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褪下老师的蕾丝内裤_japanese50mature成熟

第三章 星期六很快就到了,可是对于校刊的扉页稿子我却还没有头绪,社团与学业的比重总在时间中相互拉扯,这几天让我忙得焦头烂额。
还有学弟黎钧跟学妹们打闹的画面一直重複在我脑海播映,搞得我心情更加沉闷。
Slipshod咖啡厅,从五点开始就陆陆续续涌进人潮,让我跟莫晴姐还有其他服务生都忙得不可开交。为了不想被熟人认出来,我都跟之前的装扮一样,只是今天将微捲的长髮绑成高马尾。抽空跑了趟厕所,洗完手我看着镜子里反射的自己,既充满光彩又有自信,忍不住感慨髮型跟唇蜜真的影响一个人甚深啊。
走出厕所,莫晴姐刚好迎了上来。
「小琳,十九号桌的客人指定要妳服务喔。」
我望了过去,十九号桌的左宇勋抬头正好与我对上眼。
哦,这次只有他一个人来。
好几天以来累积的心浮气躁,加上他之前故意当众大喊手机号码的恶作剧……风水轮流转,我垂下眼帘走过去。
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了。
「先生,可以跟您确认餐点了吗?」我弯起唇角,露出标準的服务业微笑。
「嗯……我不知道该吃什么,」大魔王的眼眸直瞅着我,「妳有特别推荐的餐点?」虽然是疑问句,但他却将Menu往桌旁移,看样子似乎是要我给他介绍一下菜色。
等等,这家伙的目的不是来把妹搭讪的吗?干嘛突然为难我这只会端盘子的菜鸟给他介绍菜色!
「呃、」我绞尽脑汁,想想莫晴姐都是怎么回答的……
「你……或许可以嚐嚐我们的二号餐点……这是我们本月新推出的菜色,多数客人品嚐过的反应都还不错。」真佩服自己面临状况能急中生智的厉害,虽然本身是个菜鸟但也能讲出看似如此专业肯定的回覆,哈哈。
「主餐是海鲜啊,」左宇勋短暂看了一眼Menu,视线又回到我身上。「看起来还不错,妳喜欢吃吗?」
海鲜是我的最爱啊--
「嗯,海鲜很好吃。」我简短回答。
「既然是妳推荐的,那就二号吧。」大魔王慵懒地靠着椅背,「至于搭配的饮料……拿铁、奶茶跟水果茶,妳觉得呢?」
这位大哥,到底是你要吃还是我要吃……
就算再迟钝也能感觉到这家伙是拐着弯在问我的喜好。
「……拿铁好吗?」对于他主动的示好,我依旧保持着疏离又不失礼的微笑弧度,见他同意后迅速把Menu拿起来在空白的主餐填一填。
冷不防,左宇勋突然问:「我觉得妳很面熟……妳是范琳,对吧?」
红笔不小心撇了一下,这句话在耳边像炸弹一样,顿时炸出我无限的讶异。
我转头看他……不会吧,被这家伙认出来了吗?有这么快吗?
见我没说话,左宇勋认真地说,「小学时我跟妳同班过……我是左宇勋,妳记得吗?」
不只小学同班,我们现在还同校……不对,从他说的话里头我觉得有哪里怪怪的。
看我沉默着没回答,他话锋一转地连续追问,「妳常在这里打工吗?……妳几点下班?我有些话想跟妳说。」
终于啊,大魔王露出把妹的真面目了。
「不好意思,工作时间我们不能跟客人闲聊。」收起Menu我给他一个职业笑容,然后转身离开。
不管怎样,总觉得某些地方怪怪的。

说真的,最让我意外的不是舅舅竟然在最忙的晚上七点时段就提早放我离开,而是走出门后映入眼帘的景象才是真的最惊讶。
人潮在街道上涌动,左宇勋倚靠着一辆黑得发亮的机车,微微仰着脸望着浅色天幕,一副深情的男主角的氛围。
现在是在拍电影吗?
等等、他竟然在咖啡厅外等了我一个小时?
他不经意转头,却在看见我时,原本冷淡的唇角剎那间拉出一抹浅笑。
褪下了咖啡厅制服,我穿着格子衬衫与牛仔短裤,高马尾和整齐的浏海依旧,也没有戴上眼镜……简单来讲就是我的装扮并没有转成在学校的模式。
我双臂环胸地看他。这家伙到底想干嘛?
