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女互慰吃奶_肉肉写得很细致的文np短文

第四十九章~无心的歌词 轩辕夜只让人来看看苏初雨的伤势,并无多做逗留,这点他回到书房之后才觉得奇怪,若换作以前月儿受伤了,他不可能如此离去,更不可能只是杀一个紫儿了事,可他今天……很反常。
其实有个感觉怪异到他也无法理解,他很爱月儿,可是这个真的月儿回来后,他总觉得不太对,没有那个感觉,虽然说那个一起生活许久,给自己无数惊喜的并非月儿,个性也与之前差异极大,但是,他却有点儿想念……想念?他吗?
轩辕夜皱着眉头,右手轻握下巴处,双眼炯炯有神的直盯眼前的地板,这是他惯用的思考方式。对了,思考方式!以前在岚竪时,他也因为担忧国事而常常摆出这个动作,月儿她就会用指轻弹自己的额头,说什么”会长皱纹,没人爱哦”然后接着”可是我一样爱,全天下也剩我会吧?”……
有些习惯、表情,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模仿的来的,他可以证实!
「王爷。」冥跪在轩辕夜跟前。
「说。」
「皇上让王爷进宫三日商议国事,此外,紫雀姑娘情绪不稳,正闹着。」
「哼,就知道吵!」轩辕夜用手捏爆椅子握把,若非老将军,这女的……
「苏初雨呢?」轩辕夜放软语气问。
「呃?」冥一愣,他现在实在搞不懂王爷只的是王妃还是侧妃,可又不得不回答。「回王爷,雨侧妃命人……把王妃娘娘的东西都扔了。」
「什么?」轩辕夜站起,他虽然是无意识的问离开的人儿如何,可另一个倒也够他折腾的。轩辕夜立刻赶往湖中小岛,发现冰儿跟红儿跪在地上大哭。

「叩见王爷!」一群下人看到轩辕夜,害怕的直哆嗦,赶紧下跪。
「这是做什么?」轩辕夜冷问。
原本清雅脱俗的摆置,现在乱的不像话;乾净的环境也因人杂而尘土飞扬;安静的只闻虫鸣鸟语的地方,吵杂,鸟儿也都惊没了。
「回、回王爷,雨侧妃让小的们将…将王妃娘娘的东西…东西……」
「怎样?」
「……丢掉。」
「………」
轩辕夜气得爆青筋,双拳紧握。「冥!传本王的女女互慰吃奶_肉肉写得很细致的文np短文 情感 第1张话,此为禁地,不论是谁日后擅闯禁地……杀、无、赦!这里的除了王妃的两个婢女,其他给本王全拖出去斩了!」
「是。」冥无奈的摆摆手招来其他黯卫,接着可想而知,到处都是求饶及惨叫。

轩辕夜让所有人离开小岛,自己则伫立在园内许久。一盏茶的时间之后,轩辕夜慢慢抬起脚,走进这个她曾经住过的地方。曾经……才几日而已,却已物是人非,不过还好那些奴才并未动到主屋的东西。用手轻轻将她的东西一一抚过,没发现眼底几不可发觉的失落与想念。
「王、王爷。」
一个诺诺的声音出现,轩辕夜不满的看过去,冰儿含泪跪着。
「想死?知道这里是禁地?」轩辕夜杀气直冒。
「王爷,请听奴婢说,听完要如何处置奴婢都行。」
冰儿见轩辕夜不反对,声音渐渐放大。
「王爷,你可知王妃死过一次?不知道吧?王妃曾经在这王府死过,那时你根本从婚后就未看过她,王妃个性、喜好,一切一切都改变,虽然一直瞒着奴婢,可奴婢知道,毕竟奴婢跟了她如此之久,王爷,货真价实的王妃被人当作骗子、替身,甚至什么都不是而赶走,她该多难过?王妃她不是不知道岚竪的事,她只是想给你惊喜,让你爱上新的她之后,在回忆以前的她,王爷为什么不懂?为什么相信一个不是王妃、假冒王妃却一点也没有那种感觉的人?奴婢不懂!」
冰儿越说越气,替自己的主子抱不平。轩辕夜听着一愣,他也知道不是那般的感觉,可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么做,是为了让她吃醋?寒霜月,本王每次遇上妳的事,总是如此糊涂、不知所措。
「妳和红儿日后就在岛上把这打扫乾净,下去吧。」轩辕夜冷道,冰儿高兴的直磕头道谢,王爷这是同意她们留在这,也是在说王妃主子会回来了,只是,不知道那日为何日。

待冰儿退了出去,轩辕夜走向床榻,闻着那令他熟悉又眷恋的雪莲香。雪莲香!他怎么忘了?月儿体弱,有段时间都服雪莲养着,当然有雪莲香。
「嗯?」
脚踢到了床下的一个木盒,轩辕夜将之拿起打开,里面是一张张的歌词,有些句子在他脑里深深烙印下。
“请容许我小小的骄傲,因为有你这样的依靠”
“想这样的自己好愚蠢,但哪个女人不天真”
“如果不能全给我,就全都别给我”
” 可以忘记,但绝不会是你”
“好想说服自己,只是一场游戏,我的认真,何必”
“我走,在有笑容的时候,请把我表情看透”
轩辕夜痛苦的扭曲着脸。
月儿,这些日子妳到底独自承受了多少?岚竪的离开、婚后的冷漠、失望与不信,月儿,妳对本王很失望吧?本王真傻,对不起……有用吗?妳会回来吗?
⋯⋯⋯⋯⋯⋯⋯⋯⋯⋯⋯⋯
推荐各位妖灵的新书:《逆天狂妃好霸道》
凡是在《逆天狂妃好霸道》藏书或给珠后在下面留言者,妖灵会给你準备一个惊喜呦w
名额不限,不过截止日期是12/27喔~
请各位大人踊跃参加(=´∀`)人(´∀`=)

