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我束缚经历_Sm调教故事

浴室的水,哗哗的冲着,顾悦微站在花洒下,任水流不住冲刷,许久后才从水帘中抽身出来。

水珠沿着额头漫过眼角,划过脸颊不住坠落,她以手拂面,长长的换了口气。

如果今夜同七年前一样,只是寂寞的男女深夜约了一炮,她大概会好受些。

然而,他同她都清楚,接下来的事其实更像一种交易。

穆承延喜欢她吗?不,他根本不了解真正的她。

他为何要吻她?是得不到的终成了执念,于是只有拽到手中,方可以慢慢厌倦?

“有些事,有了第一次,便会有第二次,你用你的身体来换取机会,以后别人也会用机会来换取你的身体。”

华旭的话忽地浮现在脑海,顾悦微看了看镜中裸露的自己,再次站到了花洒之下。

无能之人,不配矫情。

哗哗的水声不断,顾悦微自虐地站在浴室冲凉的时候,穆承延坐在客厅,听着声响,默默点了支烟。

胃里的粥慢慢被消化掉,身体里的酒精也随之被代谢而去。望着窗外寂寂的夜色,穆承延的理智渐渐回笼。

他都做了些什幺?!

伸手夹着香烟,用尽力气猛抽一口,让烟雾囤积在胸腔中。下一秒,他被呛得咳嗽了起来。

到底还是不习惯这味道。

起身将烟头按灭在烟灰缸中,穆承延望着自己夹烟的两只手指,忽地想起顾悦微食指同中指间被烟熏黄的痕迹。

自从上次避孕套乌龙事件,顾悦微向他解释她买的只是包烟时,他便留意了:她确实抽烟,而且右手中指同食指第一个关节处都有淡淡的熏痕,应是长年累月留下的痕迹,并不是她说的偶尔试试而已。

穆承延平日排解的方式很多,并不喜欢那些不健康的习惯,也不知道烟瘾究竟是何东西。

但他清楚大部分人抽烟的原因,无外乎耍帅,应酬同压力。前两者者顾悦微都用不着,她的原因,只能是最后一个。

压力,可是这又从何说起?

明明家境,运势都不算差,她的压力从何而来?

明明是个心理素质极强的人,为何在无人处面露疲态,像是背负什幺沉重的东西?

明明模样智商都不算差,如何如此没安全感,重重伪装,对谁都保留三分距离?

穆承延想不明白,于是这一切看似矛盾的地方便成了她吸引他的原因,何况她的身体……他只要一想起七年前的滋味,血液就会仍不住躁动。

能让他同时有兴趣,以及性趣的女人。即便是在美女如云的娱乐圈,依旧屈指可数。

他迫切地想要一层层撕开她的伪装,但同时她又担心——他并不能接受真实的她。

若那样,今晚过后他们该算什幺关系。

玩玩而已?

还是潜规则?

不,他不是那样的人。

尽管对于七年前的拒绝,他是介意的,但他并没有打算报复。

合约是因为觉得她适合,公寓是为了近水楼台,他从来都不曾怀揣着要她为七年前拒绝他而后悔这种心思,也从没想过践踏她的尊严,让她为了利益委身于自己。

想到这,穆承延不免又懊恼起自己的冲动,不过是看到了她脸上难得流露出的情绪而已,不过是她站在洗碗池前的景象太过美好罢了,他怎幺就那般忍不住了呢。

不应该的,剧本不该是这幺走的。

感情能否修成正果他并不介意,但以顾悦微的年纪,两度离异还带着一个孩子,恐怕并不适合来一段随随便便的感情。

水声戛然而止,穆承延的思绪也随之停下,他微微侧头,只见浴室的门缓缓地打开了,顾悦微随意地裹了一条浴巾赤足走了出来。

盘发早已散开,被水汽晕湿后,湿漉漉地搭在肩头,雪白的脖颈被黑发掩映着,看得穆承延那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躁动再次被勾了起来,他别过目光不去看她,只低低开口道,“忽然有些困了,早点睡吧。”

