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下体 教练边教我开车边吸奶我回乡的

12 如果真的有神的话 三人寒暄几句之后,他们交换了号码,说这样就随时能约出来。
看着他们两离去的背影,楚楚低头盯着手机半晌,轻轻拔掉电池,随手就丢进行李箱,迈开脚步走向俐妍家。
走在锺家的私人道路,两旁翠绿的草地上开满了五彩缤纷的花朵,令人感到心旷神怡。再直直走,会看见一栋庞大的建筑,整个房子占地非常广,推开巨大而厚重的大理石门,这才会再看到一扇铁门,上头有金色条纹,给人一种高雅、威严的感觉,据说那是用纯金的金子下去製成的。
「姊……姊!是、是学姊!」韦毅打开门看见楚楚,立刻倒抽一口气,接着紧张的对着屋里大喊。
「吭?哪个学姊?你上个礼拜带回来那个吗?」俐妍边邋遢的挖着耳朵,一边从房里走出来。
「我没有带女人回来过家里!」
「好啦,开个玩……」她走到门口,看见楚楚,整个人耸起肩,吓了一大跳,「胡楚沂?」
「嘿嘿嘿……」她乾笑了几声,「借我住个几天……」
「先进来,妳最好给我说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俐妍紧抓着楚楚的手,将她带进了房间。
韦毅久久无法回神。学姊要住我们家?学姊要住我们家……学姊……
他瞪大眼,紧握双拳,在心里暗自窃喜。Yes!这一定是上天给我的机会!他双手合十,呢喃自语:「感谢圣母玛莉亚、耶稣、玉皇大帝、释迦摩尼佛、妈祖、关公……」夸张的几乎将他所知的神名唸出来感谢。
锺爸爸在后头目睹了儿子的怪异行径,「儿子,你别高兴太早了,我觉得楚楚不会喜欢你。」
听到爸爸的数落,立刻浇熄了韦毅的信心,「爸!」
「别爸了,你为什么不找个女朋友,偏要一直喜欢楚楚?」爸爸觉得奇怪,这种年轻时期的男孩子应该特别嚮往恋爱啊!尤其韦毅长得一表人才、又是有钱公子,一定有不少人爱慕他。
「……」他不自在的眼神游移,「……就、就喜欢咩。」
小六认识学姊;国一喜欢学姊,到现在已经高二了,我连告白的勇气都没有。也因为姊姊有叫我放弃,说学姊只喜欢那个什么瘸脚魔王,喜欢至今九年了!我才发觉自己远远比不上他们的感情……
可是我不会放弃的,绝对不会。
「啧啧啧。」俐妍知道楚楚发生什么事后,无奈的摇头。「那家伙也太急了吧,应该先把妳赶出来再吃啊!」
「吃什么啦!」她往她后脑勺一赏,俐妍理直气壮道:「真的咩!要是妳更早回去,碰见了怎么办?」
楚楚仔细的思考了一下,「嗯……的确很尴尬,但那不是重点!」
「好啦好啦,不过我家只限妳住一个月,一个月后妳就要回家!」俐妍比出食指。
「为什么才一个月?」她惊讶的瞪大眼,用力的折下她的手指,痛得她哇哇大叫,「啊啊啊……小心只剩一个礼拜哦!」闻言,楚楚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放开手。
「我就想让妳跟他赶快和好咩。」俐妍泫然欲泣的模样,更令楚楚火大。
「我才不要再跟他见面。」她赌气似的嘟嘴,她宁愿再也不要跟他联络,喜欢的人在自己面前跟别的异性搂搂抱抱,那种感觉真的太痛苦了!
「没用~反正一个月后妳就得滚蛋,不去住他家,妳就得露宿街头!」
楚楚瞪视眼前的无脑千金,可恶!这家伙算什么朋友,这样出卖我!
「喂。」楚楚轻唤,俐妍皱起柳眉,不耐烦问道:「干嘛?」
「那些。」她抬起下巴指了指一旁。
「哦,好啦。」俐妍乖乖将时钟、闹钟、手錶全拔掉电池,便收了起来。「这样妳爽了吧?」
「我要睡了,下去!」她拉起棉被,一脚将俐妍踹下床,之后开始女人间激烈的枕头战。
她不敢看时间,也不敢接来电。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让她感觉恐慌、惧怕,彷彿是再度数姊姊的生命。滴滴答答的,宛如死神即将降临前的预兆。来电声一响,她就会整个人像触电般跳起,吓得魂飞魄散。
压力大,到底是别人给她的压力,亦或是自己给的压力?
