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留心 (美满生活)一群实习男医生舔我(文)

第四迴一眼万年-情何以堪(3) 康熙五十二年,五月。
这三个月之间翠竹还是很安心的养胎,之前我有偷偷使用恶势力让人来替翠竹诊察,得出的结果说是已经有了二个月身孕,再加上度过的这三个月,加起来正巧是五个月整。
而这三个月之间,我见到四阿哥和十四的次数更是寥寥可数。
四阿哥是真的没再进宫,偶尔的入宫旁边也会带上杜衡,杜衡的手上还会或拉或牵已经一余岁的弘曆,嘴上说着要尽孝道。
康熙爷也真心喜欢弘曆这娃儿,每每看见聪明伶俐的弘曆都笑得乐不可支。
那弘曆我只要在四阿哥入宫时去找康熙爷都看得到,让我印象很深刻。
可我深刻的点不是弘曆神似杜衡的轮廓,也不是乖巧伶俐的表情动作,而是那双澄净无邪的黑眸,总觉得、我已经许久没有见过那样乾净的眸了。
至于十四,他早在三个月前就被派出北京了,似乎是为了镇压边疆暴动,虽然这一段并没有被写在史书上。
听小林子说,十四还要再一个月才回来,说是回来的时候刚好可以随康熙爷去热河行宫避暑,所以这一段时间伴着我的都是老八老九。
老八来都是大剌剌的直接落座然后开始调侃我,老九则是每每臭着一张脸,一点情绪也无的。
直到有一次,老八问我翠竹肚里孩子的阿玛究竟是谁?我说:翠竹说那是她的良人。
我很确定的是老九听到后的眸光闪烁,那面上表情居然僵了。
我暗自把那表情记下,后来回想的时候才一道白光闪过,之前老九对我的敌意好像有了些头绪。
莫不是老九喜欢翠竹?如果是这样,那那股敌意可能是因为翠竹因我而入宫啰?这样一想好像很合理,又好像哪儿不恰当,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想了很久还是没有结果。
现在我正陪着翠竹晒太阳,翠竹因为严重害喜而变得憔悴许多,就算我把家当都赔上了还是没有办法真的给她补一补。
一个小宫女的月俸是真的太少了。
不过还好我们这儿有慷慨的八爷温情赞助,让我们两个不至于自己吃自己过活。
不过这也让老八多了理由来我这儿虾晃,我也不是说不欢迎,就是如果老八每次看我的眼神不要这么热烈就好了。
话说那八爷也真是变态得很,老是指名要喝他口中挺难喝的我泡的茶,不过就算我再怎么无语,贵人说的话能不听吗?不能。
所以每次我只好在他调侃的视线中泡茶。
和翠竹有一撘没一搭的聊着,我注意到翠竹旁边的水果没有了,我和老八告知一声就自个儿往内院走,留下他们三个在后院。
老实说每次进小屋子都会很感谢康熙爷给我一个这么好的环境,推开后门走入屋子,我如此想着。
这边靠近宫女住所,却又没有完全的相连,可是这样的距离刚刚好,这儿比宫女住所还要更里面一些,所以平常没有什么事是不会经过的。
除了这一点另外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它有前后门、前后院,你在后院干麻前院完全都看不到,完全就是可以打混摸鱼的好住所!
边想边走入屋内,我正在找水果时却听到了不合时宜的脚步声。
我皱起眉头抬头一看就移不开眼神了,因为站在那边的人大大的出乎我意料之外。
是一身朝服的十四。
他也定定的在看我,俊朗的脸不复少年时的白皙,变成了健康稳重的小麦色,沉重的朝服穿在他身上也已经没有前些年那边滑稽不搭,他的五官坚毅了,就连肩膀也厚实了许多。
我瞠大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微喘着气,用那双我所熟悉的偏浅黑眸定定看着我的十四。
「十四?」我不确定的轻呼着,因为十四不是还有一个月才回来吗?
