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秋千上嗯啊王爷 乱欲全家130百度

第14章 阳奉阴违求过江(3/4) 安之妍回到座位,刚坐下马上被出风口的风吹得起鸡皮疙瘩。
「这都十月的下雨天,开这么强冷气是想冷死谁啊?」她用中文嘀咕着,拉紧她身上的西装外套。
她真想马上打电话给湛宸风,让他快递一件外套过来,可惜在公司里他们是上司和下属,不可以踰越了身分。
翻开书,她发现这上面写的都是和香水有关係的资讯和专有名词,研发部要研发香水啊?真有趣耶,虽然背书不好玩,但她很好奇一支香水的味道究竟是怎么产生的,或许待在研发部也没有这么坏。
思及此,安之妍乖乖地掏出笔来,用高中考大学那种认真地精神来背单字。熬到了中午休息时间,她带着塞满义大利单字的昏沉脑袋,来到与多萝西相约的餐厅门口。
「贝拉。」多萝西朝她挥挥手,原来她已经在里面佔了一个好位置。
「妳好快,工作不忙吗?」餐厅里真是温暖多了。
「吉安让我先来用餐,他说第一天上班不想太压榨我。」多萝西喝了一口现榨果汁,神情还算轻鬆;相较之下,安之妍倒显得狼狈多了。「妳们研发部看起来好像很操,第一天上班就这么欺负新人啊?」
「经理给了我一本字典,让我背书,好久没有这么认真唸书了,搞得好像明天要期末考似的。」她笑了笑,把西装外套脱下。
她敢肯定,这么个忽冷忽热的环境,她会感冒。
「还要背书啊?经理是嫌妳的义大利文不好吗?」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她说我讲得不错,却叫我背单字……不知道经理在想什么。」
「肯定是暗讽、暗讽妳义大利文很弱。」多萝西想起自己早上的遭遇,比较之下应该比安之妍好一点。
「也许,反正她要我背书我就背啰,要不现在叫我去研发什么产品我也没那能力,公司各部门我都还没摸熟咧。」她笑笑,一边吃着餐厅提供的超奢侈午餐──番红花高汤和牛肉高汤一起炖煮的米兰炖饭,再配上用番茄和葡萄酒炖煮的小牛膝。
GVGF集团餐厅奉行「慢食文化」(slow food),意在让每个员工能仔细品尝每一道端上桌的食物的美味,吃出厨师的用心,求精而不求多。
也因此,公司的用餐时间比一般公司多出了一小时,让员工不会有狼吞虎嚥的情况;既然用餐时间久,这料理自然也要让人愿意坐这么久。佔一层楼面积标榜使用有机食材的餐厅,提供米兰乡土料理、法式义大利菜、托斯卡尼料理等等,任君挑选。
集团如此做法是想让公司员工在被压榨的一整天当中,有一段时间可以回馈一下自己的身体。这一点跟台湾的公司差很多,公司巴不得连员工的吃饭时间也要剥夺,差一点的还会扣掉吃饭时间的薪水,只因为这段时间之内妳对公司没有任何的贡献。
这简直太过份了,毕竟她人还是在公司里没乱跑,吃着会让自己既焦虑又胃痛的一餐,这不就是贡献了自己的健康吗?
「光说我,那妳呢?」
「我?我早上就一直待在助理的办公室里,跟着吉安助理处理堆得像天高的公文。这米兰时装周刚结束,有超多事情要忙。」多萝西拭去了口红,所以大口吃着米兰风味的炸肉排也不怕。
「妳没见到总裁啊?」其实这才是安之妍关心的重点,她要试探多萝西对她未婚夫是不是别有意思。
「见是有见到,但总裁超冷漠的,问我进来做什么,我说只是想赶快熟悉工作内容和範围。总裁什么也没说就把我赶出去了,害我之后看到他都紧张了起来。」多萝西老实地报告,一字不假。
「我以为妳要告诉我总裁长的很帅之类的,毕竟现在就只有妳是最接近他的女人了呀。」多萝西不提,只好自己心机一点来套话了。
「总裁是很帅啊,我看到他戴粗框眼镜看着公文的模样简直帅翻了,可惜他有女朋友,我可不能夺人所爱。」多萝西脸上不掩饰对湛宸风的崇拜,但仅只于崇拜而已,因为她知道总裁是泽兰姐的。
「总裁有女朋友?妳怎么知道?」湛宸风居然跟人说他有女朋友,而且还是第一天上班的助理?
