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哪里好紧水的流出来_让人下面湿得不行的文字

【回忆录】陈逸篇:我家的女孩 深夜的产房外头一阵寂静,两岁的陈逸坐在陈彻腿上昏昏欲睡,原本他在家里睡得正熟,突然听见外头一阵吵杂的人声,接着他便被抱起坐上了车,等他再度醒来,人已经在医院了。
预产期都还没到的陈妈妈在今天凌晨突然羊水破了,陈爸爸赶紧叫了救护车,带上陈逸和陈彻一起把陈妈妈送到医院。
此刻的陈爸爸焦虑地看着产房,拿出手帕不断擦拭着额上的汗水,反而一旁的陈彻一脸冷静的模样让人差点忘记他才刚升上高中一年级,他一手抱着陈逸,一手翻阅着医院提供的报纸,偶尔抬起头查看产房状况,内心也悄悄期待着妹妹的到来。
早已经历过两年前陈妈妈生产陈逸时的情况,大概也只有他母亲再婚的这位「叔叔」才会在妈妈生第二胎时还这么紧张了。
小小的陈逸靠在陈彻怀里苦撑着不让自己睡着,他不知道大人们发生了什么事情,爸爸只跟他说等一下妹妹会来找他们,不过他实在是太想睡了,妹妹到底什么时候才要来?
在陈逸第十九次闭上双眼时,产房的门打开了。
陈妈妈被推了出来,虽然神情疲惫,不过却一脸轻鬆样,似乎是因为卸货而感到开心。
陈爸爸跟着护士一起把陈妈妈送回病房,陈彻放下手中的报纸,抱起陈逸跟了上去,「走吧!妹妹来了。」
他们回到病房没多久,护士就将婴儿抱了过来。
小小的女娃娃躺在陈妈妈怀里,紧闭着一双小小的眼睛,不哭也不闹,好似还待在妈妈的子宫内一样安稳。
「小逸,过来看看妹妹。」陈妈妈对着陈逸招了招手。
陈逸被陈彻放在了床上,他看着被毛巾包裹住的女娃娃,小小的五官、紧握住的双手还有急促的呼吸声,让他忍不住伸出手戳了她软嫩的脸颊,接着他眼神亮了亮,彷彿看到什么稀世珍宝似的。
原来这就是妹妹啊!
陈妈妈在月子中心坐月子的那段日子,陈逸总会无意问起妹妹在哪,后来陈爸爸给了他一张陈芯刚出生时的照片,告诉他只要想念妹妹就看看照片,妹妹过没多久就会回家里住了。
陈逸收下了这张珍贵的照片,把他收到玩具箱的最底层好好保存,直到现在他仍然将陈芯的婴儿照放在自己的皮夹里。
这件事情陈芯早听陈爸爸说过了,所以每次看见陈逸拿出皮夹,都会抢过来看着自己婴儿时期的照片,自恋道:「我以前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倒是某次陈逸和同事出去聚餐,正準备付款时,偶然让同事看见皮夹里的照片,马上惊呼:「我说哥啊!你什么时候连孩子都有了?」
此话一出,马上引起全场关注,仰慕陈逸的女同事们更是一阵心碎。
原来男神已经死会了?连孩子都有了?
陈逸无视眼前的一切,默默地付完钱,将皮夹收起来,之后转过头对着同事笑道:「我家的女孩,可爱吧?」
女同事们一听,一个个的差点倒地不起。
男神这话不就是认了自己有小孩这件事?为什么全天下的男神不是gay就是死会呢?上天还要不要给人机会?
陈逸温和一笑,想着他家的女孩要是有了孩子,会不会同她小时候一样可爱呢?
不过想起自己未来的外甥有一半的机率会像自家好兄弟,他就感觉浑身不对劲。
但愿陈芯不要生出一个小恶魔。

【回忆录】景川篇:一见锺情 晚餐时间,健身房里空无一人,仅仅剩下李景川跑在上头的跑步机输送带运转的声音。
李景川一边跑,一边低头注意跑步机面板上的数据,突然一只手从一旁探了过来,摁下暂停的按钮,带着一个耐人寻味的嗓音,「景川,听八卦不?」
他缓缓地随着输送带的速度宝贝你哪里好紧水的流出来_让人下面湿得不行的文字 情感 第1张宝贝你哪里好紧水的流出来_让人下面湿得不行的文字 情感 第1张停了下来,拿起挂在一旁的毛巾擦着脸上的汗珠,对于运动被打断这件事情似乎不怎么在意。
他没说话,就等着靠在跑步机边上的蓝恭圣继续说下去。
「逸他啊……好像脱鲁了!」
他「喔」了一声,拿起放在地上的水瓶拧开喝了一口,接着随意地将毛巾挂在脖子上,看都不看蓝恭圣一眼,直直地走向更衣室。
「喂!你怎么没什么反应?」这剧本不该是这么演的啊!
