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负暄 舌头探了进去舔的好爽大城小爱

Chapter 1-23
「这一次的国文段考,只有沈曼书一个人拿到满分。」站在黑板前的虎姑婆,对着上台接过考卷的沈曼书露出讚许的眼神,「大家为沈曼书鼓掌吧。」
台下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放眼望去,没有人由衷对沈曼书的优秀感到欣羡,只有一张张不以为然的脸。
坐在附近的女同学下课时聚在一块议论:「妳们有没有看到虎姑婆刚才看沈曼书的眼神?有够噁心的,居然还要我们为她鼓掌,有病吗?」
「这次的国文明明就难到爆,有一半以上虎姑婆根本就没教过,沈曼书怎么可能还会拿满分?她根本就不是凭实力才考这么好的吧?我听别班说,虎姑婆会在段考前洩题给一些她喜欢的学生,如果虎姑婆有洩题给沈曼书,那她当然能拿满分!」
「太夸张了,一定是这样,要不然真的太不合理,当我们这些认真念书的人都是白癡吗?」
那些女生越说火气越来越大,声音越来越高亢,我转头问她们:「妳们有证据吗?」
大概是我平时很少这么说话,她们一时无人作声。
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个女生忍不住激动反问:「难道吴仲谦你都不觉得可疑?」
「就算可疑,我也觉得妳们没必要这么笃定,除非真的有证据,要不然妳们现在这样乱扣帽子,对沈曼书不太公平吧?」
沈曼书这时恰巧拿着装满水的水壶走进教室,她们虽然还是不服气,却没再多说什么。
这天放学,沈曼书依然独自坐在教室里看书。我走过去把一盒巧克力球放到她桌上,她立刻抬起头看我。
「这请妳,算是之前金莎的谢礼,不含花生,妳可以安心吃。」
「那种东西没有必要回礼。」
「我只是不习惯平白无故接受别人的东西,妳就收下吧。」
「那就谢谢了。」她看着巧克力,「你不会是特地去买给我的吧?」
「是啊,但上课那时不好拿给妳,我就想着放学后再给妳。」
她点头,「那么你现在要回去了?」
「嗯,妳还要继续待在教室里等妳爸吗?还是要一起去校门口等?」
沉默了几秒,她阖上书,「好啊。」
我没想到沈曼书真的会答应。
前往校门口途中,我问她:「妳爸快到了吗?」
「大概再十五分钟。」
「为什么最近他都会来接妳下课?」
「我爸平常在国外工作,这阵子回来出差,坚持下班后过来接我一起回去。」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妳是为了要躲谁,才会拜託家人接送。」
「躲谁?」
「妳那些追求者啊,我想应该不是只有我二哥特别缠人吧?」
她没回应。
到了校门口,我要搭的公车还没来,她父亲也还没到,我便继续与她一块站在原地。
「你今天为什么要帮我说话?」她忽然问。
我很意外,「妳有听见?」
「下午在洗手间里,我听到班上女生在议论我,她们怀疑虎姑婆洩题给我,还抱怨你帮我说话,指摘她们乱扣帽子。」
「这没什么,我只是看不惯她们没有证据就胡乱质疑他人⋯⋯不过妳确实很厉害,那么难的考题居然还能拿到满分。」
「那要多亏我爸,他很喜欢研究古文小说,我从小就跟着他一起看,久而久之,自然能看懂那些艰涩的文言文。其实这次段考我也有几题不会,只是运气好,都矇对了答案。」
「这句话妳可别当着那些人面前说,会惹祸上身。」
沈曼书微笑,「我本来就没打算告诉其他人。」
那是我和她相识以来,聊得最久的一次,而且气氛还算轻鬆愉快。待她父亲的车子驶近,她便挥手对我道别。
我是存心让沈曼书得知我替她说话的。
我很清楚,当我站出来捍卫沈曼书,那些女生必然对沈曼书更加不满。先前就有传过一阵我和沈曼书的谣言,想来这件事将会如野火燎原,极有可能迅速传进她的耳里。
我没料到事情远比我想像中还要顺利,沈曼书竟当天就从那些女生口中得知,这效果比我当着她的面替她出头,还要来得更好。
姑且不论她是否会因此对我产生好感,但能在今天看见她的笑容,就算是一个好的开始。
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人也十分关心我和沈曼书的进展。
週六,陈南津一进到我房里,就迫不及待地探问:「学弟,你跟沈曼书还顺利吗?」
