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真大 小浪货揉捏np_舍念念 五兄弟的文

第五章 铁腿铁手铁心肠 5-2.2 跑马的人(2) *
隔日一早练跑集合时,丁佩盈也来了,正和操了潘炘炘一个礼拜的魔鬼健身教练丁子御在一旁聊天。
「丁哥,你和丁佩盈认识?」
「潘炘炘妳很逊欸,他是我大哥啊,妳忘了?」丁子御没答腔,倒是丁佩盈抢着说。
「丁哥是你大哥?」这么巧!她记得丁佩盈上头有三个还四个哥哥,但她实在没印象有见过哪一个。
「高中时有一次妳来我家做功课,我哥当兵休假回家,妳还跟我说他很man。」
「有喔?忘了。」潘炘炘挠挠脑袋对着丁子御傻笑道:「丁哥,这是我姊,潘浣浣。」接着指向丁子御回头对潘浣浣介绍:「姊,这是聂秉风帮我请的健身教练,最近就是他把我弄得这么惨。」
「你好。」丁子御红着脸,有些害羞。
远远的,他即留意到跟在潘炘炘身边的长腿美女,没想到她竟是潘炘炘的姊姊,看起来,嗯⋯差好多,让他颇为意外。
「喔。」潘浣浣却一脸兴致缺缺,勉强点头微笑后,便压低帽檐走到一旁。
「你姊好像不是很高兴认识我。」气氛有些尴尬,丁子御搔搔后脑勺,显得侷促不安。
「不要在意,她对你没意见,只是刚失恋心情不好,而且她怕别人认出她是宅男女神潘浣浣,才会那么彆扭。丁哥,我看你去开导开导她好了。」潘炘炘故意把他推向潘浣浣,丁哥看潘浣浣的眼神分明就有暧昧,真不懂为什么会被绘声绘影说成是gay。
黄胜博说他拟了名单给聂秉风挑,他只多说一句传闻他是个gay,聂秉风二话不说便选了他。
见丁哥害羞归害羞,还真的凑上前和潘浣浣攀谈起来,这让潘炘炘安心不少。
「星星,妳来了真好!」单之龙的声音在身后清脆响起,潘炘炘兴奋转身,兴奋地朝他直挥手,将近半个月未见,还真有点想他。
「今天带了新成员吗?」
单之龙扬起一贯的笑容,小梨涡在阳光下像是在嘴角下镶了两颗碎钻,晶光闪闪的,魅力无边。
「嗯,她是我姊,叫潘浣浣。」潘炘炘也不管潘浣浣是不是想低调些,指着她就对着单之龙介绍起来,果然惹来不少侧目。
「欸,欢迎欢迎!没想到星星的姊姊也这么漂亮,姐妹俩一个环肥一个燕瘦,各路美女该不会都被你们家网罗了吧?」单之龙迎上前,表面上仍保持热情模样,礼貌性地和潘浣浣搭了声招呼,可心里转了好几圈。
潘浣浣就是让大嫂三天两头找大哥闹腾的那个情妇,没想到是在这样的场合见面认识,更没想到,她竟是潘炘炘的亲姊姊!
「阿龙,你的嘴要不要别那么甜哪,这样我都想抛弃我们家才才,投奔你的怀抱了。」凡妮莎在一旁听到,拔高她略带哑声的性感嗓子,出声消遣单之龙。
「莎姊,您那么霸气只有江陵哥才足以和您匹配,我可不敢。」凡妮莎是出了名的妻管严,这样的美豔金髮辣妞也要身段够柔软才有福消受哪。
「贫嘴。」凡妮莎拊掌大笑,勾手搭在丈夫肩上,果然霸气十足。
她最近迷上中国宫斗剧「后宫甄环传」,说话都有那么点「后味」。
「星星,今天要不要试试跑个5K,莎姊陪妳。」凡妮莎瞥眼见到在一旁跟着傻笑的潘炘炘,突然来这么一句。
这个可爱的星星,她总觉得投缘,因为她很像很年轻时候的自己。
「5K喔,但是我最远只能连续跑3K,还是很慢的那种,一公里超过8分钟的速度欸。」莎姊是马拉松好手,一公里四分多钟的速度,用折半的慢速陪她委屈了点。
「重点不是速度,持续才是最重要的,跑不动就用走的。来吧,试试看,人体是很奥妙的,妳必须不停去探索极限,冲撞妳以为的围墙。」她走上前,揉了揉潘炘炘前额的妹妹头浏海。
「莎姊,星星是我要训练的,妳这样抢我的工作喔。」单之龙笑着拉过潘炘炘。
「得了吧,你先把你身后那票怨女搞定再说,一个叶慈亚还不够你忙吗?你把她从不会跑训练到现在成了马拉松界的正妹红人,她可是为了你才跑的,如果搞到她封脚不跑,我看你怎么对得起她的广大粉丝。」叶慈亚是单之龙在国外读大学时认识的学妹,爱他爱得要死,单之龙回国后,她也追了回来,为了单之龙,从不运动的娇娇女开始跑起马拉松,因为外型亮眼,还接了不少运动厂商的代言。
说人人到,叶慈亚一身亮丽的运动装束出现在众人面前,看来又是厂商全新赞助。
「龙哥,我下个月的比赛想要挑战破四,你最近能帮我加强训练吗?」
「破四?哇,很大的志向喔!妳的脚没问题吗?」
「小伤而已,好得差不多了。」
潘炘炘想起她的脚半个月前还一跛一跛的,现在就好得差不多了也真快。
但单之龙就吃叶慈亚这套,说不过三两句,他就被她拉走。
「莎姊,星星今天还是先麻烦妳了。」单之龙对着凡妮莎说话,但眼神却是瞅着潘炘炘,带着歉然。
潘炘炘耸耸肩,走到一旁暖身。
*注:破四是马拉松术语,指全程马拉松在四小时内完成,那是很难的一个境界啊~
