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殖器官图 男主边吸奶边做的小说

第五十九章 章鱼与猎物 宇先生竟然就站在那裏,两手插在口袋里,两眼定定的望着我和慕容旭执行长。我见到他黑眼珠里的那两点星光,闪烁着既明亮而又奇异的光芒。
然而,他的眼神令我隐隐约约的感到有那么一丁点儿的不自在。
奇怪,宇先生在那裏站很久了吗?
我知道慕容旭执行长也看到了宇先生,因为很快的,宇先生插在口袋里的双手拿了出来,同时英俊的脸上堆下笑来。他对慕容旭执行长很简短地说了句话,然后就转身快步走了。
因为同时我也还在接受银行里其他女职员的异样眼神,而银行又已经开始营业了,所以我也没多余的闲功夫去想宇先生怎么会站在那裏,只想着要开始认真工作。
我的工作虽然很轻鬆,但是我并不鬆散,这让时间过得很快。今天早上跟慕容旭执行长在一起吃得那么饱,果然一直到了将近中午,我才开始觉得饿,而且肚子饿的时间点与吃饭的时间点,无缝接轨。
在员工餐厅吃完午餐之后,我照例在广场的台阶上坐着乘凉,两手托腮,看着在广场上走动的慕容集团里的职员,偶尔有单纯路过的过路人,还有来溜滑板的学生。
肚子好饱喔……
嗯……我恐怕我肚子里装的,不是食物,而是我对慕容旭执行长满满的感激,与满满的爱慕。
在我兀自胡思乱想之时,忽然一个人影走到我身旁,在我身边坐下,而且坐得离我很近。我吃了一惊,别过头去,视线马上对到了宇先生那双笑咪咪的桃花电眼。
「宇……宇先生!」
「妳又叫我宇先生了!」宇先生笑着,把一杯抹茶牛奶冰沙递到我递手中。「来,天气这么热,喝这个吧!」
「不用了,谢谢。」我要把冰沙推还给他。
「我也有一杯,妳不喝,难道叫我喝两杯?」宇先生一边说,一边将他的那杯举到脸边,笑着对我摇了一摇手中那杯绿色的抹茶牛奶冰沙。
「你为什么买两杯?」我问,女生殖器官图 男主边吸奶边做的小说 情感 第1张犹疑着没有喝。
「我的秘书去帮我买冰沙的时候,店里说买一送一,所以我的秘书只好带了两杯回来,本来我要给我的秘书喝,但是她说喝了这个会胖,不敢喝。」
「这样……」
「快喝吧,妳不会以为我在里面下毒吧?」宇先生突然没头没脑的冒了这么一句话出来。
我斜眼睨着宇先生,「嗯……」
「唉呦,拜託,」宇先生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笑着说,「我要毒妳干嘛?一来妳没钱,我却不愁没钱花,二来,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我毒妳,也太蠢了吧?我像是会做这种蠢事的人吗?」
我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拜託妳喝吧,别浪费了这杯冰沙。」宇先生说时,自己已经用吸管吸了一大口。
「谢谢。」我道了谢,也跟着吸了一口。
「好喝吗?」宇先生看我用吸管吸了,立刻问我。
「好喝。」我说。
今天美食神还真是眷顾我。
「对了,」宇先生两手握着冰沙,身子前倾,两只手肘都撑在大腿上。「今天早上我哥接妳来上班,还亲自送妳到银行部门那裏啊?」
「对。」
「可是时间好像不对啊,我哥接妳来上班,照理来说,妳应该早就要到了,怎么会赶在最后一分钟才到银行那裏?」
「啊,你还算时间啊?」我一惊讶,就直接了当地问了,也没多想。
「哈哈……」宇先生爽朗地笑了两声。
这时,路过我们前面的人,不管是单纯的路人或是经过的职员,都将目光转到了宇先生身上。我还看到几个女职员对宇先生笑得好甜美,用甜甜嗲嗲的声音对宇先生说,「副执行长好。」
宇先生都会非常愉快的回应她们,给她们闪耀的笑容,惹得那些女职员心花怒放。
唉……这也算是人缘好的一种吗?我无聊的想着。
「对了,双儿,」宇先生说。
一听到宇先生喊我双儿,我急忙打断他,「那个,不行。」
宇先生一脸诧异,「甚么不行?」
「喔……我是说……我的意思是……」我的眼睛看着地板转来转去,头脑正在急着想,我要怎么跟他说,他不能叫我双儿,比较不会伤他的心。
「妳是要说甚么?」宇先生别过脸来注视着我,等支支吾吾的我把话说完。
「我是要说……」
「嗯?」
「我是要说……」
正当我还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宇先生突然直起了身子,往我身边又挪近了一点。我诧异于他这样的举动,抬起头惊讶的望向他,就在这个时候,宇先生伸出手臂,一把勾住我的肩膀,笑着问我,「妳要说甚么?」
「啊!」我低喊一声,没想到宇先生会突然来这一下。我扭动着我的肩膀,但是宇先生的手臂一但黏上来了,就像有吸盘似的会吸住我的肩膀,我想甩也甩不掉。
于是我只好更用力的扭肩膀,抖肩膀。
如果说,宇先生的手臂像是章鱼的触手,那我大概也跟扭动想要挣脱的小猎物没有两样了。
「妳扭来扭去的样子好滑稽……」宇先生竟然笑起我来。
他这一笑,让我更想赶紧从他这只大章鱼的触手里逃脱。就当我还在拼命扭摆的时候,我看到地上有一个逐渐接近的人影,最后那人影走到我和宇先生的面前停住。

第六十章 我的期待 「双儿。」
我听到头顶上一个声音在喊我。
那声音,不是慕容旭执行长的声音吗?
