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大炕在线阅读 女上男下下吸奶动态

第三乐章 阳光下的深邃阴影 6 纪沐恆右手插在裤袋里,陪着方芷昀走在走廊上,她一路沉默着,注意力集中在下腹的不适上,双腿也不敢夹太紧,怕挤出什么沿路滴下,所以走路的姿势左摇右晃着。
他静静看着她苍白的脸,溼髮黏在额头和脸颊的两侧,白色制服贴着纤瘦的身体,勾勒出胸前的优美线条,隐约可以看到淡粉色的内衣,那风景还不错,难怪那么多男生喜欢和女生打水仗。
「你看什么?」她突然抬头瞪他,口气有点兇。
「看妳很可爱,走路像小企鹅,顺便保养眼睛。」他温温淡淡笑道。
「保养你个鬼!」她低头朝身上看了眼,突然伸手用力推开他。
「哎呀呀。」他被她推出走廊外,差点踩进水沟里,随后又转回她的身侧。
方芷昀忍不住叹气,想到刚才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出糗,这泼水泼出血水的事件,可能会在梅艺高中的社团间流传一阵子,甚至成为康辅社的教学範例,说心里不介意实在很难。
瞧她眼神有点无力了,纪沐恆淡然地扬起脣角,微笑安慰:「妳不要太纠结这件事,反正事情都发生了,就坦然面对它吧,如果有人问起,妳就一笑带过就好。」
「一笑带过?这是你的专长吧。」
「哈哈,被妳猜中了。」
「你不用上课吗?为什么跑来……哈啾!」午后的凉风吹来,她感觉身体发了个冷颤,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喷嚏。
「音乐班不用参加社团,我社课都拿来练自己的主修,刚好一段旋律拉得很不顺,你们又吵到我很烦,就冲下来骂人了。」
「骗鬼!」她才不信。
「妳是鬼吗?」他挑眉反问。
「呃……」
「不是鬼,那我骗妳干么?」
方芷昀哑了好几秒,又伸手用力推开他,有点生气地说:「反正……我就是觉得你是一只笑脸猫,只会暗地里伸出爪子抓人,不可能大吼大叫去骂人。」
「哎呀呀。」纪沐恆又被她推出走廊外,第二次差点踩进水沟里,轻声笑了笑,「小企鹅这么了解笑脸猫呀……的确,大吼大叫太累人了,我也懒得做这种事。」
「那你为什么跑下来?」
「因为无聊。」
又是无聊?奇怪的答案,搞不懂学长的脑袋在想什么。
方芷昀明白问了也是白问,也不想和他继续打哑谜,这话题就此打住。两人踩着楼梯爬到二楼,楼梯间的右侧是女生厕所,她忍不住停下脚步,感觉好像望见天堂。
「妳有备用的衣服吗?」纪沐恆关心问道。
「没有,我不知道社团会泼水,今天也没有体育课……」她盯着卫生棉贩卖机,好想马上解决生理上的不适感,真的很佩服小婴儿,怎么可以忍受那么大包的尿布贴在屁股上……
纪沐恆看着她满是渴求的脸,又看看卫生棉贩卖机,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硬币,直接投进贩卖机里。
「快点进去处理吧,我回教室一趟。」语毕,他背着吉他朝音乐班走去。
方芷昀愣愣地望着他的背影,学长不戏弄人的时候,性情其实很亲和、很自然、很随便、很体贴、很符合校园形象大使的模样,即使谈到尴尬的生理问题,也不会让人觉得羞窘。
不行不行!她怎么在帮他讲好话?
收回思绪,她连忙转动贩卖机的旋扭,带着卫生棉走进厕所里,脱下校裙一看,后面真的红了一大片,也没办法清洗,只好把裙子扭乾一点再穿上,重新繫上学长的衬衫。
走出厕所的时候,纪沐恆已经在外面东北大炕在线阅读 女上男下下吸奶动态 情感 第1张候着,他身上套着体育服,手里拿着运动外套。
「听说生理期的时候,女生的身体比较虚弱,」他把外套展开,轻轻披在她的身上,凝视她的眼神透着淡淡温柔,「今天体育课打篮球,衣服有一点汗臭味,妳将就一点穿着,千万不要感冒了。」
方芷昀微讶地望着他,愣愣伸出双手穿进袖子里,看着纪沐恆弯下身,帮她扣住外套,轻轻拉起拉鍊。
社团时间快结束了,陆陆续续有学生返回教室,许多人远远看见两人亲暱的互动,眼神莫不带着好奇和暧昧。
方芷昀的心情莫名感动着,没心思理会那些暧昧目光,想起被泼水后,看到高浚韦带着林心缇离开时,心情那么无助和慌乱,幸好……幸好有学长在。
可是,他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
是因为琴房里的那个吻,让他对她感到歉疚吗?
「谢谢……」她微微垂下脸,小声念出两个字,「学长。」
「妳说什么?」纪沐恆一怔,不解地看着她。
「我只叫你这一次,你没听见就算了。」
「叫什么?」
「笑脸猫。」她没那么傻,顺着他的话再叫他一次。
「小企鹅真难拐,不好玩。」他微微一哂。

第三乐章 阳光下的深邃阴影 7 「谢谢你的衣服,我下星期一会洗好带来还你,不过……」她停顿几秒,轻轻咬着下脣,「你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之前对我做的事。」
「什么事?」
「你还装傻!」
「学妹,」纪沐恆歛起微笑,突然朝她进逼一步,「妳要我承认?要我记得吗?」
「你……」方芷昀气窘地倒退一步,心想她无法忘掉那个吻,那就不能让学长一笔勾销,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我要你给我记住!」
「那就如妳所愿,」他脣角微微弯起,低下脸在她耳边轻喃,「我承认,我会永远记住,我在琴房里吻了妳,我是妳的初吻对象。」
学长很坏!
