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阴户 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一品狂少

Two、相亲相爱。(2) 倘若说可以用「校花」和「资优生」,这两个人人称羡的名词换来一个愿意陪伴着自己成长的母亲,程诗妤敢发誓自己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因为,她,好想念她的妈妈。
从她离开程诗妤的身边以后,程诗妤对她的思念就从未中断过。
与其当一个别人眼中身为「程诗妤」应该要有的样子,程诗妤更希望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女,有爸爸、有妈妈陪着自己长大,就算迟到也就只是被教官处罚,不会因为自己的不平凡而受到那些额外关注的眼光。
像是现在这样——
「哇赛,没想到程诗妤迟到大王的称号是真的耶。」
「妳现在才知道喔。」
「可是她成绩不是很好吗?怎么还会一直迟到啊,我以为她都很早到教室念书耶。」
「哎唷,人家是资优生哪需要念书。」
看着那些人说话的嘴脸,程诗妤并没有太过剧烈的反应,反倒很平静地踏上回教室的路。
是啊,她是资优生。可是并不代表她没有念书,她不敢说她是那个最努力的,但可以肯定的是身为「校花」以及「资优生」的她,绝绝对对比很多人所以为的都还要来得努力。
她不过就是天真的以为自己的努力总有一天会被自己的母亲所看见,然后她就会愿意回到自己的身边了。
虽然明知道这样的自己很傻,程诗妤却从来不愿意轻易示弱,她总是习惯让别人以为她其实很坚强。
而这些是儘管和她交情笃深的宋梓宁跟庄子妟,也从未触及过的。
关于她总是备受注目、关于她总是很爱逞强的心情。
而现在,她又多了一个新的头衔——魏劭亘的女朋友。
「奶嘴妹,妳在发什么呆?」
还不用抬头,从这让人厌烦的嗓音、还有令人发怒的称号,程诗妤很轻易地就知道说话的人是谁。
「干嘛?」她没有抬头,只是闷闷地望着地板发愣。
「没什么,只是听说妳被教官广播,所以关心一下而已。」魏劭亘耸肩,「看妳这个反应……嗯……妳是奶嘴妹的事情被教官知道了?」
「……才不是。」程诗妤瞪了他一眼,「快上课了,我先回教室。」
程诗妤的话刚说完,钟声便响起。
于是魏劭亘便没继续追问,反正他的目的也并不是真的要关心她,不过就是出于一个「情人」的身份配合出演罢了,不然见班上那些女生个个用一副他怎么没去关心程诗妤,该不会他其实是个负心汉的眼神直直地看他的样子,他根本没办法事不关己地坐在教室里。
程诗妤一回到座位上,宋梓宁便很快地搭话,「怎样?教官找妳去干嘛?」
「没什么,就是要我别再迟到,中午去他那边写几份检讨报告而已。」
「真的吗?那怎么看妳脸臭成这样,怎样教官要妳写一百份喔?」庄子妟出声。
「不是。」程诗妤摇头,颇有玩味地假装一脸凝重,「教官是要我回来告诉你,你上次告白的事情他有打算要重新考虑一下,要你下一节下课去找他。」
「屁啦!」庄子妟回应。
「真的。」程诗妤知道庄子妟是不可能这么轻易上当的,但是不好好捉弄他一下,实在难消她跟魏劭亘竟然交往了这件事的心头之恨。
「他是怕直接把你叫去你会不好意思,要我先回来告诉你的,他……感觉好像蛮喜欢你的耶……」
「怎、怎么可能。」庄子妟强装镇定,但表情一脸大惊失色的样子,让程诗妤很是想笑。
「你不相信?那你就下一节课去教官室报到就行啦。」
「我……」
「别我了,记得要去喔。」程诗妤眨眨眼,「老师来了,先上课吧。」
结束对话后程诗妤把手伸进抽屉里想拿课本,街果发现竟然有一包软糖,上面贴了张字条清秀的字迹写着:「请妳吃,希望妳心情会好一点。」
这个字……并不是庄子妟或宋梓宁写的……
儘管对于这包软糖她感到有些困惑,但毕竟这也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收到爱慕者的礼物了,所以她也没多想就继续放回抽屉里拿出课本专心在课堂上。
但让她意外的是,接下来的几天当她在午休时间从教官室美女阴户 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一品狂少 情感 第1张回来以后,她的抽屉里总是会多了一些零食,有的时候一样是软糖,有的时候则是巧克力或是小饼乾,问了宋梓宁和庄子妟有没有看见是谁放的,他们又说不知道。
难道是魏劭亘?
正在收拾书包的程诗妤,看着今天神秘爱慕者送的巧克力心想……
「程诗妤,妳动作快一点好不好。」
嗯……不可能,这种暖男才会做的事情绝对不可能是魏劭亘这种讨厌鬼做得出来的。
程诗妤一边收着东西,一边听见外头的催促心里很是不满,又没有人逼迫他每天都要陪她回家,明明她家到学校也只要走十分钟,她实在不懂魏劭亘这种硬是要到教室弄得全部的人都把眼光放在自己身上的举动是在干嘛?
而且她明明就说过好几次了,如果他真的很想陪她回家可以在校门口等她就好了啊……