「范琳……我是左宇勋,妳记得我吗?」大魔王抓了下髮尾,模样竟有些不自然。
不,这一定是我眼花看错。向来高傲又专制的学联会长怎么可能会有害羞的表情!
态度突然变得这么谦沖自牧的大魔王,我只解读出一句话总结:面对他时我可以尽情嚣张,故意表现难搞的一面去刁难他了!因为现在佔上风的人是我!
「我知道。我们小学三年级时同班……」顿了一下,语调称不上是热络,「我还记得那时候你很爱捉弄我。」
我反应这么冷淡,可是左宇勋却笑了出来。
「我们学校热舞社有办什么舞展,要去看表演吗?」同样的,虽然是疑问句,但他已经把一顶红色安全帽塞到我手里,「当作是久别的同学会?」
看了一眼黑得晶亮的野狼机车和戴好安全帽的他,我故意刁难,「左宇勋,你应该没驾照吧。」
「是没有。」他大方承认,跨上机车后他没问我就直接把我的包包拿过去放在前座,「我从国中就开始骑了,相信我,很安全的。」
这家伙霸道的本性可不可以改一改?
「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了。」看了眼被挟持当作人质的包包,我的语气始终很淡。
「这不是威胁,是邀请。」瞧我依旧迟迟不上车,大魔王偏头露出路西法式的微笑,「表演结束以后,我请妳吃消夜?」顿了一下,他补充道:「炭烤海鲜怎么样?」
我维持的冷淡表情鬆动了一下。
好吧,继续相处我才能继续刁难他,为之前被捉弄的不爽报仇。
……我绝对不是因为炭烤海鲜才妥协的。
「记住你说过的话。」戴上安全帽我坐上后座。
猎猎风声的轨道刮过耳际,我突然想到之前一直觉得奇怪的地方到底是哪里了……
根据我们的对话推测,左宇勋这家伙该不会以为小学同班的「范琳」是一个人,高中同校的「范琳」又是另一个人……?
我晕晕地想,每次都考校排第二的他不可能这么蠢吧?

第三章中 左宇勋的一句「我觉得妳的声音好熟,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成功让我知道原来这个蠢蛋真的把「范琳」当成不同的两个人。
「很像谁?」等红绿灯时,我漫不经心提问。
他耸耸肩,「我们学校一个成绩很好但是对人总是不太热情的女生……哦对了,她也叫范琳,超巧的。」然后大魔王蓦然轻笑,「因为她给人的感觉安安静静的又总是考全校第一,我那群朋友还帮她取了个『书呆女』的绰号。」
……左宇勋,你跟你那群朋友都是自大主观的猪头!

我冷着脸跟着左宇勋走进西优高中一楼舞光四射的礼堂。期间他一直频频回头偷看我,大概很困惑为什么我的表情会比之前的冷淡还更加笼罩一层冻人的寒霜。
晚上七点多,大部分学校的热舞社早就表演完了,稀疏的人影穿梭着让偌大的礼堂更显空旷,一旁长桌虽然有提供招待用的饼乾饮料,但好几个盘子已经空了见底。
「你这王八蛋怎么拖到现在才来!我们早都跳完了!」之前在咖啡厅见过一眼的褐髮男穿着dancer服装,一照面就往左宇勋的胸口送上一拳。
漂亮!只可惜力道可以再加重三倍。
我在内心惋惜,对褐髮男的印象瞬间提升,记得他好像也是学联会的一份子。
「Sorry. 我这不是来了吗。」左宇勋显然不痛不痒,没什么诚意地道歉。
褐髮男这时候才注意到我,眼珠子缓缓瞠大。「哇赛,这是……?」
「我小学同学,范琳。」然后左宇勋指着褐髮男,「他是游耀群……妳可以不用费心去记他的名字。」
「你好。」我礼貌微笑。
「咦咦!妳不就是之前那间咖啡店超正的服务生吗?」褐髮男游耀群倏地蹦到我面前,「真假啊!你跟那个王八蛋是小学同学喔?而且妳也叫范琳?那不就跟我们学校的书呆……噢!……」褐髮男没说出口的话被左宇勋一个腹部肘击给全部嚥下去。
原来大魔王终于察觉到我听见『书呆女』三个字脸色会变得媲美北极冰山啦。
注意到我们这边闹腾的状况,一身闪亮短T短裙露出小蛮腰的校花,那欣喜若狂的表情在看到左宇勋旁边的我时,眼神瞬间冷下。
热舞社,曹忆瑜,冷嘲热讽……我竟然没发现这个连锁效应的麻烦!