要不是俐妍劝她带着手机以防万一,不然她早就把手机丢了!还记得妈妈死后,她就将所有关于时间的东西全丢了,她不想去面对,不想面对一个个人都即将离开她的事实。暂时让她活在虚假的欢乐中,她是快乐的。
只要他们快乐,她就快乐。她就是……为了他们而活的。
依稀看见一束光洒在自己身上,她缓缓睁开眼,看着一旁姿势夸张、睡得不省人事的俐妍,楚楚无奈的摇头。
过了一个礼拜了,她跟林宇晖完全没有再联络,的确是如她所愿,但不知为何心中却有种空虚感。她果然很喜欢他,他的一举一动、每一个笑容,都深深印在她脑海里。
披上大衣,为了不吵醒大家,她蹑手蹑脚的準备走出门。
「学姊,妳要去哪?」韦毅揉着眼,身穿睡衣,看起来就像小朋友的可爱模样让楚楚不禁会心一笑。
「去看谨谨姊啊,我也只有那里能去了。」她脱口而出,随后立刻捂住嘴。她刚刚说了什么?干嘛把自己说的好像很可怜似的?她一点也不可怜,更不需要别人的同情!
韦毅见状,贴心的询问:「学姊妳不去上课吗?」
楚楚低下头。她决定不去上课了,想专心工作、照顾姊姊,这种话她怎么敢开口告诉俐妍和韦毅?
韦毅看她不语,立刻跑进房间拿出便服,「学姊妳等我,我换好衣服跟妳一起去。」
楚楚先是一愣,接着点头,她抿抿唇,觉得韦毅真的太贴心了,令她心中流过一道暖流。有人陪着她,她也比较不会孤单了。
走在医院里头,不管是地板、墙壁、病床全是白色的,显得纯洁却又虚弱的白色。他们原本有说有笑,听见姊姊病房传来吵杂声,两人不约合同停住脚步,脸色渐变。
「我不要!我不要!」听得出谨谨很激动的在哭喊,也听见若天沉重的声音正安抚她,「没事,妳不会有事。」
见韦毅紧张的跨出步伐想上前一探究竟,楚楚立刻挡了下来,「不要去!」
「可是……」韦毅看见楚楚脸上充满恐惧的神情,她无意识的摇头,「你先去医院外头等。」
听见楚楚颤抖的声音,韦毅好想上前拥抱她,好想安慰她,他捨不得看她这样!
「学姊……」他伸出手紧抓着楚楚瘦削的手臂,才发觉她颤抖的很厉害,已经手足无措,却又要用冷静来掩饰自己的恐慌。
「拜託……你先去外头等!」她加重语气,低头阖上眼,请求他赶快离开。
韦毅犹豫了许久,点头,最后转身离开。
楚楚缓步走到病房外,偷偷往里头瞄了一眼,看见若天紧抱着谨谨,而她手中抓着一撮头髮,楚楚霎时心跳漏了一拍。
「若天……怎么办……」谨谨颤抖的双手无法平息,泪如雨下,若天则是冷静的抱着她,「放心,没事,妳很快就会好起来了,没事……」
「若天……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她像个孩子般无赖的嚎啕大哭,她不敢面临死亡,她还不想离开这个世界。想到自己必须死亡却无能为力,她只能紧抱着她爱的人痛哭失声。
站在外头的楚楚感到无比沉重,她双腿无力,倚靠着墙,缓缓跌坐在地上,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使尽力气却还是无法停止颤抖,她脑袋一片空白,感觉疲惫、倦怠。
化疗的副作用,掉头髮。这对一个爱美的女孩子来说是多严重的事?况且掉头髮,让谨谨更加了解到自己得的病有多么恐怖。接下来将会一项一项实现……
她深怕姊姊就像妈妈一样,宁静、虚弱的躺在白色病床上,孤独的只身一人,阖上眼,再也不会睁开。
明明只要她们一哭,妈妈就会上前安慰,但那次姊姊哭得好惨,哭声凄厉令人听了心碎,哭到趴在地上抽蓄,妈妈却一动也不动,静静的躺在床上,连呼吸起伏也没了。
楚楚酸了鼻头,眼眶却依旧乾燥,她垂下眸,轻笑自己在这种时刻都哭不出来。
随后心脏一阵阵痛令她痛得脸部狰狞,她紧紧抓着胸口想缓解疼痛,深呼吸、吐气后,头一阵晕,她感觉自己下一秒就会昏厥,全身没了力气,她用尽全身力量扶着墙缓缓站了起来,额头沁出几滴汗。
「唔……」好痛!心脏绞痛的感觉就快破裂!她感觉全身的力量都被抽光,脚才迈开一步却立刻软腿,整个人重重跌坐在地。
她轻轻闭起眼睛,无意识的摇摇头。
留在我身边,彭乙缇、江奕凯、唐娜、姊姊、林宇晖……
不要再次丢下我,不要再让我只身一人孤独的活着了。我好孤单,我好难过,我们再一起去玩,好吗?
