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如山全集 快插深点痒得受不了了

第七章 走进另一片风景 7-2.2 有你的风景(2) 「什么?」
「先帮妳卸妆。」安卓要我枕着他的大腿躺在长椅上。
「不用吧,这我可以自己来啊!而且,我躺着你怎么帮我化?」我从他手中抢过卸妆绵。
「放心,我很有经验的,我当过大体化妆师。」安卓故作严肃,却在说完最后一句话忍不住笑了出来。
「去死啦!」我被他逗笑,把卸妆绵当武器往他的帅脸扔去,他俐落地单手一抓挡下攻击,起身长腿一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将我抓入怀里,一个使力,我整个人便腾空被他横抱起,下一秒已好端端地在枕在他的腿上。
「你身手这么俐落不当职业杀手真是太可惜了。」我仰躺在他的腿上,朝他高比中指,在他面前,反正已毫无形象可言,就本性全露了。
「是吗?」安卓挑眉,嘴角勾起一个谜样的微笑。
「欸,如果你真的是职业杀手,那会不会害你的女人有生命危险啊?例如,艾芙琳会不会哪天就横尸街头?」我企图撑起身子,却立即被他压住肩头。
「别动,闭上眼睛。」
我乖乖阖上眼,脸上传来一阵冰凉的触感,他一点一滴擦去我的伪装,随着他包裹棉纸的指尖抚触而过,我的心墙,似乎也一砖一瓦地被他拆去⋯⋯
「艾芙琳不是我的女人。」
沉默良久,他突然在我耳边开口。
也对,是砲友嘛。
「欸,安卓,你和女人真的可以只有肉体关係不带任何感情喔?」
「妳问这个做什么?」安卓的语调有丝沙哑。
「好奇啊,我在想,这样的男女关係好像也不错,只求一时的欢愉,是不是只要不付出真心就不会伤心?」我睁开眼睛,却看到安卓拧眉瞪着我。
「小女孩,妳还未满二十岁,不要乱想。」安卓突然的严肃,让气氛瞬间降到冰点。
「那你有想过要发展一段正常的感情吗?」
「关关,我是一个很危险的人,妳最好现在就闭嘴。」
安卓忽地停下手边的动作,将我推起,自己则往旁一挪,跟我保持一个人的距离。
我拿出包包里的镜子照看自己,摇滚妆俨然成形,只有口红未擦。
「为什么不帮我擦口红啊?」我走到他面前弯下身,将脸凑近。
这一个举动,完全是个巨大的错误,我已踩到安卓的底线而不自知。
他猛地低吼一声,像野兽一般往我扑来,我没料到他会来这一招,一屁股跌坐在他身旁,安卓顺势往下一压,我整个人往后倒在椅上,幸亏后脑勺有安卓的大掌包覆,没有摔成脑震荡,还没回过神,他已拔山倒树而来,长腿跪曲在我身侧,把我压在身下,两人鼻尖相触之时,我感受到他的上身在我的胸口剧烈起伏,这才发觉大事不妙。
「安卓,这里是辉哥的店⋯⋯」我意图推开他,他浑身却如磐石般坚硬,一动也不动。
「没用的,妳已把我体内的猛兽召唤出来!」安卓的眼睛里充满了慾火,他俯身吻住我的唇,让我再没机会开口。
这样的他,让我感到无措。
难道我不值得别人真心对待吗?不只阿温误会我,在我信任安卓之后,他又突然变身成一匹狼⋯⋯
我忍不住的啜泣,让安卓停止了动作。
「⋯⋯对不起。」安卓定格数秒之后,忽而自责地低声咒骂,将我拉起,捧着我的脸猛道歉。
「安卓你不要这样,我不喜欢被当成洩欲工具,我⋯⋯」我大哭,脸上刚化好的妆全毁了。
「我从来没有把妳当成那种女人!我⋯⋯」安卓低吼,别过脸,胸前剧烈起伏。
「该死!」安卓双拳靠在膝上紧握着,手臂上的肌肉偾张。
我惊愕地瞪着他,算不出他下一步想做什么。
倏忽间,他的目光重新回到我身上,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萦绕在空间里,空气绷凝得让我连呼吸都忘了。
「关关,妳简直让我快疯了!」
「什么?」我瞪大双眼,仍旧搞不懂他为什么突然发狂。
「如果我能爱,我不会只求一时的欢愉!」安卓的双手猛然掐住我的肩头,凝视我的眼里藏了太多东西,我完全看不透。
「不懂⋯⋯」我茫然地摇头。
「妳不必懂,只要记住,妳是一个值得爱的女孩,永远不要看轻自己。」安卓吁了一口气,很快收回怒张的情绪,像往常那样温柔地抚着我。
听他这么说,我一直以来高筑的心房瞬间瓦解。
阿温懂我,但能救我的,却是安卓。
「安卓,你能一直⋯⋯陪在我身边吗?」我走向他,倚着他的胸膛轻声问道。
我感觉自己像是飘荡在海中的扁舟,突然想靠岸。