「不是说过约校门口就好!你到底为什么非得要到教室找我一起回家不可?」回家路上,程诗妤忍不住向魏劭亘抗议。
魏劭亘眼神发亮莞尔一笑,「这是因为呢……我喜欢看我的粉丝瞪妳的样子。」

Two、相亲相爱。(3) 「……」这家伙到底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总是可以莫名点起她心中的怒火?
不过魏劭亘很明显是故意的。
每一次魏劭亘都是刻意想看自己发火,然后再从她那些抓狂的举动当中寻求欢笑。
但这些日子以来大概是因为程诗妤已经习惯了,又或者是她不甘心自己每每都轻易掉入魏劭亘的陷阱中,成为为他散播快乐的小丑,她开始会试着压抑自己忿忿难平的情绪,选择不吭声,并且试着默默转移话题,让自己不要气于受魏劭亘。
但是碍于他们两个原先根本不甚了解,前些日子里那些该聊的、该说的都已经被他们讲的差不多了,这次程诗妤绞尽脑汁都实在想不出什么特别合适的。
「欸。」
「嗯?」
「你打算跟我交往到什么时候啊?」
「嗯……」魏劭亘若有所思着。
而程诗妤转着两颗眼珠子满心期待着,期盼他能说出个什么那不然就现在吧,或是我们分手吧之类的答案。
不过……
「不会太久。大概就等到妳爱上我的那个时候吧。」他回应,并且附带上一个程诗妤最讨厌的那种坏笑。
程诗妤感到一阵后悔,她后悔刚刚自己为什么要说话,为什么不如就乖乖闭嘴当个哑子算了?
她……到底为什么要玩火自焚?
「你!」程诗妤差点按捺不住又要被点燃战火,直到她看见魏劭亘那脸得逞的样子,便急忙要自己平心静气。
她深吸一口气后虚假地勾起嘴角,「你知道我是不可能会爱上你的。」
「哦,是吗?」魏劭亘挑挑眉,「我怎么不知道?」
「我可以百分之两百的肯定!我!程诗妤绝对不可能会喜欢你的!」程诗妤眼神坚决,并且提高音量表示。
「话会不会说得太早了点?」
魏劭亘露出那口洁白的牙,「搞不好,妳其实只是自己在逃避可能会喜欢上我这件事,在口是心非而已啊。」
程诗妤错愕。她不懂这家伙哪里来的自信?
就算他人长得是高了点,眼睛是比别人漂亮些,鼻子也直挺挺的,嘴巴的话……嗯……上次亲起来的感觉蛮柔软的……
不是!
她在干嘛?为什么会想起上次那个吻?
她晃晃脑袋,赶紧把刚刚那个可怕的回想逼退出脑中。
「怎么?发现妳对我的爱意之后惊讶到想否认?」魏劭亘笑得灿然。
「才、才没有!」她敢肯定自己绝对没有喜欢魏劭亘,不过就是因为他长得稍微好看了点,她才会不小心心盲了而已。
她怎么可能喜欢这种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身上的人?
「不过……你到底是为什么要我跟你在一起?明明、明明有那么多喜欢你的女生,你干嘛偏偏要挑一个讨厌你的人交往?」
「咦,可是妳不是说妳喜欢我吗?」魏劭亘扯扯嗓子故意模仿起程诗妤那天说话的语调,「魏劭亘!我喜欢你!」
「……」他明明知道那不是她的真心话,她不过就是大冒险输了迫不得已的。
和魏劭亘告白?程诗妤根本就不可能做出这种自取其辱的事。
「那是意外。」程诗妤敛下眼,「我没有喜欢你,你明明知道。」
「哦,这样啊。」
魏劭亘那一副装傻的样子看得程诗妤心里痛苦。
于是乎程诗妤忍着难受的心情,咬牙切齿地追问,「所、以、你、到、底、为、什、么、不、跟、喜、欢、你、的、人、在、一、起?」
「不是说过了。」他摊手眼中含笑,「因为想整妳啊。」
这到底是哪门子的理由?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程诗妤想起那天在教官室发生的事情。
该不会是因为她是校花,因为她是资优生,所以魏劭亘看不惯自己才会这样做的吧?
他,该不会跟大家都一样,是因为那些偏见而刻意针对自己的吧?
闭上眼,她彷彿还可以记得魏劭亘对她说着「活该」时的那张面孔。
「因为……」魏劭亘打量着程诗妤。
夕阳落下,伴随着魏劭亘的凝视,程诗妤愣愣地看着落日余晖之下闪闪发亮的他,两人之间的氛围瞬间变得一阵寂静,她似乎还紧张到吞了好几口口水。
「妳是奶嘴妹啊。」他露齿一笑。
而对于这个答案,程诗妤自然很是不满,「跟你说过几次了,不准那样叫我!」
「为什么?叫妳奶嘴妹不好吗?」
「废话!」程诗妤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她紧紧瞅着魏劭亘,「不、准、叫、我、奶、嘴、妹!」
「那如果我说我偏不要,妳能拿我怎么办?奶嘴妹、奶嘴妹、奶嘴妹……」魏劭亘一鼓作气连说了好几次,最后甚至还对她做了个鬼脸示威。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7769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