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女厕偷窥的经历_ajapplegate黑人群交

壹 彼端的两人 之五 见着像一朵自恋黄水仙的陈斐丽出现,徐荔差点误会时间是不是又拉回了五年前的那一天,她选择自动退出杜十三身边的日子。
曾经以为,除了杜十三在心头佔据的容量太过庞大,才会导致爱恋清除不乾净外,过去的种种早就放下了,却没想到再见到陈斐丽的今天,还是能感觉到胃液如海啸翻滚,心狠狠被针刺着。
她不想的……
她从来都不想让一丝一毫的怨恨累积在体内,因为那实在太过疼痛。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妳,我们有几年没见了?四年?五年?」陈斐丽做了指甲彩绘的花俏指尖戳了戳小马克的脸,「真可爱,该不会是妳的孩子?」
小马克鼓起双颊,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个阿姨的逗弄。
妈咪说,要有礼貌,妈咪又说,如果遇到坏人,也要反击。那他该怎么做呢?
他的小脑袋想不出所以然,乾脆瑟缩身子到妈咪身后。
妈咪是他的万能女超人,会变出好吃的食物,会说故事,而且还不怕蟑螂,不怕万圣节的南瓜鬼,有妈咪在什么都不怕。
陈斐丽除了高亢的嗓音之外,更显得意外的热情,这让向来只见过陈斐丽阴沉面貌的徐荔措手不及,只是当小马克往身后一躲,为母则强的意识快速抬头,不再放弃自己的立场。
「小马克,要叫阿姨喔。」徐荔轻柔地唤着儿子。
「阿姨。」小马克从徐荔身后探出半颗头,勉强地将阿姨二字吐出口。
「这孩子真乖巧。」陈斐丽刻意地亮了亮戴在无名指上的钻戒,「没想到妳孩子那么大了,我女儿也才两岁。」
徐荔不懂得陈斐丽手上的钻戒是几克拉的贵重,但她晓得的是,陈斐丽与杜十三终究结婚了,还有一个两岁大的女儿。
真幸福,不是吗?
这不正是她徐荔离开杜十三的原因吗?
她想要十三无后顾之忧的去爱,而不是被动的接受爱。
她勾起一抹苦笑。
她成了一桩婚事,杜伯伯在天之灵应该也会感到欣慰,至少就不用担心没人照顾杜十三了。
「孩子的父亲呢?」陈斐丽假意地张望四週,「怎么只有妳们母子俩?」
「我跟徐茉约了吃饭,就我跟孩子而已。」徐荔刻意地不回答孩子父亲的问题。
「这样啊,不如改天约了我们两家吃饭啊,我想我老公也会很乐意见到妳的。」
「我快离开台湾了,不太方便。」
「知道了,不吃就不吃嘛。」陈斐丽弯下腰,带着过于豔丽的笑容问着,「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呢?」
小马克抬起头望着徐荔,「妈咪?」
徐荔的指尖陷入掌心,多怕一个不小心,孩子的秘密就此揭露于最不该知情的人面前。
「怎么,连名字都不能透露?这么保密到家,听起来挺有问题啊。」
「徐绚,他的名字。」
「徐绚?跟妳姓?」陈斐丽讶异,又再度低头望着孩子,「小朋友,你爸爸呢?」
「小马克只有妈咪,小马克只要妈咪。」孩子护主心态似地,强烈表达。
「MARK?」陈斐丽顺了顺小马克柔软的髮丝,「真巧,跟十三的英文名字一样呢。」

运动用品开发部的会议结束,身为直属上司的陈斐钰少了开会时的气势,唤了随行秘书打算脚底抹油溜去。
杜十璨眼明手快,挡住陈斐钰的去路,「下班去喝个小酒?」
「虽然我贵为总经理,还是你换帖的好兄弟,但怎么说我都是人家的丈夫,人家的爸爸,下班当然是要回家陪老婆,奶孩子,上星期陪你喝了三天,我老婆骂惨了,小馒头翻身的那一刻我也没参与到。」陈斐钰哀怨地睐着杜十璨。
「上星期有两天是你自己跟嫂子吵架,找我喝的吧!」杜十璨一脸鄙夷。
「你还不是喝得挺开心的,谁叫你当初不接受斐丽的挽回,现在才明白孤单寂寞觉得冷已经来不及了。」
一点都不想讨论往事的杜十璨摆了摆手,「走、走、走……下次夫妻吵架就别找我。」
再回头,会议室里只剩一名女性员工在低头整理文件。
他走回位置上,抱起属于自己的报表和笔记準备离去。

