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志很黄!的短篇小说_Gay文 H

第 210 章 超级细菌生命体

血红图腾卡在银蓝色护罩中央,没有掉落下来,但那可怕的杀气和外宇宙能量却透过细微的缝隙渗透进来,充斥在直径一丈的圆形防护罩内。

幻麒伸手抚上胸腔,停顿片刻,妖瞳缓缓张开,两道银蓝色痕迹出现在眼睑下方,一直蜿蜒到下颌,像泪痕。他低头静默地注视着满罩内的血肉碎片,浸染了殷红的发丝垂落鬓旁,湿漉漉的,发尾处有红色在一滴滴滚落。淋漓在身上的鲜血烫得肌肤发痛,独特的甘美清甜勾起他强烈的食欲。

纤细劲瘦的手指拾起跌落在腿上的一块鲜红皮肉,凑到唇边不断轻吻。小童,你该躲在一边的。外宇宙图腾能量坠开防护罩的刹那,最多也就是把我打回虚幻的念。你躲在一边,即使肉体被能量杀气裂损了,你的魂体却是完好的。你与冥古魔兽定下了契约,肉体是可以无限再生的。

「小童。」他轻唤着,将鲜红的皮肉轻轻贴在颊上摩挲。直接承受了图腾能量的你不要说肉体,连魂体都只剩下了一颗心脏。这一次,你是真的把心脏完完全全交给了我来保管。你害怕吗?害怕的话你就不该缠抱在我的头上,我的背上。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知道自己在你心裏的位置。

小童,我的小童,真庆倖你伤得太重,连意识都沈睡在心脏裏了。没关係的,待会儿我们一起回归虚无好不好?别怕呵,有小幻一直陪你。放在脸颊上摩挲的皮肉被慢慢送入淡蓝色嫩唇内咀嚼,华美的童顔浮起梦幻般的纯洁浅笑。小童,果然如利维坦所说,你的血肉美味得不可思议,带着甜蜜的味道。

「谁准你吃我的童宝宝的!」一道轻曼飘忽的恼怒声突然响起。飞溅了满防护罩的血肉内腾起一层濛濛的极淡的灰色,逐渐形成一个朦胧的人形影子,愤怒地飘移在幻麒面前。「就算童宝宝的肉体能无限再生也不行。」淡灰色人形雾体在满罩血肉中飘移,忽而又哀伤地呜咽起来,「呜呜,我的童宝宝,被撕裂得好碎。呜呜,童宝宝,痛不痛?我马上把你收集起来,让你再生的速度快一些。」

人形雾体在防护罩内胡乱飘动,每飘过一处,血肉便开始聚集,然而眨眼间又在满护罩的杀气中分散碎裂。它恼怒地飘回幻麒面前,哽咽地骂道:「死麒麟,还不快点把这些杀气驱逐出去。」

幻麒呆愣地看看这个突然冒出的只能勉强看出是个人形的东西好半天,空白的大脑才重新开始啓动。这家伙应该就是小童细胞内的诡异生命体吧?果然是把小童当做孩子一样护着,个性还极煞风景。他无奈地指指护罩顶上卡着的血红图腾,「要等涅世把那不属于婆娑宇宙的东西取出来才行。」

「你不会吃了它吗?」人形雾体很是埋怨。

「有本事你吃,本麒麟啃不动。」幻麒双手往外一摊,没好气地瞪它,这家伙不懂看眼色看脸色麽?没瞅见他正在伤心难过?他要是能吃,怎麽可能任由小童的肉体一块一块地躺着?

「喔。」人形雾体淡淡应了一声,薄雾般的淡灰色影子覆上了血红图腾。

幻麒瞠目结舌地看见血红图腾好似真的被什麽东西在啃噬一般,竟渐渐地缩小消融。

「你……是不属于婆娑宇宙的生物?!」他惊问。

「我是婆娑宇宙中一个全新的生命体,在接受了外宇宙图腾的强大能量后,才终于进化到能够暂时脱离童宝宝细胞的阶段。」人形雾体眨眼间便将血红图腾啃噬得一乾二净。

幻麒一边驱逐杀气,一边又问:「你究竟是什麽全新生命体?」

「超级细菌生命体。」人形雾体忙碌地收集着童话碎裂的血肉,「童宝宝重感冒那次産生的细菌体是我的原身。」

「我的涎液不是都消灭了吗?」幻麒很是不解,没道理啊,居然还有漏网之鱼。

「我是唯一一个变异体,不但适应了你的涎液,而且从涎液的能量中诞生出意识并飞速进化。估计这急速成长的意识与你们麒麟在原子细胞时就具备了成熟智慧有关。」

「小童是你的宿主,你不能喊她童宝宝。」太亲密了,简直像是又一个情敌。

「不对。我从有意识开始,就一直在照看童宝宝的细胞,她就像是我的宝宝,怎麽不能喊童宝宝了?」超级细菌体立刻反驳道。

这东西啰嗦,单蠢,固执,情绪化,具有母性特质。幻麒不再开口了,专心重新构建结界。记忆中它好像是说暂时能够脱离小童的细胞,也就是说目前还不会构成威胁,等出了九道,有机会联合战麒和涅世还有那头冥古魔兽一起灭了它。

