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男二女玩三p 啊太深了噢要涨要死了

52. 一男二女玩三p 啊太深了噢要涨要死了 情感 第1张 我和芝蔓来到学校附近的一间饮料店,芝蔓点了一杯饮料,而我则不打算点。
「妳要喝什么呢?」芝蔓问。
「我不用。」我回答。
「选一样吧,我请妳。」
「不、不用啦!」怎么好意思让她请……
她的眼神忽然垂下,一脸低落,「让我请妳吧,因为我想向妳道歉。」
「咦?」道歉?我不明白。
「反正妳先点个东西就是了,如果妳不点我就随便帮妳点啰。」
看她坚持,我也只好点杯饮料,「那就……一杯珍绿好了。」
「好。」她向店员加点了珍绿。
点完饮料后,我和她坐在店里的窗边位子,饮料也在我们入座后没多久便送来。
芝蔓有意无意的搅着饮料,吸管已经在杯里绕了好几圈她却迟迟没有开口,我也只好尴尬的吸着珍珠,等着她说话。
「对不起。」过了好一阵子,她用这三个字打破沉默。
我轻皱眉头,不懂她为何道歉,「为什么向我道歉?」
听到我这么问,她睁大眼睛一脸吃惊,她惊讶的表情让我更不明白怎么了。
「妳……不生气吗?」她仍是一脸吃惊。
「生气……什么?」
「就是……我跟妳在尚军家遇到的那天,我对妳说了很多没礼貌的话,还骂了妳啊,妳不生气我那样说吗?」
那有什么好生气的?
因为那不就是事实吗……
「一般人都会生气的吧?毕竟被我那样胡乱骂了一通。」
「不,妳说的没错,如果没有我的支持,那张尚军他……」
「我自己清楚那不是妳的错。」
「不,是我……」
「妳支持他摄影这件事和他爸爸对他施暴,这两件事我自己很清楚不是前后因果关係,甚至根本就无关。」芝蔓再次搅起她的饮料,被搅拌的饮料在玻璃杯中漩成一圈一圈,「当看到尚军被打成那样时我很难过,心情也混乱,正好那时碰到妳,便不自觉的对妳发了脾气,为此我对妳感到很抱歉。」
我低下头,没有说话。
「其实妳自己应该也清楚,这件事的起因是他家庭的问题,和妳支不支持他根本没关係。」
是的,我自己是知道的。
可是……「虽然如此,如果没有我的话,或许事情不会变得这么严重。」
所以,说到底,我还是有错。
「就算没有妳,事情也总有一天会演变成如此的。」芝蔓停止搅拌饮料的动作,声音也随之哽咽,「虽然我希望尚军成为数学家,但和他认识这么久了,我也知道他有多喜欢摄影,我知道他不可能轻易放弃摄影,所以今天这种局面是迟早的。」
我听着,知道芝蔓说的没错,「张尚军他爸爸……有暴力倾向很久了吗?」
是从张尚军几岁开始的?
张尚军从多久以前就开始承受这样的痛苦?
「大概五、六年了吧,差不多是尚军升国中后开始的。」
「为什么会突然开始对家人施暴呢?」我不能理解,我真的不能理解一个父亲会为了什么样的理由打家人。
「尚军的爸爸是医生,在医界也颇有权威,在外人看来他爸爸事业有成,但却不知道他爸爸累积了很多的工作压力,张爸爸所负责的科别是会遇到病人死亡的状况的,长期下来因为面对许多病人死亡,最后累积的压力让他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先是会骂人,再来开始会摔东西,最后就开始会打人了……」
我知道张尚军的爸爸是医生,一开始我还纳闷过医生爸爸的家庭会有什么问题,我还以为有如此出众的父亲家庭应该很幸福,没想到却是这样……
「张尚军他爸爸都没发现自己这样的改变吗?也都没有后悔的意思吗?」
「有,他爸爸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事后也都很后悔,每次都会向他们拼命道歉,可是过没多久又会动粗,就这样持续了好几年,状况是越来越严重。」
「那张尚军妈妈为什么不报案?或是……我知道这样说有点失礼,可是他爸爸或许应该求助心理医生或辅导员之类的吧?」
芝蔓无奈一笑,「谁会愿意把这种家庭丑事对外扬呢?尚军后来也知道他爸爸的状况是不可能自己好转了,所以曾极力要求张妈妈向外求助,可是张妈妈不肯,她认为有天张爸爸会想通,状况会改善,就这样容忍了好久,也要求尚军别对外讲这件事。」
「怎么这样……」
「最近几个月张妈妈也终于认清张爸爸是不可能改了,但仍是没有想报案的意思,不过有开始劝张爸爸自行就医,可是张爸爸因为自尊心的问题不肯对外求助,也执意认为自己只是脾气差了点,根本不需要看医生或什么的,甚至没想到张妈妈的规劝让张爸爸的暴力倾向更趋严重,最近一次严重被打就是之前张妈妈住院那次。」
是我妈妈也住院的那时……
所以那时我才会觉得张妈妈背负了很多事情,让人感觉她很沧桑,而她身上那众多的伤口也不是受伤来的,全是来自她丈夫之手。
也难怪张尚军会说病的不是她妈,是他爸,甚至说可能没多久又会住进医院。
因为家里有颗不定时炸弹,就算这次的伤好了,下次也很可能再被打伤……
「张尚军他……」听完芝蔓所说的事后,我眼眶泛泪,声音也有些哽咽,「原来他一直承受着这样的事情……」
看似美好的家庭,原来有着这样不为人知的痛楚。
张尚军的家世很受人称许,但又有谁想得到原来不是这样,在那些幸福的表面下,他是承担着何等的压力……
可是即使如此,他还是表现得那么优异,也没有放弃梦想,一直努力着,一直、一直……
不像我自怨自艾,他一直让自己更好,张尚军是那么的坚强……
甚至如此辛苦的他还帮我分担我的伤痛,不顾一切的向我说爱,陪着我承受着那些莫须有的闲话。
他一直陪着我承担那么多,我却……我却无法为他做些什么……

53. 「我一直……」芝蔓的声音越来越哽咽,最后流下了泪,「我一直好想帮尚军,想分担他的辛苦,可是却也无能为力……」
面对这样的家庭问题,身为外人的我们能做什么?
