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技校门女主角 太粗了好痛快拔出去

第二乐章 放学后的九号琴房 12 两脣紧紧相贴,方芷昀微微瞪大眼睛,大脑像当机般一片空白,感觉纪沐恆搁在腰间的手臂同时收紧,将她的身子带进他的怀里。
他温热的气息拂在她脸上,柔软的脣瓣轻轻压着她的脣,带着一丝触电般的异感,麻麻的、晕晕的,让她有些不能呼吸。
曾经幻想过,她的初吻对象会是谁?在什么地点?什么样的情况下?
想像过各种浪漫场景后,现在答案揭晓——
她的初吻是被一个见面五次,名字叫纪沐恆的浑蛋学长,在放学后的琴房里夺走。
「纪沐恆!」方芷昀双颊绯红,又羞又怒地推开他,一颗心跳得紊乱,「这是我的初吻……你怎么能……」
纪沐恆被她推得倒退两步,背靠在窗台前,微赧地笑道:「这不是我的初吻。」
「你——」她被他的话气蒙了脑袋,整个人霍地跳起来,双手抓起琴椅高举在头顶上。
「学妹,用那个会打死人呀。」他望着那张琴椅,神情一派淡定,还好心给她建议,「一般女生都会赏巴掌的。」
方芷昀明白这琴椅砸下去会血贱琴房,偏偏一股气还憋在心头,马上放下琴椅走上前,伸手朝他的左脸颊挥下,成全他的愿望。
啪!
纪沐恆被她打得脸一偏,整个人定住几秒,左脸颊慢慢浮出红色的五指印。
「你为什么这么做?」她怒瞪着他质问,心情非常複杂。
「因为妳的神情很难过。」他深深吸了口气。
「难过就可以随便吻人吗?」
「我没有想很多,只是想安慰妳。」
「安慰?」她的声音微微拔高,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抓狂感,「你看到女生心情不好,都用接吻来安慰人吗?难不成你这『校园狗屁大使』也是吻来的?」
纪沐恆微微一哂:「还真的被妳说中了,的确会用亲吻来安慰人,但也不是每个女生都亲,目前在梅艺高中里,我只亲过妳一个……」
「你真的差劲透了!」
「要不要右脸再打一下?」语毕,他当真把右脸转过来,认真地想让她消气。
「不要!你给我闪远点,从现在开始,不管在学校哪里遇到,我都会当作没认识过你!」她撂下狠话后,抓起书包离开琴室。
坐上回家的公车,方芷昀望着天色渐暗的窗外,心情闷闷沉沉的。
开学以来,在同学间也听到一些关于纪沐恆的讨论:音乐艺术气质型,待人谦和有礼,功课还不错,重点是没有女朋友,在音乐的竞赛上,只要上网搜寻他的名字,媒体夸大的标题是帮他冠上「小提琴天才少年」之称。
但实际的他,很坏!什么谦和有礼,什么艺术气质,全部都是伪装的。
『因为妳的神情很难过。』
这是他吻她的理由,不想承认,但却是事实。
下了公车后,方芷昀背着书包走到高奶奶家,黑皮坐在走廊下,歪着头彷彿在等人,牠一见到她出现,马上站起来,用前脚拨了一下水碗。
「是!黑皮大人,我马上帮你换水。」她轻声笑道,马上帮牠倒饲料换水,轻轻抚摸牠的头,「你的小主人明天会来上课吧?」
「汪!」黑皮抬起头朝她吠叫。
「哼!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他明天会来上课。」她轻哼了声,这傲娇狗竟然回应她了。
「呦呜……」
「不要讲话,赶快吃饭啦!」
一边看着黑皮喝水,方芷昀忍不住抬起手,轻轻绘着自己的嘴脣,脣上还记忆着纪沐恆亲吻的触感。
关于手腕上的伤,从小到大在家人和朋友的面前,她都可以表现出无所谓的模样,但是为什么遇到他,就会变得那么脆弱,动不动就大崩溃?
