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子的第一次 三个男人一起舔我好爽

棋逢敌手之十七 当整个商业都在因为戴蒙领导新秀苏瑶的下台而惊疑不定时,麦肯的取苏瑶而代之并不怎么让人讶异,就像是预料中的事一样,麦肯的能力与经历和苏瑶几乎是不相上下的程度,可是他一直以来都屈就在苏瑶的底下做事,如今苏瑶的落败等同于是给了他一个最佳的上位机会。
在所有不明白戴蒙内部机密的外人眼中,麦肯是个长期被苏瑶压制在脚下的可怜虫,如今的上位不过是种侥倖,一但苏瑶捲土重来他就立刻又会被踩回平地。
但麦肯真正会屈就在苏瑶底下做事的真正原因,不过是出自他的心甘情愿,戴蒙的高层不只一次告诉过他恐吓过他,让他取代苏瑶位置,甚至是愿意将整个戴蒙集团都交给他领导,可是不论他们开出的条件有多优渥,他就是不愿意离开苏瑶,他曾经的心愿就只是守在苏瑶身边看着她就好,可是如今他却不得不採取一切激烈的手段,因为如果他就这样什么也不做的只是守着苏瑶,他的苏瑶将可能被别人抢走,甚至是已经被别人抢走了──
打从他第一次从苏瑶口中听见所谓的『男朋友』时,他就已经无法再忍受任何可能的变数,让苏瑶在他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有了别的男人,已经让他感到非常的懊悔和愤怒,如果在让苏瑶的心都完全的投入那个『男朋友』的身上,他就会彻底的失去苏瑶了,这样的结果实在可怕到让他无法承受,他这些年来付出的几乎是他的所有,他不能让苏瑶就这样白白被别的男人抢走!
既然被动的耐心等候让他等不到苏瑶,那么他也只能够换一种做法,一直以来他对苏瑶都是言听计从的,他从来不在苏瑶面前抢锋头抢功劳,甚至从来不和她争权位,可是如今他需要的是一个在苏瑶面前能够头抬挺胸的有利身份,身为苏瑶的下属他唯一能够给的只是服从和听命行事,可是如果他站的地方或是拥有的权位能够比苏瑶还高,苏瑶是不是就会对他改观,甚至是将他重新放回心上。
一直以来苏瑶都在站在了他的上方,用上司对待下属该有的方式面对他,他想要的从来就不是一个上司对下属的种种宽容和赏识,他要的女孩子的第一次 三个男人一起舔我好爽 情感 第1张是苏瑶的那颗心,他要苏瑶和他爱着她一样的爱他,他要苏瑶成为他的女人,他要苏瑶彻底的属于他。
不论那个出现在苏瑶身边的『男朋友』究竟是谁,他相信他绝对没有那个能力能够解决苏瑶如今的需要,他知道这样突然下马的打击对苏瑶来说绝对是一种无法忍受的耻辱,她绝对不会轻易地善罢甘休,绝对不会甘心于这样不公平的失败,他相信苏瑶一定会回来戴蒙,而且是抱着要夺回属于她的一切的决心回来,这个时候的苏瑶最需要的人一定会是他,因为只有他才能够帮助她夺回原来属于她的一切!
「Boss,有个女人指名说要见你一面,可是她并没有排在预约名单里头,但她说她有很重要的事一定要当面和你说,楼下的警卫赶不走她,只好打电话上来向我通报一声,让我询问一下你的意愿。」身为高层替新任的分公司领导人挑选出的资深秘书,这样的问题已经不是她第一次遇到的,在她曾经有过的经验中,她猜想那个女人如果不是要来骗钱的就是真的和她新任的上司有着私密关係。
在刚上任的这几天,他除了忙于接手苏瑶手下未完成的工作,就是在等着苏瑶的主动联络,可是随着他正式接任苏瑶职位的消息曝光后,他就没有在收到过关于苏瑶的任何消息,就连他亲自到了她的家门口,都感受不到苏瑶有在家的迹象,这让他觉得事情好像有些超出他的预料,隐隐地让他觉得有些不安。
在他紧绷着神经等待着苏瑶向他求救的时候,竟然会有个陌生的女人来公司找他?他从来不和苏瑶以外的女性有着太大的连络和牵扯,所以他直接就认定那个女人是心怀不轨刻意想从他身上捞油水的骗子「只要是我不认识的陌生人,一律都直接赶走,真的赶不走就报警来抓。」
听着自己的上司不为所动甚至有些冷血的回答,身为秘书的她有些迟疑地说出了关于那个女人的特殊情况「可是那个女人好像怀孕了……」
「怀孕?如果怀孕的女人都可以畅通无阻地找上我,那我是不是要当很多孩子现成的老爸了!罗秘书请你叫警卫直接把人赶走,我不想要受到任何陌生女人的打扰,就算是孕妇也一样。」听着自己的秘书因为那个找上门来的女人是个孕妇就对她有了同情,麦肯深深地觉得女人的妇人之仁真是最不必要的东西,就算对方是个马上要生孩子的孕妇又和他有什么关係?他又不是孩子的爸爸,他没有那种美国时间可以用来应付这种厚颜无耻的陌生女人。
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抢回原本就该属于她的苏瑶,除了苏瑶以外的女人对他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他的心里就只装得下苏瑶,打从苏瑶对他伸出援手的那一刻起,他就只愿意让苏瑶霸占他的心。

棋逢敌手之十八 当警卫再一次地告知她,让她不要在白费心机在门口徘徊逗留时,她并不意外甚至是本来就知道自己一定会被拒绝,因为那个男人或许从来没记住过她。