能做什么呢?
答案是什么也做不了。
也因为如此让我们更痛苦。
芝蔓用手拭去自己的眼泪,泪水让她漂亮的脸蛋变得有些狼狈,我这才发现她的眼睛有些红肿,看来她哭过很多次了……
一个好女孩,为了张尚军掉过好几次眼泪,可见喜欢他的心情是多么强烈。
我喜欢张尚军。
我知道自己喜欢张尚军。
很喜欢、很喜欢张尚军。
可是……「妳一定……很喜欢张尚军吧?」
「我好喜欢他……从国小到现在一直都好喜欢,为了成为匹配她的女生,我用功念书,想办法让自己看起来漂亮些,做了好多努力只为了让他可以喜欢我,即使只有一点点也好……」
如同我所想的,她果然非常喜欢张尚军。
「妳已经很好了,真的。」我说。
芝蔓已经很好了。
她长的很漂亮,就读有名的学校,个性温和,做错事也会道歉,甚至很善良的会为我这个劣女站出来说话,最重要的是喜欢张尚军的那份心是那样坚定、专情。
或许我连喜欢张尚军的这份心情,都比不过芝蔓吧……
「虽然我做了那么多努力,可是尚军喜欢的人却不是我……」说到这,芝蔓的眼泪掉得更兇了,「为什么呢?我哪里做得不够?还需要改进哪里?为什么他不喜欢我……」
为什么?张尚军曾说或许是因为芝蔓不懂他。
可是如此喜欢张尚军的芝蔓,即使现在不懂,我相信在日后也会懂的。
因为她是如此认真的喜欢他。
「我想,张尚军以后一定会明白妳的心意的,然后……」我的心好酸,酸得让我说不出后面那句话……
然后喜欢上妳。
一定会的,对于这么好的女孩的爱意,总有一天一定会喜欢上的吧……
「尚军喜欢的是妳……」芝蔓为了让自己冷静点做了深呼吸,开口时像是花了很大的力气似的,「是妳,他喜欢的是妳。」
『简羽宁,我喜欢妳。』
脑海里闪过张尚军对我的告白,那个我喜欢的人对我的爱意。
『我爱的是简羽宁!』
张尚军的声音在此刻忽然清楚无比,他的模样也越来越清楚。
他拍照的样子、帮我说话的样子、亲吻我的样子、拥抱我的样子、忌讳谈家里事的样子、说爱我的样子、伤痕累累的样子,有关他的一切样子在此时变得清晰,彷彿他现在就在我面前忽隐忽现。
想见他。
想听他的声音。
想拥抱他。
想亲吻他。
想告诉他我喜欢他。
想告诉他我好喜欢、好喜欢他。
可是我做不到……
「我不够资格让他喜欢……」我垂下头,披散在肩上的头髮散落,像是为了遮住我这张难看的脸……「我不够资格。」
「没有够不够资格的问题,大家都说我适合尚军,可是尚军不喜欢我,我听说妳被大家讨厌,可是尚军喜欢妳,爱情里最重要的就是『喜欢』这件事,没有喜欢这件事的话,资格什么的……都是不重要的。」
「不,很重要……因为我的坏名声会拖累张尚军。」
他已经因为我让许多人对他产生反感,因为我的关係受到别人的指责。
张尚军是那么的好,却因为我而受到这样的待遇。
是我害了他啊……
「即使如此,尚军却甘之如饴,甚至觉得能爱上妳是件幸福的事。」
「咦?」我抬起头,不敢相信的看着芝蔓,「他觉得……幸福?」
芝蔓的眼神对上我的,「是呀,他觉得很幸福。」
「可是我……」
「他说,第一次有事情让他觉得比摄影更重要;他说,有一个女孩他想好好珍惜;他说,那个女孩的出现让他觉得自己好幸运;他说,虽然别人都说那女孩不好,可是他比谁都清楚那个女孩是多么美好;他说,能喜欢上那女孩他觉得幸福;他说,那个女孩叫简羽宁。」
『简羽宁,我喜欢妳。』
听到这番话,我无法自制的流下泪,他说喜欢我的声音也在我脑海里不断迴荡着。
『简羽宁,我喜欢妳。』
『简羽宁,我喜欢妳。』
张尚军对我的告白,我想会是我这辈子最难忘的告白……
再也没有比这更真诚、更真心、更让人感动的告白了,没有人可以像他那样爱我……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5505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