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男家教 男生晚i上脱美女的衣服

55. 「仲安……乙东……」我唸着他们的名字,嘴角微微扬起,轻轻一笑,然后身子一股无力,他们一人一手的扶住我。
身子虽然无力,但意识却还颇清晰。
「乙舒妳又喝酒了是吗?」柯乙东有些责备的道,却含着很多的关心与担忧。
「什么?你的意思是她之前也喝了酒吗?你怎么可以让她喝酒?你这该死的家伙,我不是要你好好照顾她吗?」杨仲安怪罪柯乙东,但最关心的焦点却是我。
「她偷偷喝的啊,如果我知道她有酒我有可能让她喝吗?」
「少找理由,妳竟然让她有第二次的机会喝酒!」
「啧!对,是我的错,无论如何我都不该让她有机会碰酒。」
他们为什么这么关心我?
我明明就只是个烂女人生的烂货。
他们两个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好?
我做了坏事呀,我未成年却喝了酒,他们应该骂我怪我责备我的,为什么我感觉到的是他们的担心与关怀?
像我这种人真的值得他们这样爱我吗?
脑子已无法再思考,我眼睛一瞇,沉沉睡去。
两只手都传来了不是自己的温度。
有人握着我的手。
我慢慢睁开眼睛,发现杨仲安和柯乙东就在我的眼前。
「乙舒,妳现在还好吗?」柯乙东率先问了我。
他握着我的左手。
「嗯,我很好,抱歉,我又喝了酒。」
「下次不要再喝了,答应我,乙舒。」杨仲安的眼神有着担忧。
他握着我的右手。
「好。」对于他的要求,我总是无力拒绝。
我扎扎眼睛,试图让自己更清醒些,「对了,杨仲安你怎么会在这?」
我好想念你。我想这么说,却无法。
「为了让事情落幕。」
我皱眉,「什么意思?」
「杨仲安跟我有一样的疑问。」柯乙东道。
「什么疑问?」
他们两个互看了下,像是确定讯息似的,接着由杨仲安开口,「我觉得妈怪怪的,对于她坚持要带妳走这件事,实在不太对劲。」
「咦?」
「实在是很奇怪,明明我跟妳才是兄妹,她却不害怕把妳带来杨家,我们曾被她发现发生关係,她却好像都不怕我们再怎么样似的,可是却极度担心妳和柯乙东有什么。」
他这样一讲,我也觉得事有蹊翘。
我坐起身,好让自己更加进入状况,「的确是……」
「她绝不是因为突然发挥母性才要带妳走的,这几年我跟她相处,清楚知道她是怎么样的母亲,带走妳对她根本没什么好处,而且可能引发我们近亲相姦,但她仍坚持带妳离开柯家。」
没错,我也觉得她不是因为发挥母爱或什么的才想带我走。
心里这么想,失落感也加重。
「妳不觉得奇怪吗?比起我们上床,她却更担心妳跟柯乙东越界,妳和柯乙东又没血缘关係,真的怎么样又如何,她担心的点实在奇怪。」
我听着,并且冷静思考。
我细细回想她回来之后发生的事,就如同杨仲安讲的,妈对于我跟柯乙东在一起极度不安,却不担心有血缘关係的我和杨仲安有什么,真的不太对劲。
「这个奇怪点我也有注意到,但我觉得可能是我自己多想,直到刚刚杨仲安打电话给我,跟我讲了他的想法,我才确定自己的疑问不是多想。」
「你们聊过?」不是一直都处在敌对的状态吗……竟然能心平气和的谈话……
「嗯,阿昆被我打到半死不活,我在警局待了好几天,没事做就开始想些有的没的,结果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于是打电话给柯乙东。」
「然后就发现我们有一样的疑问,关于乙舒妳的身世,妳妈肯定隐瞒了什么,所以我要杨仲安过来一趟,一起面对问题。」
「你们的意思是说,杨仲安可能不是我哥哥,而柯乙东才是……」我欲言又止,我不知道他是否极品男家教 男生晚i上脱美女的衣服 情感 第1张已经完全理好自己的感情,哥哥这个身分对他来说是否还是个伤痛。
「别忌讳说出来,我已经想通了,我说过的,会试着用妳爱我的方式爱妳。」柯乙东笑的坦然,「也许我才是妳的亲哥哥,而杨仲安跟妳没有血缘关係。」
这种事有可能吗?
我跟杨仲安不是兄妹,这有可能吗?
「这、这太複杂了,我有些混乱,我跟杨仲安都是妈的孩子,我们有可能不是兄妹吗?而且我跟柯乙东怎么可能会是亲兄妹?这好几年前就确定的啊……」
「不知道,能够解释这些的就只有妈了。」
「我们必须弄清楚真相,乙舒,妳做好心理準备了吗?爸跟妳妈都在楼下,他们还在吵……」
我看着他们,心里很是混乱。
我们三个人的关係,还能有转圜的余地吗?
