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老家车上和儿子做了_和儿子睡觉没控制住

黄昏,西边天际夕阳迤逦照耀在气氛活络的学校篮球上。放学后除了这里,校舍冷清,走廊空蕩无人。

孟秦和一群人在篮球场上奔跑运球,他闪过前面的人墙,越过三分线,一个跳跃,将球以快速的抛物线擦板投篮。

球一穿过篮网马上落入飞跳而上的另人手中,飞快的又被投入另一面篮板,可惜没进。

满头大汗的孟秦停在球场中央弯着身、双手抵着膝盖大口喘着气,「你也太逊了吧!这样也投不进去,不打了,我要回去了!」

打了一场球流出一些汗,感觉脑袋里多余的杂思代谢了许多,过剩的血气被消耗掉后,人清爽多了。

「好啦,好啦,不打了,收一收。」一群人各自到场边拿东西鸟兽散。

「孟秦要一块去吃东西吗?」有人问。

「不了,你们先走,我还有东西放在教室忘了拿。」擦擦汗,他背着背包往教室方向走去。

回老家车上和儿子做了_和儿子睡觉没控制住 情感 第1张

黄昏的走廊十分清静,静得可以听见自己的脚步声。

他停在一栋教室尽头的厕所外面的洗手台,悠然打开水龙头,往脸上泼了一把水沖凉,沖掉一脸汗渍,忽然听见建筑物后方车棚传出声音。他抬起头,擦了擦脸绕过去。还真如他所想,学校有名的朱哥大少、朱邵麟正在调戏良家妇女,两人在那里拉拉扯扯,女方显得相当恐惧。这位朱大少也就是他隔壁班导师,他的数学老师,很不巧地他调戏的正是他导师樊士芬,要他袖手旁观可能有点困难。

他走过去,扬声威吓,「不要这样,朱老师!」听见人语,樊士芬满脸惊恐地想拨开朱邵麟的手,他却抵死不放。

「孟秦!」樊士芬求救似的喊他,水汪汪双眸流露几分恐惧。

「樊老师,我是真心诚心,请妳跟我交往。」死缠着樊士芬的朱邵麟看起来并没他的话那般诚恳,看起来比较像无赖。

「你干嘛?还不放开。」

孟秦走近斥喝,以犀利眼神瞪着朱邵麟,他却仍不放手,反而斥责孟秦。

「放学还不回家,干嘛还逗留在学校,你想干什幺坏勾当是不是?」

回老家车上和儿子做了_和儿子睡觉没控制住 情感 第2张

「你是在说你吧?还不放手!」孟秦一箭步过去,用力扳开那双死箍住樊士芬的鹹猪手。

她趁势用力挣脱,赶紧逃到孟秦背后躲着,在他背后余悸犹存说:「我要回去,他跟我来这里,突然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我拒绝他就失控。」

见孟秦冷冽双眸直直瞪着,不甘心的朱邵麟对他吆喝:「孟秦,你想做什幺?」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不是你问我才对。」平常孟秦可能会为了成绩而对他毕恭毕敬,对他的傲慢置之不理,可是为人师表做出令人髮指的事那就另当别论。

「这是你对老师说话的态度吗?你敢藐视尊长,小心我记你大过。」他认为一向成绩优异的孟秦应该不至于傻得与老师作对,说几句重话搞不好他即像哈巴狗夹着尾巴跑了。

偏偏他并不胆小。

「你没资格记我过,但我可以举发你,你看你跟蹤人到这里想干嘛?」

「你这臭小子……」朱绍麟恼羞成怒一拳挥过去,正中孟秦脸颊。

回老家车上和儿子做了_和儿子睡觉没控制住 情感 第3张

「孟秦──」见孟秦被打樊士芬惊慌失措,不知该怎办,见孟秦想要还手她吓得不知该躲哪里。

「敢打我?」他冲过去用力一把捉住隔壁班男导师领口,狠狠将他甩到教室外墙边冷狠的瞪着他。他应该不知道他这几天正冲得很,刚好可以让他发洩。

「孟秦你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打老师。」朱绍麟一个踉跄撞到墙壁才没跌倒。

「你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在学校公然调戏女老师。」孟秦不甘示弱呛了回去。

「你看见我调戏她了?」朱绍麟咬牙切齿。

「当然看见了。」孟秦语气肯定。

「这只是追求你别乱讲。」朱绍麟瞪着孟秦说,心想着,他跟他这樑子结定了。

「追求用这方式,不会显得太激进了吗?旁人看了跟强暴没啥两样。」孟秦调侃无毫师道的朱绍麟。

回老家车上和儿子做了_和儿子睡觉没控制住 情感 第4张

「你这小子……」一来一语,朱绍麟气呼呼地又举起拳头想揍他。

「你想怎样?」看他那副颐指气使的嘴脸孟秦忍不住挑臖。

「怎样?我想揍你!」冷不防一个拳头又往孟秦脸上挥去,落在他脸颊上,打歪了他的镜架。

「真打过来?」扶正眼镜,瞪着眼前无良师长,他也豁出去一般挥拳过去,而且他这一拳就打在他刚刚打在他脸颊的那个位置。

「你们别打了!」樊士芬心急喊。她以为孟秦出现就没事了,没预料到两人竟然会一言不和大打出手。

两人一来一往打了几拳,打得有点狼狈。朱绍麟感觉打不过,摸着嘴角沁出的血丝冷哼一声,「孟秦!你给我记住!」

孟秦也没佔到什幺便宜,第一拳已经让他挂彩,要不是这一拳痛得他受不了,他当然不想惹事生非。看人落荒而逃,他心里有数,这位伟大的数学老师往后将天天找他麻烦,他心里不由得哼了几声。没关係,恶人自有恶人治,他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就怕他招架不住。

这种状况下,樊士芬也不知道该指责还道谢,「谢谢你,如果你没来,真不知会怎样。」但是口中说出的语气却好像在讚扬他英雄救美一样的褒扬。

回老家车上和儿子做了_和儿子睡觉没控制住 情感 第5张

孟秦冷眼瞅她,心里有些气恼,不知天都黑了她不回去留在学校做什幺?更糟糕的是,她来这种隐密的地方做什幺?摆明让不肖之徒有机可趁。

见孟秦瞪着她,她略为不安问:「有怎样吗?你的脸……」

「我看不到我怎幺知道怎幺了?」他很不爽,不是因为被打,而是感觉她没自我保护的忧患意识。今天遇见他还好,要是都没人出现呢?

「要不要到我那里冰敷,你的脸……」俊帅的脸被打肿她显得内疚。

「我、我没事……哇……」他拍了一下叫了出来。怎会这幺痛。

听见他大叫一声,她一心急下意识握住他摸着脸颊的那只手,忧心忡忡问:「我看看有怎样吗?」

她不碰他还好,一碰他感觉全身都躁热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23587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