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聊天 玩弄乡村肉熟妇的小说(大炕上的肉体乱)贴身催乳师

第六章(6) 「哇,子毓,没事吧!」宇文谦连忙抽了好几张卫生纸给我。
「快去厕所用水沖洗!」金巧文也站起来。
「哇,白色洋装毁了耶!」社长倒是继续吃肉。
「我、我去一下洗手间。」我觉得无地自容。
「我陪妳去吧。」金巧文主动提议。
「不用!」我大声拒绝,见她一愣,我赶紧又说:「呃……那个,你们慢慢吃,我一个人去就好了……」
然后快步逃离那地方。
在洗手间里,我努力清洗那块汙渍,但还是有一点点清洗不掉的淡淡痕迹,洋装上湿了一片还真是狼狈,不过好险弄髒的不是宇文谦送我的风衣。
我整个身体凑近烘手机,藉着烘手机吹出的暖风吹乾衣服,从镜子的反射瞥见金巧文走了进来,我立刻转过头看她。
「嘿,苏子毓,现在只有我们两个,所以就开门见山说话吧。」她脸上挂着微笑,走到洗手台前扭开水龙头,压挤了下洗手乳,「妳对我好像很有敌意呢。」
「……妳对我才有吧?」
她耸肩,「我觉得没有啊,我为什么要对妳怀有敌意?」
「妳明明有!」因为烘手机运转的声音很大,所以我更大声地回了这句话。
「哦?妳要不要举个例子?」她沖掉手上的泡沫,脸上的笑意不减。
「妳、妳画了谦的背影、约他去美术专门店、然后邀约了这场聚会……」我支支吾吾地说了一串。
「妳是说素描吗?我不知道妳有没有看过我其他张画,我画过很多人的背影,不管是谁,只要刚好坐在我前面,我就会画。另外,那天我不是只单独约宇文谦,我们彩绘社很多社员会一起去美术专门店,而这场聚会也是社团聚餐呀!」金巧文觉得好笑,她走到我身边,「借过,我也要吹。」
她白皙的手平举在出风口前吹着热风,此时我的洋装也差不多乾了,所以我往后退了一些,「妳这是假借大家的名义,其实只是要约谦吧!」
「妳有证据吗?」她说。
「妳……因为妳讨厌我,妳刚才看见我来的时候在瞪我!」从以前到现在,我和不少男生吵过架,却从来没有和女生吵过,没想到和女生吵架这么麻烦,女生能言善道,还能用轻藐的态度惹人不耐。
「哈哈哈,因为哪有人会跟着男朋友跟到社团聚会,然后明明知道吃的是烧烤还穿浅色衣服,这些种种都让我觉得妳是个麻烦的女人。」金巧文转过来对着我笑,「可是有件事妳说错了,我并没有讨厌妳,事实上是妳讨厌我。」
我皱眉。
「因为妳以为我喜欢宇文谦,所以才会看到我做出的任何行为,都觉得像是在对宇文谦放电,才会认为我每个举动都是在勾引他,觉得我脸上任何表情都是在讨厌妳。」
「妳就是喜欢谦,不是吗?」
「哈哈哈,怎么可能?就算你们口口声声说不是男女朋友,可是谁会跟朋友每天形影不离,还十指紧扣?聪明的女生才不会去喜欢这样的男生,自讨苦吃。」她瞇起眼睛,「而且,妳才喜欢宇文谦吧。」
「我、我没有!」
金巧文失笑,「妳就儘管否认吧,反正宇文谦是喜欢妳的,旁人都看得出来。」
「……那妳为什么刚才要瞪我?」
「我有吗?」
「有,在我刚踏进烧烤店的时候。」
她转了转眼珠,「喔,那个呀,我不是因为妳的关係,是因为……」她有些不好意思,「是社长伸手碰妳的肩膀,所以我不喜欢。」
「社长?妳是说……妳喜欢的是……」
「嘘!小声一点!」金巧文脸上流露出一丝紧张,「我不喜欢有误会,所以来跟妳讲清楚,但这件事是祕密,妳连宇文谦都不能说,知道吗?」
「……所以都是我误会?」
「对,蠢毙了,刚才还那么大声拒绝我陪妳来洗手间,妳知道我有多糗吗!」她瞪我一眼。
「对不起……」我顿时觉得心虚。
金巧文瞇起眼睛,「算了,没关係,以后好好相处吧。」丝袜聊天 玩弄乡村肉熟妇的小说(大炕上的肉体乱)贴身催乳师 情感 第1张
她朝我伸出手,我犹豫了一下,才回握住她的手。
我牵过宇文谦的手无数次,但还是第一次牵女孩子的手。
回到座位后,宇文谦对于我和金巧文有说有笑的态度感到好奇,却没有多问,倒是社长先说:「所以说呀,女人心海底针,刚才这两个明明还水火不容,去个厕所回来就变成好姊妹了。」
「你不讲话没人当你哑巴。」金巧文笑着将一块热腾腾的烤肉塞到社长嘴里。
「靠,很烫!」社长怪叫。
我笑看眼前这幕,脑中想到的却是离开厕所前金巧文对我说的话。
