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大我已经爱上 嗯啊轻点 好疼好大

第四章-5 狗仔周刊这诱人入罪的万恶渊薮,她绝不能姑息,她要和老白摊牌说个清楚!
姚心瑀不顾门口接待小姐拦阻,拿着被捲成圆柱状的杂誌义愤填膺的冲进老白办公室。
「有什么事吗,这时间怎么突然跑来?」老白明知故问,摆明装傻。
「老白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看了不就知道吗,是汪敏赫的新报导啊。」
「我知道是汪敏赫的报导,可是你为什么要刊这种奇怪的报导呢?关于那些NG照我不是在信件里解释过吗,因为当天和老人家们的同欢行程我们玩的太开怀了,汪敏赫才接受招待喝了点小酒的。姚心瑀激烈的辩白着,声纹不断飙高,「我们公司不是发过新闻稿吗,为什么杂誌偏要写成他大白天饮酒作乐呢!」
「其实我个人对汪敏赫并没有特别好恶,这只是生意而已。你想想,如果写成善心天使汪敏赫拜访老人活动中心,你觉得多少人愿意掏钱买这期杂誌呢?」老白一脸无所谓。
「但你们这样扭曲事实是不对的!」听老白似是而非又理直气壮的论述,姚心瑀胸口的怒火简直不打一处发上来,此刻,唯有她能代表汪敏赫申诉啊。
「所以呢?你想让我刊登澄清报导吗?」
「对!」
「别傻了,娱乐週刊是为了满足人类的好奇心而生,不是为了报导事实真相的。」内心软弱、对弱者产生无谓同情心,是不可能成大器的,老白看着眼前不堪一击的小棋子,暗中作了弃子决定。
「既然事情没有转圜,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提供任何汪敏赫的消息了!」
两人对峙间烟硝四射,老白锐利的瞅着姚心瑀,彷彿正评估如何在她身上榨出剩余价值,突然间他了然似的冒出诡异窃笑,「难道你当初答应和我合作时没想过这些吗,现在才良心发现会不会太晚了?」
「就算我一时鬼迷心窍被你和善的外表给骗了,总而言之,我不会再做任何出卖良心的事情,我们的合作关係到此为止吧!」姚心瑀愤怒至极,义正严辞宣告。
她会弥补的,即使此时还无法亲口袒诚自己的错误,但是她会想办法弥补的。
宣战吧,只要帮老闆完成最高品质的新专辑、让新专辑大卖,就是对老白最神气的打击了吧!
***
安雅算準时机在练习室里守株待兔的等待汪敏赫,正巧接到期待已久的琛哥回电,听琛哥说试听那几首Demo的感觉都不错,原本忐忑不安的心宛如被注上强心针感。
虽然关于这些曲子是谁做的这件事在现阶段还是秘密。
不过有了如此专业奥援,身为新专辑製作人的她,已做好要和敏赫的固执对抗的觉悟。
「太感激你了,我们继续保持联络!」挂上电话后,安雅从容的笑了。
汪敏赫原想待在TNW熟悉的环境里,获取一些安定能量,但当他走近练习室门口却发现有人霸佔了电子琴椅前,因而原本打算开门的手犹豫的悬在半空中。
这厢,安雅正巧抬眼看见门外来人,连忙挥手昭呼。
闪避不及,汪敏赫只好硬着头皮走进门,不料安雅劈头就是充满感情的一句:「同学,你在那里鬼鬼祟祟干麻?」。
安雅以俏皮语气重现两人高中时代初见面的第一句话,时光彷彿瞬间拉回到泛黄久远的记忆中,在无人的音乐教室里,才貌兼备的校花小姐对上打架闹事臭名远播的坏学生那时……
当时坏学生被训导处惩罚打扫音乐教室,高高在上的校花见到他却一点也没露出娇柔害怕,眼神彷彿在说:我知道你是谁!
坏学生也用骄傲表情还以颜色:如果你让我安静打扫,感激不尽!
