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我要吃你的B 大学女友的堕落全文

第一乐章 夏日的音乐奇缘 5 方聿翔望着那幅画,眼里的思绪非常複杂,沉默片刻后说道:「当时……妳是小麻烦跟屁虫,每天早上闹钟一响,妳就会爬下床,黏着我刷牙、洗脸、吃早餐,一路跟到门口。」
「真的吗?我怎么不记得?」她偏头想了几秒,却想不起哥哥形容的回忆。
「那时候妳还小,大概两、三岁吧,怎么可能会记得?」
「喔!」她理解地笑了笑,指尖轻轻抚着琴谱上的画,「我最记得的是,小时候没有玩伴很无聊,我常常趴在窗台上看着外面,等你放学回来陪我弹琴和画图。」
「嗯……」
「我曾经想过,长大后要当你的新娘子,后来才知道妹妹是不能嫁给哥哥的,这算不算是我的第一次失恋?」
「什么啊……」方聿翔噗哧一笑,看着那幅画又沉默了几秒,才伸指轻叩她的额头,「既然那么喜欢我,那为什么不填新华高中,当我的小学妹呢?」
「那间学校的老师和学生都认识你,进去一定会被贴上『方聿翔妹妹』的标籤。」这就是身为妺妹的压力,国小和国中常常被老师拿来和哥哥比较,她怎么可能再选哥哥读过的高中?
「真可惜!我有好多学弟妹都抢着要照顾妳。」他微微一哂。
「我才不要!」她不屑地撇头,看到搁在墙角的行李箱,心里涌起一股不捨,「哥哥出国读书后,我会想念你的。」
关于高中毕业出国留学,爸爸和妈妈的意见是相左的。
妈妈觉得哥哥有才华,可以继续深造,爸爸却不赞同男孩子走音乐这条路,毕竟毕业后的出路有限。
最后,当然是由她这个前世情人出马,向爸爸撒了几天的娇,说哥哥以后可以协助妈妈,继承音乐教室的事业,终于说服爸爸点头放人。
「芷昀,谢谢妳支持我,我不会让妳失望的。」方聿翔低声说道,眼底交织着感激、内疚和心疼,「妳还会在意……没考上高中音乐班的事吗?」
方芷昀低头看着放在腿上的右手,手腕上横着一道开刀过的淡白色疤痕,那道伤也一眼划进胸口,痛得她有些恍惚,眼前彷彿看见一片绿色在旋绕……
「芷昀?」
听到哥哥担忧的声音传来,她连忙抬起头,装作无所谓的样子,灿然笑道:「法律有规定考不上音乐班,就不能学音乐吗?」
「欸?」方聿翔愣愣看着她的笑脸。
「没有吧!」
「的确。」
「就算没考上音乐班,我还是会继续喜欢钢琴!」方芷昀双手环胸,抬起下巴斜睨他,「所以啦……早上我是很认真在弹琴的。」
「好!我道歉。」方聿翔朗声大笑,伸手揉乱她的浏海,眼神尽是释怀。
隔天早上八点多,电力终于恢复了,不少住户忙着收拾颱风后的残局。
因为爸妈还在垦丁渡假,音乐教室今天不营业,不过昨天和高浚韦有约,方芷昀特地带着乐谱来到教室,打开侧门等候。
一个人坐在钢琴前面,反覆练习同一段曲子,直到弹顺了才进入下一段,感觉眼前像矗立起一座高山,山路非常的陡峭,随着曲目越来越难,路也越来越难爬。
妈妈说:「练琴是自我挑战的过程,必须承受寂寞和孤独,即使是萧邦、贝多芬和莫扎特这样的天才,也都是走着同样的路。」
两个小时后,方芷昀感觉右手腕有些痠痛,就閤上琴盖坐在柜台后休息,一边上网看影片,一边按摩手腕,偶而转头望着橱窗上的电吉他,也接了几通询问课程的电话,可惜等了一天,高浚韦始终没有出现。
后来连续三天,方芷昀数次假装散步,走到对街的巷子里,偷偷观察第二间屋子。
屋子里单独住着一位老奶奶,留着花妈一样的捲捲头髮,身材和面容有些削瘦,眼神却非常亲和,她在门前种了一些花草,还养了一只黑色的狗,名字叫黑皮。
这天,黑皮看到她不断进出巷子,似乎习惯她的存在了,竟然对她吐舌头又摇尾巴,那呆呆傻傻的模样还挺可爱,让她忍不住走过去想摸摸牠。
没想到狗儿的心机这么重,她刚走到走廊下,黑皮马上缩进墙角,啊呜啊呜地怪叫起来,彷彿被她毒打过一顿似,引得老奶奶走出屋子。

第一乐章 夏日的音乐奇缘 6 「小妹,妳有什么事?」高奶奶疑惑地望着她,伸手在黑皮头上安抚着。