原本还在处理事务的女员工突然慌张地跑到眼前……
「杜经理,请你……请你和我交往。」那声音略带颤抖。
「……」
「我是秘书课的龚香慈,进来公司两年,一直爱慕杜经理,我知道杜经理拒绝过许多告白者,可是……可是我不想因为害怕被拒绝而放弃机会,关于和我交往的事,请你认真考虑。」龚香慈握拳,一双清彻圆眼瞪地好大好大。
或许是先前陈斐钰的一番家庭论导致的,也或许是告白的对象那双大眼触动,关于回忆的那部份,咻地一声,毫不留情地拉回六年前的初春。
『徐荔,妳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十三哥,我想当你的女朋友。』徐荔的态度向来不扭捏,就像在说下雨了一样的自然,双眼真诚的像能挤出水来。
回忆终究只是回忆,回过神,眼前仍然是那个秘书课的女员工。
「杜经理,你不一定要马上回答我,但请你务必要考虑。」

壹 彼端的两人 之六 叩──叩──
会议室的门被敲得响亮。
来者陈斐丽,不安好心,依旧那一身妖娆姿态,走进了杜十璨和龚香慈中间,「抱歉啊,打断两位爱的告白,我是真有急事找杜经理商量。」
杜十璨双手环抱胸前,睇着一副光明正大的陈斐丽,没有打算制止她的嚣张气焰。
龚香慈困窘地站在原地,眼见杜十璨的视线从陈斐丽一进门后就没离开过。她是听过的,名义上是副总经理的陈斐丽曾是杜经理的女朋友,后来分分合合几次,陈斐丽选择了能帮公司更多利益的金龟婿,只是婚后,两人的暧昧交往还是在檯面下进行着。
陈斐丽瞟了一眼站定不动的龚香慈,「龚小姐,还有事?还是需要我请秘书课的课长来带妳找回家的路?」
龚香慈没有回答,只是垂下双肩回到坐位上,抱起老早就整理好的资料。
「杜经理,请你好好考虑我的请求,相信我,我绝对是最好的人选。」离开前,龚香慈不放弃机会,也没将陈斐丽放在眼里。
我在女厕偷窥的经历_ajapplegate黑人群交 情感 第1张我在女厕偷窥的经历_ajapplegate黑人群交 情感 第1张啊!怎么可以有这么目中无人……」陈斐丽恨恨地咬了牙,不怎么高兴。
杜十璨拉开椅子坐下,淡淡的语气回应着,「目中无人这态度,不跟妳一样?」
「目中无人吗……徐荔才是吧?」唔,陈斐丽想起带着孩子的徐荔,有时候也不知道是个性太过淡定,还是瞧不起任何人,那过于平淡的态度总叫她生厌。
难得的,杜十璨的眼底有了生气,也真的是生气了。
「怎么,不开心?不开心可以骂我、打我啊!」她双手重重地在桌子上一拍,「自从徐荔走后,你就越来越难相处,你以为我不知道这是你对自己的惩罚吗,有胆就冲着我来啊!怎么说那晚的始作俑者是我!」
「别再提过去的事了。」杜十璨沉下脸,匆匆起身。
「逃避啊,你就再逃避啊……不如跟刚才那个秘书课的女员工交往,连同对徐荔的回忆一起逃避算了。」
磅──
关上门。
杜十璨回头抓住陈斐丽的双臂,「听好,别再提徐荔,是我没好好珍惜她,但也不代表妳能一而再地提起她。」
「不让我提吗?好,就不提……那就当我今天没来过,就当我没好心过,就当我昨日也没遇到徐荔本人过……」
「妳再说一次,妳见到徐荔?」十指的力量更紧迫了,他狠狠揪着陈斐丽的手臂。
「对,我见到了,能不能先放开我,痛死了。」
「抱歉。」杜十璨鬆开双手,丧气地靠坐在会议桌边。
总是这样,当週遭的人……其实也就从高中认识到现在的陈斐钰跟陈斐丽兄妹……一提起徐荔,他的思绪会乱,心总像被什么揪着地难过,连他自己也不懂为什么,爱徐荔的心有那么深吗?还是再回首时才发现,徐荔老早就算计好,所有关于她的好,她的一切,她的贴心……早早就渗透进他的骨子里了。
「徐荔回来台北了,这么多年你始终见不到她的原因是因为她去美国,如果你真有心再重新爱她一回,就好好把握,她应该再不久会再离开吧。」
杜十璨沉默地垂下双眼。徐荔,妳真的…真的那么不想见我吗?
「好吧,再给你一些情报,徐荔住在家里,外表没什么变,单身,不过身边跟了一个男人。」
男人──
杜十璨身子一僵。
「这就当我的赎罪吧。」陈斐丽递出一只装有一根细髮的透明夹鍊袋,「别小看这根头髮,那可爱的小男人有可能是你亲生儿子。」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第一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22387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