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时的性经历_47岁熟妇v在线

€第三章:要跳舞就别给我说教5 然而却突然有另一双手推着我往反方向去。
「她今天练习过度了,应该只是有点恍神,」袁尚禾推着我一路走下台,「我带她去保健室休息一下,你们先继续练。」
「袁尚禾!」我听到简穆宇的声音,「她是我的组员,你要带人走是否也该尊重我?」
推我的力量突然停下,我也跟着止住脚步。
袁尚禾应该是转头了,因为声音和我有点距离,但我还是听得非常清楚。
「如果你还记得要尊重我、叫我声学长,那我会考虑。」
这一刻,距离预赛还有四天。
后来袁尚禾把我带到保健室,逼我吞了颗B群。关于彩排的事,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嘱咐我回家好好休息。当下我觉得他这句话很多余,好像他不说我就不会好好休息一样,于是送了一记卫生眼给他。
没想到当天晚上我居然失眠……该说袁尚禾是神算还是乌鸦嘴?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很久,不停思考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最后我把简穆宇对我的挑三拣四归类为认为我练习不足的一种惩罚。
国中时我碰过一个数学老师,每堂课都要叫好几个同学上台解题。比起答案正确与否,他更在意学生看到题目后反应出解题方法的时间长短。他说,答得太慢那就是不熟练,代表当他交代要複习的时候,学生并没有放在心上。通常像这样的学生,他会扣他们的学期总分,如果问起名目,他会说「态度不佳」。
或许简穆宇之所以对我这么严苛,是因为他认为我不够努力。
而我的确不够努力。
说来惭愧,但面对这支舞我一直是个点卯的心态,付出的练习时间甚至还不到贡献给女舞参赛影片的一半。除了因为抄袭事件真相未明、我对男舞还有些偏见外,也因为我从没想过要把这支舞当成自己的作品。
当一支舞从构想到风格到编排,都不是自己的主意时,心态上也会产生差异,例如有些母亲面对亲生的孩子和非亲生的孩子时,态度上会有所不同是一样的。也许,简穆宇就是看出了这点,才会处处刁难我。
而没有尽力去对待每一支舞、每一次表现,这的确是我的错。
一直在床上翻到清晨五点,我才终于觉得有点睏。入睡前,我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那就是明天开始要把简穆宇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对待。
只剩四天就要比赛了,希望我这觉悟不会太晚。
至于隔天早上袁尚禾幸灾乐祸地问我那颗B群有没有害我睡不着、而我反应过来差点把他痛揍一顿的事情,就都是后话了。

「妳会紧张吗?」袁尚禾这么问我。
这是在大专我儿时的性经历_47岁熟妇v在线 情感 第1张我儿时的性经历_47岁熟妇v在线 情感 第1张盃预赛现场,我们再过十五分钟就要上台,正和其他组别一起在后台等待。
我瞪着袁尚禾,「如果我说我会紧张,那你愿意坐好、别一直走来走去的吗?」
袁尚禾止住他的踱步,用一个特别戏剧化的姿势转过身看我:「可是我紧张啊!」
「你紧张什么啦?都在舞社待多久了?」许泯载路过插话:「老屁股别装嫩!」
我扭开矿泉水瓶盖,没有答腔。
不过仔细想想许泯载的见解其实鞭辟入里,简直中肯到我心深处。
「谁装嫩?我是真的紧张!」袁尚禾亮出微微颤抖的右手,「你看!都抖成这样了。」
瞧他大惊小怪的样子,我皱眉:「为什么我看着你,却有种小大一既视感?学长,难道你是第一次上台?」
本来只是我用来呛人的趣味话语,没想到袁尚禾的点头给了这句话真实性。
「大一、大二的时候课多,不想额外花那么多时间练舞,所以每次一到比赛我就开始逃社课。」他总算愿意安分坐上椅子,但眼神的飘动仍反应他的不安,「就这样逃了两年,想说总是要有所经历才来参加这次大专盃。没想到居然会这么紧张……」
我扁着眼睛,「不想练舞?那你到底为什么加入舞社?」
袁尚禾倒很坦白,「为了把妹。」
虽然他的动机不值得鼓励,但不得不说这是个很聪明的决定。几乎我身边所有女生在这个年纪都对会跳舞、唱歌或打篮球的男生特别感兴趣。我从来没听过有人说「喔,我喜欢电影赏析社的男生」或「我喜欢珠宝研究社的男生」。
不过,这弔诡的感觉又是什么?
「把你妹啊!」许泯载用手肘顶了袁尚禾一下,原本可能是想顶他的背,碍于身高只顶到腰,「你那时候明明死会了。」
「死会可以活标啊。」袁尚禾笑嘻嘻的,「那妳呢?妳又为什么加入舞社?」

