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怀孕文_自动收缩的拘束衣小说

Chapter-16。怕妳瞧不起我(01) 「郭雀,我在妳宿舍楼下,想跟妳聊一聊,好吗?」这天晚上,我无预警的接到吴世杰电话。
「有什么话直接说一说,有什么事电话里不能说的?」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我隐约听见他的呼吸声,不自觉沉浸在他的微弱气息里,直到他说话中断我的思绪,「我想见见妳,我买了红豆汤给妳当消夜,就当给甜汤一个面子,见个面吧?」
先前他没主动找过我,我也就一直没理他,直到升高二分班都是如此,有段时间互不来往了,他忽然来找我,让我的心里好挣扎,最后还是不争气的答应:「看、看在红豆汤的面子上,我就姑且见面好了。」
我没志气的出现在他面前,他把红豆汤交到我手上,暖呼呼的热气真是温暖,正适合寒冷的冬天饮用,回想起来,和他的相处总是在冬季。
九岁的车祸时是,高一时变得要好也是,如今再次面对面又是,我们的交集往往有冷风作伴。
「在这里不好说话,到那边去吧?」他指着前方一处树下,夜间微弱的灯光照着大树,叶子沙沙的摇晃着,给人一种诡谲的氛围,我很少在晚上独自出门,这般清冷让我打了阵哆嗦,不由自主的朝吴世杰靠近。
我们坐在树下的长椅,就像小时候一样,这是我发现他身分后,第一次与他并肩而坐,心里不禁百感交集。
「妳已经知道我就是阿弟仔,这样坐着,是否让妳想起九岁的事?」
我不语,静静打开红豆汤的盖子,小口啜了下。
「我知道妳一直生气我什么都不说,搞得我们现在连说句话都尴尬。」他呼了一口气,气息在冷空气中结成白雾,「对于隐瞒一事,我向妳道歉,对不起。」
我紧抿着脣,嘴里有股红豆味,似乎也含着他的味道,我缓缓开口:「那天在公园你就道过歉了,就算再道歉,还是打算什么都不说吧?你根本不当我是一回事。」
「不是这样的,我一直很担心妳!担心大伯又对妳下手!」
「他已经安分多了。」我明知这是吴世杰的功劳,却故意轻轻带过。
「那就好。」他配合的略过这个话题,他果然不愿对此事多谈细节。
「我承认,我瞒了妳很多事,这不是因为不把妳当朋友,我只是……」
「因为妳知道我喜欢阿弟仔,为了不让我以为有交往的可能,才隐瞒你就是阿弟仔的事,对吧?」我替他接话,这是先前他给我的解释,令人心痛的澄清。
他稍稍愣了一下,「这是其中一个理由。」
像有人一把捏住我的心脏,即使已经知道他不喜欢我,再次被拒绝还是备感心伤。
「除此之外,我不解释其他事情,是因为……」吴世杰垂下头,髮丝轻轻遮掩他沉痛万分的脸孔,过了良久他才咬牙道出:「我怕妳瞧不起我。」
我心一凛,没想过会得到这种回答,百思不得其解的问:「你比我聪明、成绩又好,还敏锐发现大伯的异状,你这么厉害,我有什么理由瞧不起你?」
吴世杰的目光飘向远方,开始述说他的家庭,还有他为什么怕被瞧不起,这段自述很长,是个有点複杂的故事,但他说得平心静气,过程中没有特别的抑扬顿挫,更没有多余的情绪起伏,全程都是平平淡淡的。
人在说话时,若说到心有所感的桥段时,理当说得比较激动,可是他完全没有,我摸不清这段往事他是作何感受,是痛苦还是失望?或是早已习惯背着包袱,时间久了也无感疼痛?才能在说话时保持冷静?
此刻的他就如同最初认识时的他,让人充满困惑,散发一种难以靠近的距离感。
当他作结这段述说时,我手上的红豆汤几乎完好,热气早已消散在冷空气中,感受不到原本的温暖,吴世杰此刻的心,是不是也冷冷的?