两人对峙互不退让,校花自讨没趣后开始练习起巴哈变奏曲的某一部,因为被忽视而感到气恼,她不小心弹漏几个音符。
坏学生忍不住丢了手上拖把,走上前一把关上琴盖。
校花惊讶的缩起手,恼嚷着:「你差点夹到我的手指欸!」
见女孩一脸震惊,坏学生反而好玩似的继续激怒她:「如果再不阻止你,我怕我会魔音穿脑而亡!」
校花不喜欢输的感觉,连忙回嘴:「你懂什么啊!我是因为太久没练习这些基础曲才生疏的,真这么厉害你来弹!」
两人针锋相对间,坏学生潇洒地摆了摆手,示意她让开,校花不情愿的往琴椅旁挪了一点。
坏学生随性的弹了一曲,他轻轻翘起嘴角随心所欲的神情,神气的让人着迷。
校花看到乍然失神,直到音符魔力嘎然而止,她才发现两人间过份亲近的距离,脸也像苹果般红了起来。
年龄相仿的两人有搭没搭的聊开后,陆续又在音乐教室见了几次面,校花提议坏学生跟着自己上教会帮诗班伴奏,换取她帮忙向老师美言、记功抵过的机会,随着两人朝夕相处,渐渐熟稔起来……
「来练习室前我就祈祷能在这里等到你。」见汪敏赫神情怀念,安雅笑意盈盈的,显然对自己成功勾起两人年少回忆感到满足,「过来坐吧,我让你听听几首新收的Demo。」
汪敏赫找了电子琴附近的一个空椅坐下,一脸不抱期待。
「你可别小看这些Demo喔,它们可全都通过了琛哥的专业鉴定呢,不信你现在打电话问问!」
安雅为了新专辑Demo竟已偷偷向琛哥请益过?汪敏赫闻言有些惊讶,嗓音也难掩沙涩,「你不需要为了讨好我作到这种程度……」
「这不是讨好,是尊重,再怎么说琛哥都是你音乐上最契合的精神导师,他的建议能给我指引明灯。」安雅不卑不亢的说着,对着邻人嫣然一笑,「况且,身为称职的製作人,无论再困难我都有义务帮你找出TNW与温柔风格并存、让你褃可的路啊……」
她灵活手指轻轻在电子琴键上滑动起来,睽违多年的再见面,她早已不是当初单纯懵懂的校花了,她的人生,绝不可能再一次敲错键盘。

第四章-6 拜日新月异的发达科技所赐,小小的宝岛从头到尾都可以一日走透透,只要安排好交通接驳,在车上上上网、安然舒眠醒来就到了吧!
话说如此,面对邻座心有旁鹜、紧抿唇线的汪敏赫,即使姚心瑀数度掀唇想说点什么打破僵局、还是担心自己多言扰人清净,只好左翻右转瞇眼假寐,明明车厢内人声走动,两人间还是漫延着磨人的窒息感,这备受煎熬的旅程好不容易熬到饭店柜檯Check-in。
柜檯接待忙碌的帮姚心瑀办理Check-in手续,稍后看过电脑萤幕却露出很不妙的为难表情:「姚小姐抱歉,我们订房同仁可能有些失误,您原本预约的两间房间double booking,已经有客人入住了……」
「等等,加价也无所谓,不管怎样就是给我两间房间就对了,我们明天要在这里参加婚宴耶!」
「很抱歉,我立刻帮您找房间!」接待一脸抱歉。
见柜檯接待急的如热锅蚂蚁,连大厅经理都跳出来帮忙。
「很抱歉,因为现在是暑假旺季,我们饭店预约全满。为了表达我们的歉意,我们帮您升等皇家套房好吗,里面有一个大房间和独立客厅、还有各种设备……」经理从展示架上拿来DM介绍大套房。
「哎,我睡沙发是无所谓啦,但还是要问一下老闆老闆意见吧。」姚心瑀一脸为难走向稍远两步的汪敏赫。
她战战兢兢解释着,带着大眼镜的汪敏赫为了怕引起骚动,难得沉住气没当场弹起来,两人让服务生提走大行李后一前一后走进新娘休息室。
「喔,是敏赫哥!」正在试妆的表妹小真兴奋大叫,「你怎么来的这么晚啦,阿姨他们昨晚就到了呢!」
「昨天我公司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喂喂,你不要乱动啊,眼影会化歪!」汪敏赫看向四周,「我妈他们呢?」
「阿姨、姨丈可能跟亲戚们在咖啡厅吧,哥哥们应该去婚礼场地练习走位了,敏赫哥你也去吧,等我化好妆就差不多了!」
「我把助理留给你,她是来帮忙顶替伴娘位置的,有什么需要你可以拜託她。」
姚心瑀亲切的朝新娘问好,随着工作经验慢慢增加,就算面对各式各样的人她也能很快分辨出是否好相处了,「嗨,你好,我是姚心瑀!」
「嗨,我是小真。今天一整天不断听敏皓哥喊你的名字,真的闻名不如见面呢,的确很可爱耶!」
见两人年纪相仿两人攀谈起来没啥距离,汪敏赫安静的退了出去。
