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血医皇 啊嗯嗯哦再深一点用力快嗯好爽

V.care(1) 芊妤最近身体状况还行,再加上期末段考还是必须应付应付,跟妈妈讨论后决定大考前的一星期回去学校。
虽然都只有半天。
芊妤收拾着上学用品,身后传来敲门声,她转头,是妈妈。
「明天去学校要考几科?」她走近芊妤,递给她一杯热可可。
「没意外两科吧。」芊妤双手捧着纸杯,吹了一口气让水气向上,蒸得鼻子热热的。
「等妳大考后,要继续上声乐吗?」妈妈不经意的问。
闻此,芊妤深深地考虑。从小她就学习声乐,至今少说也已经十年了,高三因为课业所以停止,其实她当时也很捨不得。
芊妤喝了口热饮后回答:「嗯,会吧。」
「好,那我在再联络老师。」妈妈打开手机,在日曆上加上注记。
芊妤啜饮着热可可,因为说到声乐而想起小公园的音乐会,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开口询问母亲:「等等我想去公园一趟。」
原本以为妈妈会反对,结果却出乎意料地顺利。芊妤领着妈妈的「口头许可证」,让管家开车载她前往那座公园。
星期日的公园里人不算多,大概都是寒冷的天气所致吧。芊妤缩了缩颈子,把深蓝的围巾往上拉使它捂着嘴,双手插在米色的风衣口袋,小跑步的到小朋友们演奏的那个广场。
广场没有音乐会,只有几位老年人在打太极,芊妤本就抱持着碰运气的想法,没有遇见乐乐小朋友她们还是感到有些失落。她看见在一旁的小改造车摊贩,走近一探,老闆娘便热情招呼:
「小美女,要点什么?」
芊妤望了望菜单,小小移动摊贩的商品却意外的多,她点了热可可和巧克力鬆饼。见老闆娘熟练地开始製作,芊妤试探一问:
「请问妳知道这里有小朋友来演奏吗?」
「喔!妳说乐乐她们喔!我当然知道。」老闆娘将热可可递给芊妤,芊妤顺便问了她们可能来此表演的时间。
芊妤啜饮着热饮,想找处停下好好享用巧克力鬆饼,却忽然想起她今天已经喝了第二杯热可可,默默盯着纸杯,决定不吃了。
听见公园入口处挺热闹的,她因为好奇而凑近,一台白色的箱型车旁站了些许人,她心里涌起一种複杂的感觉,好似兴奋,又有点胆怯。踮踮脚尖,果然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倏地,她们对到眼,他好像有些惊讶,跟身边的另一人说了些话并把手上的纸箱交给他人,然后小跑步的靠近芊妤。
「妳怎么在这?」许翼问,他的浏海因为跑步而微翘。
「嗯……出来走走。」芊妤答,「恰好今天是音乐会,听那里的老闆娘说的。」
「而且还有特别活动!」他的语气听得出雀跃,那头的人又再叫他,许翼回应下后拍拍她手臂,「我得回去了,神血医皇 啊嗯嗯哦再深一点用力快嗯好爽 情感 第1张妳要不要先过去?」
她点点头。
除了音乐会外,还有义卖活动,芊妤在广场旁找一处坐下,边喝着剩下已经不热的可可,边看许翼在那儿发气球。他的头上戴了熊耳髮箍,看起来有点滑稽不过挺可爱的,身边围了一群小朋友要讨气球,稍微手忙脚乱但他脸上挂着笑。
芊妤呆看片刻也觉得无趣,起身往别处逛逛。
「小翼,换班!」
远远的一位男生跑向许翼,许翼把手里的气球交给他,并把头上的熊耳转移到他头上。
「欸,小翼……」那个男生欲言又止的,耳根还染上一点红。
「干嘛。」刚才看到芊妤走远,许翼好不容易等到换班,实在无心聆听这个要说不说的,不耐烦的瞪了眼前的小伙子。
「刚刚……在準备的时候……在入口的时候……」他的耳朵几乎红透了,似乎蔓延到脸颊,话一样说不清。
许翼低吼:「要说快说。」
「在入口跟你说话的那个女生是谁?」他一股作气的说完,彷彿用尽所有力气,肩膀明显的放鬆。
「为什么问?」问起芊妤,许翼变得警戒。
「她很正啊!」
「所以?」许翼扬眉,用食指推推眼前这个觊觎芊妤的小子:「想追她?」
「嗯!」他点头如捣蒜,「帮我一把!」
许翼轻挑一笑,向前走与他并肩,轻拍他的肩膀,在他耳边说:「我偏不要。」

V.care(2) 芊妤漫无目的地走在熙攘的公园,原本还人烟稀少但因为广场的活动使得这个区域又热闹起来。她走到入口处,看见高挂在上的长条布,红底白字的上头写着「希望育幼院义卖活动」。