「嗯。」
「真的?太好了。」她面露喜色。
为了不耽误陈南津的时间,我没有真的要求她指导我功课,而是让她心无旁骛地念自己的书。
但这天不知怎么的,她不怎么专心,三不五时就找话题和我聊天:「对了,为什么你妈妈会叫你鞦韆啊?」
我大致向她解释这个绰号的由来。
她双手一拍,「对耶,我只知道你二哥,却一直还没见过你大哥呢,他现在还住在家里吗?」
「他在我六岁那年就过世了。」
陈南津满脸歉容,「抱歉。」
「没关係。」我注意到她放在桌上的红色笔袋,「妳是不是很喜欢红色?我发现妳时常会选用红色的物品。」
「嗯,因为红色是我的幸运色,所以在购买随身用品时,我习惯挑选红色。」
「那真的有变得比较幸运吗?」
「当然有啊,比如说,去年冬天我就是因为天天戴着红围巾,才能幸运转到妡瑞班上,跟妡瑞变成朋友!」
我狐疑地扬起眉。
「真的啦,还有一次我印象很深刻,也是在去年发生的事!」她信誓旦旦地说:「有天放学要搭公车,公车上挤满人,我好不容易挤上车,却差点从公车上摔下去,这时突然有人从背后撑住我,还把我推进公车里。可惜我还来不及看见那个人是谁,公车就开走了。」
见她把当时的情景记得那么清楚,并且一脸感激的模样,我不禁定定望向她。
「那也不一定是因为那条围巾的关係,只是巧合而已吧。没想到妳还挺迷信的。」我淡淡说。
「是没错,可是我戴着那条围巾的时候,真的会遇到特别多幸运的事。那条围巾成了我现在最喜欢的幸运物,巧合也好,迷信也好,反正我就是愿意这么相信。」陈南津斜眼看了过来,「难道学弟你就没有任何迷信吗?像是考试时一定要用哪只笔,才会写得特别顺,或是出远门一定要带护身符才安心之类的。」
我没答腔,陷入短暂的沉默。
此时忽然敲门声传来,我们交换一记眼神,不约而同屏住了呼吸。
「鞦韆,妈出去买个东西喔。」
「好。」
从窗口望出去,妈的背影逐渐远去。
我问陈南津:「我妈出去了,休息一下吧。我下楼帮妳拿点冷饮,妳想喝汽水还是果汁?」
「果汁!」她大大吁了口气,脸上神情一鬆。
我端了两杯饮料回来,她站在书柜前,手里捧着一本书扭头看我:「学弟,我小时候有看过这本书,觉得好怀念,可以借我翻一下吗?」
「可以啊。」
「谢谢。」她立刻翻开书,「咦?这本书里夹着一张照片耶。」
「照片?」
「嗯,照片里是一块木头,这块木头有什么特别的吗?为什么——」她还未说完,我就上前拿走照片,三两下撕成碎片,扔进垃圾桶。
「果汁我帮妳拿上来了,芭乐汁可以吗?」我回到座位坐下。
「可、可以。」她显然被我吓到了,匆匆把书放回书柜,跟着迅速回座,小心翼翼地问:「那张照片是你拍的吗?为什么要撕掉?」
「因为没用就撕了。」
陈南津瞥了垃圾桶一眼,「可是,那块木头是不是对你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不然你不会特地把那张照片夹在书里,对不对?」
我轻轻叹息,无奈道:「那块木头是我九岁那年,一个朋友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那么那张照片不是很有纪念意义?」
「大概吧。」我草草结束这个话题,「学姊也回答我一个问题吧。」
「什么问题?」
「上个礼拜妳说过,妳过来我家之前有先进行过一个仪式,今天也是吗?」
「嗯。」
「那个仪式是什么?」
她侷促起来,「为什么要问这个?」
「妳一下子问我这么多问题,我问妳一个也不为过吧?」
这个理由果然让她无法轻易驳回,她眼神游移,挣扎半天才吞吞吐吐道:「就是⋯⋯去洗澡,洗头,然后再喝一点点高梁,这样。」
「为什么?」
「因为我不能带着满身滷臭味来你家呀,一定要把自己弄得乾乾净净的,才能让人留下好印象。」她说话时不太敢看我,「至于高梁,我爸平时就会喝,我紧张的时候也会喝一点。我只有在喝过高粱之后才比较敢大声说话,也比较不会怯场,所以上礼拜我才可以在你妈面前表现自然。只不过必须小心控制酒量,要是酒喝得过多,我就会情绪高亢,说话速度变得又急又快,连那些不该说的话都会一併说出来。」
闻言,我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我之前去妳家吃滷味那次,妳是不是也偷偷喝了高粱酒?」
「你怎么知道?」她一惊,睁着一双圆圆的大眼望过来。