「奶、奶奶妳好,我妈妈在对街开音乐教室,我绝对没有欺负黑皮,因为颱风天那天……」方芷昀有点紧张,将颱风天遇到高浚韦的事,简单说明一遍。
高奶奶莞尔一笑:「浚韦那天晚上被他爸爸叫回家,隔天一早就坐车回去了。」
「原来如此,那这五百元就交给奶奶吧。」她掏出钱递给高奶奶,得知高浚韦没有赴约的原因后,心情说不上是失落,只是觉得可惜罢了。
「没关係,」高奶奶摇摇头,将钱推还给她,「等高中开学后,浚韦应该会去妳家学吉他,到时候再从学费里扣掉。」
「欸?」她傻住。
「这孩子啊……前阵子和他爸爸处得不好,两人常常吵架,吵到快打起来,所以考试的时候故意填我这里的高中,放榜后被他爸爸知道了,才会被叫回家骂呀。」
「他考到哪间学校?」
「梅艺高中。」
「和我同校耶!」她惊讶地指着自己。
「这么巧啊。」高奶奶呵呵地轻笑,眼神有些欣喜,「浚韦对附近还不熟,暂时也没有朋友,那以后上学就有伴了。」
两天后,方芷昀在音乐教室的电脑里,新增了高浚韦的报名资料。
下午练完琴,她走进对街的巷子,朝第二间屋子望过去,高浚韦穿着轻鬆的白色T恤和七分休闲裤,坐在屋檐下帮黑皮洗澡。
黑皮全身覆着白色的肥皂泡泡,他一边搓揉牠身上的毛,一边惬意地唱着歌,阳光洒在溼漉漉的地上,闪耀着水晶般的光芒,将他包围着。
洗到一半,黑皮突然抖起毛来,身上的泡泡像下雪般飘散,高浚韦低声笑起来,转头闪避四溅的泡泡时,同时也发现她。
「嗨!」他朝她挥挥手。
「黑皮真幸福,洗澡还有专人唱歌给牠听,真是高级享受。」方芷昀走到他的前面,看到他的头髮和鼻尖上黏着泡泡,那模样有点可爱。
黑皮翻着白眼睨她,鼻孔突然喷气,似乎在问:妳忌妒吗?
「奶奶说妳有来找我。」高浚韦拉起T恤的衣襬,擦去脸上的泡泡。
「我以为你不来了,想还你钱,后来听你奶奶说,你被爸爸叫回家?」
「我跨区报奶奶这里的学校,把我爸给气炸了。」
「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高浚韦的眼神微微黯下,闪过一丝複杂思绪,随即用微笑掩饰,「就大人说的:青春期的叛逆。」
「我看不出你哪里叛逆。」她明白他不想多谈,马上转开话题,「你几岁学吉他啊?」
「国小五年级。」他拿起水管扭开水龙头,沖去黑皮身上的泡泡,「学校有个老师很会弹吉他,课后开了吉他才艺班,我就去报名了,一直弹到国二才改学电吉他。」
「难怪,我觉得你弹得很好,唱歌也很好听。」她回家后绝对要吐嘈哥哥看走眼,高浚韦学了五年的吉他,真的不是中途会放弃音乐的人。
「我也这么觉得!」他没在谦虚的,大方地收下她的讚美,「不过大人都嫌吵,说我牙齿痛,唱那什么鬼?」
「我哥也常常挖苦我,说我是攻击钢琴的恐怖份子。」她心有戚戚焉,明明是认真在做自己喜欢的事,但旁人总是不能理解。
「我们还挺像的嘛。」
「我也这么觉得。」
两人相视一笑,突然有心灵相通的微妙感。
「妳有上网看分班表吗?」高浚韦帮黑皮沖完丫头我要吃你的B 大学女友的堕落全文 情感 第1张水,起身轻拍牠的背,牠马上跑到太阳底下,用力抖擞身上的毛。
「公布了吗?」她垂眼看着水光闪烁的地面,想着音乐班落榜后,不管编到哪个班级都无所谓吧。
「昨天公布了,好巧又和妳同班。」
「真的啊……」
高浚韦转头望着她,直率地笑道:「我觉得能认识妳,好像未来会有很美好的事发生。」
那段话无预警地撞进耳内,方芷昀呆愣了几秒,感觉心口被触动了一下,缓缓抬头望着他,阳光洒在他的笑脸上,散发一种令人目眩的帅气感。
原来暴风雨中的相遇,只是一场热闹的开幕式,在这个音乐考试落败的夏天,她认识了一个和太阳很像的男孩。
而他认为能遇见她,是一件美好的事!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296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