拉紧他们握我的手,深吸一口气,我缓缓开口,「我们一起去问清楚。」
他们对我微微一笑,两人同时回握我的手。
面对可能即将爆发的事,因为有他们两人在,我竟没有害怕与不安。

56. 我们三人一起下楼,做好接下来的对话也许会扭转我们人生的心理準备。
我走上前面对着柯爸和妈,「别吵了。」
柯爸与妈看向我。
「今天是最后一次吵架了,也将决定我是不是该留在柯家。」
「妳这话什么意思?」柯爸质疑。
相对于柯爸的质疑,妈的表情反而充满不安,彷彿她隐瞒的秘密被发现的那种不安。
我看向妈,「妈,有些事只有妳知道,妳是不是该说出来?因为那些妳隐瞒的事情深深的影响了我们,我们有权利知道。」
「我没瞒你们什么事。」
「妈,说出来吧!」杨仲安道。
「我说了我没隐瞒什么!」妈的情绪有些激动。
「不可能!妳坚持带走乙舒这件事实在诡异!妳一定隐瞒了什么!」柯乙东说。
柯爸用怀疑的眼光看向妈,「这么说来,我也觉得奇怪,妳好像很怕乙东跟乙舒有什么的样子……」
「我说了没有!不要再问了!」
柯爸扯着妈的肩膀,「贱女人,妳是不是瞒了什么事?妳说!说啊!妳这什么不安的表情?妳分明有事瞒着我!」
只见妈狂冒冷汗,很明显确实有事相瞒,「我、我都说了没有,我不知道你们要我说什么!」
「妳说清楚,为什么妳怕我跟乙舒发生什么,却不怕她跟亲哥哥杨仲安有什么!」
「因为我不要她跟柯家人有关係……」
「这会比近亲相姦严重吗?我跟乙舒有什么才是妳该阻止的吧!因为我们是兄妹啊!」
「我……关于这个……」妈结巴,说不出所以然。
「说不出话了?妳果然有事瞒着我!贱女人,妳说清楚!把一切说清楚!」柯爸情绪高昂,非要把事情弄清楚。
「我……」妈说不出话,最后低下头,叹了好大一口气,「看来瞒不下去了……我说,我说就是了……」
妈果然有事瞒着大家……
「乙舒……」她先是说出我的名字,「不是我的亲女儿。」
听到这话我马上愣住。
什么?我不是妈的亲女儿?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不是我妈妈吗?
要不然还有谁是我妈?
「她不是妳女儿?那她是谁的种?妳从哪抱一个野孩子回来让我养?该死,我到底是养了谁的孩子……」
妈看着柯爸,冷笑了声,「你怎么这么说呢?她可是你的女儿喔,亲生女儿呢。」
「啊?」柯乙东吃惊的看着妈,「妳说……乙舒是爸的女儿?那她是我的亲妹妹?」
妈又叹了口气,接着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头低垂,双手托着头,「乙舒是阿雄跟美纯的女儿。」
美纯是柯乙东母亲的名字。
「她是我跟美纯的女儿?这怎么可能?我可不记得美纯替我生了个女儿!」
「你忘了美纯是难产而死的吗?就是因为生乙舒才死的啊。」
「等等,我妈不是因为生我才难产过世的吗?」柯乙东提出疑问。
「不是啊,你妈是因为生你妹妹才死的,我没告诉过你吗?美纯曾怀有女胎,可是孩子一出生就夭折了,你原本该有一个妹妹的。」柯爸解释。
「你没说过啊!我压根不知道这事,是那女人告诉我妈是因为生我难产死的!」
柯爸也被弄糊涂了,他把视线转向妈,「贱女人,美纯跟我的女儿一出生就死了,妳现在是说那已死的女婴就是乙舒吗?妳现在把事情完整的说一遍!」
妈的态度已冷静许多,她娓娓道来:「我跟美纯同一时期都怀了你的孩子,而且还在同一天生,可我的孩子一出生便夭折,而美纯虽然难产死,但她的女儿,也就是乙舒,却非常健康,我为了顺利嫁进柯家所以起了换孩子的念头。
于是变成我的孩子顺利产下,但美纯的孩子却夭折,因为美纯死了,所以换孩子这事轻而易举,我跟那间医院的院长有过一段情,很容易的便完成换孩子这事。
原本想就这样让乙舒当你和我的女儿,但多年前的一次吵架让我气翻了,一时兴起随口说乙舒不是你的孩子,没想到你当真了,甚至连求证都没求证就以为乙舒是我跟其他男人的种,那时我因为跟你吵架,心情极度恶劣的离开柯家,跟仲安的爸爸住在一块。
没想到这一离家就好几年,你也就不认乙舒好几年,说来乙舒也真可怜,被自己的亲爸和亲哥责备那么多年。
跟阿雄在一起前,我是跟仲安爸爸在一块的,我跟那男人生了两个孩子,就是仲安和仲安的妹妹,认识有钱的阿雄后,我便抛弃他们兄妹俩跟着阿雄。
最荒谬的是,我没想到乙舒和仲安竟然是一对,世上的事巧合到让人害怕,事情弄得越来越複杂,我已经不知该如何处理了,然而最让我慌张的是,乙舒竟然还跟乙东有暧昧。
他们俩可不能怎么样,因为他们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啊,要是在一起就真的是近亲相姦了,日后有孩子或是怎么样的很容易会揭发他们是兄妹的事实,那我隐瞒多年的事就会爆发,于是我坚持带走乙舒,非让她跟乙东脱离关係。
原本想说离了婚、带走乙舒,事情就结束,没想到却被逼着说出事实……」
我们几个人听着,全都傻了眼。
这是什么荒谬的连续剧吗?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事?
太离谱了……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7059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