「他交女朋友那也是他的事。」
「我只是觉得挺惊讶的,他那小女朋友还只是高中生啊!」说完,他还拿出手机,让李景川瞧瞧他那天在操场偷拍到的照片。
李景川看着身材高挑,穿着高中校服让陈逸护在怀里的少女,满脸不以为意,「然后?」
「他为了他女朋友,还差点跟我们队上的学长打起来。」
这句话倒是引起李景川的注意,他微微挑眉,难得好奇地问:「为什么?」
见自己的话终于让李景川感到兴趣,蓝恭圣开始滔滔不绝说起陈逸的八卦。
一路从田径队学长搭讪陈逸的女朋友、要电话,一直到陈逸发现,杀气重重地警告他别靠近自己的女人,一个小细节也不放过。
「况且每天这么多人在操场等逸,还没见过逸跟哪个女孩搭过话,可是这次逸可是直接牵着那个女孩的手离开啊!你说不是女朋友是什么?」
李景川只当听了个故事,虽然对于一向温润的陈逸难得的怒火感到很惊讶,不过人非圣贤,生气也没什么,交交女朋友也没什么。
然而从那次之后,众人就再也没在学校里看见那个女孩了,她就好像从人间蒸发似的,也让人忍不住猜测陈逸是不是又恢复单身了。
某天下午,李景川早早练完球,打算到田径队去串串门子,从停车场穿过,準备到操场时,正巧撞见陈逸和那个消失很久的女孩。
他认得她,因为她同他从照片中看见的那般,一样高挑的身材,一样白皙的皮肤,及肩的头髮被她绑成两条可爱的小辫子,以及同样的蓝色校服。
他悄悄地站在一旁,听着两人的对话。
「妳又偷偷从家里跑来,不怕彻哥生气?」陈逸轻弹了一下女孩饱满的额头,嘴上虽然教训着,可脸上却一点怒气也没有,只是一脸宠溺又无奈地看着她。
「谁让你跑这么远读书?」女孩揪着陈逸的衣角,满脸委屈,「我今天要住你那。」
「跟妈妈说了没?」
「全家人都没反对。」女孩狡黠地笑着,脸上满是得意的神情,补充道:「彻哥又飞美国出差去了。」
「难怪妳这么放肆。」
他可是听简如雪说了,上次陈芯独自来找他,回去之后就让陈彻罚禁足了,这回陈彻不在国内,她倒是毫不顾忌,大摇大摆地就来找他了。
「我想你啊!」
陈芯直来直往的情感告白,对陈逸很是受用,他揉揉她的头顶,最终仍是妥协道:「下不为例。」
看着两人骑车离去,李景川这才从一旁的角落走了出来。
蓝恭圣那家伙这次倒没夸大其辞,虽说陈逸平常对待女孩子就是温柔的形象,但是也没见过哪个女孩让他特别照顾,这回让李景川亲眼看见了,确实也让他怀疑陈逸交了女朋友。
不过从两人的对话听下来,似乎又有些不对劲。
随着接下来长达一年的时间没再见到陈芯来找陈逸,加上他出国当交换生去了,他也就渐渐忘记陈芯这一号人物。
直到他回国,搬回宿舍后没多久,某天早晨在操场晨跑时,余光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缓缓往跑道靠近。
模糊的记忆里似乎曾经存在着这个高挑的女孩,然而下一秒,他见她暖身完跑了起来,一头柔顺的褐髮开始迎风飘舞,她白净的脸蛋让微微的晨光照着,一步又一步,她跑在自己前面不远处,轻快有节奏的步伐吸引着他的目光,好像就仅仅是那么一瞬间,他的魂就像是被勾走似的,差点就乱了脚下的步伐。
他认出了这是两年多前陈逸很上心的那个黄毛丫头。
想不到三年过去,她也长得亭亭玉立,留了一头长髮掩盖了当年的稚气,唯一不变的,就是那完美比例的身材,和浑身散发出来的阳光气息。
倏地,他脚步加快,快速地从她身旁跑过。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可能就像是幼稚园的小男生,总是想做一些事情引起心仪女孩的注意吧!
即使他知道女孩很有可能是自家好兄弟的女朋友,可他的身体还是不受控制地这么做了。
接连好几天,他都刻意出现在她的视线里,试图引起她的注意,不主动出击,想等着她来找自己搭话,其实也是顾忌陈逸罢了!
这还是头一次,能有个女孩被他深深地刻在心里。
可能这就是一见锺情吧……
然而在好几年后的某一天晚上,李太太趴在他的身上,伸出手玩弄着他修长好看的手指,突然好奇地问:「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啊?」
「妳猜?」他看着陈芯,挑眉一笑。
「呃……给点提示吧!」
「跟妳一样啰!」他按住她的后脑勺,用力地吻了她一下,当作是提示的报酬。
「啊?是在晨跑那时候?还是在篮球场上的时候?还是跳双人舞的时候啊?」李太太听着他的提示,瞬间懵了。
他给的範围也太广了一些,她自己都不太确定确切喜欢上他的时间。
李景川听着她开始分析自己各个时间点对他的感觉,忍不住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低下头堵住她滔滔不绝的嘴,接着在她耳边低声道:「宝贝,有时候太过拘泥也不是件好事。」
什么时候喜欢上她,那都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做人就是要把握当下,而他现下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让他的李太太给他生个小孩来玩玩。
下一秒,他直接将李太太给活剥生吞了。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983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