看见校花和她的舞伴们往这边走来,我收起笑容,一点都不想连在假日偶遇都要忍受她莫名其妙的奚落。可就在我转身打算离开时,左宇勋却敏捷地拉住我的手腕。
「要去哪?」
很好,这么一拖延,描绘着精緻妆容的校花小姐已经走过来打招呼了。
「嗨、左宇勋,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曹忆瑜短促地笑了下,随后盯着我语气貌似亲切,「她是……你那个读研究所的姊姊吗?」
姊妳X个头!我还妳姑妈咧!
曹校花这是在拐着弯暗讽我老气呢,不过以她那副艳丽的妆容说这种话不觉得很没说服力吗?
她这样子看起来比我更像社会人士十倍。
闻言,大魔王冷着声音澄清,「她是我朋友。」
然后曹忆瑜呵呵呵地假笑了,「原来是朋友啊……妳好,我是宇勋的同学,北育高中热舞社的社长。」语调听起来很友善,但别以为我看不出她眼里想将我生吞活剥的凶狠。
「妳好。」我连个虚假的笑容都不想给。
可惜校花小姐却没打算就此停住。
「我刚才听到游耀群说什么咖啡店服务生……」向来喜欢找我碴的曹校花这次瞠大一双无辜的眼眸,却吐出会让人呕血的话语,「难道……妳没念高中就去工作了吗?好辛苦喔。」
「欸曹忆瑜,妳这样讲话有点没礼貌耶。」褐髮男揉了揉腹部,适时帮我出声。
「我只是想认识左宇勋的朋友而已嘛……」曹忆瑜娇滴滴地解释。
拜託,校花小姐可以不要这么矫揉造作吗?
我双臂抱胸,她这副矫情的姿态让我感觉内心的火山有种快要爆发的失控。
「Sorry. 我不习惯跟智商太低的人当朋友,反正我跟妳合不来所以也用不着客套了。」即使没特别指名是对谁说,但在场的大家都心知肚明。
我冷漠的回应成功使得校花小姐的假笑僵在脸上,眼里深处的冰霜冻结成进阶版暴风雪。
不过,who care.
「你们聊,我去吃东我褪下老师的蕾丝内裤_japanese50mature成熟 情感 第1张西。」这次我迅速转身,左宇勋没再干涉我的行动自由,否则我绝对给他一个过肩摔。
来到长桌一隅,我漫不经心地挑着饼乾。
感觉今天特意打扮过的我,面对人群时似乎生出了一种勇气,一种自信。以前不管在学校还是其他场合,我都不太敢表达自己的意见或立场,总是人云亦云或者乾脆沉默……但今天我却能忠于自己的感受,比如不想跟谁客套时就冷淡,不想多待一秒就转身离开……说得更明确点,我没想到原来我也可以有这种「只在乎自己不去管别人会有怎样评价」的唯我独尊。
说真的,我还满喜欢今天这样或许会给人难搞的印象的自己。
就在我伸手拿了一罐运动饮料时,右肩突然被撞了一下,指尖一鬆使得饮料从我手中滑落。
我準备弯腰,不小心撞到我的那个男孩却早一步俐落地捡起运动饮料。
「抱歉。」变声期特有的粗糙感。
我惊讶地抬头,没想到真的会是他……
黎钧开口,略显低沉的声音与记忆中叠合,修长的手指握着罐装饮料递到我面前。
「刘又轩你这家伙,害我撞到别人了。」同样穿格子衬衫与牛仔裤的学弟对着几步之外仍然嘻皮笑脸的刘又轩抱怨。
「没关係,谢谢。」我接过运动饮料,感觉脸颊又开始微微发烫,心里有些骚动。
学弟只是略微点头,没多说什么便转身去找刘又轩算帐了。
我抬眼,恰巧看到黎钧毫不留情地给刘又轩架拐子。
「拜託、你应该感谢我吧?」即使距离几公尺远,但仍可听到刘又轩压低声地调侃,「好歹你撞到的是个正妹欸!」
「你给我滚远一点。」依稀听见学弟这么回覆。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2281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