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的故事 两个领导吃我的奶进入了我

Chapter01:又起的思念 看见任少轩向她比出「OK」的手势,颜依彤才敢完全鬆懈下来,她伸着懒腰,又捶着自己稍微痠痛的肩膀说道:「完成广播的感觉真好!就像把满满的爱带给大家。」
「妳忘了拿水。」任少轩手指着广播室里那罐被她遗留的矿泉水。
「对喔!」颜依彤赶紧冲上前将水带走,因为要是不带走,可是会影响到下一个主持人的。
「少轩,谢谢你的提醒。」
「没什么,下次记得就好。走吧,别忘了老闆找我们。」任少轩听着她的道谢,唇角笑意隐约透露出他按耐不住的好心情。
颜依彤本来下了广播是有其他计画的,但老闆的事情更为重要,这可是关係了她在晴天的生存。两人肩并肩来到执行长室外头。只是眼前的褐色大门彷彿有说不上来的股压迫感,令人迟迟不敢抬起手来。
见她有点畏缩的样子,任少轩逕自朝门上叩叩两声。
「进来吧。」
待老闆下达命令后,他们俩才推开门进去。只见一起在电台工作的同事都到齐了,正安份地一字排开。办公室里的空气有些闷、温度似乎节节上升,就宛如暴风雨前那风平浪静的假象。颜依彤有预感,应该有些什么要发生了。
「既然各位都到齐,那我就直接说了。」晴天的老闆吴茂天是一位中年男子。长相虽不是特别英俊,但却挺斯文的。他先一一扫过旗下每一个员工,然后垂首:「那个……我打算将晴天电台转手让人。」
语落,办公室里瞬间鸦雀无声,连身边同事那紧凑的呼吸声音都清晰可见。率先恢复理智的颜依彤开口:「呵呵呵老闆,你是在开玩笑吧……」
转手让人几个字就宛如冬雪里的冰雹,狠狠地打在她的头上。这样的意思是,她有可能失业?有可能不能再继续做着她最热爱的主播工作?有可能还要到外面和刚毕业的大学生竞争那22K的微薄薪水?也有可能要和一起工作的伙伴分离?
「我没有在开玩笑,这都是真的。事实上是我好赌,才让公司的周转出现问题,而为了解决债务我也拿公司抵押向银行贷款了两千多万……」吴茂天低下头,自认自己是一个失败的老闆,没能给员工们一个良好的示範。赌博不说,不但没有赢钱,还赔掉了一家公司。他后悔克制不住自己好赌的个性,落得如此狼藉下勘,且人格破产的下场。
「老闆……」
「不要,我不要被开除!老闆你不能让我们被开除啊!」
「对啊老闆!我还要养家糊口,万一被开除了我是要去哪里流浪?何况我是中年失业,这样还有谁愿意聘请我去上班?」
四周燃起议论纷纷的喧哗声。有些跟着吴茂天一手打拼起来的老员工们听见电台要被转让,心里是百般无奈,也怨着他的无能;年轻一辈的电台主播则忧心忡忡,担心着下一份工作的着落、以及薪水的多寡。
「老闆,那新老闆是谁?」
「新老闆人好吗?」
「他会不会把我们通通Fire?我不想被开除啊……」
「新老闆是个年轻人,我不久前和他接触过。他颇有干劲的,应该可以把电台带领的很好。他明天就会上任。」提到新老闆,吴茂天的口中满是讚赏。他是真的蛮赏识那个小伙子的,虽然年纪轻轻,却有理想、有抱负,正是这时代的草莓族所缺乏的,如果由他来带领晴天成长,那他也就安心了。
「万一新老闆把电台废掉呢?」颜依彤提出一个很实际的问题,那也正是大家所忧愁的。若是新老闆买下晴天,却不想继续做电台,而把电台整个废除,那他们还是得另寻出路。她也担心那些老一辈的前辈们,在现在的社会经济不景气之下,已经足以让他们的生存空间大大缩减,而晴天对他们而言,不只是一份保饭碗的工作,更是像家一样的存在。
「这……」吴茂天语塞,随之以应有的风範安慰道:「我会再去和新老闆沟通要他不要废除电台。这也是我能为大家尽的最后一份心力,最后也忠心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与爱护。」他对着晴天电台上上下下将近百人的员工行鞠躬礼,表达他心里深深的谢意。
「老闆,我也谢谢你给了我一个机会在这里工作,让我兴趣能和工作结合。」颜依彤见他这样,眼眶不禁微微泛红。但心里依旧愁着未来的打算,她不想放弃电台,因为那曾是她和他的一个约定。