(远目)

第五章 铁腿铁手铁心肠 5-2.3 跑马的人(3) 「潘炘炘,那女的心机很重。」潘浣浣说道。
「算了,反正就算没有她,我和单单之间也还有着千千万万个女人,轮不到我啦。」奇怪的是,对于喜欢的人被其他女生拉走,不是应该要觉得胸口闷痛吗?为什么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也是,真爱有时候是伴随外貌的,妳还是先减肥比较实在。去跑吧,今天丁哥会陪我。」潘浣浣耸耸肩,挥挥手让她走开。
哇塞,丁哥真有两把刷子,聊没多久,潘浣浣居然主动把她赶走,看来是不需要她担心了。
潘炘炘起身转转脚踝,跳跳跳地来到凡妮莎身边,她正在和她的亲亲老公说话。
「才才,今天我陪星星,你要乖乖练跑,我会检查你的跑步记录,不可以再半路偷坐计程车回来喔。」凡妮莎把GPS运动錶挂上才江陵的手腕,悉心叮嘱。
「GPS錶也不可以断线,不然你就死、定、了。」她巧笑倩兮,语气温柔,却是字字杀机。
「哎哎,好啦,人这么多别说那么大声。」才江陵玉面书生的白皙脸庞倏地胀红,但凡妮莎说得很有画面,一旁的人都忍不住笑了。
原来还有这招啊。
潘炘炘暗自记下。
「星星,千万不要好的不学学坏的哪,走吧!」凡妮莎朝潘炘炘勾勾手,便往河堤跑去。
坏念头一下子就被识破让潘炘炘很尴尬,她小跑步跟上,在凡妮莎身后偷偷吐舌。
「莎姊,我有时候不懂,为什么会有人奶真大 小浪货揉捏np_舍念念 五兄弟的文 情感 第1张奶真大 小浪货揉捏np_舍念念 五兄弟的文 情感 第1张喜欢跑马拉松?是真心想跑的吗?」
很好奇这种比起喝巴拉松好不了多少的运动,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狂热者?
聂秉风做每一件事都有他的目的,他跑马拉松也绝对不只是单纯喜欢而已,他的动机不难理解,可其他人呢?
「每个跑马拉松的人都有自己想要改变的起点,因此更多时候,马拉松不只是马拉松,在42.195公里背后,都是一页一页的故事,如果妳想听,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凡妮莎笑着说,她的眼神柔和,上勾的嘴角昂扬着自信。
「那妳为什么而跑?」
「为了自己。星星,我刚来台湾的时候很不快乐,我是被总公司调来的,因为我得罪了长官,被贬官发配边疆,那一阵子我靠吃纾压,变得很胖,和美国的男友因为聚少离多分手,整个人很糟糕。」
「和我有点像欸。」
「嗯。」凡妮莎眼神柔和,看着潘炘炘笑了笑,续道:「每个跑马拉松的人开始的契机都不一样,但绝对是想要改变一些什么,才有那个动力去支撑自己跑下去。所以马拉松看似身体的挑战,其实是内心自我的挑战。」
「跑完第一场马拉松后,我就离职了,但我也很快找到工作。我本来就是专业的饭店经理人,后来田心集团在大直的饭店就来挖角。」
「喔,莎姊原来也是田心集团的员工?」
「是啊,董事长喜欢马拉松,连带着带动了集团的运动风气,胜博有和阿龙签下代训约,所以乐跑跑有一半的跑友都是田心的员工,每年还会举办集团运动大会欸,多亏了阿龙把大家凝聚得这么好,就算不是集团的人,也不分彼此,除了那些对阿龙有非分之想的女人。」
「单单真受欢迎。」
「那些女人看中的可不只他的外表,还有他背后的金山银山。」
「啊?什么?金宝山是他的?」
「哈哈哈!不是啦!」凡妮莎笑到倒在一旁的石椅上。「那是比喻,阿龙是腾龙集团的二公子这件事妳还不知道吧?但他无心家业,从国外回来后就一直忙着自己的事,到处流浪。」
「但是腾龙和田心不是死对头吗?」即便刚进公司不久,她多多少少也对公司的背景有些了解。
「嗯。」凡妮莎点点头,「这就是阿龙厉害的地方,他身上腾龙的色彩很淡,一码归一码,董事长有时候也会来跟我们一起练跑呢。」
「居然能够凝聚这么多在其他领域不同立场的人。」潘炘炘忍不住啧啧称奇。
「这就是马拉松神奇之处啊。」凡妮莎迎着风往前跑,那昂扬的姿态让潘炘炘不觉感染了她的自信,脚步似乎也轻盈许多。
边聊边跑,五公里居然一下子就跑完了。
这日练跑,潘炘炘觉得自己满载而归,和凡妮莎的一番谈话让她掀开遮在自己眼前的面纱,原来,真正的马拉松和她所认知的天差地远,那背后所带来的意义竟能如此深远,却也如此单纯。
因为共同喜欢一件事,所以大家聚在一起,忘了原本的彼此,可能是敌人。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9097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