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叉开大腿见B 与空姐在一起的日子

第2章 宸风错落湖水苍(3/4) 「怎么?不确定我还可以开放观众call in是吗?」
「哈哈哈。」蠢蛋!
沿路上有不少船家都向斯拉维打招呼,看来他的人际关係还不错,可这种地方要如何敦亲睦邻?她真的很好奇。
「斯拉维,你们真的都划船去邻居家串门子吗?」
「妳说呢?」
「总不会是游泳过去吧?」安之妍脑袋里构想着画面,皱起了眉头。而斯拉维也没有回答打断她的想像,因为他想知道安之妍究竟还能再问出什么奇怪的问题。
「到了。」斯拉维将引擎熄火,拿出船桨来慢慢划到岸边。
这时候岸边已经停满了船只,他们两个就只能停在后头,船才刚稳住安之妍又有新的问题:
「你把船停在这里,可是陆地在那边耶!」
「前面都是船,妳认为我能停在那里吗?」这就好比停车一样,有车子堵在你前面,你能把它撞开过去吗?
「那我要怎么到那块地上去?」
「踩着空船过去,要不妳也可以游泳过去。」斯拉维不等她反应,自己就像飞檐走壁一样,轻鬆踏着别人的船只到陆地上去了。
「你有轻功了不起,跩什么!」安之妍小心翼翼地学斯拉维的动作,笨拙地跟在后头。好险今早她出门的时候斯拉维就警告过她,别穿昨天那双神经病似的高跟鞋,与其穿高跟鞋不如光脚。
什么叫做神经病似的高跟鞋,昨天那打扮可是她最端庄优雅的打扮耶……为了要见湛总裁她可是狠下心来添购了几件新衣;毕竟人家是奢侈品集团的老大,每天接触的就是这些东西,底下员工也一定都是打扮称头。
她要来跟大老闆签约当然要打扮成像奢侈集团的一份子,以免让湛总裁觉得他们公司不配与他合作。
可这样的打扮居然被斯拉维批评像个神经病?好好好,他是地头蛇,还是听他的才会少出一点糗,光脚就光脚出门。
「喂!」安之妍看他已经消失在人群里,完全没有要等她的意思,肩膀瞬间垮了下来。「你真的是无情无义,没血没泪的浑蛋,居然就把我丢在这里?」
虽说他买东西,她找人本来就不同路,但是总可以约一下几点在哪里碰头吧?不对啊,干嘛要碰头?她找人问到湛先生在哪里之后,她就去找湛先生签合约了,签了合约她就回台湾去了,哪会再遇到他啊。
算了算了,不管他了,他丢下她她也不要理他。
安之妍努力地跳到陆地上来,拿出放有湛宸风照片的杂誌,开始寻找可以询问的对象。她在市场里乱绕,看着大家用船把商品运到这里来兜售,这就是「水上」市场的意思啊?跟泰国不一样嘛!
木头搭建的小棚子里卖的都是蔬菜水果,转过这条街都是卖吃的,一大黑锅放满了油不知道在炸什么。
「老闆,您这是什么东西?」安之妍看了棚子上头的招牌,写的全是缅甸文她一个字都看不懂。
「炸香蕉,试试看吧。」作传统缅甸装扮的老妇人用流利的英语回答,着实让安之妍吃惊。
「老闆,我跟妳买,但妳可不可以帮我个忙?」安之妍不知道炸香蕉该是多少钱,便拿了5块美金给她。
「什么忙?」
「妳有听过湛宸风湛先生吗?」
「谁?」
「湛宸风,湛是……」天哪,她该怎么向一个缅甸女人解释「湛宸风」这三个字该怎么写呢?好在斯拉维提醒她把杂誌带出门,语言不通就图解吧!「这个人,有见过吗?」
摊贩女老闆看了看,皱着眉头:
「看不清楚,不知道。」
安之妍道谢后,颓然地吃着油腻的炸香蕉,想着第二个该找谁问去。

第2章 宸风错落湖水苍(4/4) 「喔!」安之妍突然发出这声音,让附近的人都转过头来看她,瞬间全场笑出声来。「有什么好笑的,看到别人撞到头很好笑吗?」她这句话是用中文说的,因为她不想让这些幸灾乐祸的缅甸人听懂她在说什么。
都怪她走路不专心才会撞到小棚子的屋檐,不过这屋檐也太低了,正常身高的人都会撞到,有什么好笑的!
安之妍转了条街,看到有几个外国旅客在跟摊贩杀价,而那女老闆的英文听起来不错,她就去问她好了。
「老闆……」
「欢迎光临,喜欢什么就拿起来,随便看随便看啊!」
安之妍看了看她这一摊卖的都是一些银饰,不过手工有点粗糙,卖相不是很讨喜;可如果她不买,她又不好意思开口问问题,对方没利可图为什么要帮她这个路人?