€第三章:要跳舞就别给我说教6 他问这话时我正在到处搜寻简穆宇的身影,随口回:「问我吗?」
「你为什么不问我?」许泯载这口气不知道该不该归类为吃醋,「别只顾着把妹!」
我无意加入他们的斗嘴,便继续试图从人群里找出那颗木鱼。不是我特别在意他,只是按照惯例上台前都会来个精神喊话。现在距离上台不到五分钟了,他却不见人影。
回想过去四天练习,简穆宇对我的指责少了很多。但我不确定这是因为他发现我心态上的转变,还是纯粹因为那天的冲突让他气得再也懒得管我……他似乎根本不想和我说话。不过这想法才刚从脑中闪过,就看见一双赤脚出现在我视线里。
我抬头,简穆宇正低着头打量我,眼里没什么情绪:「把鞋子脱了,站起来。」
「喔。」我把鞋袜一起脱了站起身,这才想起开场舞是赤脚跳的。
「想像一下,」他盯着我,眼神让人有点不自在,「如果妳养的狗生病过世了,妳会是什么情绪?」
啊?距离上台不到三分钟,他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呃,我没养过狗……有点没办法想像。」碍于他的表情很严肃,我便照实答了。
木鱼似乎有点无语,「那如果是在路上看到流浪狗被车撞了呢?」
我想像了下,后脑马上涌起一股无名火。
「等等,不是这种。」大概这也不是正确的情绪,他连忙阻止我继续想像,「那……如果有天无论是什么原因,妳再也无法跳舞了呢?」
这突如其来的假设让我心揪了一下,然后无止尽的失望、遗憾和伤感从胸腔窜出。我不解地看着简穆宇,不明白他非要现在做这些假设让我想像的用意。
「很好,就是这个。」他抓住我的双肩轻摇,「保持这个情绪到开场舞结束,知道吗?」
如果我是漫画人物,现在头顶肯定一堆问号。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照做了,把简穆宇的话当成圣旨一样的相信然后照做。
而这小小的改变,却产生了一连串化学作用──首先,我不知道自己居然可以这么流畅地完成这支舞,流畅地像是这些舞蹈动作是从身体里「长」出来的一样;而当我的肢体停留在开场舞最后一个动作时,一股浅浅的失落擦过心底。
这情绪对我来说有点陌生。
此时,我和简穆宇的距离不到三十公分,我一抬眼便刚好对上他的。
出乎意料的是,他居然在笑。虽然只是嘴角一抹淡笑,却已足够让我发愣了。因为从第一次练习以来,他几乎不曾笑过,特别是在这个时间点,从不。
下一秒,场上灯光全暗、提醒是时候转场,我和简穆宇便一左一右下了台。
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在意他那个笑容背后的意思。
化学反应的最后一环大概就是我得了妄想症……我居然觉得简穆宇那个笑容跟我有关。
当然,到底是不是跟我有关,我大可以直接找他问清楚,但木鱼身为舞社主将,下台后换了套衣服,还得回台上去的。再后来,我沉浸在他们整齐到令人鸡皮疙瘩的刀群舞中,把什么事都给忘了。
那本来应该是完美的一天,我想。
不仅我流畅完成表演没出错、队伍也顺利入选决赛。而讲评时,评审除了夸我们勇于挑战外,也说开场舞的编排和表现非常优秀,后续值得期待。
我觉得很棒,这程度的夸奖大概可以让我高兴到明年清明节。
前提是如果我没到某人面前去自取其辱的话。
比赛结束回学校的途中,男舞社员们一路上打闹嘻笑。简穆宇大概比较好静,便躲在队伍最后没加入,而我这个显然无法融入的外人,就莫名和他并肩了。这并肩时的尴尬,让我想起他不小心关了储藏室电灯的那一次,我们坐在便利商店外的咖啡座相对无言了很久。
于是我尝试找了个话题,问他小夏怎么没来带比赛,而他淡淡地说小夏脚上旧伤复发,今天去看医生了,但决赛应该会来。我喔了一声,眼看这话题马上要结束,脑海突然闪过某人脸上的笑。
那个我觉得和我有关的笑。
我马上管不住自己的嘴,「刚才开场跳完,你为什么笑了?」
简穆宇瞥我一眼,「有吗?」
喔,这家伙敢情是不愿承认了?
「有啊,」我说,然后接了一个大概是从我潜意识里飞出来的问句:「是不是因为你觉得我今天跳得很好?」
简穆宇的脚步稍稍停顿了下。
本来我以为,基于今天这个场合、我的表现、决赛入选还有很多很多原因,他都应该放下他的矜持与坚持,意思意思夸我两句的,但他却只是扬起不可一世的笑容。
「跳得很好?妳还差得远。」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22252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