完全想不透,也不想再猜下去,反正不管原因是什么,从现在开始,她都不会再理他了。

第三乐章 阳光下的深邃阴影 1 翌日早上,方芷昀下楼走向公车站,远远看见高浚韦戴着耳机站在站牌下,一边随着音乐点头打拍子,心情看起来非常愉悦。
「早安!」她心里一喜,快步走到他的身侧。
东莞技校门女主角 太粗了好痛快拔出去 情感 第1张早!」高浚韦发现她的到来,马上拿下耳机挂在脖子上,朝她眨了下右眼,「谢谢妳帮我照顾黑皮。」
「不客气,这是举手之劳。」
公车正好到站,两人上车后坐在双人座位里,方芷昀观察高浚韦的脸色,上星期六在练团室分开,外加请了一天的事假后,她以为今天会看到他愁着一张脸,整个人陷进低气压里,没想到他和往常一样,看起来没什么不对劲。
「浚韦,你昨天为什么请假?」她忍不住问,很想知道他请假的原因。
高浚韦沉默了几秒,缓缓说道:「因为我被法官传唤出庭作证。」
「嗄?法、法官?」她吓了一大跳,这答案完全出乎意料。
「我爸妈在打离婚官司。」
「抱歉!我不知道……」
「没关係啦。」他不在意地笑了笑。
「为什么……要传唤你出庭?」她疑惑地问。
「因为我妈要我在法庭作证,说我爸对她很疏离冷漠,生气时会暴力相向之类的……」高浚韦伸手搔搔后脑,停了一下,神情显得非常为难,「我爸也要我帮他作证,说我妈对家务一概不管,只顾着自己的玩乐,对我的管教也有家暴倾向。」
「你一定很为难吧?」她听了有些心疼,面对父母的离婚官司,不管作证哪一方有错,伤害最深的都是孩子。
「我不知道要帮谁,因为不管帮了谁,对我来讲结果都是一样的,」他缓缓低头,玩弄着书包上的吉他吊饰,不让她看见自己脸上的脆弱,「我看到他们在法庭上,像仇人一样恶言相向,飙着很难听的话,心里真的很难过。」
「那结果呢?」
「两人的离婚条件还是谈不拢,后面还有一场拉锯战。」他无奈地耸耸肩。
「之前我听奶奶说,你和你爸爸相处得不好?」她忍不住再问,因为这是他搬来这里,她会遇上他的主因。
「吉他课是我妈让我学的,自从我爸妈闹离婚后,弹吉他对我爸来讲变得很刺眼,他希望我认真读书,开始挑剔我的穿着打扮,认为不该浪费时间在玩乐上,甚至停掉我的吉他课,还说要把我的吉他卖掉……」
「换成是我,如果我爸要卖掉我的钢琴,我一定会拚了命跟他抗争。」如果失去钢琴,她的心一定会乾枯而死。
「可惜我爸不能理解,每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弹吉他唱唱歌可以让自己振奋起来,同学们也喜欢听我唱歌,我喜欢被他们围绕、注视和鼓掌,那会让我很有成就感;如果扣除这项才能,我不知道自己还剩下什么。」他的双手在书包上紧握成拳,彷彿想抓住什么,紧到指节微微泛白。
「所以你才会搬来奶奶家?」她忍不住伸出手,覆住他紧绷的拳头。
高浚韦愣怔了一下,紧握的拳头缓缓鬆开,一脸尴尬地说:「妳说过我像小太阳,事实上我很懦弱的,就是不想面对那一切,我才会带着吉他逃到奶奶家。」
「你当然是小太阳!」她微微一笑,悄悄收回自己的手,感觉有一点羞赧,「因为你藏了这么多心事,却从来没有让朋友感到不愉快。」
「我不希望把负面情绪倒给朋友。」
「那你搬来奶奶家,会不会觉得寂寞?」
「不会!」高浚韦摇摇头,转头凝视她的脸,「我一搬来就遇见妳,和妳很有话聊,奶奶也不会禁止我弹吉他,唱歌有黑皮这个忠实听众,现在在学校里也认识不少朋友,一点都不会寂寞。」
「可是……我常常看到你在传讯息。」听到他点名自己,她的心微微悸动一下。
高浚韦一愣,连忙解释:「那是跟我爸爸啦,我不放心他一个人住,可是讲话很容易吵架,关怀的话又很难说出口,所以我才用传讯的方式,问他吃饭没,回家没……可是他很少回讯息。」
「我相信你爸爸一定能体会你的心意。」她听了心情有些感动,原来他是这么体贴的人,总是正向地对待家人和朋友,却把自己的负面情绪压在心底。
「我也这么希望。」高浚韦扬起脣角,沉默了几秒,突然转头凝视她,「芷昀,如果妳哪天看到我完全失去笑容,记得要提醒我别忘了微笑待人的初衷,就算揍我一拳都没关係。」
「我会的!」她伸出右拳承诺。
这一刻和他约定了,她会守护他的笑容,甚至有一种雄心壮志,想让他的笑容在舞台上绽放,让更多的掌声围绕着他。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2972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