她拿起了一条项鍊,问:
「这条项鍊多少钱?」
「3万缅币(※约43块美金)。」
「3万!」安之妍听到这价码叫了出来,怒气飙升:「3万也太贵了,妳欺负外国人是吗?妳以为外国人不懂好欺骗吗?」
「不然老闆妳出个价,妳给个幸运数字吧。」女老闆见安之妍火了,赶紧要她出个钱。
「幸运数字?遇见妳就不幸运了,妳这黑心商!」安之妍马上放弃跟她交易的念头,转头就走。怎知道这位女老闆居然放下整个摊子不顾跑来追她:
「老闆妳别走呀,给个价格吧,我就按照妳说的价格卖给妳!」
「天哪,她居然还追来,有没有这么穷追不捨?」安之妍见她追来,自己跟着拔腿就跑。转了条街才摆脱掉她,安之妍双手叉腰喘着气:「可恶的斯拉维怎么没有告诉我,你们缅甸人做生意的方式这么可怕?给个幸运数字?幸运妳个大头啦!」
见她如此,附近的商家又在对着她指指点点,嘻笑着讨论。
「怪人,你们这个国家都是怪人!」她用中文骂道,气死她了。
「怎么一付落水狗的样子?」斯拉维从街的另一头走过来,嘴里说着和她一样的语言,却让安之妍咋舌。
「你刚刚说的是中文吗?你会说中文?」
「我刚刚说的难道不像中文?」斯拉维淡笑。
「你会中文,你是中国人?」安之妍知道他会说中文之后,便都以中文跟他沟通。
「缅甸有很多人都会讲中文,这里离中国云南很近,有不少跑到缅甸来做生意的中国人没错。」斯拉维好心对她解释,同时也在提醒她,用中文骂人不是明智之举。
「所以你是中缅混血儿?」
斯拉维笑而不语。
看来这笨蛋还没有找到杂誌上的那个人,要不然不会这样问他。
「还是你是英缅混血?」
「安小姐,现在比较重要的是问我的血统吗?」斯拉维维持他那一贯的淡笑,这表情是最让安之妍跳脚的。
他不想亲口承认他就是湛宸风,他要等这个小笨蛋发现,好好耻笑她一番,再以此拿乔为难一心想跟他签合约的笨女人。
「我要找人啊,人没找到倒是吃了两个炸香蕉,还被小贩追着出价,你们这里做生意的方式真奇怪。」安之妍用杂誌挡着渐渐毒辣的阳光,叹了一口气。
「摊贩上的东西没有要买就不要拿起来,他们有外国人价格,落差非常大。」斯拉维看了她一眼,小脸上的红晕肯定是给太阳晒的,若到了中午她岂不是要给晒昏头?
「那你呢?你就没给欺负过?」
「我很硬。」
我很硬?这句话听起来怎么怪怪,哪里怪怪?
安之妍偷偷用余光瞄着他如刀凿般的侧脸,很硬的意思应该是指他散发出来的气质很阳刚吧?
「你中文不好就别乱说,说自己『很硬』是会让人误会的。」
「哈哈哈。」他爽朗的笑声引人侧目,安之妍尴尬的想找的洞钻进去,但是他却不以为意。「把鞋穿上过来。」
安之妍正想回「她哪有鞋」时,斯拉维便把方才买的有着传统刺绣的黑色夹脚拖递给她,不知道是该感动还是该怀疑他:
「做什么啊?」穿上小巧精緻的夹脚拖,嘴里虽抱怨却还是走了过来。
「给我小罐的香木粉,涂在那位小姐的脸上。」斯拉维跟摊贩老闆说,留下了两张她不认识的缅币。
安之妍看着女老闆手里有水和粉混合在一起的怪东西,还準备把这东西涂在她身上,赶紧躲到斯拉维身后去:
「干什么?你叫她对我做什么?」
「这是香木粉,缅甸女人和小孩都会把它涂在脸上当做防晒、美白和香水用。让妳涂是怕妳中暑我还要扛妳回去,再说了,妳打扮得像他们一样搞不好就不会再被人追着出价。」
听完他的解释勉强还可以接受,安之妍也就逆来顺受,让女老闆在她脸上涂这奇怪的香木粉,脸颊两块米白看起来好像在泥巴里滚过。
话说回来,斯拉维到底是哪里的混血儿?她跟他说英文,他就回她英文;老闆跟他说缅甸话,他就回人家缅甸话;刚刚她说中文,他也用中文回答她……总不会他是个语言天才吧?说什么拢嘛通。
她开始对他有点好奇了。女人叉开大腿见B 与空姐在一起的日子 情感 第1张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2739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