「因为妳当时精神确实挺亢奋的,话也有点多,所以说妳那时其实很紧张?」
大概是因为被我说中,她双颊一下子红起来,难堪地嚷道:「好丢脸,你干么记得这么清楚,讨厌!」
我心头一震,下意识脱口而出:「对不起。」
陈南津微感讶异,「为什么要道歉?」
「没有,总之⋯⋯抱歉。」我声音乾涩,迴避她的目光,「我什么都不会再问了。」
我暗暗心惊,居然差一点就重蹈覆辙。

Chapter 1-24
下午三点多,我跟陈南津走下楼梯,恰巧遇见二哥正要上楼。
他打量着陈南津,撇了撇嘴角,「两位今天课还上得愉快吗?」
「走吧,学姊。」我拉起陈南津的手腕,準备送她去坐公车。
妈忽然叫住我们:「鞦韆,要不要请南津留下来吃晚餐?」
「学姊晚上还有事,应该没办法。」
「那就下週吧,你爸爸那天也会回来。」妈殷切地对陈南津说:「南津,下次留下来一起吃晚饭好吗?」
陈南津看我一眼,见我没有反应,便点头答应。
走出家里,来到公车站牌处,她问我:「学弟,我刚才那样答应可以吗?下礼拜我真的要留在你家吃晚饭?」
「不必,下星期妳先不用来我家,就当作完全没这回事。不过那天要麻烦妳在下午三点左右打电话到我家,一有人接起,妳就立刻挂断,不要让对方听到妳的声音。」
「为什么呢?」
「事后我会跟妳解释,总之请妳先这么做就是了。」
陈南津点点头。
她等的公车很快就来了,车门打开之前,她回过头:「学弟,如果有空的话,你要不要再来我家吃滷味?我请客!」
「之前妳已经请过我,不用了。」
「喔⋯⋯」
「下次去我会自己付钱。」
陈南津腼腆一笑,上了车后,隔着窗户对我挥挥手。
那晚我作了一个梦。
虽说是梦,我却分不太清那是单纯的梦境,还是我存放在脑中的回忆。
我看见自己拿着相机,对着小威送给我的那块木头拍照,并将照片洗出来摆在书桌上。只是,在收到小威退回的礼物后,我就把这张照片随意夹进某本书的书页里,扔在书柜角落,不曾再翻开。
『放心啦,太阳这么大,不可能会下雨的。那只是巧合而已。』
因为陈南津的话,某个抽屉被开启了,存放在抽屉里的声音依旧清晰如昨,并飘散出一缕浅浅的清香。
我之所以会想要知道陈南津所谓的「仪式」是什么,是因为每次她来家里和我一起读书,我不时会闻到来自她身上的某种甜甜的淡香。
她伸手从我面前拿起笔时会闻到,她将髮丝拨到耳后时我也会闻到,久而久之,我不知不觉记住了那股香味。
根据陈南津的解释,那应该是她惯用的沐浴乳香味,不特别浓郁,也不刺鼻,我觉得很好闻。
当然这些话我没有办法对陈南津说。

现在我几乎只有在白天等车的时候才见得到妡瑞。
她每天早出晚归,就连礼拜日都还跑去学校念书,虽然连日睡眠不足,但她告诉我这样的生活反而充实,不会有时间烦恼其他事。
当二哥看到我和妡瑞站在一起等车,仍是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逕自从我们面前走过。
得知妡瑞喜欢的人其实是自己,二哥从此对妡瑞更是视若无睹,也不会在她面前开那些低级的玩笑了。
不管二哥是不是觉得尴尬,他能懂得闭嘴,都算他还有良心。而他选择迴避妡瑞,对我而言也算是好事,这样就不必担心哪天他说溜嘴,将陈南津的事情告诉她。
至于沈曼书,自从我站出来帮她说话,她在班上同学心中的评价反而越来越差,不时有人看她不顺眼,说她坏话,只是在我面前会稍微适可而止。
有一日,我以为沈曼书又要留校,等到班上同学都走得差不多时,我却注意到她在收拾东西。
「妳今天没等妳爸?」我上前攀谈。
「嗯,他回洛杉矶了。」
我静静看她整理书包,「那妳现在有时间吗?我想去附近书店买参考书,如果妳不急着回家,帮我推荐几本国文参考书吧。」
「好啊。」她答得乾脆。
正值放学时间,我和沈曼书并肩走出学校途中,有不少人对我们行注目礼,连进书店里,都还有学生不时偷觑过来。
「沈曼书,我要向妳道歉。」
「为什么?」
「因为我上次帮妳说话之后,好像害妳被说更多闲话了,抱歉。」
「没关係,那些人本来就讨厌我,随便他们怎么说吧。」
「喔。」我盯着书柜,「不过,妳为什么没想过试着跟班上同学好好相处?要是平时就打好关係,也许她们就不会这么说妳了。」
沈曼书瞥了我一眼,「你不也一样吗?」
「哪里一样?」