「关关,这种话不要随便说出口。」安卓语调很轻,却带着难言的破碎。
「我不是随便说说。」
「我很想答应妳,但⋯⋯不行,我天生注定是个漂泊的人,没办法一直陪在妳身边。」我仰头望着他,却读到他眼中的无奈与,
心碎。
※在有你的风景里,我却只能留住风景,留不住你。

第七章 走进另一片风景 7-3.1 回家(1) 春假前几天,我接到妈妈父爱如山全集 快插深点痒得受不了了 情感 第1张的电话,当时我正在安卓的研究室帮忙整理资料。
「喂,妈?」
「阿璎,清明节能回来吗?去拜一下妳爸。」妈指的是我的继父。
「我会啊。」因为小时候那一场病的关係,我对自己的生父几乎没有印象,妈也从不提起,对我来说,继父就是我的爸爸。
「谢天谢地!妳回来也好好跟你弟弟谈一谈,他最近实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妈在电话另一头哀声叹气,我一听就知道关雪生一定又闯祸了。
「他又干了什么好事?」我手叉腰,没好气地说。
「阿生经常逃学,上礼拜还和人打群架被抓进警局,我怀疑阿生去混帮派。」妈妈的话里满是担忧。
「混帮派?」我惊叫,惹来安卓的注意,我赶紧对他摇摇手,走出研究室。
「嗯啊,三不五时就有小混混来家里找阿生,唉!我工作忙,实在管不了他。」
「妈,妳放心,我回去会好好教训他,我现在在工作,先酱啦,掰!」
「哎哟!」挂上电话一回头,就撞上安卓的胸膛,原来我前脚出了研究室,他后脚就跟上来管闲事。
「关关,发生什么事了?」安卓扶住我,轻轻抚着我撞疼的鼻子。
「没什么,就关雪生又闯祸了,后天放春假,我要回家一趟。」
「我载妳回去。」
「不用啦,你还有别的工作要忙不是吗?」我仰头意有所指地盯着安卓。
到现在,他还是不肯让我知道他的另一份工作到底是什么,我这个助理除了翻译剧本之外,就是要不停在他突然消失时,处理烦死人的行政工作。
「暂时告一段落了,正好我也想出去走走。」安卓撇嘴而笑,有如释重负的感觉,看来他还真打算和我一起回家当度假。
「这样我外婆和妈妈会误会耶!不要啦。」可我总觉得不妥。
「误会什么?」他趋近我,露出坏邪的表情,手指轻勾我的下颚,我早已见怪不怪,冷静拨开他的鹹猪手,口气不佳地回嘴:「误会你是我男朋友啊!」
「妳会担心啊?」安卓继续使坏,乱挑眉毛。
「废话!不要破坏我的行情好不好?」我双手抱胸,后退一大步。
「妳有行情可言吗?」说完就大笑三声。
「李、安、卓!」
「好啦,其实我是想看看雪生,他需要有个安定的力量,这方面我很在行。」看我被他逗得几乎要爆炸的失控样,安卓这才言归正传。
说到关雪生我就妥协了。
我很担心关雪生,觉得自己越来越劝不动他,如果安卓能够帮上忙也好,便答应安卓同去。
我们家一贫如洗,没什么好招待人,未料一进家门,就飞来一只拖鞋迎宾,直接掠过我头上,往安卓砸去,我以为安卓的俊脸会遭殃,一转头,却见他手已抓着那只拖鞋,满脸无辜。
动作真是迅速啊!
我来不及大笑,眼前上演的全武行完全攫去了我们的注意力。
「猴死因仔哩卖造!拎周骂今阿日一定要贡断哩耶咖骨!(死小孩你不要跑!你外婆我今天一定要打断你的腿!)」外婆手里拿着插在庙会三太子人偶身后的旌旗,拼命往关雪生身上打去,边打还边谯髒话。
哎!真是让外人看笑话了,我尴尬地朝安卓一笑,将行李随意扔在地上,便冲上前帮关雪生解围。
「阿嬷!不要打了,我阿璎啦,我回来看您了!」
「姊!姊!救我!」关雪生看到救兵来了,立刻跑到我身后左躲右闪,整个画面就像在玩老鹰捉小鸡那样滑稽,我当下实在很后悔答应安卓来我家。
「阿嬷!有人客来,安捏揪见笑!(外婆,有客人,这样很丢脸!)」我冲上前抓住旌旗,强势阻止外婆再落下棍子。
「阿璎啊,哩返来了噢!(妳回来了噢!)」外婆一见我,便忘记责打关雪生的事,丢下旌旗,激动地抱住我。
「外婆您好,我是安卓。」安卓见情势缓和,适时上前自我介绍,把特意準备的礼盒端到外婆面前,惹得外婆眉开眼笑。
「哎唷!人来就好,那么厚礼数?啊哩係阿璎逗阵ㄟ喔?(人来就好,还那么客气?你是阿璎的男朋友喔?)」
安卓听不懂台语,只一逕地傻笑。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5866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