见到我就像见到鬼似的,吓得不轻啊。」他肩膀微微颤动,低笑出声。
「噢。」我斜瞟他,眼里带着戏谑的笑意,忍俊不禁,「我跟他说你很色,只要是女人你都接受。」
「我哪有。」他忍不住为自己辩解,「宋苡娴,妳什么时候也学会描黑别人了?」
「反正她是相信我说的。」
「我的一世英名都被妳给毁了。」
「没有成一世臭名就还不错。」
「去妳的。」
「呵呵。」
公车缓缓沿着夕阳的身影行驶,踏着火红色的脚步踩在颠簸的路上,一步一步迈向目的地。
这时的方芷羽,兴奋的拿出书包中的笔记本,递给坐在病床上的凌浩轩,他穿着医院的白色病服,洁白的颜色衬托他温润的脸庞更加透明,将他骨子里隐隐约约的王者风範极力压抑,流露一种苍白的美感。
「这是今天上课的笔记。」
「谢谢。」凌浩轩伸手接过,手上的粉红色和身旁的白成强烈对比,他缓缓勾起一抹温柔的笑,也勾起了方芷羽心中的涟漪。
「不、不会。」方芷羽一张小脸红透半边,赶紧摇摇手。
凌浩轩低头翻阅,一行行娟秀工整的字迹跳入他的眼帘,不忘用不同颜色标记重点,其他老师额外补充的事项也都详细写在上头,可说是非常完整,单单一页就将所有精华浓缩在里头,不禁让凌浩轩一愣。
「这是妳的笔记本?」
「是我的没错啊。」方芷羽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不安的握住书包肩带,将它揉捏在手中。
「这笔记写得很……」凌浩轩顿了顿,「完美。」
「真的?你满意就好。」方芷羽紧张的心情瞬间放鬆下来,露出无害的笑容,「笔记本是我的没错,但里面的笔记不是我写的。」
凌浩轩抬起头来,疑惑的望着眼前的人。
「是苡娴。苡娴的字很漂亮吧。」她露出白齿一笑。
闻言,凌浩轩又垂下脸庞凝视手中的笔记本,像是在凝视什么珍贵的东西,薄博的唇边蕩漾似有若无的浅笑。
「她的功课一定很好。」
「咦,可是她上次段考的班排是全班倒数耶。」方芷羽眨眨无辜的双眼,小声地回答。
「不,光是看笔记就知道这样的功夫是长期累积下来的。」凌浩轩微瞇双眸,眼底闪过一丝情绪,最后又被沉静的漆黑给掩盖,「我随便说说的,不一定。」他微笑。
「喔……」方芷羽点点头,跟着若有所思起来,小脸映满暖色的余晖和困惑。
──
【广告show time】
最近夏夏开了一本新书(순_순)”
其实是想把那边变成聊天区(怒删)
有兴趣的人欢迎前往喔( ´∀`)σ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第一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3493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