他似是看出我的不解般,开口启唇道:「我先被皇阿玛给传了回来稟报战事。」他顿了顿,「前方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些,要不然我也回不来。」他边说边踏入屋子内,直到走到我呆愣的脸前方才站定停下脚步。
我抬头看他,望入他美丽而哀伤的眸中不由得一惊,讶异于何时开始他总是摺摺发亮的眼睛中已经不再闪烁高傲嚣张?第一次见面那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啊,霸道尚存那份沉稳却在不知不觉中深植。
这成长我是乐观其成,可是、为什么会觉得有些的捨不得?
「我见完皇阿玛就来了。」他嘴上还在说着,垂眸瞅着我,「雪儿、好久不见了。」他低低的说着。
我眨眨眼,慢半拍的开了口:「好、好久不见……」
听到我说的话,他才慢慢的笑了起来,是踏入这屋子的第一个笑容。
「皇阿玛说去热河行宫除了侍奉的人以外,还可以带上一个人。」他轻轻的掀唇,偏浅的黑色眸子一瞬也不眨的看我,俊朗的面容晃着我所不敢去想的情绪,我只有慢慢的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再张开。
「所以呢?」
「我有跟皇阿玛说我要让妳随行。」
果然啊。我叹了一口气。
「可是……」十四说了但书,好看的眸子中神采飞扬,「皇阿玛说他本来就会找妳去。」
「啥?」我立刻傻眼,刚刚的无奈全部都烟消云散了。
「别这般惊讶。」他看着我的傻眼状笑了起来,「皇阿玛说之后的出游啊、什么的,都会带上妳的。」
「为什么呢?」我反问他,却见他也是不明白的皱起了眉。
「我也不明白,」他摇摇头,「皇阿玛也没有多说。」
「这样啊……」我愣愣的点头,蓦然想到先前康熙爷所说的那番话,我立刻拉住十四手臂的袍子,激动万分的问,「这次去热河行宫有谁?」
十四儘管不了解我的行为,却还是眨眨眼开口说了:「这次随行的阿哥有四哥、八哥、九哥、十哥然后就是我了。」
我鬆开对十四的钳制,脑海中嗡嗡作响。
康熙爷安静留心 (美满生活)一群实习男医生舔我(文) 情感 第1张说,他要让我牵制众阿哥,所以这次四阿哥和十四去的地方我也会跟。咬着下唇,我不住的思考,深怕想错了任何一个环节。
他应该也看出老八和我的交情不斐,可是、老八是透过我看着别人这回事康熙爷知不知道呢?

第四迴一眼万年-情何以堪(4) 「我还想妳进来拿个果子怎么会这么久,原来是遇到了十四弟。」
在我思考的同时,慢悠悠的传来老八似笑非笑的调侃声音。
我和十四几乎是同时间抬头往老八的方向看去,就看到老八瞇着狐狸眼靠在后门的门框那儿,饶有兴味的眼神在我跟十四之间来回。
我尴尬的乾笑,「只是刚好遇到了十四。」我说,却见老八的表情更加的意味深长了。
「哦──」老八很可恶的拉长了音调,迈开长腿往我们这里走来,「十四弟可都没对八哥这般上心阿。」
「八哥说笑了。」十四先是怔了一下才不慌不忙的回答老八,温和有礼的像彬彬公子,只是耳上那大範围的微红实在太过明显了。
老八轻笑,「十四弟一回京就来找韵雪,这可让八哥伤透了心。」他边说着边把手肘靠在十四的肩膀上,笑得很不怀好意。老八本身就比十四高了点,只是经过沙场历练的十四看起来身形比较魁武些,相比起来老八的样子就比较弱了,可是、我绝对不会说这画面怎看怎么的赏心悦目。
「八哥怎么会在这呢?」十四侧目看着靠再她肩上的老八,上勾着的语气满是疑问。
「我来找她喝茶的。」老八还是笑瞇瞇的,飞斜的凤眼满是媚意。
「喝茶?」十四似是反应不过来般,愣愣的重複了一回才皱着眉反问:「你们何时这般要好?」
「当然是在你不在的时候。」老八很理所当然的说,语末还朝我挑眉笑得很坏,「妳说是不?韵雪。」
「是啊……」我乾乾的笑着,只差没有跪在地上说大人英明了,老八都这么说了我还能如何?