她的出现在他的人生中或许只是一闪而过的影子,对于他来说她并没有任何的存在意义,她甚至只是他花钱买来服务他一夜欢快的女人。
因为她的工作就是变相的贩卖自己的身体,所以她换过许多花名,本名对于她来说只不过是写在了身分证上的代码,可是这一次她没有在换过她现今的花名,因为她想要保有那个男人对她的一丝丝记忆,哪怕只是一个花名也好。
对着满脸不耐烦要不是因为她挺着一颗大肚子早就动手把她赶出去的警卫,她满怀歉意地对他微微弯曲了下身子「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也麻烦你们了……」
一个怀有身孕的女人弯腰道歉的画面,任谁看了都会于心不忍,更何况她不过是想要拜託他们替她找个人罢了「你赶紧走吧,他们那种坐高位又有钱的男人不会是什么好男人的。」
听着陌生的警卫对自己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明明他嘴里揶揄的人并不是她自己,她却替那个男人感到了愤愤不平「他并不像你口中所说的那些男人一样!我知道他是有真心的,而且他一直以来都深深爱着一个女人,所以我相信他并不是什么坏男人。」
她知道自己这样说一定会惹人议论纷纷,当警卫出现了一脸不信的表情时,她还是不曾改变过自己对那个男人的想法,她一直都记得她在她耳边喊着的那个陌生女人的名字,他知道他很爱她,而且是很爱很爱,所以才会连抱着另外一个女人的时候都还想着她。
趁着警卫不注意的时候,她躲进了大楼外的一个死角,在那里她可以很清楚的看见所有出入大楼的人,既然他不愿意见她,那么她就在这等着他。
她知道现在的自己在别人眼中一定非常的可笑,可是她已经为了那个只有过一夜关係的男人可笑不只一回了,在发现怀上他的孩子的那一刻,她就没有想过要打掉它,因为她一直都记得那个男人曾经用她见过最温柔的表情对她说出最美丽的誓言『我想你替我生个孩子,一个属于你也属于我的孩子。』
明知道他想要说这句话的对象并不是她,她却还是决定要替他生下他的孩子,一个属于他也属于她的孩子。
因为怀了孕的关係,她就不能够在待在原来的工作场所里工作,既然她已经决定要生下肚子里的那个孩子,她就必须有母亲的自觉,她不能让她的孩子觉得她这个母亲骯髒又下流,所以她想也没写的就离开了她原先工作的酒店,一个人到外面找了几份零工,勉强赚了点钱餬口过活。
替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甚至根本不认识的陌生男人生下他的孩子,应该是对女人来说最愚蠢的蠢事吧?她只是想一辈子记得那个男人曾经带给她的感动,只是不想让她成为她生命中的过客,只是忘不了他看着她央求着她替他生下一个属于他也属于她的孩子时的表情。
随着肚子一天一天的渐渐隆起,她的手脚开始有了浮肿,太过于劳累和粗重的工作她都不能在做了,其实孕妇本来就不该做那些工作的,可是她能依靠只有自己,所以她不得不冒着孩子可能会流掉的风险去做那些工作,如今肚子时在是大得严重影响到她正常的作息,许多老闆也不愿意在录用她,她的收入本来就不丰厚,眼下几乎是到了快要缴不出房租的窘况了……
因为自己的人生已经够不幸了,她不希望连累她的孩子也跟着她辛苦,在她几乎绝望的想要放弃生下这个孩子时,新闻报导和报章杂誌开始出现了大量关于戴蒙企业台湾区领导人突然撤换的消息,其实她从来就不曾在意过财经版上的商业头条消息,可是那张刊登在新闻版面和报章杂誌上的新任领导人照片,却让她重新找回了希望。
她记得那张令自己一见倾心的深邃脸庞,那个人就是她一直想找的那个男人,在她真的走到了穷途末路,真的在也无法坚持下去时,她天真的以为也许这是老天爷给她的祝福,让她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他。
她从白天一直等到了黑夜,就连警卫都已经交接过,整个戴蒙的员工都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她却还是没等到那个她想等的人,在她垂头丧气準备先离开明天再来的时候,一辆名贵的敞篷跑车就从附设的地下停车场呼啸而出,不过一眼她就认出了车上那个人就是她想找的男人,可是在她迈出脚步妄想着要拦下他追上他的时候,他头也不回的踩下油门连人带车彻底的消失在她眼前。
她不知道为什么他要将车子开的这么快,为什么要在刚出现就立刻催下油门加速离开,难道他急着要去什么地方……急着要去见什么人吗?
他想见的人是他口中那个叫「苏瑶」的女人吗?他当初不就是被那个女人伤透了心才会让自己喝得烂醉才会买下她,难道他的眼里还是只看得见那个叫「苏瑶」的女人吗?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4627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