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互换_一家三口互换着曰

【总裁篇13】别什麽都乱舔

  贺斯年一手抱着楚娇往浴室走去,一手漫不经心地,一颗一颗解开衬衫的扣子。

  他对自己的肉体没有什麽深刻的认识,不知道那强有力的胸肌和沟壑分明的腰腹有多吸引人。

  楚娇近距离地欣赏了一番,心中感叹,她的小男孩,真的长大了啊。

  贺斯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某个猫身人心的女人好好评判了一番,他想着一会儿肯定要弄湿身体,乾脆将衣裤一块儿脱下,仅着了一条黑色内裤,将楚娇抱进了浴缸。

  都说猫儿都不喜欢洗澡,贺斯年每次听到这种说法都嗤之以鼻,常常回想起当年一人一猫在河边嬉戏的场景。

  他的猫儿——嗯,他的娇娇——可不一样,喜欢水得很。

  『爱玩水』的楚喵喵此刻若是听到了贺斯年的心声,肯定想挠他一爪。

  她当年哪里是喜欢水!那是她看不过去小少年浑身髒兮兮的洗不乾净,才上蹿下跳帮他,自己也还不是爲了靠出卖色相挣钱,才忍受着碰水的。

  作爲一只猫。

  虽然是一只猫•妖。

爸妈互换_一家三口互换着曰 情感 第1张

  楚娇也无法改变她生理上面对水的不习惯。

  贺斯年调好了水温,想要将毛髮被饮料弄髒的楚娇放进水里好好洗一洗,怎料小猫儿竟然两只前爪竟死死趴在他的肩上,不肯下来。

  「娇娇,乖一点。」贺斯年摸了摸楚娇柔软的背脊,被那毛绒绒的手感惹得心头痒痒,又忍不住顺了两把。

  男人的手乾燥温暖,抚摸过身体的力道不轻不重,让楚娇舒服的眯起了双眼。

  结果就她一时鬆神,身体就被大手抱住,整只猫被放入了浴缸中。

  「喵!~」贺斯年,你过分!

  身体被擒住,楚娇此刻可谓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任人宰割。

  贺斯年高大的身体就这麽蹲在浴池边,长长的手臂伸进浴缸中,小心翼翼的捧着他失而复得的宝贝。

  「喵~」楚娇感到自己柔软蓬鬆的毛沾上了水,简直就像是落汤鶏一般,整个人,不,整只猫都要不好了。

  她望着贺斯年挤了一点沐浴露朝她探来的手,连连后退,退到了浴缸的角落边上,可怜兮兮地张着一双大眼睛望着贺斯年。

  「娇娇,你别这麽望着我,就是洗个澡而已,放心,很快就好了。」贺斯年手再长也没法够到那里,只得长腿一跨,乾脆跨进了浴缸。

爸妈互换_一家三口互换着曰 情感 第2张

  被楚娇那双水润的眼睛瞪着,他都好似感觉自己是个好似要逼良爲娼的坏人了。

  哼。好不容易重逢,你今天就没做点让我高兴的事儿!

  楚娇此刻不知道,自己虽然还是一副萌萌的模样,但除了头,其余地方都沾上了水,小身板没了毛的遮掩很是瘦小,却顶着一个蓬鬆的大脑袋,那样子又萌又蠢。

  贺斯年忍笑咳了一声,伸手将楚娇再度抱住。

  爲了躲避魔爪,楚娇乾脆开始想办法让贺斯年分心了。

  她被男人抱在赤裸的胸前,望着那健壮胸肌上的两点肉粒,舔了舔牙齿,乾脆地伸出了舌头。

  她好不容易偷跑了出来,体内好不容易压制住的力量还没处使呢,这臭阿年,就开始折腾她。

  楚娇埋头,小舌舔上了眼前挺立的肉粒,心想。

  拖了这麽久……也该执行任务了……

  贺斯年正将沐浴液打上泡沫抹在楚娇身上,忽觉胸前一痒。

  猫儿带着倒刺的舌头轻轻地舔在他的乳粒上,酥酥麻麻,贺斯年神情微妙。

爸妈互换_一家三口互换着曰 情感 第3张

  「娇娇……」他将小猫抱离了身体,数落道,「乖,可别什麽都乱舔。」

  「男人这里……可舔不得……」

  说了一半,贺斯年又摇摇头,失笑。他总不知不觉就将小猫儿当作是一个平等的人来对待,旁人看上去他怕是个疯子吧。

  继续揉搓着楚娇热乎乎的身体,丰富的泡沫渐渐在绒毛间生起,贺斯年的大手饶有技巧地在她的脊背,胸腹,四肢上按揉,耐心又细緻。

  被这麽伺候着,楚娇转瞬就忘记了自己要攻略男主的打算。

  她眯着眼睛沉浸在两只大手带给自己身体的愉悦中,心里感叹。

  怪不得说养猫的人都叫做猫奴啊。

  她现在虽然是猫,但享受的明显就是主子待遇嘛。

  嗯~很舒服~

  嗯~再往那边挠挠~

  贺斯年见小猫儿终于不再抗拒,心中也鬆了一口气。

爸妈互换_一家三口互换着曰 情感 第4张

  他看着乖巧地躺靠在自己手中的楚娇,压抑了多年被刻意忽略的喜爱之情再次破土而出。

  太可爱了!他的猫猫!

  怎麽。

  怎麽能这麽可爱!

  就连湿淋淋的模样也那麽可爱!

  心中嘶吼,外表却仍旧淡定。

  贺斯年揉搓着小猫儿的身体,手指不经意触碰到了她脖颈间的那条项炼。

  之前都忘了,洗澡的时候这些链条还是取下来比较好。

  贺斯年这麽想着,双手在楚娇的脖子上一阵探索,终于找到了绳扣。

  楚娇还沉浸在按摩的舒爽中,脖子上的触感没让她警醒,待她反应过来时,贺斯年已经解开了扣。

  糟了!

爸妈互换_一家三口互换着曰 情感 第5张

  她睁开紫罗兰色的瞳孔,猝不及防。

  「嘭——」

  贺斯年表面维持的淡定终于崩塌。

  他手中毛绒绒的猫儿就在他面前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

  是一具赤裸的洁白肉体。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51496.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