方芷昀轻轻跺脚,小脸瞬间被红晕淹没,不想再跟他强辩这件事,用力扯过他肩上的吉他,拿着鼓棒袋朝教室走去。
纪沐恆轻吁了一口气,意味深长目送她远去。
回到教室,方芷昀站在后门边,看到林心缇坐在座位上休息,手里拿着冰袋敷在头顶上,高浚韦坐在隔壁陪她说话,还伸手温柔地拨开她黏在脸颊上的髮丝。
看到那幅景象,一丝说不清的酸涩感闪过心间,方芷昀轻咬下脣走向两人,将鼓棒袋递给林心缇,关心问道:「心缇,妳伤得怎样?」
林心缇接过鼓棒袋,一脸倒楣透顶地叹气:「被水桶砸到的瞬间很痛,整个人晕了一下撞到浚韦,现在头上肿了一个大包,护士阿姨说晚上如果有噁心想吐的症状,就要马上去看医生。」
「我觉得社长玩得太过火了,那种不肯认错的态度,真的让人很生气!」高浚韦一脸不满替林心缇抱屈,起身接过方芷昀肩上的吉他后,突然想起泼水现场的情景,「芷昀,刚刚看到妳坐在地上,有没有怎样?」
「没事没事!」方芷昀笑笑地摇手。
「妳怎么包得跟粽子一样?体育外套是哪来的?」他上下打量她一眼。
「只是有点冷,学长借我的。」
「刚才那个校园大使学长?」
「嗯。」
「学长很帅耶!当时楼上还趴着很多社团的人,每个人都在看好戏,没有一个人肯替我讲话,」高浚韦回想被泼水的情形,还有被学长们围攻的无助感,眼神透着一抹崇拜,「沐恆学长那种淡定的笑容,不怒而威的气势,虽然眼神看起来温和,但是被他扫了一眼,却有一种被看进心里的透明感。」
「透明感……你一定是遇到灵异事件。」方芷昀忍不住吐嘈。
「芷昀,帮我们介绍学长。」他突然要求。
「纪沐恆是笑脸猫,会暗地里偷偷抓人,没有你想像中那么美好。」
「没关係啦,就认识一下。」
方芷昀全身又溼又黏,急着想收拾书包回家,只好答应高浚韦的请求。
***
本来想把衬衫和外套洗乾净,直接还给纪沐恆,但是星期日到书局买文具,逛到礼品区时,忍不住买了一个小黑猫造型的木夹子,它可以用来夹乐谱。
星期一的早上,方芷昀提着装着衣服的纸袋,和高浚韦来到二年级音乐班。
纪沐恆走出教室,接过纸袋打开一看,一股淡淡的洗衣精香气飘出,同时发现一个小礼物盒摆在衣服上。
「这是什么?」他眼神微亮,好奇地拿起那个盒子。
窗户上趴着几个音乐班的学长姊,看戏般盯着三人瞧,方芷昀感觉耳根一热,迅速抽走他手里的礼物盒,胡乱地塞回纸袋的最底层,说道:「那是要……谢谢你的衣服,你现在不能拆,回家才可以拆。」
纪沐恆皱眉苦笑:「我现在好想知道里面装什么,妳却叫我要忍到回家才能打开,会不会太狠心?」
「反正……你不准在我的面前打开!」她命令。
「这还差不多,」他心里暗笑,真是憋扭的小学妹,「我会偷偷打开,不会让同学看到。」
「里面又不是什么情书或不可见人的东西!」她莫名又生气。
「所以打开后,我可以跟全班同学炫耀喽。」他微微抿笑,一副想把礼物现给全班看的模样。
「纪沐恆!」
「好啦,不逗妳。」
「然后……这是我同学,」方芷昀感觉有点虚脱,跟他说话会死一堆脑细胞似,连忙将站在身后的高浚韦拉出来,推到学长的面前,「他的名字叫高浚韦,他说你有写轮眼,可以一眼看透人心,他很想认识你,谢谢你在社课被泼水时帮他讲话。」
「学弟,是这样吗?」纪沐恆有些讶异,恬淡眸光转到高浚韦的脸上。
「不是的!」高浚韦用手肘推了方芷昀一下,连忙摇手解释,「学长不要听芷昀乱讲,我没有说你有写轮眼……」
话未完,纪沐恆突然伸出右手,搭在高浚韦的左肩上,猛地用力一推,高浚韦反应不及,整个人被他推得倒退两步,后背贴在教室墙壁上。
「你是吉他手吧……」纪沐恆一手压制着高浚韦,侧脸凝视他的眼睛,脣角扬起一抹神祕浅笑,「要不要放学后九号琴房见,你随便solo一段,让我听听你的实力?」
高浚韦微微睁眼瞪他,哑了好几秒后,红晕从耳根开始泛滥,瞬间淹没他帅气的脸庞。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2975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