芊妤看着斗大的字好久,原来那群天真活泼的小孩们都是孤儿,心里起了怜悯,感伤地望着那欢乐的活动会场。
「小艾姊姊!」
闻声,芊妤转过头,乐乐一蹦一跳地出现到她面前。
「小艾姊姊妳怎么会来?小翼哥哥说妳不会来的。」乐乐睁着浑圆的大眼,在芊妤旁跳啊跳的问,或许小孩子就是有用不完的能量吧。
「呃……」芊妤思考着该给眼前的小女孩什么样的理由。
「啊!小翼哥哥在骗人!」乐乐给许翼安了一个罪名,「院长说不可以骗人,骗人的是坏孩子!」
芊妤苦笑不得,想为许翼辩解不过又拿这可爱的小天使没办法,她俯身与乐乐同高,一副恍然大悟样的说:「喔……所以小翼是坏小孩啰?」
乐乐没有马上回答,小脑袋瓜儿不知在思考什么,犹疑一下后灿烂一笑,说:「小翼哥哥是好人,他会请乐乐吃蛋糕!」
蛋糕?因为蛋糕就可以断定一个人是好还是坏?这果然是小朋友才独有的天真,要是能这样轻易的当好人,不知是好还是坏……
半晌,芊妤扬起笑,柔声的问乐乐:「姊姊带妳去吃好吃的,好吗?」
「嗯!」她大力地点头。
乐乐的笑容感染了芊妤,她的心里似乎很久没有这样纯粹的快乐了。
芊妤牵着乐乐的小手在广场里头逛,好奇的她一直不停左右张望,乐乐似乎小有名气,许多摊贩都会和她说上几句。芊妤想着这是否就是当「星妈」的感觉?她不禁一笑。
走着走着乐乐突然止步,她直直盯着以小熊为主题的蛋糕舖,询问乐乐,芊妤从她殷切期待的眼神中得到回答。
芊妤带乐乐坐到一旁摆设的椅上,让她自己挑选想吃的。犹豫了好久,她指着某样套餐,害羞的问:「可以吃这个?」
芊妤看了内容,份量对乐乐而言有点多,自己又没胃口不能和她一起吃,不过立刻注意到上头写的,芊妤笑问:「是因为泰迪熊吗?」
乐乐点点头:「嗯!它好可爱!」
「好,那就点那个。」芊妤向一旁的店员点餐。
「乐乐喜欢泰迪熊啊?」趁着等餐空闲,芊妤问。
「嗯……」霎时,乐乐的目光明显地转变成失落,她低着头,两条小短腿晃啊晃,喃喃:「可是很久没有人送给我了……」
芊妤陷入沉思,从她知道这群小朋友都是孤儿开始,就无法再单纯认为他们是一群孩子,也许,他们曾经经历过的,比一般人来得沉重许多。
剎那间,芊妤想起一件事,非常不得了的事。
「许翼……为什么会去育幼院呢?」芊妤脑里绕过各种答案,飘浮不定的心轻正等着乐乐的回答。
「乐乐是两年前才到『希望』的……」乐乐而后一改哀伤的神情,轻快的说:「小翼哥哥很常来找我们,我最喜欢小翼哥哥了!」
此时,餐点送到。芊妤抬头正要道谢,却见到他。
「你怎么在这?」
许翼拉开一旁的椅子坐下,似笑非笑地说:「为什么不能在这儿?」
他手里是套餐赠送的小熊娃娃,许翼和乐乐聊得好开心,芊妤在旁看着,他们就好似一对感情极好的兄妹。
「你怎么找到我们的?」芊妤问:「跑整场?」
许翼一脸鄙视的说:「我有那么笨吗?」
好啊!问一下也被轻视?算了……我不想知道。芊妤撇过头。
见她的反应,许翼连忙解释:「知道乐乐跟着妳逛,直接就找小熊摊位就好啦!」
噢?这般心有灵犀。芊妤瞅了他一眼。
许翼微哂,看了看乐乐,问:「刚刚过来时听到乐乐叫我,聊什么?」
「说我最喜欢你了!」乐乐嘟着沾满巧克力的唇,狠狠地往他脸上亲。
「是喔,我也喜欢乐乐。」他摸摸她的头。
「喂。」芊妤踢了许翼的腿。
他转头,看她。
芊妤顿了下,才指指自己脸颊,「巧克力。」
许翼按她所指的触碰,无奈是愈弄愈髒,芊妤抿抿嘴,从包包拈出张面纸,递给他。
「帮我。」许翼把头侧了边。
芊妤犹豫一瞬,轻轻地擦拭他脸上的巧克力酱,没起什么效果,她手指使点力,不知怎么的突然心里一把怒火燃起。
「喂,妳轻点。」许翼抬手抓住了芊妤的手腕。
她怔了下,转转手腕挣脱许翼的轻握,把面纸往桌上一扔,挥挥手:「好了。」
此时,许翼拿出手机,看她说:「我接个电话。」
他起身往旁边走,「喂,爸……」
除了开头之外,芊妤都因为距离而没有听见。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7842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