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女互慰口述全过程_肉肉写得很细致的文bg 在线阅读

第四十三章~梦•消失•脆弱 第四十三章~梦•消失•脆弱
天空乌云密布,雷声轰轰直响,很快的便有一滴一滴的雨水由天而降。
许皓然乘着马车回到了许府,许皓然屏退下人,独自一人坐在书房。
发了一阵子的愣,回过神,拿起一边的毛笔在微黄的纸张上挥舞着,扇了扇风,摺好后放进一个小小的圆盒子。将笼子内的鸽子捉出,将圆盒固定在鸽子的脚上,噗的一声,将鸽子往窗外抛出。
「唉,颜儿,我定会把我们的孩子,把月儿平安无事的接回的,妳过得好不好?我好想妳。」许皓然的双眼露出孤独寂寞,也溢满了苦苦的思念,彼岸花?他又何尝不是如此……

弒龙山庄——
「哇!姐姐,这就是婚纱喔?」
「嗯,不过我改成了鲜红色,整体嘛……露背露肩,裙摆拖地,右侧有一条细缝直达右边大腿及腰之处,为了不让它太重,我使用的是层层薄纱反覆重叠,如何?」
「好棒……可是好像漏太多了。」
「才不会,比基尼不是更露?」
「比…基尼?」
「不,没什么。」
初雨这一个月都腻在寒霜月身边学做各式各样的婚纱,起初手上都被刺满了针眼,之后倒是熟练了很多。
寒霜月看着初雨微微一笑,初雨就像她的妹妹一样,可是,她们的立场终究是敌对关係。
微微叹了一口气,寒霜月抬首望向远方蔚蓝的天空,两天,再两天就满一个月了,这一个月墓罗琦焱都不曾来过,这她无所谓,可是,为什么每每到了静谧的夜晚,她感觉到空虚?为什么总是心不在焉?为什么时常发愣,而且还会想起那个人的脸?
轩辕夜,穿越之后遇上的第一个让她如此在意的男人,是从何时开始在意,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若再不收起不该有的感情,她会受伤。她的前世,就是一个血淋淋的例子,她真是傻的可以,爱什么的,她不需要,那只会使自己更加失败,发现自己的懦弱。
「姐姐!」
「呃…干嘛?」寒霜月猛的回过神,看见初雨正担心的看着她。
「姐姐昨晚没睡好?怎么一直发呆?初雨一直叫妳都不应声。」
「呵呵,没事,只是有些累罢了,妳先把几日的课题做完,我先去散散心。」
「喔。」
「别乱跑喔。」
「我知道啦。」
寒霜月会心一笑,缓步离去。走到彼岸花海中央躺下,让这片豔红包围自己,也封闭自己,不想去想他,不想任何事,只想放鬆自己。
直视天空,看着一朵朵的白云掠过双眼,感受着微风拂过自己的脸,她不解。从来没有过那么强烈的思念,还是对一个古人!会不会是原本的寒霜月的感觉?毕竟她还在自己的身体内。
想着想着,寒霜月缓缓阖眼,眼皮很沈重,她只想好好睡上一觉。

梦里,她依然在一个彼岸花海内,无边无际,慢慢的站起身拍下身上的草屑,转着头看着周遭,发现不远处伫立着一个寂寞的背影。悄悄上前,不料那人转过身来与她对视着,寒霜月心漏跳了一拍……轩辕夜!
他走了过来抱住自己,在自己耳边喃喃自语,可自己什么都听不见,也发不出声音。
忽的,轩辕夜推开了自己,转身就往后走,寒霜月迈开步伐追了上去,却永远都追不到,不管自己如何的跑,他依然愈走愈远,直到背影变成一个小点消失,寒霜月手伸上前抓,却依然是扑了个空。这个梦境,她这一个月不断的梦着,一样的画面,不断的重複在重複,她,真的想念他吗?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感情?她自己也想不通,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个不牢牢抓住就会失去的感觉,她怕。
寒霜月一愣,随即苦笑,怕?她寒霜月可曾害怕一个事物消失?
跪坐在彼岸花海,她好无助,不知道该如何做。

「魅影……」
谁?是谁在说话?她叫谁呢?魅影?对了,是我。眼前白影忽隐忽现,原本的寒霜月悲伤的看着自己。
「魅影,谢谢妳一直陪我,延续我的人生,活得那么多彩多姿,只是我的魂魄已无法继续待在人间,更不能待在身体里了,希望妳能帮我好好照顾夜哥哥,我死而无憾……以后,再也无法见面了呢,魅影,妳就像我的姐姐一样,愿妳幸福,请好好保重哦。」
魅影突然有种害怕、不捨,手上前不断要把寒霜月抱进怀里,可无奈怎么都碰不到她,无声的喊着,任由寒霜月慢慢消失在自己面前。寒霜月消失殆尽前,露出一个打从心底发出的笑容,嘴脣动了动,魅影一愣,停下了动作,眼角泛泪。

坐起身,她由梦中醒来,她知道那是真实的,用手触碰眼角依稀的泪水,她何时变得如此脆弱?
现在开始,她不是魅影,她要忘了魅影,魅影不过是死在另一个时空的人,她,是大阎的摄政王妃,她是,寒霜月!寒霜月,妳的人生,我来延续,让我来连妳的份一起努力活着吧。
「没想到妳也会哭。」
墓罗琦焱面无表情的站在寒霜月身后,寒霜月冷冷的看着他。
良久,起身离去,顺便丢下一句:「少管闲事。」
墓罗琦焱看着她的背影,撇了撇嘴,怪难受的。

