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帮2 女主被暗卫肉高H(欲念森林)

XIX.适合(4) 芊妤阖上房门,扶着扶手慢慢走下楼梯,她的右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指尖触碰着冰凉的吊饰扣环,说要丢了但往往口是心非,这次比较进步一点,至少已经把它解下了。
他们正準备下山买食材。
芊妤走到一旁要送他们,向轩笑着问她有没有想要吃什么,她垂眸思考片刻,一时也没什么特别想吃的,便说:「还是我跟你们一起去挑?」
「好啊!」
「不好。」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芊妤来回看了小助手与向轩。
「为什么不好?」小助手不解,大胆地问:「难道你买个菜会有遇见小三吗?」
他听见如此「可笑」的假设,微哂道:「下山就还得上山,两趟的路够妳晕车了。」
啊……对,上山是靠晕车药才得以安然无恙,现在药效已过而且也来不及吃下一颗,她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
「还好你记得。」她鬆口气,若是晕车可够她受的了。
「在山上等着吃好料吧!」向轩抛起钥匙,打开门说:「走啰。」
芊妤挥手与他们再见。
他们出门后,屋内就少了一半的人了,楼下房间里的医检师她并没有很熟,也没什么说过话,楼上曦仪在看病患的资料,不好去打扰她,只好一人在客厅滑手机,然而挺无趣的。
她将手机收进口袋,碰触到口袋里的挂饰,她再次取出放在手里端详,她凝视着闪耀金属光泽的装饰,霎时认为,她对许翼的牵连是不是只存与这条挂饰?若是扔了,会不会就轻易地忘记他?
丢、还不丢?
人生必须往前看的。
独自思索半天还是决定去打扰曦仪,精神科医师通常是善于沟通的,她还不忘了带着食物。
敲门告知后推门进房,曦仪坐在床缘翻阅着膝上的一叠纸张,她并没有抬头,只有出声询问:「什么事。」
「聊天吗?」
「我在……」她抬头,看见芊妤手里带着一包饼乾,瞬间改口:「好。」
芊妤笑了笑。
她坐在曦仪旁边,伸直修长的双腿向后一躺,看着天花板说:「聊聊妳吧。」
「我?」曦仪轻轻地笑两声,回问:「妳想知道什么?」
「妳有男朋友吗?」
「问这做什么?」
「替广大的追求者挖掘真相。」其实是为了知道她对那方面有多少经验。
房间里没有说话声,只有曦仪嚼着饼乾的咔滋声。
「难道那些追求者中没有任何人让妳产生一点心动吗?」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曦仪勾起嘴角,连脸颊上都染上一点妃色。
是吗……芊妤深呼了口气。
答案模糊不清,却依稀有了方向,她不会像曦仪一样这般神情地说出这般深情的句。许是爱他不够深,许是有人转移了她的注意。

向晚,买菜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回到屋里,无一手里不是大包小包的,芊妤等人聚集到他们身边,翻看採买会来的战利品。
「山上可没有二十四小时不打烊的便利商店呀!」小助手弯腰提起两大袋看似颇有重量的食物,憋住气打算一口气搬到厨房去。
「我帮妳啦,妳都是肥肉没肌肉,拿不动的。」药师跑到她身边说。
「你滚!」小助手粗声粗气地喊。
晚餐交由小助手掌厨,她在厨房进进出出,像个八爪章鱼似的忙,其余的人围绕在客厅桌旁,愉快地玩着桌游。
「你不是要準备晚餐?」药师输得一塌糊涂,口气不佳地想把常胜军赶走。
「我只负责加盐而已。」向轩笑笑说,整理好手中的牌,进行下一局游戏。
「欸欸!别发我的,我要改改运。」药师从盘踞转为站起,搥了搥久坐而麻痺的腿后,往屋子后方走去。
向轩发牌的手只发了一轮……
「你滚!」
众人往厨房的方向望,只见药师狼狈地跑到客厅,对上大家望着自己的视线,他抓抓头说:「现在多发一人份来得及吗?」