妈妈,不要一个人走,带我去啊,去妳说的美丽花园……
直到韦毅紧张的冲来将她扶起,她才又拾起那逞强的淡淡微笑。
「我没事。」
一个凡人,无法敌过死神。那她该怎么办?她完全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所有一切在她面前消逝,就像作梦般,一下子,全都毁灭了。
如果真的有神的话,请让她得到幸福、让她感受真正的快乐。
如果真的有神的话,拜託请将奇蹟降临在她身上吧……

13 多么寂寞 她就是这样一个人走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原本四人同行,还有朋友们、村民邻居们。后来只剩三人,现在只剩两人,将来……
就会只剩一个人。
为什么全部人都要离开她?为什么生命这么渺小,说走就走?为什么都要等到她愿意敞开心胸接受这个人的时候离开她?她活得这么痛苦,为什么还要继续活着?
因为谨谨。胡楚沂现在没有自己的灵魂,她只为了胡谨沂而活着,她是不会让谨谨离开的,即使要用她的灵魂来换,她绝对不会犹豫,义无反顾的牺牲自己。
所以拜託,拜託让姊姊活着好吗?我什么都愿意做的!我拿自己的自由换姊姊的快乐,拿自己的身体换姊姊的健康,现在要拿自己的灵魂换姊姊的灵魂我也愿意!只要让她活着……而且活得开心。
妈妈,救救她。
直到俐妍不知道叫了她几声,她才愣愣的转头看她。
「走,我带妳去看医生。」俐妍神情严肃,紧抓着楚楚的手。她的异常正经让楚楚感觉不对劲,「看医生?我没有感冒啊。」
俐妍没有说话,缓缓垂下眸。楚楚感觉她握着她的力道加重,她终于察觉她的意思,楚楚激动的抽回手,「妳还在怀疑我?」
「胡楚沂,妳知道妳刚刚怎么了吗?妳再不去看医生会越来越严重!」俐妍加重语气,再度抓住她的手臂。刚才看到楚楚的样子她真的吓坏了,楚楚脸色苍白、两眼无神的呆滞着,不管俐妍怎么喊她她都像是隔绝世界一样,完全听不见,整个人六神无主。
「我说我没事就是没事!」楚楚用力的甩开,歇斯底里的嘶吼,双手不停的颤抖、心跳加快,感觉惊慌失措。
俐妍见她反常的深入下体 教练边教我开车边吸奶我回乡的 情感 第1张样子,马上安抚她,不敢再刺激她,「好好好,那妳先休息好吗?」她感觉她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先哄她睡觉,之后的事之后再说。
楚楚放鬆紧张的情绪,又回复了面无表情的模样,轻轻的点头后回到俐妍房间躺下。
『叩叩──』楚楚清楚的听见了有人在敲门,她紧张的躲在一旁不敢发出任何一点声响。『叩叩叩叩──』敲门声越来越激烈,到了最后甚至是用槌的!
她双手捂着耳朵,听见自己心跳快到几乎快蹦出身体,身子大力的颤抖,紧张害怕到了最高点!压力不断压迫着她,令她感觉就快窒息。
『砰──』一声巨响,门被撞开了,楚楚的血液瞬间凝固。顿时,整个画面也扭曲了起来,她震惊的看着缓缓迈开脚步走向她的男子,他朝着她,伸出了双手……
俐妍盯着身旁熟睡的女子,她怎么连在睡觉都还在颤抖?俐妍伸出手将背对她的楚楚翻回正面,才发现她满头大汗,嘴巴还喃喃自语。
突然,楚楚的双手缓缓举起,「啊──」她抱着头尖叫,吓得俐妍瞠大了眼,不断摇着她的身子,「胡楚沂!胡楚沂!」
「不要!离我远一点……离我远一点!」她紧皱眉宇、紧闭双眼,用力的拉扯自己的头髮,吓得脸青唇白,她歇斯底里的尖叫,把俐妍吓得魂飞魄散。
听到尖叫声的韦毅也从自己房间跑来,才看见楚楚这诡异又让人心惊胆战的举动。
「学姊、学姊,醒醒!」韦毅不敢太刺激她,轻轻的摇晃她的肩膀,楚楚缓缓睁开双眸,这才冷静了下来。
她知道自己又做恶梦了,看见两人看着她的那种恐惧的眼神,感到无比痛苦。她缓缓放下手,也垂下眸。「对不起……吓到你们了。」
锺俐妍完全不敢置信,她难道之前一个人住在公寓都是这样入睡的吗?一个人、一个人耶!做恶梦醒来却没有任何人能安慰她、能告诉她没事,她每个夜晚怎么可能睡得好?