冷风又吹了过来,好冷。
他阖上嘴巴后,我一时半刻不知道作何回应,两人便静静坐着,久久不发一语,风如此强烈有感,真希望能帮我传递一些心思。
不清楚过了多久,吴世杰自嘲的扯扯嘴角:「抱歉,让妳听了个无聊故事,妳应该都无言了。」
我摇摇头,觉得心中一恸,水气瞬间盈满眼眶,泪珠噗嗵一声的落进红豆汤里。
「我只是替你难过,不晓得你这么辛苦……」
像是为了缓解气氛,吴世杰始终挂着浅浅笑意,「人活着总有辛苦的时候,妳也有难熬的时刻,不是吗?」
这熟悉的小老头口气让我感到怀念,九岁时的他总是这个调调。
「对不起,我一直逼你说你的事,换作是我,或许也不想跟人多提……是我不够善解人意。」
「不,是我太自私,妳把妳的全部都告诉我,我却处处隐瞒,难怪妳不高兴,怀疑我没把妳当朋友。」
听了吴世杰的故事,我才懂得人都有难言之苦,我在心里下决心,往后非得改进这点,尊重别人有不想说的权利。
倘若我早一点想通这件事,我们也不会冷战那么久,他也不需要被迫说出这些……
我自以为只要知道他的一切,就能为他分担辛劳,事实上我什么也做不到,只是逼他挖伤口给我看,就像怡秀说的,我太幼稚了……
「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嗯?」
「你真的觉得我很矮吗?」我忆起他穿着制服的那天,当众笑话我是矮子。
他噗哧一笑:「抱歉,我不是有意的,只是不想让那些人纠缠妳,才想让妳自讨没趣的离开。」
我噘着嘴追问:「你没回答我,我是不是真的很矮?」
「个头小小的很可爱啊!」
女配怀孕文_自动收缩的拘束衣小说 情感 第1张女配怀孕文_自动收缩的拘束衣小说 情感 第1张 我一阵害臊,思绪乱成一团,一不注意弄翻红豆汤,连连哀叫好几声:「对、对不起!你特地买给我的……」
他拿出面纸替我清洁,不慌不忙的安抚:「没关係,幸好没烫伤。」
看他一个大男人居然从口袋抽出好几张面纸,我觉得有趣,开起他的玩笑:「你怎么跟小时候一样,老是随身带面纸?」
他微微低头,声音比平常低沉,像是粉饰羞赧,「自从九岁那年认识,只要跟妳见面,我就习惯带上几包面纸……」
闻言,左胸口的心脏跳得猛烈,我在心里气自己没用,动不动就小鹿乱撞……看着他百般细心的擦拭弄髒的手和衣服,胸口满满的窝心,寒风登时暖了起来。
只要在这个人身边,哪里都是春天。

Chapter-16。怕妳瞧不起我(02) 虽然吴世杰坦白了家世,有些事依旧隐瞒我──他是怎么吓阻大伯的?为什么穿着他校制服?那天又为什么出现在别校附近?
我没再追问他,既然他不说,我便不再勉强,也许有天他会主动开口,我不愿再逼他说任何他不想说的事,更不想破坏好不容易修复的关係。
我们当不成情人,就算只能是朋友,也好过当陌生人。
「郭雀,妳最近好像跟六班的吴世杰搭上了?有时会看到你们在走廊聊天。」下课时间,陈志强来到我的座位旁,一脸困惑。
「我跟他以前就是朋友,先前有些误会才疏离,最近和好了。」
「朋友?妳们怎么会是朋友?」
「我们是朋友有什么问题吗?」
「也不是……」陈志强习惯性的挠挠耳后,这是他思考时的动作,「他感觉很複杂,妳又这么单纯,我担心妳被带坏……我不是对他有偏见!妳别又骂我!他的形象就是给人这种感觉,我当妳是朋友,才好心提醒妳的!」
我以轻鬆的口吻为吴世杰说话,「哎呀,别担心,他其实是个好人啦!」
「可是他真的很奇怪!老实说,我跟我朋友都看过他跟别校学生往来,这倒还好,但他穿着其他学校的制服,这不是很诡异吗?」
我的心头微微揪紧,对于这点我也十分纳闷,可是我已经决定不再逼问他任何事了。
我笑笑回应陈志强:「只是好玩穿朋友的衣服吧?」
「好玩?他看起来就不像贪玩的人,哪可能做这种无聊事。」
我「齁」了一声,不耐烦的嘟囔:「你干么老对他有意见?」
「担心妳被带坏啊!」
「拜託,你未免杞人忧天!大家都高中生了,还在带坏不带坏,根本多虑!」
「妳实在太单纯,又容易相信别人,哪天被害了,蠢蠢的妳搞不好还帮人家说话!」
我面容微僵,空气彷彿凝滞在这一刻,很多事情不受控制的冲进脑海,我想起被大伯欺骗的经验、也想起被吴世杰隐瞒的事,难道我真像陈志强所说的,身陷危险还自以为安全?甚至没发现自己助纣为虐?
或许我真的不够机警,但我相信吴世杰对我没有恶意,他若真要害我,何必苦心帮我揪出大伯的真面目,还帮助我不被骚扰?
我宁可相信他的神祕都有他的原因。
我拍打了下陈志强,吐吐舌头开玩笑:「照你这么说,我也不该相信你啰?搞不好你也人面兽心!」
平常就开不起玩笑的他,顿时两眼圆睁,怒气沖沖的扭过头,「算了,我一番好心还被妳这样调侃,真是枉费!」
「喂喂,我开玩笑的啦!没恶意的!」我赶紧安抚他,顺势拉起他的手晃呀晃,试图缓和气氛,「好啦,我以后不开这种玩笑,别生气了!待会请你喝饮料,好吗?」
陈志强是典型正经八百的人,没有丝毫幽默感,常常把笑话当真。他说我单纯,我觉得他才真的单纯,正因为他表里如一的个性,跟他相处让我很放心,不需要有所猜忌。
他也是个容易心软的人,我示弱一下,他果然就不生我的气了。
「我也不是真的生气,只是劝妳交友小心。」
「好啦、好啦,别说这个了,上课钟响了,赶快回座位。」
对一帆风顺长大的陈志强来说,说什么也无法让他理解吴世杰的为人吧……
他怎么能明白在吴世杰充满防卫的气质下,背负了什么样的过去。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9018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