XIX.适合(5)# 餐后,一行人手里拿着手电筒,徐徐凉风吹拂令人舒爽,延着山间小径漫步,曦仪、小助手等四人并肩走在前,芊妤与向轩跟在后方。
「这大概是今年唯一的小旅行吧。」向轩搁在后脑杓,惬意却参了一些惆怅,应是环境使然吧,因为佳境而不捨离开。
「医师的生活嘛,习惯就好。」芊妤的手压着因风飞扬的衣襬,凉风穿透过单薄的衣衫,让她觉得有些冷。
「最近Vera怎么样了?」
「似乎要订婚了。」向轩回答。
「订婚?」这讯息使她惊奇,她已经颇久没跟范菈联络了,没想到她得到关于她的消息,便是这么令人惊讶。「跟谁?」
「一个化妆师,好像是公司王牌。」
「化妆师吗?」范菈曾说过的,不是化妆师就是做美妆的,然而那样洒脱、那样自我的她,真的甘愿屈服那样的人生安排吗?
向轩看她的神情严肃,他知道她在想什么,微微一笑抬手拍拍她的头,说:「她们相处的挺好的,那个化妆师嗯……跟她差不多。」他半挑眉,指着自己的心脏。
双性恋?芊妤睁大自己的眼。
向轩摊手点点头。
从熙来攘往的都市移动到空气清新的山区,宁静的环境让他们早早就歇下,忙碌的日子难得清净,各个在房间里睡得香甜。
然芊妤却起了大早。
她站在门外的小平台上,双手放在栏杆上撑着头,范菈的消息让她想了很多,她也有那样被安排的人生,只是她从没服从,不管是读书还是……婚约。
她跟妈妈提过许翼,她选择跟许翼交往而非向轩。
可是许翼不见了。
向轩吗?
从许翼离开后,一直一直都是他陪伴在身边,她明白他的情感,豪不保留的喜欢,然而她只有单方接受他的照顾而没有回应他,这样似乎……太过自私了。
向轩他优秀、他温柔细心、他幽默又有点小幼稚,他很了解她、很熟悉她,
且适合她。
理性来说,真的很适合。
她们太多相似的地方了。
「早安。」
芊妤转头,她看见向轩倚在门边。
从容、沉着、帅气。
「我问你。」
初乍的阳从山脚浮现,微弱又洁白的光从她的背后照来,他微微瞇眼,哑声答:「妳说。」
「你喜欢我吗?」
「……」向轩低头,抬起右掌将自己的脸遮着。
好久,他都没有回答,这让芊妤十分尴尬,比告白被拒绝还要尴尬。
「不啊……」她乾笑两声。
「等等不是。」他的左手微抬,而右手依旧遮着自己的脸,他抬头将手放下,呼吸了好几轮,带笑说:「才刚起床就被问这么具有冲击性地问题,有点反应不过来啊。」
「听我说,芊妤。」向轩正视她,并向前一步,「已经不能叫做喜欢,是爱。」
「为什么,为什么你没有放弃?明明我从没回应过你。」听见这么直接的告白,还是会让心跳加快的。
「因为要我不爱妳,那太困难了。」他说:「我喜欢妳,所以去了解妳;我越了解妳,就越爱妳。」
芊妤淡淡一笑,她缓缓道:「Vera都已经要订婚了,我们……是不是该在一起了?」
「……」向来思绪敏捷的向轩在今早第二度当机,片刻才意会她所言,深深地吸口气,问:「妳要跟我在一起?」
「嗯。」她颔首。
见她的回应,向轩屏住呼吸,抬手摀着脸甚至在原地转了一圈,他靠近她,牵起她的手,喜悦的神情参杂不可置信,笑道:「好久,我等到了此刻。」
「向轩……」她仰头,微声说:「我是喜欢你男人帮2 女主被暗卫肉高H(欲念森林) 情感 第1张,但那应该还称不上爱。」
「相爱的两人要从不适合变为适合是很困难的,然而,适合要成为相爱却很简单。」向轩轻吻她的额,很深情很温柔,就像对待一只得来不易的玻璃娃娃,「我不急,我会等。」
「我深信下一个瞬间,妳就会爱上我。」
太阳已完全移出山的遮蔽,早晨的微弱暖阳洒落,她的心底流过一股暖流,那不是因为阳光,而是因为他的话如此暖心。
她轻轻推开他的胸膛,从口袋里拿出那只伴她许久的吊饰,芊妤紧紧握住,毅然决然地说:「这已经不需要了。」
她举起手準备往山林一丢,却被向轩挡下。
她疑惑地看着他,不能理解他的举动。
「我怕妳后悔跟我在一起。」他说,有点难堪地说。
后悔?
「那不是更该丢掉吗?」免得回心转意。
他摇头,低沉地说:「我遇见许翼了。」
「前几天,在医院。」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7872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