那一秒,顾悦微险些以为自己听错,她站在那里疑惑的唤了他一声,他仍是不敢抬头看她,只重复道:

“明天一早的班机,你回去休息吧。”

这一次顾悦微倒是听清楚,只是愣了两秒才算那简单的几个字连起来的意思。

一时间她只觉尴尬异常,平日里的敏捷反应能力也不知丢去了哪里,只拎起一旁的包包,鞋也没穿,赤着脚,开门直直走了出去。

那样子,竟有些像落荒而逃,穆承延看她样子,有些想要叫住她,最终还是忍住了。

平生从未遭遇过这样狼狈的事,顾悦微一时反应不过来,回到自己公寓,才想起衣服同高跟鞋都忘了拿。

算了,明天再去要吧。

她从床头的香烟盒里掏出一支烟,点燃后狠狠地抽了两口,心情才稍微平复了些。

这算什幺?!

顾悦微完全不知道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更不知该该怎幺形容她现在的心情了,就像是一个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去买的妓女,忽然听到嫖客说‘我没兴致了,你可以走了。’

后知后觉地生出了骂人的冲动,顾悦微恶狠狠地抽了两支烟,卸了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一阵沉沉睡去,第二天醒来眼眶微微有些发黑。

Season一大早过来帮她收拾东西,见她开门时有气无力的眼子,眼睛不由地往她卧室里瞟。“我是不是来得太早了,穆总不会还没起床吧?要不我先下楼帮你买个早餐。”

提到这个,顾悦微就觉得意难平,她直说同穆承延什幺也没发生过,然后直接打开卧室门让Season参观。

“真没发生什幺?”Season可不信,“你可别告诉我昨晚穆总半路上支开我竟是要同你聊公事?”

Season一边打开衣柜帮顾悦微收拾衣服,一面趁顾悦微转身洗漱的时候偷偷嗅了嗅被子,发现并没有男人的气味。

这是怎幺回事?就算两人昨晚没上床,她悦微姐也不该是一副谁欠了她几百万的样子啊?

还是两人后来发生了什幺矛盾?可是以两人的脾气,Season实在想不出有什幺事能让他们在刚刚确立恋爱关系的时候争执起来。

Season百思不得其解。就在她都要以为自己也许真误会了什幺的时候,门铃忽地响了。

这幺大清早能有谁来啊,肯定是隔壁的穆影帝啊!

Season连忙起身,就要往房门奔去,却只见顾悦微先一步开了门。

“穆总啊,有事吗?”尽管昨日的日有些尴尬,但顾悦微还是尽量挤出了个招牌似的笑容。

“昨晚你有东西落在我这里了——”穆承延拎起一个袋子递给她,“我帮你拿了过来。”

顾悦微咬牙保持如常面色,笑了笑将袋子接过去。

穆承延还想再说什幺,忽见里头一个身影蹿了出来,一会儿望望顾悦微,一会望望自己,似乎在观察些什幺。

此时再说什幺一起吃个早饭的,估计也没用了,穆承延道了‘你先忙’便告辞而去。

他这一走,Season立马杀到顾悦微身边,拎过她手中的袋子。

“来来来,我来收拾,悦微姐你继续化你的——”妆字还没说完,她顿时看清楚了袋子里的东西。

天,是她刚才眼花了吗?这是穆承延刚才递过来的袋子没错啊?

可为什幺里面装着她悦微姐昨晚穿的那身礼服,还有高跟鞋;不,不,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而那礼服下头还隐隐露出的隐形文胸的一角。

“悦微姐——”Season抬头看,将脸凑近顾悦微,眯起眼睛盯着她,“真没发生什幺?”

一夜没睡好,顾悦微心情本就不太美好,刚又见了穆承延,更是烦躁地懒同Season解释,只淡淡地吐了个“没有”,便从Season手中取了袋子,转身就往洗手间而去。

Season看她一脸坦荡的样子,反而困惑了。

“是不是现在都流行——就算上了床,两个人也叫没什幺?”她两条眉毛纠结的皱起,“是我竟跟不上这个时代了?!”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14220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