第四十四章~轩辕彦 一个月到了,今天墓罗琦焱带她到了万花楼,说什么表演那首彼岸花就可以走了,有那么容易?真是怪哉,鬼才信。
房间里,初雨高兴的梳着寒霜月的头髮,上面插了朵彼岸花,寒霜月穿上那件红婚纱,整个人多了几分脱俗妖娆。而万花楼大厅二楼包厢内,轩辕离和轩辕夜坐在那边不发一语,保持缄默。他们派了一些高手变装为平民客人混在万花楼,以防万一,也可平安无事的退出,作为后路。
而另一边的包厢,墓罗琦焱勾着邪邪的笑容,轩辕离,皇位这几年坐的如何啊?该是时候还我了吧?
「大皇子,寒姑娘已经备妥,可以出场了。」万花楼的老鸭陪笑道,这次可是大生意啊,当然,她可不知道这是一个多大的阴谋。
「开始吧。」墓罗琦焱嫌恶的说。
「是。」
不久,灯光黯淡,舞台上一盏盏的微弱烛台放在彼岸花中央,将舞台围起,上头右侧摆了一个古筝,还有一个银铃。
初雨走上去在古筝前面坐下,一身湖绿色将她衬托的纤细苗条,后头一个淡绿色的清秀女子站在初雨身边,拿起银铃。接着,五个绿衣姑娘快速上台围一个圈,摆好妩媚的动作定格。
初雨淡淡一笑,手抚琴,音落,拿着银铃的女子开始一下有一下无的轻轻摇着,台下一个敲鼓的女子快速而小声的打着。
屋顶,一个红衣仙子抓着红色布条荡到五个绿衣姑娘的中央,姑娘们开始旋转跳舞,红衣仙子开始跳舞,脚上铃铛随着摆动而响。绿衣姑娘们轻声的呜呜叫着和声,有点儿梦幻诡谲,而红衣始终在中间。
「我把记忆拉上,我将门窗关上………」红衣开始唱歌,绝世的脸蛋也展示在众人面前。
「啊?寒霜月?」
轩辕离两眼一瞪,嘴巴大的可以含下一颗鸭蛋,而轩辕夜则是不悦的皱起剑眉。让他的女人在青楼献艺?早死!眼睛始终都不曾离开红衣的寒霜月,彷彿要将她吃掉。
「彼岸花~彼岸花~」
寒霜月唱的凄美,心里却一直想到轩辕夜,挥之不去,讨厌……她现在,想见他,好想见他!
「我原谅~我早遗忘~」
寒霜月很投入,希望可以借此分散注意力,可她怎么感觉轩辕夜他在看着他?很奇妙,难道说,这就是初雨口中的爱?
曲毕,寒霜月正要下台,腰上却突然出现一股力量将她带起,直飞上屋顶的樑柱。
「是你!」寒霜月激动、意外、感动,是他,他可是来救她的?有那么一瞬间,她不想继续保持杀手的冷漠,她也想像普通女子一样,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想享受着被人呵护的感觉,她,有那个资格吗?
「是我,我来带妳回家。」轩辕夜不用本王自称而是用我,面具下的笑容如此温柔宠爱。
「好,回家。」寒霜月带着微微的哽咽道,她其实是脆弱的,但只在他面前,在他面前,她不是杀手,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真是感人。」墓罗琦焱出现在眼前,浑身上下皆是冷傲的杀气,女女互慰口述全过程_肉肉写得很细致的文bg 在线阅读 情感 第1张手轻轻一挥,一群人将寒霜月等人团团围住。
「灭龙会会主,墓罗琦焱。」轩辕离飞身下来与寒霜月和轩辕夜站在一起,手一勾,浅浮在万花楼的侍卫高手将几人为在中间,隔绝对方的人。
「王爷,他想篡位。」寒霜月冷冷的注视着墓罗琦焱道。墓罗琦焱心里一阵抽痛,那个眼神,他不爱。
「篡位?哼,你就算拿到皇家玉玺又如何?你是不可能夺走我轩辕的江山的。」轩辕离嘲讽的笑着,真是自不量力。
「喔?有何不可?我也是轩辕一族的啊。」墓罗琦焱笑。
「什么?」
「没错,我就是大阎大皇子,轩辕彦。」
「你……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难道你们真的以为本皇子是坠崖生亡的吗?未免太天真了吧?」
「你这些年来是如何消失的?」
「哼,本皇子能力本就并不输于你们,虽然本皇子最先出生为大皇子,但你也知晓本皇子的母妃并不受宠,想致我们于死地的人比比皆是,九岁那年与母妃出宫到奉先寺为民祈福,却被扮为山贼的皇家侍卫队偷袭,为了留下轩辕的血脉,母妃和奶娘将我推下悬崖,或许还有一丝生迹,原属于我的太子之位也给你抢了去!」墓罗琦焱……轩辕彦愤愤的道。
「是谁害你的?」轩辕离疑惑的问,人们都说大皇子是因为途中遇上山贼坠崖生亡的,谁又知道这又是皇家的阴谋?
「已故前前太后,杨氏梅斋。」
杨梅斋,前前太后,为岚竪的和亲郡主,是轩辕夜他们的奶奶,也是寒霜月的姑姑,而前太后是轩辕离的母亲,蓝氏蕓希,夷尔尼加瓦的长公主。
「朕可以恢复你的皇子之位,可无法将皇位让于你。」轩辕离道。
「哼,这皇位我今天是要定了,顺我者生,逆我者死!」轩辕彦大吼一声,抽剑飞身向前,与轩辕离打在一块。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8718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