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死不了 我被两个男人玩到早上

送上门来 席谦的吻带着一股清新的气味儿,令任怜安有些怔忡。
而趁着她呆滞的那个时刻,席谦的舌尖已经扫过了她口腔的每一个位置,与她的丁香小舌紧紧地缠绕在一起。
呼吸在他那霸道的热吻的掌控下有些阻滞,任怜安差点岔气。
席谦理所当然很快便放开了她,在她喘息过来以后又再度封住了她的嘴脣。
她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沾染了红酒香气,这个时候竟然分外诱人。
而她的手,也开始不安分地攀上了他的肩膀,似乎是想要从他身上得到一些力量的支持。
他的手如同有魔力一样抚过了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令她完全陷入了被动状态。
「嗯——」
任怜安卷长的睫毛触上了席谦的脸颊,令他体内的冲动再度升级。
他大掌扳开了她的双腿,脣瓣慢慢地移离了她的嘴角,往着她的脖子移下去。
吻上她的玉颈,精緻的锁骨,而后是她那成熟的花果——
她的味道是那么的美好,令他在尝试过后还想要尝试……
最后,一路不断地往下,在她的小腹位置停了下来。
她的肚脐很是精緻可爱,乍看起来,因为她的纤腰过于削瘦,有点儿像是小宝宝的模样。
可就是这样的人,却浑身都散髮着令男人着迷的气息!
席谦的舌尖在她的肚脐上轻轻吮咬了片刻以后,往着她的腿间移去——
「砰、砰、砰——」
便在此刻,门外传来了一阵响动。
席谦浓眉一横,并没有去理会。
可是,敲门的声音再度成为了屋内噪音的主宰。
「谁?」席谦把头抬起,不悦地瞪了一眼房门位置。
「少爷,楼小姐来了,请求马上见你。」林叔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让她回去。」
「可是楼小姐说一定要见到你才愿意离开。」
现在来找他便不怕出事了么?
男人一声冷笑,掌心往着床榻位置狠狠一拍,而后快速地翻身起来,冷眸往着女子的身上掠过去,咬咬牙,从床榻位置抽出了被单覆住她那柔弱的身子,随意去取了一件浴袍穿上便拉开了房门走出去。
跨步走到了客厅位置,看着那道纤细的身影,他剑眉一横,嘴角的冷漠笑意更甚。
女子见到她,立即便站了起身。
「这么晚了,你不是该回去休息了吗?」席谦漠漠地瞥了她一眼,脣边那带着冷然的笑纹凝了一抹似是而非的讥诮。
「席谦,你现在很不乐意看到我吗?」女子眼眶微红,掌心握成了拳头。
「如果我说是,你会怎么说?」
楼可倩咬咬牙,握紧了拳头:「既然这样,我走就是了。」
她执起了手袋,深深看了男人一眼,转身便欲要往着门口走去。
席谦立即伸手一揪她的腕位,使力把她一拉。
楼可倩明显猝不及防,整个人都趴到了沙发上。
身子,正巧抵住了男人,重叠在他的身上。
客厅内所有的佣人都纷纷偏开了脸。
因为浴袍微微拉起,男人那修长坚实的完美大腿显露出来,甚是诱人——
楼可倩的脸颊一红,掌心压着沙发便欲要站起身。
却听席谦声音冷沉地道:「别动。」
「你放开我。」楼可倩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看着男人的神色,脸色甚是难看:「我不想跟你扯上什么关係。」
「你也把我看成是花花公子了吗?」席谦冷笑。
「你本来就是花花公子不是?」楼可倩一声冷哼:「你已经是有妻室的人了,在家里跟我这个样子不好吧?」
「你们都下去。」席谦没有任何意愿要放开她,反而冷声斥喝着那些佣人。
「是!」虽然大家都想看戏,但少爷的话,没有人敢违抗。
待屋内清静以后,楼可倩手臂一伸欲要往着席谦的脸颊甩去,但却教他伸出来的大掌握住了那纤细的腕位。
她脸颊泛红,斥道:「席谦,放开我。」
「放开?为什么,你可是自己送上门来的。」
「你把我当什么了?」
「什么都不是,你只是楼可倩。」
楼可倩蜷缩了一下肩膀,道:「那你就放开我。」
席谦掌心往着她的肩膀一推,扶她坐正了身子。
而他那微微闯开的浴袍里,令她的粉颊涨得通红,大感困窘。

努力忍受 与楼可倩的尴尬相比,席谦倒是脸不红气不踹的。
他慢慢地伸手把浴袍往着腿前轻轻一掠,优雅地跷起了二郎腿,淡淡凝她:「说吧,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
「你现在不生气了?」楼可倩甩了一下头颅,欲要把方才看到的东西忘记,可惜,越是想要忘记,却似乎越清晰——
她为自己的想法感觉到羞耻。
以往与袁杰在一起的时候,她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想法。
可能是因为那个男人一直都风度翩翩,没有对她提出过如此要求吧!