「妳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讨厌宇文谦有妳不知道的生活?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讨厌接近他的女生?因为妳喜欢他呀,青梅竹马麻烦的就是在一起的时间太久了,让你们成为最亲密的人,也成为最遥远的人。成也时间、败也时间,妳懂吗?」
我喜欢宇文谦,但那不是属于爱情的喜欢。
凝视着宇文谦的侧脸,我的心紧紧一缩,反正不管我们之间的感情是什么,我们都会陪伴着对方,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第七章(1) 自从和金巧文说开了之后,她主动来加我脸书好友。我觉得她可能是出自于好玩的心态,或是想逼我承认自己的感情,所以每次只要我或宇文谦PO出两人的合照,她总是会在下面留言糗我们几句。
高一下学期,宇文谦更常更新自己的脸书动态了,有时候甚至会骚包地放上几张自己的自拍照,而金巧文甚至会故意去回了句:
「好帅喔(苏子毓别生气)。」
我原本都假装没看见,但久了金巧文居然还tag我!我暗自决定下次见到她非要先捏她几把不可。
某天放学,宇文谦要去社团教室作画,我原本也打算跟过去,打算落实捏金巧文几把的计画,但是仔细想想又觉得算了,我的攻击力比金巧文弱,面对面扭打起来一定输她,所以我告诉宇文谦自己会在图书馆等他。
图书馆里有处阅读区,大片窗户外面正对着南苑另一个美丽的花园,花园中间是座喷水池,一旁种满美丽的小花小草。
我拿着一叠童话绘本坐在这处阅读区,翻开早已看过千万遍的众多公主系列故事,想起小时候还认定会有王子前来拯救我,就觉得好笑。
拯救我的人早就出现了,只是不是王子,王子只存在童话里,宇文谦则是现实里活生生的人。
我阖上童话绘本,这是我最后一次看这些绘本了,对于小时候的我而言,绘本的幸福快乐结局是我对未来的期许,然而现在有宇文谦牵着我的手,我已经不再需要童话故事的慰藉。
突然我的视线被窗外的两个人吸引,严若璃和刘尚伦不知何时坐在喷水池畔,我赶紧将绘本放回书架,偷偷摸摸跑到花园里,躲在他们看不见的死角处。
「所以说啦,我只要有若璃就够了。」刘尚伦不正经地说着,头还往严若璃的肩膀上靠。
「不要动手动脚,我跟你说过好几次了。」严若璃伸出手推他。
「为什么?我们是青梅竹马耶!」刘尚伦笑嘻嘻。
「没有青梅竹马会这样。」
「宇文谦和苏子毓才叫夸张吧?跟他们相比,我们才没什么。」刘尚伦翻了个白眼。
严若璃嘴角浮现一丝难以察觉的苦笑,「总之,我不喜欢你这样,这些举动请你去对其他女人做。」
「我对其他女人做的可就不只这样,哈哈。」刘尚伦脸上全是顽皮的笑意,一阵手机铃声忽然响起,他迅速接起电话,「我在图书馆后面的花园,妳看到我?喔,没有,不是啦,可以过来呀!」
刘尚伦挂断电话后,严若璃皱着眉头说:「又是你那些不是女朋友的女朋友?」
「嗯,她看见妳,以为我正在忙,就说了不是了嘛,妳跟她们才不一样呢。」
刘尚伦话才说完,一个长髮女孩朝刘尚伦走近,她对严若璃笑着点点头,然后弯下腰轻轻吻了刘尚伦的唇。
「我青梅竹马在耶。」刘尚伦笑着对那女孩说。
「反正只是青梅竹马呀。」女孩瞇着眼睛,「不然我们去别的地方?」
「滚吧。」严若璃翻了白眼。
然后刘尚伦便和那女孩牵着手离开。
刘尚伦还真的不是普通的烂!
我真是看不下去了,正準备悄悄走开的时候,听见了悠悠一声叹息。
转头一看,坐在喷水池畔的严若璃低垂着头,突然双手握拳猛敲自己的脑袋,大喊:「可恶啊!我这个笨蛋!」
我被她吓了一跳。
「刘尚伦你这个混蛋───」她猛地抬起头,我看见她眼睛的泪水,而她看见我满脸惊吓地站在草丛后方。
这下换她吓到了,她大张着嘴,好一会儿才吐出一句话:「子毓,妳听到什么了?」
「呃……还看到了。」我傻笑。
「过来。」她对我招手。
现在是要杀人灭口吗?
但我还是乖乖走过去,坐在刚才噁心刘尚伦坐过的位子。
「妳喜欢宇文谦吗?」
怎么劈头就是这个问题呢?刚刚应该没有话题是可以连接到宇文谦身上的啊!
「妳喜欢刘尚伦?」所以我反问。
严若璃一向表情冷淡的脸上泛起红晕。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第一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8501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