「你和班上同学看似处得不错,但我觉得那只仅止于表面而已。」她抽出一本参考书,「我从以前就发现你和谁都能和睦相处,却不会与对方有更进一步的交往。我独来独往,是因为我喜欢一个人行动,你则比较像是刻意避免和别人太亲近,所以你对待任何人都一视同仁,没有敌人,却也没有特别要好的朋友。」
我没有反驳,「这是妳的想法?」
「嗯。」
「怎么听起来妳一直都在注意我?」
她耸耸肩,将手上的那本参考书递给我,「这个版本春日负暄 舌头探了进去舔的好爽大城小爱 情感 第1张不错,你参考一下。」
一接过书,我又听见后方有两个女生正在窃窃私语,我一回头,她们立刻噤声,匆匆走开。
「要是你继续和我在一起,恐怕就换你被人说闲话了。」沈曼书淡淡说。
「和被那些纠缠妳的学长们盖布袋比起来,妳觉得哪个比较麻烦?」
她唇角漾出笑意,「一样麻烦吧。」
「那乾脆就在一起吧?」我用平静的口吻说,「比起被说闲话,我倒认为如果我们交往,反而可以替彼此挡掉一些麻烦。」
沈曼书停了一秒,脸上似笑非笑,「你说和你一起演戏吗?」
「妳要这么想也行,不过我不会对一个完全没有感觉的人提出这种邀约,否则当初我不会帮妳说话,现在也不会找妳逛书店。」我目光落在她脸上,「如果妳对我并没那个意思,我还是可以陪妳演戏。要是妳对那些纠缠不休的人感到厌烦,妳随时可以利用我,我愿意无条件帮妳。」
沈曼书没有答腔。
我相信她听得出这些话里包含着表白。
直到离开书店,她都没有回答我,我不晓得我的计画是否就此失败收场。可是依沈曼书的个性,若她不愿意,应该会二话不说直接回绝才对。
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我也只能耐心等待她的回覆。沈曼书是否真的能喜欢上我并不重要,只要她认同我的想法,也愿意接受我的提议,那么不管她是怎么想的,我都可以得到我想要的结果。
而我只有这一次的机会。

週六下午两点半。
「鞦韆,南津怎么还没有来?」见我还待在客厅,妈忍不住问。
「不知道,我去站牌那里看看她到了没。」
「刚才不是已经去看过了吗?有打电话去她家里问过吗?」
「打过了,她家人说她已经出门了,可能她临时有什么事耽搁了吧,再等等看好了。」
一直到了三点多,陈南津仍未现身。
家里电话响起,就在电话旁的我很快接起,等我放下话筒,妈马上问:「谁打来的?」
「南津学姊,她说临时和朋友有约,所以没办法来。」
妈非常惊讶,「和朋友有约?她今天不是要帮你补习吗?怎么事先连通知一声都没有,让你这样一直等?而且上礼拜她明明答应今天会在这里吃饭,怎么又突然和别人有约?」
「可能不小心忘了吧,没关係啦,反正学姊没事就好。」
但妈还是很不高兴,到了晚餐时间,她的脸色依旧难看。
爸爸出言缓颊:「算了,就像鞦韆说的,那个女生没事就好了嘛。」
「但也不该这么处理事情。既然确定没办法过来,就该马上打电话通知,而不是这样让鞦韆等。难道她都没想过我们会担心?明明看起来是个懂事的孩子,怎么做事情会这么随便呢?」语毕,妈又严肃地对我说:「鞦韆,我看你这个学姊也不是很用心,要不要乾脆换一位更认真的家教?妈妈帮——」
「不要。」我断然拒绝,「我不想再另外找家教。」
「那就去补习班吧,你这个学姊真的太不尊重人,也不懂得礼貌,这样会给你带来坏影响——」
「妈,能不能别一直用『你这个学姊』来称呼她?她有名有姓,叫陈南津。」我态度强硬,「我不喜欢听到有人说南津学姊的坏话。」
餐桌上登时一片寂静,不仅爸妈傻眼,就连边吃饭边玩新手机的二哥也都停下来看我。
我放下碗站起来,「我没胃口,去外面走走,九点前会回来。」

一个小时后,我走下公车。
陈南津已经在站牌下等候,她穿着上次我见过的那件红毛衣。
「干么特地过来等我?我不是说会直接到妳家吗?」
「没关係啦,反正我刚好忙完,而且我怕你不记得怎么走到我家。」她声调轻快,说起话来滔滔不绝,「我接到你电话的时候吓了一跳,怎么会突然想要过来?啊,对了,我有照你的吩咐,下午三点多打电话到你家,一有人接起就马上挂断。你有听到电话铃响吗?那通电话是你接的吗?」
我嘴角一扬,「妳是不是又喝高粱酒了?」
听出我话里的调侃,陈南津满脸通红,难为情地横了我一眼。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8014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