与她的尴尬相比,席谦明显要镇定许多。
他脣瓣微微一勾,似笑非笑地看着女子,道:「你今天来找我,不只是想知道我是不是在生气的事情吧?」
「我是来谢谢你的。」楼可倩轻声开口:「今天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可倩。」席谦一声冷笑,道:「你这是真心话吗?」
「呃?」楼可倩有些不解地看着男人。
「就算没有我,袁杰或者欧阳正也同样可以把这件事情解决的不是吗?」
楼可倩轻咳一声,把头颅低垂下去。
是的,其实袁杰与欧阳正都与他一样是同样很理性的人,若当时没有席谦在,他们同样可以解决这件事情。
只是,他们都没有席谦的反应快罢了。
这证明了什么呢?
女子咬紧了牙关,看向男人的目光中带了一丝幽怨。
席谦漠然地瞪着她,道:「可倩放心吧死不了 我被两个男人玩到早上 情感 第1张,为什么不愿意承认?」
「嗯?」楼可倩抬起了眼皮,不解地看着男人。
「承认我。」席谦的身子忽然站起,居高临下地瞪着女子:「楼可倩,你在逃避什么?」
「我才没有。」楼可倩掌心握成了拳头,身子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半步,道:「席谦,请不要那样说……」
「楼可倩!」席谦一声冷斥,道:「你知道吗?我最讨厌你现在这个模样了!」
他言毕,转身便欲要往着楼上走去。
他还有事情没有完成呢!
楼可倩一惊,连忙起身往着男人跑了过去,而后把他搂抱住,道:「席谦,求求你不要走。」
席谦伸手推开了她。
「席谦,我今天还有事情要跟你说。」
「说吧,我正在听,你有什么都可以说出来。」席谦不冷不热地道:「不过,尽快。」
「你有什么事情要做?」楼可倩微微摇了一下头颅,不解地盯着男人道:「是很重要的事情吗?」
「当然重要了,我在跟我老婆尽我们的责任。」
楼可倩的身子一僵,立即便往后退了几步。
她没有忘记,刚才他……
他这一身打扮,是她过来惊忧了他们的好事了吗?
楼可倩有些艰涩地笑了一声,道:「所以说,刚才你们在上面——」
「是啊,我正想上她!」男人讥诮一笑,道:「难道说你有意见吗?」
看着他那冷眼扫射着自己的目光,楼可倩不由自主地捂住了脣瓣,道:「席谦,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你该知道的,我从来都没有讨厌过你,可如果你觉得我这样就算是讨厌你,那么我也就认了。」
楼可倩摇了摇头。
席谦冷笑,道:「怎么,难道说我在家里跟我的老婆做我们都喜欢做的事情也不可以吗?」
「席谦,你——」
「楼可倩,你该知道这里是我的家,上面卧室里面躺着的那个是我的老婆!」
「好,好,她是你老婆,我什么都不是。所以……席谦,我不打扰你就是了。」
楼可倩往后退了好几步,冷笑着凝了男人一眼,急步往着门口走去。
席谦看着她的身子快要冲出玄关,立即跨步冲去拦了她。
楼可倩拼命挣扎着要推他,席谦却冷了眉眼,把她推挡了回去。
「席谦,放开!」
「不放!」
「你这个混蛋——」
席谦大掌横着把她的身子搂抱起来,往着沙发走去,强行把她压到了身下。
看着他那近在咫尺的俊秀脸庞,楼可倩的眉心一跳,脣瓣抖动着,却道不出只字片语来。
「可倩,你知道吗,我忍受我们这样的关係有多辛苦!」席谦咬咬牙,低下头便吻上了女子的脸颊。
***
有部分小伙伴猜到俩的关係了~洒花
没更新代表某人懒了,绝对不是存槁不够!这时候就需要留言的轰炸……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5934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