「我怎么知道的……呃……」她怎么知道的?该怎么对贝拉解释?总不能说是泽兰姐告诉她的吧?她在应徵时工作经历都空白,就是不想让人知道她来自Dries Van Noten。「这、这大家都知道啊!」
于是,她撒了小谎。
「大家都知道?」湛宸风是想死还是不想活了?居然让大家都知道,乾脆把她的照片贴在集团门口昭告天下好了。
「妳怎么对总裁的事情这么好奇?」多萝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反过来问她。「难道妳喜欢他?」
是啊,她是喜欢他,还準备要跟他结婚了。
「好奇嘛,毕竟我们集团的总裁这么低调,上个杂誌都遮三掩四的,我在他底下工作当然想打听一下。」安之妍挥挥手,低头猛吃。
「也是,不如妳找个藉口来找我,我再找个藉口混进总裁办公室,让妳看看总裁的庐山真面目怎么样?妳看到总裁肯定会被他的外型给迷住。」多萝西异想天开地耸恿她,但这番话却让安之妍哭笑不得。
湛宸风的庐山真面目她每天在家里都看见,何必要搞得像做贼一样在秋千上嗯啊王爷 乱欲全家130百度 情感 第1张偷溜进他的办公室啊?不过他的臭脸她还真没见过,有点好奇,一点点好奇而已。
「要看到总裁以后有很多机会,第一天上班还是别做这种有风险的事情,人脉都还没建立好出了事情谁会帮腔。」安之妍笑笑,心里对多萝西有些歉疚,因为她并不是真心实意的对待这个同事。
只是她也没想到,多萝西也隐瞒了许多事情在跟她交往。
「也是啦,等一下又要回去工作了,为了不让我一整个下午都胃痛,我还是少吃一点好了。」
「哪有这么夸张?看到总裁的脸就会胃痛,呵呵。」

第14章 阳奉阴违求过江(4/4) 晚上,安之妍趁着湛宸风在洗澡时,溜进了他的房间盘腿坐在双人大床上,等这家伙出来之后要对他兴师问罪。
良久,充满水蒸气的浴室门打开了,他从烟雾中现身:
「怎么了?」他赤裸着上身,只裹着浴巾,性感的人鱼线让安之妍脸红。
「我问你,你跟第一天上班的助理说了什么?」
湛宸风听她的口气是凝重,不像是在开玩笑,停下了擦拭湿髮的动作,盯着她看。
「干、干嘛呀?」
「我只是奇怪妳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问题。」他走到床边坐下,身上的水珠溅到了床单上,安之妍见状便又拿起另外一条毛巾替他擦背。「范堤跟妳说什么?」
「多萝西说大家都知道你有女朋友,怎么?你要不要把我的照片贴在集团大门上面,顺便昭告天下你的结婚对象是照片上的这个女子。」她一边说一边用力地擦着他的背,好像在藉机洩愤。
「姑娘,我什么都没有说。」第一天上班就说三道四,而且还是他从未对外人说过的事情,范堤怎么会知道?
难道是吉安说的?不可能,吉安跟他多年,他知道他不是这种会去说八卦的人,言多必失,他曾经受过这个教训。
当年告发泽兰的事情也是他去处理的,他不会不知道事情的利害轻重。
「那她干嘛要骗我?」
湛宸风抓住她的小手,把她手中的毛巾抽出来,笑了笑:
「女孩,妳怀疑妳老公吗?」
「才没有。」
「那妳可以来查勤。」
「才不要。」安之妍挣脱他的手,却反而被他压进柔软的床铺里;他欺上安之妍的身子,低垂的半乾浏海和胸肌让他看起来超性感的。「你正经一点啦!」
「我很正经地警告我老婆,小心多萝西‧范堤,她可能跟泽兰有关係。」
「啊?」
「她是荷兰人,又知道些奇怪的情报,难保她跟泽兰没有什么关係。」自己髮上的水珠滴到了妍妍的脸上,他低头用嘴衔去。
「为什么提到泽兰?她不是签完合约就消失了吗?」安之妍闪躲着他,这时候攻击她分明是不想让她问问题。
「泽兰以前是个记者,曾经写过对集团和我的不实报导,我让助理去处理这件事情,最后她的记者证被撤销永远不得再返回新闻界。」他固定住安之妍的双手,让她想跑也跑不出他身下。
「你在缅甸那时候就知道了吗?」
「一开始我没认出她,到蒲甘时我打电话给湛平之就是要他调查这个人,泽兰为了要报复我,可能会无所不用其极,所以我会怀疑范堤跟她有关係。」他低下身子,在安之妍耳边轻语。「所以妳多提防着她,别跟她深交。」
「你这心思是怎么长的?光凭一个荷兰血统你就定了多萝西的罪?那全荷兰人不都是你的敌人了?」湛宸风也太夸张。
「并非是我多虑,妳知道她过去的工作经验是空白的吗?我们向来不用零工作经验的人,如果不是她有管道,这是不可能应徵上的。」他带着水温的手指轻抚她的脸颊,无比温柔地看着她,儘管两人的话题有些沉重。「妳阅人仔细,相信不用我多说妳也会查觉。」
安之妍知道,在职场上真诚、信任和友情是奢侈品,可她不愿意相信多萝西眼底的天真是伪装、是狡诈。
「唉……我才进公司第一天而已,就有这么多尔虞我诈的事情发生。」她偏头闪过湛宸风的挑逗,心里却有点不尽人意的搔痒感。
「这么多?妳遇到了什么事情,有人欺负妳这只尊贵的菜鸟吗?」他不放弃地继续进攻,倒是惹来了身下美人的不快。
「湛宸风,我们在说这么正经的事情,你可以不要一直戏弄我吗?这样人家怎么说话嘛……」
「正好,我也不想现在跟妳讨论这些事情。」语毕,他勾起她的脸蛋,唇瓣厮磨着她的,舌尖探入红唇内轻启贝齿,勾引着她与自己交缠。
安之妍的身子热烫又温顺的贴着他,任凭湛宸风对她为所欲为。
她喘息、颤抖着,却也期盼着。
湛宸风离开了她的唇,沿着脸颊的弧度来到耳边,一路吮吻至细颈;空出一只手来脱去她的衣物,她温顺的配合着湛宸风的反应给他鼓励,继续下去。
这是第一次,他见到她绝美的胴体,视线的巡礼不够,他还要用唇舌来膜拜。
「老婆,我想要妳。」湛宸风揽紧她的腰与自己下体的高涨慾望紧密相贴。
安之妍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在陷入情慾的漩涡之前,她隐约想起自己好像是来质问他的,怎么反而给他机会把她吃乾抹净了呢?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第一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2763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