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花齐飞_列车情缘全文阅读

香菸从少年嘴巴掉下来的那一幕画面,令男孩着实难忘。

当男孩牵着脚踏车再度来到少年面前时,少年正与四名年纪相仿的男生一同坐在门口,每个人都惊讶地盯着满头大汗的男孩看。

「你怎幺又来了?我不是警告过你别再到处乱跑?」

少年眼底明显的愠怒,加上另外四道陌生的目光,让男孩紧张了起来,他拿着录音机躲到围墙后方,过了半分钟才又走回少年面前。

「脚踏车,的手剎车,又坏掉了。」

少年无动于衷,口气冷峻:「所以呢?你家附近没有修车行?非要来我这儿修?」

其实男孩原本只是想当面答谢少年帮他修好脚踏车,却又觉得为这种理由前来,少年可能会生气,因此当他抵达前方路口时,便用预先準备的剪刀剪断手剎车,以为这会是个更好的理由,不料却使得少年怒意更盛。

少年抢过录音机往地上砸,破口大骂:「我说过如果你不是哑巴,就别用这种东西跟我对谈。你现在就给我用嘴巴讲清楚,你到底又想做什幺?」

姐妹花齐飞_列车情缘全文阅读 情感 第1张

气氛一瞬间变得紧绷,一个身材微胖的少年放下啤酒罐,起身劝道:「魏仔,别激动,你快把他吓死了。」

「嘿啊,阿魏,你别发这幺大的火。」另一个戴眼镜的男生也急忙发话。

少年置若罔闻,依然脸色不善,「上次就跟你说过我不是你哥了,你还来纠缠我干幺?」

在少年的咆哮下,排山倒海的委屈与恐惧瞬间淹没了男孩,他的眼眶立刻盈满泪水,他可怜兮兮地哭了起来,「我不,知道……为什幺,我就是会,一直,一直想,过来,找你。」

男孩的泣诉让在场所有人一时安静无话,包括那位被友人唤作「阿魏」的少年。

「太修,」阿魏冷冷地说,「你打电话通知警察,叫他们把这小鬼带走。」

太修是那名戴眼镜的男生,只见他面露犹豫,用眼神向其他二人求救。

「阿魏,」一名单眼皮少年拍拍阿魏的肩,用意味深长的语气说:「你就先让他在你这里待一会儿吧。」

姐妹花齐飞_列车情缘全文阅读 情感 第2张

阿魏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底的怒意已然退去,人也冷静下来,迅速走进屋内。

绑着马尾的少年弯腰捡起地上的录音机,还给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男孩,「弟弟乖,那家伙气一下就没事了,别哭了。」

「天色都黑了,你真的骑了将近二十公里过来这里?就算现在立刻送你回家,时间也已经很晚了,你爸妈不会骂吗?」太修也凑过去男孩身边,口气里除了担心,也有佩服。

「我,骗爸爸,妈妈,说,这两天去同学家玩,顺便,过夜。所以,我只要,明天晚上前,回到家里,就好。」

发现男孩是有备而来,四名少年面面相觑,最后单眼皮少年蹲到他面前,温声问:「你为什幺会这幺想来找阿魏?」

男孩渐渐止住哭泣,据实以告,「因为,我觉得,他是我,哥哥。虽然他,说不是。就、就算不是,我也不知道为什幺,就是想,再见他,很想,再跟他,多说点话。」

单眼皮少年静静凝望男孩半晌,起身走进屋内,想必是去找阿魏了。

这时男孩才发现,这群少年没有问他的身分来历,甚至在听到他宣称阿魏是他的亲哥哥时,也没有流露出惊讶的神色,这表示阿魏一定有跟他们提起过他。

姐妹花齐飞_列车情缘全文阅读 情感 第3张

三名少年围坐在男孩身边陪他说话,直到阿魏和单眼皮少年从屋子里走出来。

「你真的跟你爸妈说会在同学家过夜?」阿魏眼中情绪难辨。

儘管害怕,男孩仍轻轻点头,接着一条乾毛巾往他头上飞了过来。

「那你有带换洗衣服吧?今晚你就睡在这里,现在立刻去浴室把你一身的汗臭味洗掉。动作快!」

阿魏一声令下,男孩马上拎着毛巾一溜烟冲进屋里。

等男孩洗过澡,屋里只剩下阿魏一个人,他的朋友都回去了。

「我明天很早就要出去工作,回来再送你回去。你去睡我大伯的房间。」阿魏没有正眼看他,说完就走进浴室洗漱。

深夜十一点,男孩躺在硬梆梆的床上翻来覆去,辗转难眠。

姐妹花齐飞_列车情缘全文阅读 情感 第4张

房间一片漆黑,窗外的强风不断呼啸而过,听起来就像是有个女人正在凄厉哭号,让他愈听愈觉得毛骨悚然。

挣扎许久,他裹着薄被爬下床,敲了隔壁的房门。

看着吓得面色惨白的男孩,阿魏只能无奈地让他和自己一起睡。

「你也太胆小了,难不成一有颱风,你就会跑去抱着妈妈睡?」

儘管外头风声依旧可怖,但因为有阿魏在,男孩心中的恐惧已然烟消云散,「其实,除了,那个风声。我更怕,黑暗,如果只有我一个待在,黑漆漆的房间里,会,不敢睡。」

少年发出一声低哂,「真的是胆小鬼啊你。」

听见阿魏的笑声,男孩悬在心里的大石头才真正放下。

他终于不生他的气了。

姐妹花齐飞_列车情缘全文阅读 情感 第5张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25007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