「不如我们今天晚上帮老闆办个送别会吧!」林诗婷一向鬼点子多,正好也在此时适当发挥。
「好啊、好啊!」
「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那我也是!」凝重的气氛霎时散去,让上一秒的沉重也都化为下一秒的快乐,进而形成强烈的对比。
大家,有默契般地相视而笑。

Chapter01:又起的思念 由于是林诗婷提议要帮老闆办送别会,所以一切的事项都是由她独自完成,包括订位、联络、活动等等。而其余的员工们只需要记得八点的準时出席。她只告诉大家要去一个既唯美、又浪漫、又富有情调的地方,要大家盛装出席。
任少轩将黑色轿车停在颜依彤家门口许久。他知道她的摩托车在前几日送修了,所以自告奋勇说要在今晚载她一程,这也算是他的小小私心,想知道她住在什么样的地方,然后……和她更加靠近。
半小时过去,颜依彤才打开家门。任少轩仔细凝视着她,有些发楞。她挑选了一件黑色洋装,并在腰际繫上一条红色皮带,脖颈戴着一条流苏项鍊,简约而不失华丽。他忍不住讚叹:「依彤妳今天很美,跟平常上班很不一样。」
「谢谢。我让你久等了吗?」颜依彤泛红了双颊,有点害臊地调整一下腰带的位子。
「还好,我才刚到,上车吧。」任少轩没有说实际上他在她家门口等待了多少时间,但无论耗费多久,都是他心甘情愿这么做的。
「谢谢你。」
在车上,他不时透过开车空档看见颜依彤正搓着手臂想让手臂发热。由于怕她的洋装太过单薄,任少轩将车内冷气的温度调高一些,「这样还会太冷吗?」
「不会。」
他一如既往的贴心总让颜依彤感到一阵温暖。毕竟穿着无袖洋装再怎么不怕冷的人也会难敌冷气的低温。
「颜依彤。」等待红绿灯的同时,任少轩偏过头看着她,并喊着她名字。每当喊着她的名字时,他内心总会有股莫名的雀跃,说不上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彷彿只要这样叫着她的名字,他们之间的距离,就会更近了些。
「怎么了?」
「妳有考虑要交男朋友吗?」他的直接,让颜依彤有些错愕的看着他。
「我不排斥与异性接触、或者是和大家交交朋友。但如果是男朋友的话我暂时还不考虑。」颜依彤在车窗上头呼一口气,白色的雾气瞬间在玻璃上停留,却也消失的很快,「就跟玻璃上的雾气一样,爱情来得很快,但走得更快。所以还不考虑啰!」她耸肩,露出淡然的笑容。她跟正常人一样把爱情看得很重要,但随着年纪日渐增长,她发现爱情却不是生活的「必要」。
任少轩没有继续接话。是因为他知道颜依彤的个性,一旦她不想继续谈论的话题,过问再多也是无意,或许现在不是好时机,所以他选择接受她的回答。他曾听林诗婷说过颜依彤为了一个男人单身十年,起初他是半信半疑,因为他不相信有人可以为了一段已经逝去的爱情如此强奸的故事 两个领导吃我的奶进入了我 情感 第1张执着。可自从他们成为搭档后他才真的发现,原来世界上还有这种傻瓜,傻得令人想疼爱的傻瓜。
目的地的到达,他拉上排档锁,再帮颜依彤解开安全带,接着体贴地下车替她打开车门:「我们到了。」
夜晚有一种不一样的声音,似乎是微风与云正随着这一代地区而翻动似的,街上的谈话与欢笑声交杂,反倒更衬托出台北这个「不夜城」的气息。店里店外的霓虹格外引人注目,周遭都瀰漫着狂欢的悸动。
下车后,颜依彤伫立在目的地的门口,目光定格在招牌上,好久好久。
『微醺』
她认得这个淡紫色招牌、认得这间店面、认得这里明明才来过几次的环境。不,应该说,是曾经在这个地方发生的一切,就如同是被植入记忆的硬碟,崁入了她的脑海,让她难以忘怀。
她,又怎么能够忘记呢?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7197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