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水多活好又可爱 能分开的爱不是爱

【杂记】那一年,我十六岁。 首先,这一页并不为故事内文,纯粹是本人穿插的心灵札记。
故事的《Ch11-2》章节已经发出了,直接点进来此文的朋友,若没有注意到,可以先行点上一章回去观看(笑)
《星光余晖》此篇故事,是我在2012年的9月所动笔的。
当时的我正处于低潮期,我抽离了三段一直很珍惜的友谊,又失去了一位最重要的朋友,负面情绪垄罩之下,我写下一篇名为《重心》的短文(短文区内有收录)。
接着、我便开始投入于这篇故事,藉由不断地拼命写作,来暂时麻痺自己。
渐渐地,我走出了低落的情绪,但这并非过去完成式、而是一个现在进行式,就连现在的我,依然在摆脱那些事情的阴霾,一点一滴地重新奔向阳光。
帮我走出来的关键,除了写作以外,还有旧识和后来才结交的一些朋友,我很感动、也很感谢,真的真的很感谢。
我很骄傲我成功走了出来,并且对自身拥有的一切感到很幸福,很庆幸拥有这些事物,不管这篇作品或是陪伴我的朋友。
『纵使得到和失去永远无法成正比,每份得失必定会有它的意义。』
此句在本书文案所出现的话,其实源自于我在社群网站所发出的动态,当时的我正释怀着如此感念的心情,发送出这一句话。
那一刻的我,认为我已经找到了那份意义,如果先前我没有所失去的种种,我就不会写下《星光余晖》这本书,更不会得到如此珍贵的友情。
那个时候,正值2013年的一月。
但、一个半月之后,其中一位陪我走出阴影的人、也就是我后来把他视作为最重要朋友的对象,就在我无预警的状况下,转身背对我、离去。
就这么远远地走开了。
我的重心再度崩垮,我也弄丢了那份意义,所谓的得失的意义。感觉自己的心中空了一个洞,很空很空。
于是我又把自己丢回了疯狂写作之中,只要一有空闲时间,我就不停地写作。我必须不断地写,因为好像不这么做,那个洞口就会愈来愈大。
我相信我会填起来这个缺空的,总有一天。
那一年,我十六岁。
之所以会写下这篇札记,并不是因为心血来潮、一时兴起,而是我想在十六岁的最后一天,把此时此刻的心情纪录、收藏下来。
从明天开始,我便要正式踏上了十七岁的阶梯,这种感觉有一点微妙、有一点不可思议,实岁今天还仍停留在十六的我,明天过后虚岁就进入了十八岁了(笑)。
《星光余晖》陪我走过很多低落的情绪,治癒了我很多的伤口,我很感谢半年前的自己写下了这篇故事,它对我的意义非凡,现在我也会竭尽全力地完成它。
这一路走来,最要感谢的人,就是正在阅读我的文字的你们,谢谢你们的陪伴,没有你们就没有今天的我。
谢谢、我爱你们。
也很感谢当时的我,有勇气写下这篇故事。
若说我挥霍在十六岁一整年最多的东西,是泪水和不计其数的悲伤情绪,那它遗留给我的最好礼物,就是历经一切后磨练出来的勇气。
十七岁的我,在迈上十八岁道路的同时,也会记得不断地写作,以及继续填补心中那块未填起的缺口。
它会填补起来的,总有一天。
嘿、我自己,祝妳生日快乐:)
By 珞依。

《Ch11-3:爱的最大代价,就是失去》 33.
无从计算自己哭了多久,不仅仅是眼前带给我的冲击太大,我无法抑止体内的那一股寂寞感由心底蔓延到胸孔。
是的、或许我只是在借题发挥。
虽然我的确难过于眼前,伤心欲绝,但导致我哭泣的原因,其中更有一半是因为其他事情,另一些事我压抑了很久,久到我再也压抑不住的事情。
原本我是可以再继续压抑下去的,只不过前几天发生的那件事,已经几乎快要把我的心情推入了绝境,连带引爆了太多囤积已久的情绪。
其实我很想念。
常常想起那一个冬天,想起那些欢笑以及各种回忆,怀念我们四个人的日子,怀念那几个我不愿再说出名字的人……
他们、曾经是我全部的世界。我想念他们,真的很想念、很想念。
但我觉得我已经失去他们了,我确实也失去了,就算有多么不愿,时间不可能倒流复回那些光景,太多裂痕导致破碎的关係也无法再拼凑回原样。
再加上最近发生、雪上加霜的那件事……
我知道失去朋友的痛楚,永我水多活好又可爱 能分开的爱不是爱 情感 第1张远无法跟丧失亲人的伤痛相提并论,尤其是自己最亲密的双亲之一,但是我是真的很难过。
而且我也知道一件事,白靖夜很寂寞,我也很寂寞。
就像互舔伤口的猫。
「我没有想到知道这一切后会让妳哭成这样。」当我的哭泣声渐渐转小,也缓下了肩膀的剧烈抖动,白靖夜叹了一口气,扶着我的肩膀将我轻轻推开,用手抹去我脸上纵横的泪水,小心翼翼不去碰触到我脸上的伤口,「听我说,我没有料想到皓杰会告诉妳那些,也不知道他还跟妳说了些什么,但是妳要记住,有些事情不知道反而还会比较快乐。」
听着他的话,我安静地吸着鼻子,选择自私地不告诉他我的眼泪另有原因。
「那些听过就算了,不要往心里头放,知道吗?」
「为什么?」仰起头来看他,我明知故问。
「就像站在局外看戏的人一样,只要与己身毫无半点牵连,也不去涉入太深,再伤心的事情也可以不痛不痒地杜绝于心外。」
明明打从心底十分同意这一句话,但是听见它从白靖夜的口中讲出来,进到我心里时这句话又演变成了第二种意思,使我忍不住生气了起来。
白靖夜似乎有意要把我们之间撇的乾乾净净,不想让我涉入太深可能是因为觉得麻烦,又或者他是根本不把我当成朋友。