第五十一章~女大当嫁 两年后,夷尔尼加瓦的南方小镇——
一个小孩子哭闹着,那个母亲无奈之下,愤怒的说:「再哭月妖就要来抓你了!」
小孩子瞬间止住哭声和眼泪;
一个酒醉的大汉跑去茶楼闹事,硬是要那间空的上好包厢。
「明明最好的那间包厢就没人嘛,你是觉得我付不起钱吗?」
店小二害怕的回道:「那、那间是月妖专用的,瞧,门上挂着朵彼岸花呢。」
醉汉吓得酒醒,立刻离开……

「请问掌柜的,月妖为何许人也?」一个旅人问道。
「你外地来的吧?说到这个月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是两年前出现的。她是毒魅娘的二徒弟,毒魅娘的徒弟都与她一样,亦正亦邪,全看心情,视人命如草芥。月妖喜彼岸花,常一身白衣与蔷薇银面具,擅使毒,个性阴冷,杀人手段残暴狠毒,只在夜晚出现,所以咱们镇上在地人晚上几乎不出门的。」掌柜的无奈又怕怕的说。

不远处一个吃着糖葫芦的女子,头髮用红色的丝带绑成一个辫子顺着勃颈向前垂挂在右边,一身粉红色的便装,灵动的大眼闪烁着直看方才说话的掌柜。
真是好笑,把她说得太夸张了吧?视人命如草芥?杀人手段残暴狠毒?她必须再次声明:第一,她非常重视生命;第二,她讨厌麻烦,所以都採取最方便最快的方式,不过说也无用。
「算了吧,逸。」女孩无所谓的说,用手轻轻拉住右边蓝衣男子的袖子。
「哼。」男子轻轻一哼,以示不满。
「公子、姑娘,是时候回去了。」女孩左边的黑衣男子恭敬的说。
「嗯,那我们先去买转角那家的汤圆嘛,拜託。」女孩吧嗒吧嗒的眨着眼睛。
「……嗯。」蓝衣男子妥协,牵起女孩的手往目的地走去,而黑衣男子紧跟其后。

「哎呀,看谁来了?这不是玥苡蕬吗?快来坐。」卖汤圆的婆婆王芝孟,一见女孩,高兴的直呼。
「婆婆,我今天想吃花汤圆配花生汤。」玥苡蕬露出一排白洁的牙齿,撒娇道。
「呦,早给妳弄好了,趁热吃吧。」王芝孟和蔼的笑。
她丈夫和儿子命丧沙场之上,儿媳妇病死没留下后代,只剩她一个耳顺之年的老太婆独自一人,以卖汤圆为生。她是一年前认识玥苡蕬的,她告诉她可以把汤圆弄成花状,或是用炸的,还可以卖些甜汤,招牌为”孟婆汤”,结果生意极好,后来因为无亲人,所以将这位常客当作自己的女儿。
「谢谢婆婆,我快饿死了。」玥苡蕬高兴的吃着。
「饿死?那么那些壮烈牺牲的糖葫芦、鸡蛋糕、抹茶糕、鸡翅、丸子,又算什么?」黑衣男子笑问。
「要你管,那才不算什么。」玥苡蕬嘟着嘴道。
「玉影,这是你的炸汤圆和红豆汤。」王芝孟笑曰。
「多谢婆婆。」玉影不好意思的接过。
「还有风厮逸的炸汤圆和绿豆汤。」
「多谢。」风厮逸冷淡的接过,表情却是温和不少,这三个人,都是真心把王芝孟当作自己的另一个母亲。

「对了,苡蕬啊,妳也该嫁了。」王芝孟道。
「噗!」玥苡蕬嘴里的花生汤尽数还给了王芝孟。
「咳咳……」另外两个也好不到哪里去。
「婆婆!我才十八岁呀,嫁什么的我……」玥苡蕬满脸通红害羞的说。
「是啊婆婆,姑娘她现在未遇良夫,如何能嫁?」玉影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
「所以我才担心无人配得上我们家苡蕬嘛,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都十八的姑娘了,再大些就无人娶得了。」王芝孟焦急的说。
「我娶。」
一边的风厮逸道,这两年的相处,是她,救赎了他,不管她当他是哥哥也好,师兄也罢,他爱她。
「什、什么?」玥苡蕬嘴角抽蓄,他说笑吧?
「啊?太好了,厮逸长得一表人才,人品也很好,如此甚好,我老太婆也该放心了。」王芝孟虽愣了一下,但很快也就接受了,似乎不认为这是多么值得惊讶的事。
「我反对!」
「我反对。」
玥苡蕬和玉影同时出声道。
⋯⋯⋯⋯⋯⋯⋯⋯⋯⋯⋯⋯⋯⋯⋯⋯⋯
请多多支持其他作品AWA
踊跃留言,妖灵感激不尽(v^_^)v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872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