「对了,童宝宝的细胞融合了冥古魔兽的血肉,我的再生力也跟着提高了。现在又接受了外宇宙的图腾能量,不知道今后会不会进化得更快?」淡灰色人形雾体喃喃自语,渐渐融进堆积的血肉中,又幽幽飘出一句,「真好,我现在不用再惧怕你们的能量,可以肆无忌惮地进化了。」

「啪」幻麒弹出最后一个莲花结印,嘴角一阵抽搐。完了,这超级细菌体多半会一直寄宿在小童细胞裏赖着不走。

他温柔地看着面前逐渐增生分裂融合的血肉,妖瞳裏盛满浓浓的柔情,手不由自主地抚上胸腔,那裏跳动着一颗完整的心脏。小童,你放心睡吧,小幻哪怕耗尽所有的能量,也会修复好你的魂体。

在血红图腾坠落的刹那,妖魔兵衆受到牵引全都停止了攻击。图腾消失后,黑红色的能量又再度疯狂地对着银蓝色防护罩攻击。

妖殇低头愕然看了半天,竟情不自禁地傻呆呆地问道:「那……那是什麽东西?连婆娑宇宙中无生物能敌的外宇宙图腾都啃噬了?!」

「这个麽,本武器也不清楚。」涅世擡起头,死寂的薄冰重瞳红光忽明忽暗,森森残笑从地狱深处爬出,「不过你伤了本武器的小童话,是必须要拿命来陪的。」

「说大话也不嫌丢脸。」妖殇收敛起惊愕的表情,嘲讽地看向对面的人形死物,「这一次,本长老一定要彻底灭了你这把武器的意识!就像你斩杀魂殇和九殇一样。再不会手下留情。」

薄冰重瞳深处翻滚挣扎的红光似乎终于突破了禁制,弥散在冰瞳每个角落,桀桀残笑连绵不绝地从浅灰色薄唇中流泄而出,每笑一声,人形死物身上的死黑血腥就浓厚一层,杀气中透着隐隐红光和蓝白色电光。

「妖魔,本武器想你可能忘了一件事?战麒顺利找到了第二块封印石,不管裏面的能量还剩多少,不管他现在能不能用。总之,第二道封印是解除了。本武器身上的封印虽然依附于他,但又与他不同,能量至始至终是封藏在身体裏的。你失去了外宇宙图腾,只用战麒三分之一的一半能量来与本武器释放了三分之二的能量抗衡,又怎麽可能会赢?」

「你不用嘴硬。本长老将你打落半空是事实,你杀伐之心不强也是事实。你斩不断煞气能量还是事实。」妖殇冷冷道,全身红黄色光芒盛放到了极致,遮盖大半个天空。

「是麽?本武器想你应该还从来没有真正看过绝世杀戮武器涅世的杀伐之心吧?」涌动着红光的冰瞳微微弯了弯,染上兇残森戾的狞笑,「不然你绝不敢站在本武器面前挑衅。」

轰──

携带着隐隐红光的死黑血腥突然炸裂,如同贪婪的锁链,裹挟着蓝白色电光向四面八方急速延伸。整片红褐色土地被杀气深深掀飞,红色雾气不断没入无尽的血腥黑暗中,土块迅速地褪去顔色,变成灰白。

「你……你在吞噬土壤中的血液?!」妖殇大惊失色,下方绵延上千里耳的大地全都在翻滚迸裂。濛濛红雾下,露出灰白的贫瘠,像是失去了鲜活的生命。

「天真!本武器吞噬的怎麽可能只有土壤中的血液?」涅世狂妄地笑了,这是真正的强者的狂妄笑声,「除了幻麒防护罩裏小童话的血肉,这血炼空间每一处的血液都是本武器的食物,包括你们妖魔族赖以修习的血力。哈哈哈哈,追溯至冥古的残血味道很美啊!」灰色的冰舌缓缓滑过浅灰色薄唇,舌尖亦带着一丝红线,精美罕见的五官说不出的死寂诡谲,阴残森冷。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第一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13173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