「你们大家都知道,也都共同经历过,为什么不能让我帮你们分担?你不知道被排处在外的感觉很不好受吗?」我垂下了眼睑,闷闷地说。
等到我再度抬起视线时,恰好触及了白靖夜带点惊讶的眼眸,倔强感又在心头悄悄地萌发,我负气地转过身被对他,不愿让他看见我的表情。
「……结局已定,多个人知道了也不能改变最终的事实,只会徒然又多了一个人伤心,就像妳一样,不是吗?」半晌之后,沉沉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
闻言,我身形一顿,不自觉地握紧拳头,喉咙乾涩发不出声。
是我自己太任性,明明我心知肚明的,无能的我根本不能替他做些什么。
见我久久不说话,白靖夜再度叹了声,逕自拉住了我的手往回路走。他没有转头看我,一路上他三不五时就停下脚步拿出手机检查有没有讯号,直到终于走到了深林的出口他才放开了我的手,拨了号码讲起电话来。
盯着他的背影许久,等到他终于放下了手机,我走上前从后拉住了他的衣服。
白靖夜的手一顿,微微偏过头来看着我,脸上不带半点表情。
「对不起 ,刚刚是我太过无理取闹,不要把它放在心上……只不过上一次是你亲口答应过我了,你就有义务说明清楚。」我低下了头,不敢去注视他的脸,「但那天你还是耍赖了,现在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你说过的,只要我陪你,你就会告诉我那天的事,不是吗?」
他知道我在指什么,我说的是那一晚我首次来到这个地方的的事情。
接下来是一阵冗长的沉默,我们一动也不动,两人就僵持了这个情势许久,最后白靖夜妥协了。
我们两人就地坐下,以一段不长不短的安静作为开场,用来沉澱彼此的思绪,白靖夜才缓缓启了口,开始重述那一天的场景。
他坦承,因为受不了某些枯燥乏味的科目,自己常常翘课,但通常只是待在学校的保健室小睡片刻又或者是在顶楼望天发呆。若他是要离开学校,总会先打电话知会段言蔪一声,并且告知他自己要去哪里。
我点点头,示意我明白。
很久以前,就在我刚转入这个班时,这些话我大致上都有听段言蔪他们说过,只不过那时的我还嫌这些举动太过大费周章,甚至还有些不以为然,因为当时我认为我们都已经长大了,自己有能力照顾自己,怎么也不可能把自己走丢。
但是,那个时候的我并没有想到,就算我们能使自已不迷路,却不能确保自己的心不会迷路。
现在的我渐渐能够理解,因为我懂,大家表面上虽然都不说,但是私底下其实十分关心白靖夜。所以那时白靖夜无故失蹤时,他们才会如此紧张。
一起经历了那样的过去,彼此的关係早已超出了朋友,比那简单的两个字多了更多更多,这种谁也不会弃离谁的伙伴关係,这一种羁绊。
没有谁会丢下谁。
「不知道皓杰有没有告诉妳,后来我父亲有再娶一个阿姨,那一天的前晚,她去妇产科检查出了一个多月的身孕。」白靖夜闭上眼睛,停顿片刻后继续往下说,「听见这个消息之后,我不知该如何描绘出自己那一刻的心情……只知道自己心中突然有一种很强烈的慾望,很想见母亲一面,真的很想。」
「相信吗?那次是这两年多以来我头一次来这里探望我妈,之前我一直提不起勇气来这个地方,我爸更不可能会主动带我过来。」他忽而又出声,睁开了双眼,「只不过那次我真的快要忍不住了,真的很想来看她,很想很想,就算只是在墓前跟她说说话也好。」
我静默不语,看着他的脸上流露出我们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成熟神情。
「那一天,我翘了课,打定了决心要去那里,但是我不想要让其他人知道,怕他们会担心,但我也不想要骗大家,最后只好把手机关机。一直以来我都把情绪藏的很好,我不想要让前功尽弃,所以我宁愿让他们因为不知道我的去向而担心,也不愿让他们得知我还是很难过、还是很想念我母亲。」
然而,那一天他虽已下定了决心,却迟迟都没有启程,只是一直坐在车厢内,车子则是不断地在这座城市里徘徊。
他顾虑的事情太多了,怕自己会溃堤、怕自己会承受不起缱绻袭来的思念重量、怕自己不能够如平时装出的样子那般的沉稳,无法像自己所以为的撑下去。
犹疑了许久,浮动的心游走于去与不去之间,车子刚好又绕了一圈回到了校门口,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就是我所知悉的那样。
然后、他遇见了我,最后还把我留了下来。
「所以,那一次是妳给予了我勇气。」他脸上的认真神情映入我眼中,从他的眼睛我也看见了我的倒影。
「谢谢妳,真的、真的……」认真的神色半分未减,他微微扬起了嘴角的弧度,勾勒出一抹好看的笑容。
我一时语塞,过了许久才终于找回自己原本的声音。
「喂、白靖夜……」
「嗯?」
「你要加油,一定要加油。」
静默了一段时间,他忽然伸手揉了揉我的头髮,我对上了他的视线,看见了他眸中浮现了一丝极少显露的笑意,真心的那种,「谢谢。不过妳安慰人的功力真的很差。」
白了他一眼,明明想要佯装生气,嘴角却自动地扬起,忍不住笑了出来。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2538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