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妻难求肉部分_一妻难求有肉章节

大街小巷全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堪比过年过节,秦国公世子迎亲非同小可,人人都想目睹神秘新嫁娘的风采。

茶楼高台屏风内侧坐着一位身穿墨衣的背影,手指无意识的敲着桌沿,苍白又纤细,听着这热闹的锣鼓喧天,彷彿也正是他内心的写照。

「殿下,不如这次由我去北境吧?元襂不堪重用,他连区区一个小乞女都搞不定,难保将来他会坏了我们的大业。」白灵动了动唇,忍不住将多日来自己藏在心里的话给说出口。

骆王身前那口茶始终未啜,眸底生雾袅袅,本该步步在他掌握之中的计画全盘脱了套,冥冥之中像是有什幺横空出现,生生毁去他原本预想的康庄。

究竟是什幺?隐隐有什幺闪过,却每每藏匿迅速,让他无从捕捉。

最大的意外该属秦毓瑭莫属,设计十七身亡假象并没有让那个从未吃过骨头的贵公子因此丧志,又或者他错估了十七在秦毓瑭心中的重量?

「来了!来了!嫁娘来了!」

楼下欢呼一片,骆王压抑下心中种种不耐,将自己注意力放在由远而近的八抬大红花轿上,秦国公府在替秦毓瑭迎亲上煞费苦心,可谓极尽所能的隆重,让人不禁怀疑坐在花轿内的嫁娘究竟是何方神圣。

一妻难求肉部分_一妻难求有肉章节 情感 第1张

十七在北境,秦毓瑭在盛京娶妻,原来十七也不过始终是个障眼法,骆王嘴角渗了个森冷的笑,若不是早先与十七为敌,想必十七也能为他所用。

人群退至两旁,无不翘首,花轿摇摇晃晃从中间穿过,抬轿人忍不住偷偷活动活动僵硬的手指,悄声抱怨,「你说秦世子该不会娶了个大胖妞吧?我肩膀都要给压折了。」

「胡说什幺!能让世子看上的,肯定是美若天仙的女子。」身为秦毓瑭小粉丝的瘦脸抬轿人嗤了一声。

也不知道是不是美若天仙这四个字让轿内的嫁娘欣喜若狂,花轿狠狠又震了一下,抬轿人们差点踉跄翻个跟斗,索性他们咬牙坚持住了,否则秦国公府的大喜之日,当街之下把花轿给打翻,估计他们顶上人头也该落地了。

这一路确实走得艰辛,额头上汗水涔涔,直到抵达秦国公府门前,他们这才解脱。

秦国公府门前,秦毓瑭早已等候在此,玄端礼服,缁衪纁裳,白绢单衣,纁色的韠,更显他身姿丰俊,花轿一落,他踏步上前,当着众人之面伸手,深情至极,「娘子,请下轿。」

所有人屏住呼息,传说中的幸运儿就要揭开神秘面纱了,等了又等,等了又等,憋了气满脸涨红差点晕过去,愣是不见新嫁娘从帘后伸手与之交握。

莫不是害羞了?

一妻难求肉部分_一妻难求有肉章节 情感 第2张

「我就说肯定是个大胖妞。」方才的抬轿人揉着肩膀,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

秦毓瑭依旧维持着谪仙般的浅笑,满眼宠溺,起唇,又喊了一遍,「娘子?」

估计是没有会知道新嫁娘内心的天人挣扎,好半会儿一只手缓缓从帘内伸出来,递到秦毓瑭的掌心中。

众人见着那双手,本该惊呼声连连,这时全都张大了嘴,一个字也蹦不出来,秦毓瑭却像是浑然不觉,温柔牵起了新嫁娘的手落花轿,贴心呵护,一路踩着红垫走向秦国公府大堂。

直到再也不见人,外头看热闹的群众才像忘了呼吸般哗了一声七嘴八舌。

「那新嫁娘的手好大!」

「身高好像也和世子差不多?」

「我有看错吗?是不是那双绣花鞋也挺大的?」

一妻难求肉部分_一妻难求有肉章节 情感 第3张

抬轿人吞嚥了一口口水,「原来不是大胖妞,你说世子该不会截了山寨女头子吧?」

「呸!胡说!我就觉得世子妃美若天仙!」瘦脸抬轿人龇牙咧嘴。

「头盖都没掀起,你看个啥美若天仙!」

这些窃窃私语被抛诸脑后,秦毓瑭压根儿不理会,牵着身旁新嫁娘的手,新嫁娘总是彆扭的想甩开,秦毓瑭偏头,用深情的语气脉脉轻语,「娘子,还不到时候呢。」

新嫁娘双肩一抖,踩着自己的裙摆,差点跌倒,跟在身后的小陶见状,扶住新嫁娘的比一般女子还宽的腰,贴心道:「夫人不必紧张,很快会领您进房歇息。」

宾客云集,来者全是达官贵人,就连烨王也在其中,与秦国公平时交好的朝廷要官也受邀出席,令人惊讶的是与秦国公不对盘的易左相也来了,板着一张脸像是与这场婚宴有冤仇大恨。

皇后虽顾忌舒贵妃,可如今烨王与骆王分居势力,秦国公站位哪边甚是重要,易左相如今出席,也是向骆王的人马宣告,烨王派会不惜任何代价找秦国公合作。

嗯‧‧‧‧‧‧不惜任何代价,意思就是不惜易左相的脸面来参加政敌儿子的婚宴。

一妻难求肉部分_一妻难求有肉章节 情感 第4张

秦国公端坐在主位上笑盈盈,秦毓瑭牵着新嫁娘站在秦国公身前,喜婆由孙大娘担任,一切按照程序,「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新嫁娘捏紧衣袖,秦毓瑭微微一笑,在宾客喧嚣琅语中,溢出一句森骇的话,「娘子,跪下,不然打断你的腿。」

新嫁娘浑身一颤,弯了膝,这才顺利完成成亲礼数,被送入喜房。

「娘子,想必是累了,好好歇息。」秦毓瑭温情叮咛完,走出喜房,随即听见房内传来摔东西的巨响,伴随着低沉怒吼。

「他奶奶的!我是疯了才应下秦毓瑭你这个王八蛋!你给我等着!看我不弄死你!」

被臭骂一顿的秦毓瑭却心情相当不错,翘着嘴角走了几步,转头说道:「想必会来几只野狗,让阿杭守着,见狗杀狗,不必留活口,嗯,爷还押韵了呢。」他哼唱的小曲走向大堂。

「公子果真是发疯了。」慎言目露悲悯。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3758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