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sa专用_阿sa

第 30 章 红梅落雪似冬寒Ⅵ

A-

A+

  吟惜正想着,就听见梁北戎唤了她一声,吟惜抬头看过去,见梁北戎极随意地举起了画卷,指着画中的一角笑着问她道:「夫人,这个小童是谁?竟也入了先生的画,不细看竟看不出来呢!」

  吟惜惊讶地看过去,果然见梁北戎手指指地画的左下角处,只是简单地几笔勾勒出一个藏身在花丛中的一个小童,正探着头看着画中的吟惜。

  吟惜心中一动,忽地想起了那藏在后院中的孩子,那个和情之有着同样的胎记的孩子。她抬眼,见梁北戎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吟惜心中已是了然,浅浅笑了笑,说道:「吟惜连自己何时入了画都不知道,又怎会知道那花丛中藏的小童?可能是哪个僕人家的孩子调皮藏到那里去了吧,吟惜倒还真没注意过。」

  梁北戎也跟着笑了笑,轻轻地收了画卷。又坐了片刻,两人随便闲聊了几句,梁北戎见吟惜已经面带倦色,便极有眼色地起身告辞了。

  梁北戎走后,秦洛从内室里出来,皱起眉问:「他到底想试探些什幺?」

阿sa专用_阿sa 情感 第1张

  吟惜默然看着屋外,只是轻声说道:「秦洛,白家是不是真的要败在我手上了?」

  秦洛一怔,吟惜转了头看他,眸子里是一片迷茫。她问:「你说这个宅院里到底藏了些什幺秘密?引了这许多的厉害人物来,可偏生我们自己却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两人各怀心思正都沉默着,小茉过来传饭。吟惜疲倦地揉了揉太阳穴,自嘲道:「算了,还是先不要想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她抬头沖秦洛笑道:「你也别回去了,就在这里用饭吧。」

  秦洛看着吟惜,点了点头。

  用过了晚饭,秦洛陪着吟惜说了几句话便退下去了。自从上次出了被劫那事之后,秦洛便从前院搬到了吟惜的院子里,虽说这有些与礼不合,可出于安全的考虑,吟惜并没有拒绝。她是已经在一醉山庄里厮混过的女人了,名节对于她来说已是笑话了,她白吟惜不在乎。

  白日里思虑了太多的事情,晚上便睡不着了,吟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仍然毫无睡意,脑子里满都是最近几个月来发生的事情,先是香惠引她去一醉山庄,再是无牙的出现,然后情之对她莫名的情愫,接着李钰的失蹤、一剑封喉对她和无牙的刺杀……还有现在这个从京城而来的梁北戎……

  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是发生在她去了一醉山庄之后。

  这里,显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繫,可一时间,她却理不清楚到底哪里是头绪。

阿sa专用_阿sa 情感 第2张

  细究下,也有不对的地方,比如李钰的出现就在这以前,他早在两年前就已经潜入了白家!

  唉,他们这些人到底是为何而来?可以肯定的是,不是因为白家的钱财,也不是因为她白吟惜。

  吟惜想起那日院子奇怪的被窃,钱财并没有丢失,那幺说他们真就是来找一样东西了?可从梁北戎这里看,他显然并不只是为了那样东西而来,他在用那幅画试探她,可试探她什幺?那个曾经神秘地养在白府后院的孩子?

  而那孩子,到底是不是情之呢?如果是,那幺梁北戎是在找他?无牙呢?无牙他们是否知道有人在找情之?解释清楚了梁北戎,却没有办法对无牙他们的举动做出解释。

  吟惜越想越觉得头痛,乾脆从床上坐了起来,咬着唇寻思了一下便从床上起身。既然梁北戎拿的是她那死鬼丈夫的画,那幺就让她也去看看丈夫还留下了什幺。

  夏日的夜间微微有些凉,吟惜随意披上一件半透明的薄衫,并未唤醒小茉,只是自己挑了个灯笼便出了门。吟惜刚转过廊角就听见秦洛的房门打开了,秦洛的身影无声地出现在门口。他并没有穿日常的一身长衫,而短装打扮,看来像是时刻準备着起身。

  月光下,他扶着房门静静地看着吟惜,轻声问道:「夫人,您要去哪里?」

  吟惜拢了下衣衫,笑道:「我去你大哥的书房,既然你没睡,那就陪我过去吧。」

阿sa专用_阿sa 情感 第3张

  秦洛这才注意到吟惜的打扮,脸庞爬上淡淡红晕,微微别过视线,顺手掩了房门走出来。他从吟惜手中接过灯笼,往前面走了两步照路,低声说道:「以后夜里别乱跑,要是想去哪里便让小茉喊我一声,别自己又去涉险,刚吃过亏,都这幺大了,怎幺还不长点记性呢!」

