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一周几次 男女在床上做暖暖插哭

3-1 要送给谁的饼乾? 「怎么?妳也跟风来写日记啊?」
石斑鱼趣味盎然的看着我正咬着笔盖写着那本拉拉熊日记。
「怎么?只有你跟凯璇可以写啊?」我带着笑意挑衅的说着。
「当然可以,请写,快写,都可以写~抖擞~」最后竟然还烙句日文。
我看着身旁的石斑鱼,突然觉得很诧异,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跟王宇皓真的很不一样,他下课时间总是都在座位上待着,要码看看书,不然就是跟甲乙丙打屁,如果林凯璇有来的话(她大多都在礼拜三或四的扫地时间出现),他们会在门口聊些天。
顺带一提,林凯璇真的越看越漂亮了。
她的头髮总是柔顺又有点空气感,杏桃般的眼睛水汪汪的,身高又硬是比同龄女生多了一些,站在石斑鱼旁边根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啊,今天就是礼拜三,看来等等就可以看见林凯璇的身影了呢。
「游志毅外找!」果不其然。
「好~」石斑鱼立刻要站起来走出去时,突然又收起了脚步。
我抬起头看向他,却发现他面露疑惑的看着前走廊的后门,手指却指向我的方向。
当我回头一看时,只见林凯璇面露笑颜的望着我,然后对我招了招手。
「我?」我指着自己的胸口。
「快去啦~呜呜~女人都是这样,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啊~」石斑鱼说学带唱的说着,一边还推了推我,要我快点起身。怎么,难道是娘娘招见不成?
我疑惑的小步走向后门,只见林凯璇拎着一袋东西,笑咪咪的望着我。
「妳就是思涵吧?」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很清脆,像银铃一般的声音。
「我是。请问……?」我客气的问道。
「这是我家政课做的饼乾,请妳跟小毅吃。」
她把袋子拎了起来,只见里面有个塑胶透明盒,裏头似乎有好几片大小不一的深色饼乾。
「啊……」我一脸疑惑的看着这袋饼乾,「谢谢妳。」
「不客气,希望妳会喜欢。」她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此时我才发现她的嘴角两侧都有一个小小的梨涡。
「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嗯?」她偏着头看着我。
「妳为什么要特别叫我来拿?游志毅在呀。」我指向石斑鱼的位置。
林凯璇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髮尾,脸颊微微泛红。
「因为如果是小毅来拿的,他一定会把饼乾分给他的那群好朋友吃,他就是这样的人,总是很乐于分享,」林凯璇眼睛闪闪发亮的看着我,「所以,思涵,我可以请妳帮我一个忙吗?」
「啊?什么忙?」
「可以帮我偷偷把饼乾藏起来,放学之后妳再把饼乾交给小毅吗?」
「为什么要这样?妳可以放学给他啊?」虽然我知道她是希望他一人独得,但是自己放学再交给他不就好了?
「妳是不是觉得很困扰?」
她垂下眼睛一脸很失望的样子,实在让我觉得有点过意不去。
不过就是举手之劳嘛,妳这个小妮子是在坚持什么呀!人家不就少女情怀总是诗吗?帮一下又不会少块肉。
「好吧,我帮妳。」我答应了她的要求。
接下来,我看见这名少女脸上像是绽放了最美丽的花朵,她漾着笑容,很开心的牵住了我的手。
「谢谢妳,思涵。谢谢妳愿意帮我。」她很开心的把袋子拎起来,定睛一看,此时才发现里面竟然有两个小包装,「里面有两包,其中一包是妳的,真的很谢谢妳愿意帮我这个忙。」
「不客气。」我接手了饼乾。
「妳一定觉得很奇怪,就像妳说的,我大可放学再把饼乾给小毅就好,」她突然开始对我解释了起来,「但是,我真的很不希望让小毅觉得我是一个这么自私的人,斤斤计较不愿意让他分享东西给他的朋友们,但是我并不是这么想的,我只是希望,我所努力做的,可以让我在意的人品嚐。思涵妳懂我的心情吗?」
我……我懂。
但是,其实并不是那么想懂。
怎么说呢,妳的直发球让我有点招架不住啊!