待新祕帮小真化好妆,準备换装时她打开礼服箱东翻西找,一脸为难。
「咦,鞋子呢?」
「啊糟糕,」小真跟着蹲下身翻找、表情焦急「我想起来了啦,因为要放首饰盒,我想说把鞋子另外装袋,结果一个不留神就放在梳妆台下了……」
见新祕和小真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姚心瑀热心提议:「小真,看来我们身高差不多,你应该穿的下我的鞋子吧,如果不介意的话,明天穿我的鞋吧!」
小真和新祕见眼前的高贵美鞋,一阵炫目惊叹。
「这牌子的鞋子很贵吧,真的可以借我吗?」
「当然啊!」
「那你明天穿什么鞋配礼服呢?」
「我又不是主角,没关係啦,等下去市区找找,真没买到的话大不了穿帆布鞋上阵啰!」姚心瑀比比脚下帆布鞋,「反正现在流行混搭风嘛,新娘子不要担心!还有没有缺什么吗,赶快找找,趁现在时间还早,我帮你们去市区买!」
「啊,伤脑筋,可以麻烦你去街上找找定妆的保湿安瓶和这种U型珍珠髮夹吗,真不好意思了,我们漏东漏西的……」
「缺什么都写下吧,我会一件不漏全买回来的!」姚心瑀露出使命必达的微笑,充分感受到帮助人的踏实感。「时间晚了你们就先去用餐不用等我,我会把东西都放回这里,你们安心吃饭,晚上好好休息!」
***
待姚心瑀风尘僕僕买齐所有备品放回饭店、留好字条后,她马不停蹄赶往和学祐约好的户外餐厅,当她张望着终于找到熟悉身影时,桌前已细心的摆满丰盛菜餚。
「哇,这里很热闹啊!」姚心瑀忙碌的拿手拍走飞虫,看起来很开怀。
「没来这种地方吧?」
「之前班上同学有办过垦丁的班游,虽然想见识见识,不过就是拉不下脸说想参加。」她淡然耸肩,「可能是平常作人太孤僻,没人敢接近我……你好大我已经爱上 嗯啊轻点 好疼好大 情感 第1张
两人身长背景相似,学祐一脸体谅的说:「以后你就跟着我吧,这些日子来因为拍照上山下海也跑了不少地方,足够带你玩的了!」
「恩!」姚心瑀兴緻勃勃。
广场前有辣妹跳舞,气氛欢乐,客人端着酒杯四处交际,气氛很欢乐。
「初夏的垦丁真的很棒,难得今天天气这么好,你没跟我一起真是可惜……」学祐拿出相机猛秀相片,显然对拍摄成果非常满意。
「啊,真得很可惜欸!」
「站在龙磐公园里眺望太平洋美景,吹着凉凉的海风、看着那种一望无际的壮丽,老实说不输给国外任何景色!」
「我也好想吹海风啊……」姚心瑀狼吞虎嚥的扫着盘里食物,事情没做完却有些心不在焉。吃着吃着,她突然像被拔掉电池般,空白着脸呆愣起来,没一会儿又兴奋的咬住筷子,急忙从背包中拿出记事本,振笔疾书起来。
「心瑀,吃饭就专心啊,忙什么呢?」
「不行,好不容易才冒出头的点子,不赶快写下来的话,等下吃饱就忘掉了!」姚心瑀无视学祐存在,喃喃自语起来,「第一部曲,初次见面的汪敏赫和女主街头散步,突来一阵秋风让女主打了冷颤,汪敏赫贴心的脱下外套……哎,这开头也太普通了吧,一点也不吸引人……换另一种开场好了……」
姚心瑀写了又画掉、写了又画掉,反覆重複,表情苦恼。
「我帮你看看吧,看看你的构想适不适合用画面表达……」学祐伸手接过笔记本。
「真的吗?有哥帮忙我就得救了!」
「其实广告的故事性不是首要,多花些心思在商品特色上,要能在短短30秒内锁定目标消费群……」听姚心瑀口口声声想的都是另个人,学祐再一次感到心里那股浑沌未明的异物感,明知该维持小丫头心中的优雅超然,他还是感觉不快。
「可是我们公司另提企划就是为了藉广告帮汪敏赫重新打造温暖形象啊,故事对我们很重要的……」她嘟起嘴反驳,丝毫没查觉眼前人心境的複杂转折,还一脸得救的天真样。
「喝,这不是强人所难吗,完全天差地远的形象,怎么改回来?」
「就像我跟哥讲过的嘛,汪敏赫偶尔也有温暖的一面啦,他只是比较矜而已……」
「好啦好啦,我试着帮你画这故事的30秒分镜,你专心吃饭吧!」学祐无奈,勉强间还是拿起铅笔帮忙画起分镜,就是不忍心姚心瑀一个人涂涂改改鬼打墙瞎忙。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2928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