楚楚摇了摇头,心情慢慢平复。锺俐妍看着韦毅,「没事了,你先去睡吧。」
「真的没事吗?」
「快滚啦!你还想待在女生闺房里做什么?你这不纯动机臭老弟!」俐妍拿起拖鞋想往他身上砸,他拔腿就跑,还丢下一句:「有妳这个虎姑婆在我哪敢?」
俐妍放下拖鞋,转头看着楚楚,楚楚同时也盯着她。「妳看我做什么?妳应该知道妳现在要干嘛。」
楚楚抿了抿嘴唇,轻轻阖上眼,调整好情绪后开口:「我梦到何彦椿。」
「何彦椿?」俐妍倒抽一口气,怎么会梦到那个家伙……
楚楚扶着额点了点头,随后拉起棉被,「抱歉吵到妳了,快睡吧。」闻言,俐妍也不敢再过问,那样恐怖的恶梦,她也不想让她想起。
隔天早上,楚楚又来到了医院,但这次的姊姊看起来神清气爽,应该是昨天发洩的够多了。
「喏。」照惯例,楚楚总会买吃的来探望姊姊。
「妳昨天没来看我,手机也没开机,我还以为妳失蹤了咧!」谨谨噘着嘴,楚楚僵硬的扬起笑容,「我才不会失蹤,我现在住在俐妍家啊,妳要找我可以打给俐妍。」
谨谨搔了搔头,「其实我昨天……开始掉头髮了……」楚楚瞠大眼,她一定是沉澱了许久才能够这么轻鬆说出这么沉重的话。
「没关係啊,我买假髮给妳戴,这样妳天天都可以换髮型耶。」楚楚回给她一个笑容,让她感觉自己是如此支持她。
「对耶,我怎么没想到!」谨谨跟着笑了起来,「我挺想试试看很亮丽的颜色,那我想要绿色的长髮、粉色的短髮……」
楚楚边听边点头,瞥见若天哥盯着门外,她也向门外看去,韦毅站在门外,看着楚楚道:「学姊,妳没事吗?」他想起昨天楚楚的模样,就让他好心疼却又无能为力。
「什么没事?妳怎么了?」闻言,谨谨立刻看着楚楚。她走向韦毅,「没有啦,就昨天我在帮忙切菜的时候切到手了,没事了。」
「吼,妳小心一点好不好,笨手笨脚的。」
「这一点跟妳很像啊。」若天一说,立刻引来谨谨的瞪视。
「好啦,我跟韦毅先走了﹐你们慢聊喔。」语毕,楚楚将韦毅拖出医院。她开头就问:「你为什么没去上学?」
「那学姊为什么办退学?」闻言,楚楚愣住了,他怎么会知道?
「没为什么,一直读也只是浪费钱。」她低下头,不敢直视他的双眸。
「难道学姊都没有梦想吗?」他不曾看到楚楚为了什么事而去努力,只是不停的赚钱、赚钱、来医院,一个正常的少女应该是要满怀梦想和目标的。

面对他的问题,她选择不回应。她没有梦想,自从离开了村子,她早已忘了她许下什么样的愿望、曾经有什么梦想了。「回去上课吧。」
「学姊妳要去哪?」
她没有转头,只是轻轻扬起笑容。「去找回我的梦想。」
对,找回她的梦想。那个在村庄时大家都相信能实现,最后却破灭的梦想。
<font face=”标楷体”> 「我想要当林宇晖的新娘。」</font>
到了林宇晖家的那栋白灰色大楼底下,她却步了。这样打扰他们好吗?可是就算要有个结局……她也希望自己能向他告白,之后,她就绝对不会再闯进他们的生命了。但是……
她转头想逃走,却正好撞见唐娜。
「楚楚……」唐娜错愕的看着她,随后立刻冲上去抓住她的双臂,「还好妳没事!听宇晖说妳连手机也不接,他也不知道妳朋友家住哪,害我们以为妳发生什么事了……」
她为什么要这样?她应该很讨厌我啊……自己的男朋友家多出了个女人,而且这个女人怎么看都知道喜欢她男友,她现在……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吗?
楚楚淡淡一笑,「抱歉,让你们担心了。还有,我不会再来了……」她挣脱开,随后向她礼貌性的点头致意,转头想走却被她叫住。
「等等,妳有空吗?」唐娜脸色凝重,另楚楚顿时屏住呼吸,「我有话想对妳说。」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795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