3-2 爱情都是自私的吗? 我皱着眉头回到座位,然后迅速的把袋子放进抽屉。
「妳干嘛?那是什么?妳干嘛藏起来?她找妳干嘛?妳干嘛不说话?」石斑鱼像是隔壁八卦的大婶一样进行问题五连发。
「你一次问这么多的问题嘴巴不渴吗?」我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他扁了扁嘴自讨没趣地转过头了。
什么嘛。
不知道为什么,以前帮筠婷递情书倒也不那么纠结,这回帮林凯璇,却觉得心里老大不愿意。抽屉里的饼乾不停的吸引着我的目光,让我接下来的几堂课都有点魂不守舍。
「所以呢?妳最后给他啦?」电话那头的筠婷大嗓门的尖叫着。
「干嘛啦,叫那么大声是要叫给鬼听喔!」我忍不住把电话移到比较远的地 方,却还是能听见话筒另外一头发出几句闷哼。
「真没想到林凯璇会要妳帮忙,我一直觉得她倒追石斑鱼追得很自得其乐啊!」
「倒追?」我在床上翻了个身,「我以为他们已经在交往了耶?」
虽然上次在便利商店,石斑鱼不承认林凯璇是他的「小女朋友」,但是不管是直的看还是横的看,他们两个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而且石斑鱼也常常跟她在一起呀。
「他们没有在交往呀,据说林凯璇好像一直在等石斑鱼告白,但是一直到国小毕业都没等到欸。只是升上国中之后不知道有没有主动出击,这我就不太确定了。」筠婷这个八卦王果然无所不知。
「真的喔?欸,话说,妳跟林凯璇很好喔?」
「普通关係而已,」她突然压低嗓音,「陈思涵,我最爱妳了,妳知道吗?我跟妳的感情绝对容不下第三者的。」
「妈的,妳在说什么啦。」
「吼~我要跟妳妈妈说妳讲髒话。」
「妳白癡!」
「妳才智障勒。」
我把室内无线电话丢到一旁,滚进柔软的床铺里,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放学一打钟,我迅速从抽屉里抽出那一袋饼乾,毫不犹豫的丢在邻桌的桌上,然后酷酷的甩了书包离开教室了。
我甚至没有回头看石斑鱼的表情。
食物、礼物、甜食相关的贡品,石斑鱼应该已经收到不能再收了,尤其是林凯璇送的,更是无法轻易清算出来。
我并不是因为林凯璇要我帮忙当月老而感到不开心,而是从这一次的对话中,我隐隐约约的觉得林凯璇似乎心胸比我想像中的狭窄许多。
然而,现在的我回想起来,却觉得是当年的我把预设值中的她想得太过美好。
爱情,本来就是拥有自私的样夫妻一周几次 男女在床上做暖暖插哭 情感 第1张貌。换成是自己,又能多么宽容大度呢?
『所以妳因为这样不高兴啊?』我彷彿能够感觉到萤幕另一头错愕的表情。
『我当然很不高兴啊!你不懂我为什么不高兴吗?』我翘着二郎腿敲着键盘。
『是不太懂。』
『可恶!你这个蠢猪!』我生气地打下这几个字。
『妳不要有事没事就对我人身攻击,妳大概这一生还没遇过坏人。』蛤?意思是你是好人?
『你有没有写日记啦?不要到时候礼拜一见面你交白卷喔!我会扁你。』我语带威胁的打着。
突然回覆的速度定格了,没有新的讯息跑出来。
「搞什么东西啊?」我敲了敲电脑萤幕。
此时视窗突然亮了灯,他的文字再度出现在我的眼帘。
『我要告诉妳两件事情。』
『什么事?』
『1、我有写日记,我这个人言而有信,又不是妳。』
『……』
『2、很遗憾的,我有长高很多,而妳没有,所以妳打不倒我。可怜虫。』
什么东西啦~可恶的大笨蛋!!!!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641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