我心里一惊讶,猛然抬起头来,果然见到慕容旭执行长就站在我和宇先生的正前方,低着头,诧异地望着我们。
一看到慕容旭执行长就站在我们面前,我立即更加卖力地抖动我的肩膀,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感觉有点问题,我觉得宇先生的「章鱼触手」在我肩膀上的吸力,在慕容旭执行长站在我们的面前后,变得更吸力更强了。
「执行长……」我一面抖肩膀一面望着慕容旭执行长,笑得有几分尴尬,几分僵硬,几分无助。
看到我无辜的眼神,慕容旭执行长眼底的错愕消失了,他把目光转向宇先生,平静地对宇先生说,「韩宇,双儿中午休息的时间已经结束了,你不让她回去上班吗?」
「喔?」宇先生终于鬆开了我的肩膀,看了看手錶,说道:「真的,双儿,妳的午休时间结束了。」
「那我要赶快走了。」宇先生一鬆开手,我赶紧慌忙站起身,或许脸上的表情还有点狼狈。
「双儿,回银行那里去吧!」慕容旭执行长看着我的眼神,和对我说话的语气都非常的温和。
「好。」我却是可怜兮兮地望了慕容旭执行长一眼。
慕容旭执行长对我微微一笑,手心搭在我的肩上,说道:「双儿,本来今天我打算送妳回家,但是偏偏我有重要事情要做,走不开,所以今天下班的时候,我已经吩咐了我的司机在停车场等妳,妳让他送妳回家。」
「好,谢谢……」我含糊的应着,有点混乱的头脑还没有冷静地去思考太多。
慕容旭执行长说完,又把目光转向宇先生,对宇先生说道:「韩宇,下午你是不能缺席的,一会儿你就开车来找我吧。我先把双儿带回去银行那裏。」
「我知道。」宇先生回答,但眼睛却往我身上一溜。
说完,慕容旭执行把手一滑,他的一只手就轻轻横在我的肩膀上,带着我转了一个方向,往银行那裏走去。
早上是慕容旭执行长亲自带我到银行去上班,现在又再次被慕容旭执行长带去银行那裏,我觉得当我一跨进银行里的时候,好多的加农砲都对準了我,只等慕容旭执行长一走,就要对我发射。
「双儿,记得下班后让我的司机戴妳回家。」慕容旭执行长抛下这句话后,转身就离去了。
我望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心想,像慕容旭执行长这样的人,是不是分秒必争?刚才他为了我,是不是又耽搁了时间?
下午刚开始上班的时候,我承受了几发加农砲,不过这也没甚么,反正射不死我。不过,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渐渐觉得银行里瀰漫着某种气氛,并且在隐隐约约中,风言风语里,我彷彿听到了大家在忙碌之中,抽空窃窃私语。
我感觉好像有甚么大事情发生了,只不过,那瀰漫着的气氛彷彿挺欢乐的,应该不是坏事就是了。
因为我和其他银行职员之间的距离不算近,所以我没办法听到他们的低语。后来,在接近下班的时候,有两位慕容集团的女职员从外面进来银行里办事,他们经过我身边时,她们的对话像微风一般飘进我的耳朵里。
「听说明天终于要在集团里正式公布慕容旭副执行长接任执行长一职了。」
「我们以后就要改口称呼慕容旭执行长了。真的是好高兴喔,不知道集团甚么时候招开记者会,正式昭告天下,我真是迫不及待……」
也真是巧啊,传进我的耳朵里的,刚好是最重要的两句话。
我愣了一下,望着那两个女职员走过去的背影。她们两个非常兴奋,如果不是我知道慕容旭执行长是谁,我一定会以为是她们两人的老公正式升任执行长一职。
下班之后,我独自一人搭电梯到地下停车场,果然慕容旭执行长的司机已经在那裏等我了。
我上了汽车的后座,路上都没有和司机先生聊天,直到快到育幼院时,我才试着问了司机先生,是否慕容旭执行长今天下午很忙,又说,我似乎听到大家都在讨论有关于慕容旭执行长正式升任执行长一职的这个消息,很快就要正式公布了。
「是的,程小姐,」司机先生不疾不徐地说,「明天慕容集团就要正式公布慕容旭执行长正式接任执行长一职,慕容旭执行长虽然提早由新加坡回来了,但还是很忙碌,因为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至于执行长要处理的事情的详细内容,我就不知道了。」
汽车到了育幼院门口时,王健司机先生来帮我开门,我下车时,他对我说,「程小姐,执行长吩咐我明天一早来接妳。」
「喔,明天执行长请你接我吗……好,谢谢。」我道了谢。
其实,我的脚伤根本就不严重,这几天又好了许多,连一点点的行动不便都没有。但我因为贪恋着和慕容旭执行长接触的机会,所以还是接受了慕容旭执行长的好意,让他的司机来接我上班。
不过,随着汽车的驶离,失望却无声无息地爬上了我的心头。
坦白说,因为今早有了一次慕容旭执行长来接我的意外惊喜,所以我刚才听到司机先生说明天是他来接我时,我居然失望了。
然后,我赫然意识到,我内心所期待的,是慕容旭执行长本人亲自来接我……
唉……我这个人是不是得寸进尺,得陇望蜀啊?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634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