十四看我一眼,没有说话。
「对啦十四弟,这次去平定可有什么大事?」似乎是觉得空气中的尴尬很不合时宜似的,老八嘴一撇开始讲了其他的话题。
「大事是没有……」十四又皱起了眉,「倒是有了些奇怪的事儿。」
「哦?说来听听。」放下惬意靠在十四肩上的手,老八把我和十四拉到椅子上坐好,一手支着颊饶有兴致的等着十四的下文。
「前方战事一开始是颇稳定的。」
我听着十四的声音,一边替他们添茶一边準备水果,老八分心的看我一眼,瞇着眼睛笑了起来。
「那然后呢?」老八笑问,满脸的幸灾乐祸,我似乎还可以看见他的袍子下方长出了一条又大又宽鬆的狐狸尾巴。
「然后,在镇压的第二个星期他们却突然收兵,那速度快得让我们都没有反应过来。」十四边说着一手拿起桌上的茶杯轻啜一口,这时我看到老八的眼神闪烁,唇角上扬的弧度好像更深了一点,说迟不快原本在十四口中的茶噗的一声,全部给喷了出来。
我立刻傻在原地,耳边瀰漫的是老八欢快的大笑声。
「这茶也太难喝。」十四看着水上的茶杯喃喃自语,接着慌张的转头面对我,「雪儿,妳的屋子里居然有泡茶泡得这般难喝的宫女?告诉我是哪一个,我帮妳辞退她,顺便帮妳找个新人来。」十四的慌张还真的煞有其事般,激动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拉住我的双臂,偏浅的黑色眸子无比忧心的瞅着我。
另一方面老八已经笑到快岔气的趴在桌上了。
我是早听说有人会把喝茶当成一种享受……之前老八也曾批评过我泡的茶,可是最后他还是一句话也不说的全部喝完了……我泡的茶到底有多难喝?
我无力的把十四的手臂给打下,在他不解而震惊的眼神中开口──
「这茶,我泡的。」
十四呆住傻在了原地,老八愉悦的笑声则没有止歇的打算,还看我不够无言般断断续续的开口,「哈、哈,早告诉过妳妳泡的茶很难喝的,哈哈哈哈──」老八又是一次的阵亡笑倒在桌上。
「这是妳泡的?」回过神的十四一开口就是这样一句话,非常不可置信的晃了晃茶杯,又指了指白色的茶壶,才抬眼看我。
「就是我。」我双手抱胸,恶狠狠的和他对看。
十四抖了一下,可怜兮兮的看我。
「我哪知道……」十四无辜的低喃,眨眨那双眸子一脸『我不是故意的』。
我呼出一口气,觉得很疲惫的揉了揉眉心。看来我似乎真的有需要跟翠竹请教一下泡茶的技巧了。
「下次你来之前,我会把茶泡得很好的。」
「真的吗?」十四的头上好像长了柯基的耳朵晃呀晃的,不确定的开口。
「再废话我就叫你把整壶茶喝掉。」
十四立刻牢牢的闭上了嘴。
就这样,在十四的耳朵有精神的晃、还有老八笑倒而拍打地上的蓬鬆狐狸尾巴,这奇怪的场面下,老九慢吞吞的走进了屋子。
老九看到十四也是一怔,「十四弟回来了啊?」他客套的说了这样一句,带上了浅浅的微笑。
「九哥好久不见。」十四也是一样的疏离,跟老九不一样的就是没了那虚假的笑容。
老九淡淡的应声,脚步一顿往趴在桌上的老八走去。
「八哥你可还好?」老九把手放在老八颤抖着不停的背上,语气非常关怀。
「还好还好,老九我告诉你啊……」老八从椅子上起身,不着痕迹的避开了老九的手。
老九愣了愣,暗暗撇了一眼自己的手才跟上老八离开的脚步。
──这一切,都被我给看到了。
我回头对上十四的眼神,见他也是百般複杂的看着老八他们离开的背影。
「九哥和八哥的感情还是一样要好。」他说着,说出的话却和脸上表情搭不起来。
「是啊……」我意味深长的说。
想来,或许觉得他们不对劲的,不是只有我吗?

哈哈借用了一下阿夜对十四的形容,阿羽怎么想怎么妙啊(笑倒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第一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8213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第一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8213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