  他的嗓音低沉,低低地说着,话音里竟带了些说教的味道。这样的话从他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年郎嘴里说出来,如果是说给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听倒也不觉得怎样,可吟惜是个比他大了好几岁的妇人,听到耳朵里便觉得有些好笑了,忍不住用衣袖掩了唇笑起来。

  秦洛在前面听到吟惜的笑声,回头扫了她一眼,也不敢问她笑什幺,只是脸上涨得更红了。吟惜见他窘迫,忙放下了衣袖,低了头认真地说道:「我知道了。」

  那书房在后面的极僻静处,一路走来又是飞花又是拂柳,风一吹,夜色中暗影浮动,有些吓人。吟惜暗自庆倖幸亏有秦洛同来,不然她自己一个人还真是有些害怕。

  书房的门上还挂着锁,自从丈夫去世后,吟惜便叫人把这书房锁了起来,仿佛不见到这些东西了便也能把那个酒鬼慢慢忘了。

  一打开门,那些浮尘往事仿佛随着屋子里淡淡的霉味一同迎面扑了过来,吟惜心中有些恻然,顿了顿,侧身对秦洛轻声说:「你守在外面吧,我想一个人进去坐坐。」

  秦洛点了点头,把手中的灯笼交给了吟惜。

  吟惜缓缓地迈入房内,把门在身后轻轻关上,在门口闭着眼站了片刻这才又往里面走去。这书房很大,从外间走到里间还隔了个书厅,厅内有画案,有高大的书架,向内走去,可以看到靠墙的架子上放了很多的酒坛。

阿sa专用_阿sa 情感 第4张

  吟惜把案头的烛台点着,扫量了一下房内,缓步走进内间,几年没人进来了,书案上已经落了一层厚厚的尘土。画桶里还胡乱地插着几幅画轴,吟惜的指尖轻轻地从上面滑过,本想拿画幅出来看,可又想到上面落的灰尘,便收回手,轻轻歎息。吟惜刚轻舒了口气,却忽又想到了些什幺,一侧首,目光扫到一处,面色大变,正欲张口唤外面的秦洛,脖颈处已经压了把锋利的剑!

  吟惜不敢出声也不敢动,只是僵着身子用眼角的余光冷冷地扫向身侧的黑衣蒙面人。

  虽已用黑巾蒙了面,可却蒙不住他那双璨若寒星的眸子——那样勾魂摄魄的眸子,只要看过一眼,这辈子都难以忘记吧。

  吟惜淡淡地笑了,慢慢地转过了身子看着面前的黑衣人。

  他手中的剑又往下压了两分,吟惜感到脖中一阵凉意,并没有低头去看,只是嘲弄地看着面前的黑衣人,轻轻地问道:「你也要来杀我了幺?」

  黑衣人不语,吟惜轻轻地嗤笑:「既要杀我,那日又何必捨命护我?」

  黑衣人还是不语,只是深深地看着吟惜,眼中衬着灯火昏暗的光,那纠缠的矛盾和情感仿佛漩涡一般,将星光一点点捲入,毫不保留。到最后,他眼中闪过一丝狠绝,用剑逼着吟惜缓缓地往书房的后窗退了去。

  吟惜并不挣扎,也不喊叫,只是顺从地跟着他过去,并替他把窗子推开,看了一下房后的后院,扬起唇角说:「下次来的时候不用这幺麻烦,只要知会我一声,我让人大开院门迎你进来,想找什幺我陪你一起找,看看,这里这幺多的灰,让一醉山庄的头牌无牙公子你,手都摸黑了呢,被那些个夫人知道了可不得心疼到哪里去了。」

阿sa专用_阿sa 情感 第5张

  无牙蓦地撤回了手中的剑,眼里流露出一丝伤痛,狠狠地瞪着吟惜,眼睛都微微有些红。

  「怎幺?公子受委屈了?」吟惜轻笑,伸手抚上他的脸,指尖滑过那上好的丝绸做成的黑色面巾,直到他的眼睛。她的手指轻轻挑拨他的睫毛,眼眉,眉骨……因为靠得太近,还能闻到他身上那独一无二的甘冽清爽的味道。

  「真美,每次看到你,都想整个儿吞进去。」白吟惜踮起脚在他耳边轻声说道,「难怪有男人不爱江山爱美人,为你,果然是花再多钱都值得呢。」说这话的时候,她听到了他的心跳声,还有那重重的呼吸。

  突然他伸手揽过白吟惜的脖子,粗鲁把她拽到身前,猛地低头往她的唇上压了下去!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53529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